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食为贵》全娱乐圈都以为我是嗲精小说 第37章 饭 食为贵猎奇

《食为贵》全娱乐圈都以为我是嗲精小说 第37章 饭 食为贵猎奇

时间:2020-02-13 11:52:53来源:阅文集团

《食为贵》古穿今六零 by寒无衣 食为贵大叔受 连载

食为贵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寒无衣状态:连载中

今日本人展现给各位兄弟姐妹们寒无衣原创作品《食为贵》,主角是小姐,梁君微,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茌好见竟是茌骅认识的人,心中安定了不少。茌蕳从出来,就一直抱着茌好的手臂,也不说话,紧紧抿着嘴,眼睛里带着惶恐。半刻钟以后,茌家的人才终于找来了。茌骅着急地踹开门冲进来,看到梁君微在里面,愣了一下,“

《食为贵》 免费试读

茌好见竟是茌骅认识的人,心中安定了不少。

茌蕳从出来,就一直抱着茌好的手臂,也不说话,紧紧抿着嘴,眼睛里带着惶恐。

半刻钟以后,茌家的人才终于找来了。

茌骅着急地踹开门冲进来,看到梁君微在里面,愣了一下,“梁兄,你怎么在这儿?“

梁君微疑惑,“宁兄没有和你说我在这儿吗?“

他还以为茌骅是宁远安通知的。

“宁兄?“茌骅也有些疑惑。

他跟着茌好留下的线索找来了,见到梁君微已经觉得奇怪至极,怎么还牵扯上宁远安了?

不过现在他顾不得这些,眼睛扫视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紧紧抓着茌好的茌蕳,大步走来。

茌好拍了拍茌蕳的手说:“大哥来了,妹妹不怕了啊。“

茌蕳一听,抬头看到茌骅,拉着茌好的手顿时一紧,然后迅速松开,冲过去保住了茌骅,“哇!哥哥!哥哥!“

茌好见她松手这么快,不由地愣了一下,心中无奈:这丫头过河拆桥的能力倒是挺强。

茌骅见茌蕳哭得气都喘不过来,脸色白得和纸一样,顿时心疼不已。

“蕳儿乖,哥哥在这儿,哥哥来了,都是哥哥的错,没有早点来……“

他的表现引得梁君微频频侧目。

直到宁远安带着官府的人回来,茌骅才把茌蕳安抚得不在哭泣。

茌骅这时候也猜到应当是梁君微和宁远安两人救了自己的妹妹,心中十分感激,对着两人做了分别两个揖,说:“多的话不说,等事情了了,定请二位兄长吃酒。“

宁远安摆了摆手,说:“你要谢的话,就谢梁兄吧,要不是他的话,我们也不会想着进来救人的。“

梁君微说:“吃酒就免了,你那妹妹的手艺不错,若是……”

话还没有说完,宁远安就抚手拍掌,“极好,梁兄说的正是!若是你让你妹妹整治一桌子菜,就算是极好的谢礼了!”

被救出来之后的事情,基本上就和茌好无关,自有人去处理了。

茌蕳身体本就有些不好,又这么一场惊吓,身体更加差了,还增添了惊梦的习惯。

接连几天都做噩梦,半夜醒来便再也睡不着,白天用的饭菜更加少了,双颊上的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削减了。

茌家上上下下都为此担心,茌骅更是陪着好几晚上不曾睡好,就呆在茌蕳旁边的院子里。

茌骅解决了人贩子事件,暗中帮着官府的人把那一帮子人贩子一网打尽,全部压入了监牢之中,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全部都要流放千里之外,有生之年再也回不来了。

茌骅看着茌蕳吃了东西没多久就吐了,心中忧虑难耐。

他看着桌上的菜色,这已经是厨房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的菜肴了。

青松看主子忧虑,上前提醒道:“少爷,您忘了,这些菜好多都是大小姐想出来的,大厨房那些人也就是照本宣科,也做不出新鲜的来。不如去找大小姐,看看大小姐能不能做出什么不一样的来?“

