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羽秋》羽秋小说 第十章 下山 羽秋同人志

《羽秋》羽秋小说 第十章 下山 羽秋同人志

时间:2020-02-13 17:10:24来源:阅文集团

《羽秋》星辰之主 激H 羽秋精彩阅读 连载

羽秋

类型:仙侠奇缘作者:飞翔的大鲲状态:连载中

此次本人带给各位书迷们飞翔的大鲲原创小说《羽秋》,主要人物是碧罗,羽秋,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阅遍藏书阁,再找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了。羽秋便就此离开。弟子居,羽秋闺房。羽秋坐在书桌前椅子上,低头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面站着碧罗,她目不斜视,只等着羽秋示下。“碧罗,我现在可以下山吗?”“主子,

《羽秋》 免费试读

阅遍藏书阁,再找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了。羽秋便就此离开。

弟子居,羽秋闺房。

羽秋坐在书桌前椅子上,低头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面站着碧罗,她目不斜视,只等着羽秋示下。

“碧罗,我现在可以下山吗?”

“主子,青秀山中才狼虎豹甚多,没有练气六层修为下山很是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仙鹤代步和驭使飞剑下山。”

“哦,你上回骑的仙鹤呢?”

“回主子的话,仙鹤是仙缘大选时期,峰内暂时借于我们使用的。”碧罗脸红红的,低声说道。

“租的啊,那寒月踩的长剑呢?”

“也,也是借用的。”碧罗简直无言见人了,在山上这么多年,什么积蓄都没有,什么都是借的……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再租那仙鹤一回。”

“主子,需要一块灵石。”

“灵石怎么来?”

“您的月份,一月有两块的。月中可以领取。”

“好,那你先借我一块,等我领了还你。”

“是,主子。”碧罗心痛地拿出一块灵石,这是她积攒了这么多年一直舍不得用的灵石啊!不过还好,只是借。

“你陪我一同去租那仙鹤,然后一起下山。我初来山上,那鹤我一个人还坐不稳。”

“遵命,主子。”

“对了,”羽秋站起来,面对碧罗,一步步逼近她,“这主子主子的,这种尊敬的态度,这对我的话说一不二的执行力,是从哪里学的?不是青秀山的特产吧。嗯?”

说到最后一个‘嗯’时,羽秋已经逼近碧罗,她仔细看着她的眼睛,观察她的表情变化。

“回,回主子,是智隐公子的‘杀手录’。”

“智隐公子!”羽秋一时激动,头往前仰,‘碰’地一声撞到碧罗的鼻子上。

“主子,主子,你没事吧!”碧罗却不管自己的鼻子,反而先去关切的询问羽秋。

“无妨,你接着说,什么杀手录。”羽秋摆摆手,回应道。

“智隐公子的‘杀手录’,写了一个精妙绝伦的故事。里面写了主子和手下该是什么样的,杀手应该对上级无条件的遵从,主子就该是霸气的,一言九鼎的。碧罗私以为杀手录堪为经典,因此也想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主子。”言罢,碧罗低下了头,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那清丽的曲线似乎格外诱人。

羽秋以为这一幕颇为奇怪,以往她可从来不会注意到碧罗的脖颈是否白皙。

“杀手录里是否还写了杀手和上司的禁忌之恋呢?”羽秋面无表情的问道。

“主子,您,您怎么知道?”碧罗似乎惊讶级了。

“呵呵!”羽秋可以确定,这个杀手录一定有影响自己和旁人的能力。当碧罗一开始用杀手录里的态度对待我时,它就已经在一起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了,或许到今天,从量变影响到质变,以至于我刚刚差点对碧罗做出了壁咚的行为!可怕如斯!不过它没想到,我不但是个女的,而且还只是个几岁的小女孩。我无法对碧罗做出什么,这才及时察觉出了这种异常。

毕竟连仙人都有了。影响别人的书籍又有什么,羽秋前世也酷爱看各种网文,幻想特殊书籍的特殊能力,也算是信手拈来。

更重要的是,仙人世界的人一口一个黑帮老大似的‘主子’,而今天的自己,却确实过于反常了。

杀手录的问题并不难发现,这种书籍根本不可能影响长远的。

羽秋压下思绪,知道了杀手录的事情,她决定自己去查探智隐公子的情况,而不再交给碧罗这个‘智隐迷’。于是她微微笑道:“没什么,我们快点租仙鹤下山吧!”

