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不义侯》羹颉侯国 第四十章 顺天府变(5) 不义侯诱受

《不义侯》羹颉侯国 第四十章 顺天府变(5) 不义侯诱受

时间:2020-02-12 17:04:49来源:阅文集团

《不义侯》彭宠 历史风格小说 不义侯立场倒换 连载

不义侯

类型:历史作者:相思玲珑子状态:连载中

主线人物叫温六郎,楚楚的新篇是《不义侯》,它是作者相思玲珑子撰写的一本历史网络故事,书中主线围绕:叶芷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兀自发呆,这时罗华抱着富家女带着许久问走到叶芷身边。叶芷高兴地说“这回是真的东风具备了。”许久问说“见过叶小姐。”叶芷说“别见外,叫我叶芷就行。只是等会儿要再烦许先生屈尊一下,等

《不义侯》 免费试读

叶芷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兀自发呆,这时罗华抱着富家女带着许久问走到叶芷身边。

叶芷高兴地说“这回是真的东风具备了。”

许久问说“见过叶小姐。”

叶芷说“别见外,叫我叶芷就行。只是等会儿要再烦许先生屈尊一下,等到真武便会好起来。”

许久问说“无妨的。”

罗华说“这次还算是大获全胜,叶芷,我们走。”

叶芷蹲下来,在虎贲军中掏出一只烟雾箭,向上空射出,然后仍在地上,对罗华等人说“这回好了,我们走吧。”

何楚楚没准备走,现在情况不明朗,刚才邀请他们的非贵即富的女子大概率只是节外生枝,与周田没有任何关系。

三人走出屋子的时候,余风骨问“周田?是不是出事了?”

何楚楚说“一切还不确定,我们还是要观察一下场内的局势,随机应变。”

无名说“姐姐,那屋内的女子说的没有福分是什么意思?”

何楚楚摸着无名的头,说“我也不太能理解,但我总觉得,只要我们平安度过今天,这会对我们非常有用。”

三人重新回到宴会,宴会上已经缓慢的上着后厨的菜,食物是解决忧郁的有效力量,使得先前不开心的参加宴会的人能变得稍微开心一点,但所有人显然还没有动筷子,何楚楚奇怪这种情况,便问了一个下人,才得知还有一位大人物没有到场。

她问“是哪家的大人物?”

那下人说“好像是上京来的,具体什么名字,我也不太清楚。”

何楚楚施礼说“谢谢你。”

等到三人离开之后,余风骨说“是曹琛吗?”

何楚楚说“有可能,这样就能连起来这两件事情。”

她看着余风骨,心中想着,难道就要在这里吗?

三人为不引人注意,走向较为隐蔽的地方,谁知到了那里,看到青儿和温六郎正在吃桌上的菜肴。

青儿觉得有失体统,便有些羞赧,马上放下筷子,装作温文尔雅的样子。

温六郎倒是觉得无所谓,往嘴里送一口菜后,说“来,快尝尝,味道很不错。”

三人没有答话,温六郎觉得无趣,便自顾自的吃起来。

何楚楚问“你知道等会儿要来的大人物是谁?”

温六郎说“知道啊,上京影卫史曹琛,细作系统里算是类似于边疆大吏的人物。”

何楚楚说“那他来宴会干什么?不应该一直委身于黑暗之中吗?”

温六郎回“谁说不是呢?这就是这场宴会的吊诡之处,其余人都是各地的地方官,万万是与什么影卫很难有任何关系。”

温六郎说“啊!”

青儿和何楚楚等人看向温六郎,青儿问“公子怎么了?”

温六郎拿着筷子使劲指着桌子上的菜,说“这个菜,是真的好吃,我简直想把那个厨师请到家里来。”

余风骨听到之后,便拿着筷子尝了一口,笑着看一眼无名,说“你做的?”

无名说“是啊,一直做北方菜,闲得无聊,顺手就做了。”

温六郎听到余风骨他和旁边的小女孩说的话,看无名,对余风骨说“这你新相好的?那小姑娘听到你尝出是她做的,那眉眼笑的,啧啧。”

余风骨倒是没什么表情,说“吃惯了她做的食物,便很容易尝出来,没什么可奇怪。”

青儿扑哧笑出声,温六郎说“你看我家青儿都笑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无名说“你最好管住你的嘴,我还闲着没事在某一桌菜里下了药,备不住就是咱们吃的这一桌。”

温六郎说“不,我相信你不会的,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他默默放下筷子,说“你看,曹大人来了。”

曹琛从正门走进来,身边跟随着赔笑的,先前与长生殿的使者说笑的男子。

何楚楚与曹琛视线交错,在极短的时间内。

温六郎等人看到曹琛走到在最前方的席位,长生殿的使者站着欢迎。

他们离的较远,听不清三人在热烈的交谈什么,但这意味着宴会即将开始,温六郎看一眼青儿,眼神示意之后,青儿询问顺天府下人厕所在哪里,下人见她一副婢女装扮,长得又好看,便悄悄地为青儿指明方向。

青儿消失在宴会里,何楚楚坐到席位上,等待着宴会开始。

屋内灯火通明,所有在宴会上的人强打起精神,翘首以盼等待宴会开始。

大腹便便的男子站起来,举着酒杯,说“你们可能不认识我,我是新晋大理寺卿,我叫钱樽。”

宴会上的人纷纷举杯呼应,说“钱大人!”