茌骅觉得很对,赞许地看了他一眼。

他这几日忙昏了,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一点。

茌好依旧没有开始上课,每天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无事可做,大厨房送来的菜,被她各种方式翻来覆去地做,都做腻了。

若不是之前茌骅吩咐过大厨房要尽力满足茌好的要求,大厨房那边早就不给她送柴火了。

光是这两天的柴火,茌好一个人就用了不少。

“大少爷。“香竹站在门口的位置,率先看到了茌骅,连忙行礼。

茌骅摆了摆手,大步进屋,见茌好正在看书,脚步顿了一下,开口道:“好儿,你在看书呢?“

他问出口,又觉得有些尴尬,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茌好起身问好,然后点了点头说:“是啊。“

她请茌骅坐下,问:“妹妹的身体怎么样了?我去了几次,看她院子挺忙的,就没有进去。“

茌骅听了她的话,又想到茌蕳的身体,不免面露担忧之色,叹了一口气说:“蕳儿的身体一直不见好,胃口更是不好,所以我想看看你能不能做些什么吃的……“

他双眼看着茌好,带着希翼之色。

茌好有些疑惑,问:“我之前给妹妹送的吃的,她也一点儿都吃不下吗?“

茌骅听了,吃了一惊,“你给蕳儿送吃食了?“

他可从没有见过,他倒不是怀疑茌好,只觉得这事情必有蹊跷。

茌好说:“我每次都在吃饭前让丫鬟送过去的,那样刚好可以赶上用饭的时候。“

茌骅仔细分辨了一下她的神色,发现她并没有说谎,顿时心中有一股阴霾出现。

好儿既然送了吃食过去,缘何用饭的时候从来没有见到过?

他有些坐不住了,眼神暗了暗,就起身往外走,走之前他还不忘让茌好做了吃的照常送去。

香竹看着茌骅急匆匆的背影,嘟囔着说:“大少爷每次都是要用到了小姐了才回来,难不成把小姐当作上灶婆子了?“

她暗自嘀咕了好一阵,要不是香梅让她搭把手,她还在继续胡思乱想。

却说茌骅出了茌好的院子,走了几步,速度就慢了下来。

他思索着,就算他现在去,也找不到是谁把茌好做的吃食给昧了的。

除非找到证据,不然谁会承认呢。

这么想着,他就决心等晚饭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他嘱咐了青柏几句,就转道去了前院。

黄昏时候,茌好做好了饭菜,将自己收拾了一下,就往茌蕳院子而去。

她想到茌骅下午的表现,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茌蕳院子门口守着一个婆子,茌好来的时候,她正靠着墙壁,似乎要睡着了。

“哎!哎!吴婆子,你正在值守呢!怎么睡着了?“香竹推了她几把,把她推醒了。

吴婆子吓了一跳,睁眼一看,见是香竹,就放松了不少,伸手就要接香竹手里的食盒,“给我吧。“

香竹往后一退,让开她来接食盒的手,护着说:“不用了,我自己送进去就是了。你难道没有看到我们大小姐也在吗?还不快进去通报!“

吴婆子一个激灵,这才完完全全清醒过来,连忙行礼问安。

茌好免了她的礼,让她快进去通报。

吴婆子为难地站在原地,迟疑了一下说:“我们小姐还在休息呢,大小姐,要不您先回去?等小姐起来了,奴婢再去叫您?“

茌好还没说话,香竹就气得满脸通红,说:“好你个吴婆子!在这儿糊弄我们呢?你都没有进去问,就在这儿空口说白话,说二小姐睡着了!难不成你生了一双千里眼,长了一对顺风耳?“

吴婆子缩了缩脑壳,说:“香竹姑娘这是说的哪儿的话,我这不是怕大小姐等久了吗?“

茌好挥了挥手,瞪她一眼说:“前几次来,你都这么说,难不成是妹妹不想见我?“

吴婆子一听,连忙否认,也不敢迟疑了,赶快进去通报去了。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食为贵》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寒无衣)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