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不义侯》古代十大战神 第二十六章 上京城(1) 不义侯GL

《不义侯》古代十大战神 第二十六章 上京城(1) 不义侯GL

时间:2020-02-12 16:56:43来源:阅文集团

《不义侯》彭宠 历史风格小说 不义侯立场倒换 连载

不义侯

类型:历史作者:相思玲珑子状态:连载中

传奇人物叫楚楚,凌肖的作品是《不义侯》,它是作者相思玲珑子所编写的一本历史网文,书中主线围绕:其余人看向赵影,只有这时,像个小女孩的赵影才显露出郡主该有的模样。因为郡主的原因,一行人立马被高规格对待。风雨之间便传遍整个上京城的上层政治人物,几人被先安排在接待更高一级的政治人物的镜湖楼。几人在休

《不义侯》 免费试读

其余人看向赵影,只有这时,像个小女孩的赵影才显露出郡主该有的模样。

因为郡主的原因,一行人立马被高规格对待。

风雨之间便传遍整个上京城的上层政治人物,几人被先安排在接待更高一级的政治人物的镜湖楼。

几人在休息间,余风骨问何楚楚“姐姐,我们是不是不该救下她?”

何楚楚说“是我疏忽,看她倒在路上,还下着雨,过于可怜。”

几人看着远处在跟上京府尹交流的赵影。

不一会儿,赵影送走上京府尹。对何楚楚他们说“你们放心,你们的身份我已经让上京府尹传播出去,就说是我在山海关遇难,你们路过把我救下,让我顺风搭上一程。”

她说“但是,府尹非要代表我爹要感谢你们,晚上邀请你们出席在本城商会举行的晚会。”

何楚楚说“这会更加麻烦,为什么会要感谢我们?”

赵影说“上京府尹说他是我爹的学生,我也没有办法,不然等会儿你们就出城。”

何楚楚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还有要务在身,逗留一会儿就会离开的。”

赵影说“无妨,等会儿上京几个司的司长要过来,我先走了,你们去留自便。”

何楚楚说“谢郡主。”

他们的对话发生在镜湖楼正中央的镜湖旁的镜湖亭。

余风骨说“这片地方的景色真好。”

凌肖看一眼说“是挺好的。”

何楚楚对李大嘴说“李兄弟,给马喂好,我们马上走。”

她说“我们马上走。”

四人一起走出镜湖楼,迎面碰上上京城府尹。

府尹笑着说“鄙人上京城府尹甘守,见过几位恩人。”

何楚楚说“谢过府尹大人,方才听郡主说大人邀我们留下来参加晚会。盛情难却,只是我们有事还要快些去做,耽误不得,您看我们这就去要给马匹添点粮。”

甘守说“诸位救下郡主,那可是足以顶天的事情,家师在场肯定会谢,我作为徒弟,肯定是要大谢的。”

何楚楚说“那是郡主吉人自有天相,不管我们在不在场,郡主都不会有事情的。再次谢府尹好意,我们这就告辞。”

甘守看着挽留不住,叹气说“那我就不再强求了。”

何楚楚等人拜谢后离开,甘守倒是不急于进入西湖楼。

他对身旁的人说“查清楚了吗?”

另一人说“禀报大人,还在查,预计今晚会有结果。”

府尹说“让粘杆处的几位出来想办法留住他们,养了他们那多天,也该有用了。”

镜湖楼的马厩有专人维持,四人走了一段路才到马厩,何楚楚说明来意,守卫才让马夫把马车带出来。

李大嘴自然的作为马夫,驾着马车,慢悠悠的出城。

随后在镜湖楼的顶楼,三位男子站在屋檐上。

其中一位说“东北方。”

第四位男子站在窗边,远远望去,说“我们终于等来了。”

他说“通知上京的所有人,靠近上京广场。”

站在屋檐的男子从怀中掏出烟丸,装在弓箭上,提弓拉成满月,向天空射出。

天空升起红色的烟雾,直指上京广场。

惊起凌肖透过帘子间的夹缝远望。

他说“有粘杆处,靠近镜湖楼方向。”

何楚楚对李大嘴说“李兄弟,加快速度。”

李大嘴说“现在不行,前面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我们的速度犹如龟爬。”

凌肖当机立断,说“我们弃车。”

此时,马车行驶到十字道路上。

何楚楚等人跳出马车,李大嘴下车斩断马与车的连接,两匹马发出嚎叫声。

李大嘴看着一旁极速冲来的马车,大喊说“躲避!”

