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往尘如烟》那年我们公车相遇 第六章 羞红了脸 往尘如烟小说在线试读

《往尘如烟》那年我们公车相遇 第六章 羞红了脸 往尘如烟小说在线试读

时间:2020-02-13 11:12:25来源:阅文集团

《往尘如烟》为什么如烟,如雾,如尘 御姐 往尘如烟GAY吧 连载

往尘如烟

类型:婚恋作者:烨洛状态:连载中

《往尘如烟》作者:烨洛,婚恋类型网络小说,主线人物:戈渊,莫如,本创作书中主要讲述:安莫如闭紧了嘴巴不说话了,师父顶多再骂她几句就完事了,她要是为了逞一时嘴快,保不齐又要被罚做别的事情。“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司药老君把太虚殿上的人都赶了出去,他这个徒弟,真是越

《往尘如烟》 免费试读

安莫如闭紧了嘴巴不说话了,师父顶多再骂她几句就完事了,她要是为了逞一时嘴快,保不齐又要被罚做别的事情。

“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要干什么!”

司药老君把太虚殿上的人都赶了出去,他这个徒弟,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天庭是什么地方?是你长大的青山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龙啸塔又是什么地方?你师父我进去都未必能完好无损地出来,你难道就想这么冲进去把戈渊救出来?”

司药老君只感觉胸腔里一股怒火,越烧越旺。若是今日大殿上的结果不如意,他这笨蛋徒弟,十有八九就闯入龙啸塔救人了。到时候,别说救不救得出戈渊,就单单一项擅自闯入天庭禁地的罪名,都够他这笨徒弟受的。

“我为什么把忘忧阁交给你,是让你看尽世间百态,把你那顽劣的心给我收一收。可你倒好,连妖精的生意你都给我做?”

说到这,安莫如便开口了。

“师父当日只说,忘忧阁可解天下人之忧愁,妖精也算作是这天下之内,更何况妖精的苦楚可比神仙和凡人多多了。再说了,这有些仙级的神仙,都来师父您这太虚殿拿药,我那忘忧阁,要是不多招点生意,墨小司都要养不起了。”

司药老君被安莫如一番言论给堵得无话可说,只能生气得用手指着,下巴上的胡子一颤一颤,最后不知道想到什么,重重叹了口气。

“今日之事,我不和你计较,忘忧阁的生意,我也不搀和。但你给我记住了,要是让我发现,你给妖精贩卖修为的丹药,我第一个就把你丢进龙啸塔里,关上个七七四十九天!”

她自然是知晓仙宫的规矩,哪能贩卖那样的药,但为了不让师父再抓着把柄教训她,她只能一再点头发誓,绝不违反天庭和仙宫的规定,只安安分分卖药,绝不惹是生非。

等她从天庭回到忘忧阁,天都已经开始放亮了,晨曦的光芒映照在被大雪覆盖的桃花镇上,煞是美艳动人,可惜她还得赶紧去看看戈渊,不然就把墨小司抓出来陪她踩雪去。

“老板娘!你快去看看戈渊!”

等了老板娘一宿的墨小司,没把安莫如盼回来,倒是把戈渊给盼到了,还是被天兵架着送过来的戈渊。他查看了戈渊上下的伤口,找了阁里上好的伤药,可都无济于事,伤口不仅没有愈合,还在往外流着仙气,这要是再不处理伤口,戈渊可就要丧失他好几万年的修为了。

“吵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去把血灵拿过来。”

墨小司这会没有迟疑,一听到“血灵”的名字就赶紧往三楼跑。

趁着墨小司拿药的间隙,安莫如仔仔细细查看了戈渊的伤,龙啸塔里的那几头上古神兽,可真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

可以戈渊的身手,才关了这么些天,不至于伤成这样。安莫如探了探鼻息,虚弱得就快要感觉不到了。

“你这是何苦呢,你要是想死,也不该让那些神兽这样糟蹋你,死也得死个全尸不是?”

回答她的,只有自己浅浅的呼吸声和心底没人听到的叹息声。空气里流淌着沁人心脾的清香,让原本有些心烦意乱地安莫如沉下心来。她原本以为,人世间的情爱太过愚蠢,所谓长相厮守,不过是彼此之间找一个慰藉,若是缘分尽了,再寻一处便是。可直到她看到戈渊和白殷殷,才明白,所谓情爱,是至死不渝。

她是比不上白殷殷的,若是让她毁了元神来救戈渊,她怕是舍不得。

“老板娘,药拿过来了。”

她打开万金木做的盒子,取出只剩下一小点的“血灵”,这样的上品灵药,这六百年间,她也就只找到了三个,这下子就要少掉一个了。

“老板娘,你不会舍不得吧?”