嘶,杀手录确实厉害,羽秋感觉自己的行为语气越来越像个杀手上层‘霸道总裁’了。

正阳阁内,峰主威严坐于大殿之上。

“噢?羽秋不是王老爷的女儿?”峰主沉寂的目光看着下方,面无表情地询问道。

“是的,峰主,据探子回报,王老爷的妻妾下人都反映,王老爷的女儿原本长的粉雕玉琢,十分可爱,可是再找回来却长成了那副模样,而且他原名小鱼,后来却一直自称羽秋。从王老爷妻妾口中可以判断,他是为了欺骗原妻冤魂,才找人假冒自己女儿的。”底下跪着一人,却是寒月,此时看来,寒月哪里还有平日那副高傲的模样。

“嗯,那他为何不索性把亲女儿找回来?”峰主沉吟半晌,问道。

“应该是,懒得去找吧,对女儿不关心,自然不想去找。”寒月也无法肯定,试探着回道。

“人心啊!”峰主感叹一句,而后双目精光射出,寒月顿时精神一振。“吾命尔等速去顺国查探驭鬼教活动消息,竟敢在吾青秀山眼皮底下作乱,真是不想活了!”

“是,峰主!”寒月接令,随即隐没。

“霆郎,你怎么能确定那羽秋神魂有异呢,会不会是她母亲收敛了鬼魂尖哮,没有伤害她,毕竟空灵之体都这么多年没有出现了……”空寂的大厅内,一阵滑如蛇蝎带着阴冷的嗓音突兀的出现。

“不会,莫说那不是她孩子,即使是,她一个小小鬼兵,也没有控制鬼兵尖哮不伤害某个人的能力,那是鬼将级别的法术,绝不是新鬼能做到的。”峰主雷霆斜斜地靠在紫木大椅上,悠然说道。

突然他闪电般出手,从黑暗中抓出一个人影,一把把她抓到怀里,单手搂住就亲了上去。

“哎呦,”那是一个身形娇媚的女子,被它搂住后不退反进,与峰主激烈地亲吻起来。

“更何况,只是养个小小内门弟子,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养大了就知道她是不是那传说中的体质了,不是吗?”阴冷的女声沙哑地补充道。

“吾妻深得我心啊!”雷霆哈哈大笑,俯身压上。

画符门。

天边飞来一只纸鹤,悠闲地在四周打着转。

一只手‘刷’地一下,一把抓住纸鹤。

“雷老头给我发什么消息呢。”来人一边拆开纸鹤,一边自言自语:“写了啥,噢,仔细培养羽秋,当真传弟子看待。哦,好吧,该去理理小徒弟了。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有这么个人了。”

看完纸鹤消息,那只手轻轻一握,再打开,手里空空如也,纸鹤已经完全消失了。

弟子居依旧很安静,整个弟子居只住了一个正式弟子,其他均为奴仆,无人敢在这里大声喧哗。

一人脚踩云朵,慢悠悠地来到弟子居上分。他跳下云朵,抱怨一句:“这云好看是好看就是太慢,哎,这祥云符还得好好研究一下。”

“见过莫临长老。”弟子居见到来人,连忙推出一个管事人应对。

“你是哪个什么国的谁谁”

“回长老,我是顺国吴莽。”吴莽人如其名,是个强壮汉子。

“噢,你被分到我徒弟这里来了,对了,我徒弟呢?”