凌肖离得近,毫不犹豫把余风骨拉到怀里,何楚楚本能向后退。

一辆横冲直撞的马车与李大嘴等人刚解脱连接的马相撞。

四匹马皆发出惨烈的叫声。

马车上的人跳车,摧枯拉朽一般的拿着短刀,狠厉劈下去。

凌肖不愧是身经百战,在护住余风骨的时候就以极快的速度抽出匕首,硬生生地抵挡住刺客的短刀。

何楚楚大喊“躲进人群!”

凌肖把余风骨单手拎起来,扔到何楚楚身边,对李大嘴说“兄弟,你带他们逃,这哥们有点厉害。”

两人还在对峙着,这时天空又划过烟丸,这会儿是红色的烟雾。

凌肖明显看到对手脸上神色突变,他笑着问“这又是什么意思?”

他说“我觉得你很厉害,但也只是蛮力罢了。”

凌肖觉得何楚楚她们应该也逃开了,他巧劲避开对手的势头,同时侧步一滑,转瞬之间刀尾击中对方的心脏位置,震到对手几乎腾空飞起。

凌肖没空管对手的情况,前面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就算前面被惊乱,但是后面丝毫没有影响。

李大嘴带着何楚楚和余风骨混进人群,但很快被人流冲散。

只有何楚楚和余风骨还抓住彼此的双手。

何楚楚看到天空亮起一束红色烟雾,抓余风骨的手更紧,她单手拨开人群,凭着感觉向前走。

“姐姐。”

何楚楚回头看,看到一个男子拿着手弩指着余风骨。

她大喊,说“杀人了!”

“杀”之一字对于普通百姓还是过于敏感,尤其是这么尖锐的女声。

周围被空出一块空地,所有人对暴行唯恐避之不及。

凌肖没有给绑架的人空闲的时间,抄起旁边摊位的漂亮石子,精准飞向绑架余风骨的男子。

但是很快被远处飞来的箭矢射穿。

凌肖背手,因为那飞来箭矢的主人正用装着新箭的弓指着他。

第三人出现在停在过道的马车旁,缓缓走到何楚楚对面。

何楚楚轻声说“众矢肖腾。”

那人拱手说“感谢何姑娘能记住我,是我的幸运。”

肖腾说“没什么想说的,你当年杀我兄弟,我今日便杀了你。”

他抬手,凌肖计算要多少距离能解决会飞到余风骨身上的箭矢,然后一击毙命肖腾。

肖腾抬起来的手,又狠狠落下。

不远处的酒楼上,一个姑娘看着场中发生的一切,在肖腾走到何楚楚对面时,她说“看来粘杆处的人还是不愿意听话。”

后面站着上京城情报司的司长,他说“众矢是粘杆处中流砥柱的佼佼者,还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她说“我不愿,传令下去。”

她说“立即动手,不给他们任何威胁凌哥哥的机会。”

赵影清冷的看着。

肖腾狠狠落下时,场外响起呼喊声“住手!”

但为时已晚,肖腾回头眼睁睁看着他的两个同伙被弩箭毙命当场。

凌肖趁机夺回被控制的何楚楚和余风骨,逃离开来。

可还是慢了一步,在拥挤的人潮中,出现数名男子,纷纷手持强力弩箭,几乎是插翅难逃的趋势,而且凌肖还带着两个人,生生挡住凌肖的退路。

肖腾像是失了魂一般,不顾在大庭广众之下,问说住手的人“甘大人,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甘守拱手说“肖先生请恕罪,只是这几个人他们有命案在身,只能抓,不能杀啊。”

凌肖把何楚楚和余风骨护在身后,何楚楚面对着甘守,说“大人,不知我们何罪之有?”

甘守说“恩人,这里不好说,我们换个地方。”

他对何楚楚身后的将士说“把他们带走,不要激怒他们,你们承受不起的。”

甘守等人压着何楚楚离开广场,顺带清理倒在地上的尸体。

不远处的赵影看着这一切,问旁边的司长“他甘守是想干什么?!”

司长说“也许甘大人有自己的打算?”

赵影向屋外走,说“不管什么打算,都不能妨碍我凌哥哥向前走。”

司长看到赵影离开屋子,过一会儿,说“你出来吧。”

一位男子从房梁顶上一跃而下,走到司长身边。

司长行礼说“李大人,需要影卫出面捞人吗?我可做中间人,通知上京的影卫史。”

他旁边站着的,正是在人群中被冲散的李大嘴。

李大嘴说“那是万不得已才能去这么做,所以,不可。”

司长说“属下明白。”

李大嘴问“调查结果怎么样了?”

司长说“今晚便能到。”

李大嘴说“那就及早拦截住他们,死几个人也无所谓,不能让结果到上京城!”

司长说“遵命。”

精彩点评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历史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楚楚,凌肖)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楚楚,凌肖)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不义侯》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