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止暗者》至暗 第二十一章 抓虱子和黑面包 止暗者激H

《止暗者》至暗 第二十一章 抓虱子和黑面包 止暗者激H

时间:2020-02-13 08:21:34来源:阅文集团

《止暗者》暗之光 调教 止暗者奇幻小说 连载

止暗者

类型:奇幻作者:别山河状态:连载中

火爆小说《止暗者》由别山河创作的奇幻类型的网络故事,设定中的主要人物是老顽固,马屁精,设定跌宕起伏,可以一阅。精彩片段预览:不用怀疑,棺材板那两个铜币也一定是尸体上摸的。两个人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互相交换。不要以为哑巴不说话就以为他是老好人,诺曼嗤笑着,“你把说话的力气都省下了,心思全用来冒坏水上了。”哑巴报以听不出是不是笑

《止暗者》 免费试读

不用怀疑,棺材板那两个铜币也一定是尸体上摸的。

两个人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互相交换。

不要以为哑巴不说话就以为他是老好人,诺曼嗤笑着,“你把说话的力气都省下了,心思全用来冒坏水上了。”

哑巴报以听不出是不是笑声的笑声。

“哎!对了。”诺曼想起了昨夜的老顽固,“那个谁,老不死的,救过来没有。”

诺曼看着众人面面相觑,知道大家也没什么消息。

“我们都在这睡觉啊,哪里得知军医那边的消息。”自来熟回道。

棺材板干笑两声说:“那老头…挺有意思的哈。”

“就是倔了点。”自来熟补充道。

肥猪揉着肚子,说着万年不变的台词:“我饿了!”

诺曼正想着老顽固,身上传来一阵刺痒,手条件反射的伸进衣服里抓挠起来,“***,这破被褥有虱子!”

棺材板大笑,嘲讽道:“是你身上有吧,我怎么没…哎呦!哎呦哎呦!真他娘的有!”

清晨,人渣们没顾得上吃饭,也没人想起还有一个帐篷的人渣没吃饭,大家也只顾得上抓虱子。

诺曼将被子仔仔细细的翻找了一番,捏死了很多这样可恶的小寄生虫。

“这都不算什么,我跟你说们。”棺材板准备开始吹牛了。

“洗耳恭听。”大家用低沉没什么生气的的声音回道。

棺材板白了所有人一眼,“啥意思啊,说真的呢。”

马屁精凑了上来说:我听,我听。”

棺材板抬起腿把他揣到一边道:“滚一边去,一身虱子再爬到我身上,最烦你。”

马屁精一脸无辜:“你不是最烦臭嘴吗?”

“你懂个屁,我们那是英雄惜英雄。”棺材板非常得意的道。

“滚。”诺曼懒得理他,掀开帐帘,看着外面的太阳徐徐升起。

棺材板憋不住了,张开嘴开始把过去的岁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我那时候在江边驻守,啥最可怕,蚂蟥啊!就你们叫他水蛭是吧?都一个玩意。拿东西在你下水之后悄悄地钻进你的大腿里,你都不知道。等你上岸,要是发现的早还好,要是都钻进肉里,那可就不好弄了!”

“那咋办啊?”自来熟搭话道。

“用鞋子拍,我就钻进去过,一次钻进了三条。”棺材板抱着肩膀表情很得意,诺曼打眼一看,好像钻进蚂蟥的数量都要证明了他比别人强。

肥猪笑了一声说:“咋不吸死你个王八蛋呢。”

棺材板忙在肥猪身上踹了一脚,埋怨道:“死肥猪!你会不会聊天!”

“我叫肥猪也就罢了,可不死,别乱给我加字。”肥猪很不情愿的道。

“哦哦,对,咱们这挂死字的只有死瞎子。”棺材板恍然大悟。

死瞎子带个死字,或许因为他真的濒临死亡过一次。

死瞎子瞥了棺材板一眼说:“你棺材板比死字还狠,我们刚死,你都下葬了。”

棺材板又恍然大悟:“对,对!你们以后不要叫我棺材板了好不好,叫我…嗯…很帅的男人好不好?”

人们不理他,依旧叫他棺材板。

营帐外走进一人,诺曼有些眼熟,但自己见过的人太多了,样子一般都是脸上黒污,或死或活。

那人提着一桶黑面包,少有的又充饥又顶饿的饭食。

大家一脸茫然,但口中已经开始口水,大家都想着:管他娘的是谁,只要他把桶放在这,我们就一拥而上。

“我!”那人指了指自己的脸,强调了一下:“昨天见过,你们叫我贱骨头。”

诺曼恍然大悟,就是那个有更好的去处,却选择来当兵的“贱骨头”。

“那个…”贱骨头看着饿狼一样红着眼的各位,轻轻地把桶放在地上,做阻拦状道:“那个昨晚上谢谢你们救了老顽固。我弄点正经吃的给你们…”

大家向百米冲刺一样冲向木桶,那是黑面包啊,最近一直喝面糊糊汤,去***理智,去***谦让。

人渣们冲向桶边,但为了保险,大家一起抬腿,先将肥猪踹翻,毕竟他要是第一个冲上去,所有人都没得吃了。

所有的手伸进了桶里,大家分不清这是谁的,那是谁的。一双双手,乌漆墨黑,指甲缝中塞在带血的黑泥,可谁在意呢,这是人渣们的常态。

诺曼抢到了四个黑面包,扯了出来,在角落中看着手上难得的食物,开始往嘴里不时啃,而是强塞。

死瞎子脸皮薄,只抢到一个。

诺曼伸手扔了一个给他,不去理会他是不是会真的感谢自己。

黑面包刚一下肚,一个最为严峻的问题出现了。

这个问题最先出在了虽肚肠宽大但吃相更狠的肥猪身上,他如窒息般红着脸,嗓子眼还塞着黑面包,用模糊不清但很大的声音吼道:“水!嗝儿…他娘的水!”

诺曼也被噎的连连打嗝,这种东西最容易噎人,正当犯难之时,死瞎子扔过来一个水袋。没时间去感谢,拧开袋嘴,咕噜咕噜的灌了起来。

水一冲进自己的食道,把黑面包也连带冲了下去。一下子舒服了很多。

自己这边还没灌完,水袋被要死的棺材板抢了过去。

“你大爷…”诺曼张嘴就骂,但没继续说下去,看着众位饿狼狼吞虎咽,转而大笑起来。不由得说道:“我们混的,真差劲啊。”

呆子在角落里很精细的吃着手上唯一的黑面包,诺曼把手里的最后一个扔到他脚旁道:“吃不了了,给你了。”

呆子看了看脚下的黑面包,又看了诺曼,低头拾起来吹了吹,对诺曼点头致谢。

诺曼他自己这才意识到,呆子是所有人渣中,最像人的一个。其他的,更像是保留进食与战斗本能的野兽。

这时,营地外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一个很衰老的声音一边大哭一边大骂道:“冈瓦!你给我出来!”

贱骨头提着已经没有面包的桶,往外面探了探头,而后缩回来道:“那个崔克的父亲来了,巴伦西亚的伯爵,有点权势,昨天他儿子战死了,今天看来是找冈瓦将军讨要说法的。”

精彩点评

《止暗者》这本小说的主人公(老顽固,马屁精)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别山河)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