“回长老,主子下山了。”

“什么,下山,我这个师傅都没同意,谁准她下的山!”回过神来,莫临暴跳如雷,吹胡子瞪眼道。

“回长老的话,主子在山下有俗事未了,总得见见双亲。”吴莽用种很无奈的眼神看着莫临。

“好吧,等她回来,让她马上来我这里一趟,马上,知道吗!”

“是,长老,我一定会把话传到的。”吴莽应道。

“嗯。”莫临点点头,于是满意地骑着云又飞回去了。

莫临走后,一个尖嘴瘦猴样男子从侧面杂房走了出来,一把攀上吴莽肩膀:“吴哥,这画符门老大又看重羽秋师姐了,我们以后是不是就有好日子过了。”

“未必,这画符门莫临是有名的想一出是一出,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还有,碧罗师姐说了多少遍了,以后要叫羽秋师姐叫主子,主子,明白吗?”吴莽掰开他身子,自顾往屋内走去。

“噢…”

梧桐镇,王家大院。

正堂里已经坐了许多人,王老爷不停地喊小厮加椅子。

“老爷,老爷,又有拜访的人来了,来人自称顺风城李迁公。”

“什么,李迁公!快领我前去,我亲自迎接。你快清理一块地方迎接迁公。”王老爷听闻这个名讳一下子人就活了,之前频繁接待客人的疲劳也消失不见,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容光焕发地就准备出门而出。

作为一个边缘之地乡绅,即使他其他人不知道,但是顺风城皇帝的大名还是知道的,皇上的字不就是迁之嘛,迁公啊,陛下啊!

索性他临走时还有些理智,又回头来对着一大堂的人俯首作揖:“各位稍等一二,我去迎接一位大人物,哈哈哈。”

王老爷自顾去了,屋子里的人却活跃开了,纷纷细细私语起来。

“呵,也就这乡野小民,还把那李迁之当老虎,听个名号就吓成这样,当真是没见过世面。”

“外地小乡绅,害怕圣上也是正常的,这是如此无视我等,着实不好办啊!”

“哼,也不知你们是哪里冒出来的牛鬼蛇神,竟敢无视圣上权威!”

“你们的圣上早就日薄西山了,现在除了百姓还记得圣上,还有谁知道圣上是哪个?”

“哈哈哈”

“可是,诸位莫忘了,这王老爷子就是个普通百姓,他可是只知圣上不知各位啊!”

空气突然安静。

众人想到王子彤刚刚对他们不以为然的态度,笑容顿住。

“迁公请,迁公远道而来,真是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王老爷子在前面做着小厮的活,亲自请迁公进屋。

这迁公长相果然就是修仙大选上的龙袍中年男子啊,王老爷之前在仙人面前不敢胡乱说话,因此也不敢询问,如今听到迁公名号,这才确定了,世上谁敢冒充皇帝哟!

“老爷子客气了。”迁公带着一帮人跟着进院,发现小厮们正把其他人的车马赶走,让院子显的宽敞许多。

“哎,这帮拜访的人,真是什么人都忘我这里带,奴仆小厮也要歇息在我院里,我这小院怎么放的下。在仙人大选上他们可是把奴仆都远远停放的,真是太看不起王某人了!”

迁公没有回答,这明显是抱怨的话,也是很正常的事。外面的一群达官显贵,哪里还会在乎你一个小小乡绅的感受呢。若不是你这里出了个仙童,他们连门都不会进。

“要说懂礼,还是那岭南苟琦懂礼数,谦和有礼,为人热忱。”王老爷子又道。

“噢,那岭南苟琦今日也来了?”迁公闻言,双眼微眯,不动声色地问道。

“没有没有,那苟琦昨日和我拜了把子,说是就住在那乐仙楼,等我女儿回家了,就邀请他来登门拜访。他知道我这近日人多,就不来抢位子了,真是个好人呐。”

“呵呵。”迁公不答,冷笑两声。

精彩点评

《羽秋》这本小说写了九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飞翔的大鲲)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飞翔的大鲲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