安莫如嫌墨小司多嘴,手一挥就把他送出了房间,还把门给锁上。

“我没叫你,你就乖乖在门口站着。”

墨小司嘟起了肉肉的嘴巴,心里只觉着委屈,却还是听话地在门口站好。

安莫如把她上天庭前就配好的忘忧药拿出来,现在就只差最后一样东西了。她把手抵在戈渊的太阳穴处,嘴里默念着些什么。

“你这魔女,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看看,这天庭的战神要是和魔尊生一个孩子,会不会让那个先帝吓得从天上滚下来?”

被神仙索绑着的戈渊脸上爬上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但仍是正着脸色呵斥道,“你放了我,我能饶你不死。”

白殷殷勾了勾嘴角,忽地凑近戈渊,用舌尖舔了舔红得要滴出水来的耳朵。“戈渊,我倒是想看看,你被捆着,还能有什么办法制住我。”

“你给我滚...唔唔唔...”

戈渊就算是面对着数十万魔界将士都未曾有此时的慌乱和不安,他睁大了双眼看着突然之间被放大了数倍的魔女,嘴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还有不属于他的鼻息。这所发生的的一切都快了,直到白殷殷退开来,他都还没有缓过神来。

“啊,神仙的味道果然特别些,还是说,只是你的味道特别一些?”

白殷殷缓慢地舔着自己的嘴唇,戈渊就好像中了魔一般,盯着白殷殷的唇看,直到感觉到身上起了异样,才惊诧自己竟然做这样不堪的事情。

“戈渊,当神仙多累,不如来我们魔界,做我的夫君,我让所有人都称你为王,如何?”

白殷殷微凉的手刚触上戈渊热的发烫的脸颊,戈渊就好像被针刺了一般缩了一下,但白殷殷却没有停手,顺着脸颊缓缓地往下抚摸着。戈渊只感觉到原本还能忍受的身体,此时就如同被丢进了一个火炉般,热得难以忍受,就连他一向清冷的双眸都染上了摄人心魄的颜色。

“你给我下了药?”

戈渊感觉到自己呼出的热气都快要把唇给烫着了,白殷殷却好像很高兴,笑得娇媚又动人。

“是你自己动情了,怎么怪我下药呢。”

戈渊闭上眼,不想去想身体上异样的感觉,更不想去体会白殷殷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可他越是不去想,身上的感觉就越是强烈,强烈到他想狠狠撕碎一些什么。

“别忍着了,戈渊,和我一切坠入魔道吧。”

“呼呼呼......”

安莫如摸了摸自己快要烧起来的脸颊,她方才在回忆里见到的那个,是她认识的戈渊么?她怎么都没想到,在戈渊脑海里,对白殷殷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这一段,若不是她及时把手拿开了,恐怕接下来的画面能让她好几日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魔界的魔尊果然就是不一样,她原本以为他们妖界已经够是民风开放的了,没想到这白殷殷竟然一见面就把戈渊给拿下了。

从来在情爱方面没有经验的戈渊,哪里经得起白殷殷这样的言语和身体调戏,怪不得对白殷殷死心塌地的,要是自己也学白殷殷,早对戈渊下手,指不定现在被戈渊心想着的就是自己了。

安莫如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忘忧药可得尽快做好,不然效果就差了很多了。

直到夜幕再次降临,用来收集戈渊记忆的陶罐才被安莫如封了起来。若是平常的凡人和妖精,只需吃下忘忧药便能忘却他们想忘掉的东西,可戈渊是上仙,修为不比常人,更何况他对白殷殷执念太深,她怕忘忧药压不住,只好多费了些功夫,把关于白殷殷的记忆都用灵力封起来。

“胖砚台!”

在门外站着都快要睡着的墨小司,一下听见老板娘的声音,立马就精神了,推开房门就小跑到床边,“戈渊醒了?”

安莫如抬手就狠狠敲了他一下,“戈渊,戈渊,戈渊给你吃的了,还是给你买好看的衣服了,我昨日不见了,都不见你着急,现在嘴上就知道挂着戈渊。”

墨小司瘪瘪嘴,委屈地快要哭出来,“老板娘,我昨日夜里可是一宿没睡,求了好多人去找你,就是看见戈渊战神快死了,我才急得没有顾得上问你,去哪儿了。”

安莫如这才注意到墨小司眼里满是血丝,肉肉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语气立马就软了许多,“傻砚台,下次我不见了,不用着急找我,反正就你这修为,我要是真有事,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看着墨小司眼泪都泛起了泪花,安莫如才不嘲笑他了,“我已经给戈渊上过药了,现在有些累,你就在戈渊身边趴着休息一下,他就算醒了,也没力气乱跑,你都时候再来叫我便是。”

墨小司点头应是,让老板娘赶紧去休息。

出了房间,安莫如却没有回自己那屋,而是出了忘忧阁,看着安静的有些出奇的桃花镇。每家每户前挂着的红灯笼让安莫如内心有些惴惴不安,可又不知道这样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大雪,突如其来地下了几夜,又毫无预兆地停了,还有空气里一直消散不去的血腥味,到底在预示着什么呢?

精彩点评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戈渊,莫如)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烨洛的这本《往尘如烟》,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婚恋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