温六郎和何楚楚面面相觑,温六郎已经确定这次宴会的目的是什么,而何楚楚则是奇怪为什么会有大理寺的人来。

钱樽喜欢这种的一呼百应的局面,笑意渐浓,说“诸位可能知道为什么在苏大人的府中举办这样的一次宴会。”

其余的宴会客都是在官场上历练过的人,对这样昭然若揭的一句话,表面上没有任何情绪,但气氛越来越压抑。

无名躲在余风骨身后,余风骨拿出火器,温六郎按兵不动,什么都不做,只看着在最前面大声说话的钱樽,而何楚楚则是看着钱樽后面正在交谈的曹琛和长生殿的使者。

钱樽说“这是一场示忠之宴,要让后面的大人们看看诸位对我朝的忠心。”

长生殿的使者站起来笑着向其余人招手,曹琛坐在椅子上开始不闻不问的尝菜。

无名说“他在吃我做的菜。”

有人说“我们已经是曦朝的地方官,本就是忠心耿耿,何谈不忠之事。”

钱樽看着那人,说“我记得你是蒙川知府孙讳,南越建国后的第一批地方官,战乱之时,大发战争财,贿赂曦朝清察史,得以保全官位,圣上允你继续为政一方,但你不知悔改,私养门客,大兴前朝南越之习俗。”

孙讳看到钱樽说出这般话,顿时不敢应声,暗自坐下。

钱樽显然没有做些什么的打算,说“今日的酒菜,都是为大家准备的,先吃好喝好,我们再好好谈忠心之事。”

钱樽坐在席位上,说“关门,不许任何人进出。”

刚才接待青儿的下人一听要关门,顿时慌张,守着青儿可能回来的入口,幸好很快等到青儿回来。

下人说“快快进来,要关门了。”

青儿马上跑着过去,说“你身边有人吗?”

下人说“没人的,快进来。”

青儿走到下人身旁,以迅雷之势,击倒下人,使得他当场昏厥。

青儿对后面说,快进来,不然会被发现。

很快,青儿带进来的人早已换成了下人装扮,连与青儿有接触的下人也被扒光衣服。

青儿小声说“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万事小心。”

为首的是青天帮二当家王阳,他拿着一支信号箭,说“以此为信,门外的兄弟就会攻进来。”

青儿点头,说“那我就回到公子身边。”

王阳说“回见。”

温六郎看到回来的青儿,松一口气,说“一切顺利吗?”

青儿说“一切顺利。”

这时大厅最前面传来一声惊吼,众人惊诧地看过去,发现是一位不知名的大人物在惊吼。

曹琛站起来说“这是哪个厨师做的?!实在是人间至味!不行,恕我失态,这等美味,务必要给在坐的各位都要尝一尝。”

余风骨看到管家急急忙忙地跟着把守的护卫说话,然后出门,他对无名说“管家可能去找你了。”

无名说“哈哈,做菜的时候我想着能不能借着这个机会接近他们,便多下了些功夫。”

她对何楚楚说“姐姐,我要不要亮出来?”

何楚楚说“现在还不是一个好机会。”

温六郎说“我倒是想尝尝,感觉我已经闻到香味了。”

曹琛亲自一桌一桌的分着他手中的菜给所有宴会的客人,几乎是每个人都被这种味道俘获,发出呻吟一般的叫声。

温六郎眼睛盯着曹琛手中正在不断减少的菜,看着所有吃下菜的人反应。

温六郎对无名说“小姑娘,你要不要来我这里,我一年给你一百万两银子,给我做一年的菜,一年之后你拿着就能跟...”

青儿说“公子,好像没有这么多银子。”

温六郎说“是没有,但人还是要有一点梦想的嘛。”

无名说“你想都不要想的,略略略。”

过了一会儿,曹琛背对着钱樽和使者,走到何楚楚这一块。

他往下分菜,温六郎接在盘中,曹琛说“何姑娘,余小弟,我们又见面了。”

何楚楚说“难道是在这里履行承诺吗?”

曹琛说“时候未到,不过我们可以再做一次交易。”

他看着余风骨,何楚楚猛然间明白,说“不要多想,这是我的人,只能在我这里发挥作用。”

曹琛说“那就有点遗憾了,不过不影响的,各位,吃,这菜真的绝了。”

曹琛往回走,余风骨尝了一筷子菜,回味一会儿后对无名说“辛苦你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在外人看来是平常的话语,但在无名心中,是一种久违的舒缓,自被何楚楚安排出来就提心吊胆,使劲想着自己能为深陷危地的何楚楚等人做到什么。听到余风骨说的话,无名总算觉得,没有做错。

无名笑着说“嗯。”

精彩点评

老司机的历史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历史小说不同,作者(相思玲珑子)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