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不义侯》羹颉侯国 第五十一章 救火行动(4) 不义侯小说在线试读

《不义侯》羹颉侯国 第五十一章 救火行动(4) 不义侯小说在线试读

时间:2020-02-12 16:35:27来源:阅文集团

《不义侯》彭宠 历史风格小说 不义侯立场倒换 连载

不义侯

类型:历史作者:相思玲珑子状态:连载中

《不义侯》作者:相思玲珑子,历史类型新书,主要角色:宗建,钟勇,本佳作精彩片段预览:钟勇当以为终于可以放心的出门的时候,他向南门大街走出一段路,看到桥上经过一批官兵,为首的人剑眉星目。钟勇吓到只能佯装看不见,快步离开。剑眉星目的男子,自然很普通人不一样,他说“抓住那个平民。”末尾的一

《不义侯》 免费试读

钟勇当以为终于可以放心的出门的时候,他向南门大街走出一段路,看到桥上经过一批官兵,为首的人剑眉星目。

钟勇吓到只能佯装看不见,快步离开。

剑眉星目的男子,自然很普通人不一样,他说“抓住那个平民。”

末尾的一个人马上脱离队伍,像是杀神一般,以风卷残云的速度顷刻间出现在钟勇面前。

剑眉星目的男子是有着双重身份的男子,他叫宗建。第一,他是海天城的人,虽然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层关系。第二,他是应天府首席捕快,有着断案如神的美誉。

宗建站在乃果子行当面前,他没有进去。

有人问他“宗捕头,怎么了?”

宗建说“你们不觉得这条街道显得很干净吗?”

所有人开始四处望着街道地面和四周。

有人回“属下没有看出来哪里有问题,不过干净到的确干净。”

宗建说“没什么,我们走进去吧。”

所有人推开乃果子行当的门,除了宗建,所有人疑问看着洁净如新的店铺。

摆放整齐,地面干净,宗建说“要不是海天城告诉我发生什么了,不然我还真不认为干净到几乎谁都没来过的地方会发生命案。”

有人说“有人来过?”

宗建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继续说“刚才那个人带过来,你们把门关上。”

钟勇被人压到宗建面前,宗建拿起一个果子扔在嘴里,说“你为什么很慌张?”

钟勇说“因为我没见过官兵到过这里来。”

宗建说“那你觉得我们到这里来是干什么?”

钟勇说“小民不知。”

宗建说“剁下他的一根手指。”

钟勇一听马上慌了,说“大人,我何罪之有啊!小民一生没犯过什么错,更是极其敬畏官府,大人为何要平白无故罚我?小民冤啊!”

钟勇怕是真的怕,但更怕的是先前找到他的那批人,而眼前的这个男子,他有可能不知道有人先找过他们,有可能会瞒过去。

宗建抓了一把蜜饯,低着头在上面挑好看的蜜饯,一口一个。

他说“不用了,放他走吧。”

钟勇即刻被放离店铺,宗建说“小七,你最善跟踪,跟着他,要是看到他有什么大笔消费,立马拿下。”

小七当即离开店铺,过了一会儿,宗建疑惑地说“海天城忘说了一个人。”

有人附和说“掌柜?”

宗建说“所有人,分散开,翻遍行当内所有的地方。”

他说“假设和尚说的话是属实的,那么就肯定留下来掌柜的尸体,或者逃跑的痕迹!”

宗建的部下都分散开按照要求去做事。

宗建待在原地,见微知著地检查所有的地面,他向来自豪的是一身的观察能力,但一无所获。

过了一会儿,他的部下在后院大喊“我发现一具尸体。”

宗建跟着到后院,说“有谁来过行当?”

围过来的部下中有人说“我来过,这的确是掌柜,姓蒋。”

蒋掌柜的身上有一条狭长的伤口,是为利刃所伤。

宗建想了一会儿说“证据已经收集到了,足够量罪,我们开始抓人。”

随后宗建的人在河两旁的街道上开始暗访,宗建一个人走到大相国寺。

与此同时。

徐王府。

无名小心翼翼端着菜送到徐瑄屋内。

徐瑄像只嗷嗷待哺的小鸟,拿着筷子,等着无名做到最后一道工序。

她最后浇上滚油。

美妙的令人窒息,徐瑄闻到菜散发出的香味。

徐瑄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无名笑着说“就闻了个味道,你有什么哭的啊,这个菜配着我做的汤,简直绝配。”

她看着徐瑄边哭边擦眼泪有些可爱,坐在徐瑄对面。

徐瑄说“你转过去,我哭不好看。”

无名说“没啊,我觉得很可爱,你快吃吧,这个凉了口感就变了。”

徐瑄夹起菜,吃了一口。

筷子被她安静的放在箸上,徐瑄看着无名,无名看到她的眼睛盛满眼泪。

徐瑄回到床上,无名错愕看着,不一会儿就听到压抑到很小声的哭声。

无名走到徐瑄床边,说“快起来吃吧,哭着吃饭也能吃的进去的呀,而且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要趁热吃,那里面的味道才能锁的久。”

徐瑄说“我吃的我想哭。”

小小的无名摸着徐瑄的头,说“没什么的,哭是一件好事,你要是哭的没眼泪了,我给你做补眼泪的菜,无条件。”

徐瑄听到要还能免费吃无名做的菜,马上破涕为笑,无名嫌弃的说“看看你的脸,鼻涕眼泪汪汪的。”

徐瑄说“真的有补眼泪的菜吗?”

无名说“当然没有啊。”

无名走到饭桌旁,说“快过来吃,然后快点帮我做事。”

徐瑄用手擦干眼泪,走到饭桌说“你反正又欠我一道菜。”

无名没有理睬徐瑄,说“喝完汤。”

徐瑄接过无名的汤,喝了一口,说“真的很好喝。”

徐瑄喝完汤之后才开始正常吃饭菜。

在此期间,徐瑄问无名“你为什么那么想救那个男孩子?”

无名说“我不知道。”

徐瑄说“你说出理由来,我就帮你做事,所有资源都给你的那种帮你做事。”

无名沉思一会儿,说“他有些我很羡慕的特质,我想成为他,所以他不该死。”

徐瑄说“比如?”

无名说“比如……”

她想了很久,汤只有余温的时候,她才说“没有比如。”

徐瑄说“那就是没有理由喽。”

她继续问“是不是只有你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你小,你很多都不懂?”

无名说“不是吧,何姐姐不是,肖哥哥也不是,啸哥哥就不确定了。”

徐瑄笑而不语,吃着无名为她做的菜。

过了一会儿,徐瑄的门被敲开,她说“你要我办的事,我已经给你办好了。”

与此同时。

至州桥街,宗建的人在挨家挨户的暗访,在河对面的房顶上,一批矮小像是孩童的人附在瓦片上,暗中观察宗建的人的暗访情况。

有人说“要不要把他们都杀了。”

有人回“你傻啊,那都是应天府的捕快!杀了他们,小老在真武就没得活头了。”

那人说“那我们怎么办?”

另一人回“那我们就杀了出问题的那家,杀一个,还有的办法补救。”

有人疑问说“那是谁封了他们的嘴呢?”

他们先前在南门大街看到钟勇,不一会儿他就把钟勇堵在暗处,询问了一番后才发现有可能有人堵了他的嘴。

有人回“不管是谁,对我们来说都省了力气,现在只需要盯着这批捕快就行。”

与此同时。

宗建刚上完香,他每逢破案抓人的时候,都会到大相国寺上一炷香,不为别的,就图个心安。

只是今天宗建上完香没准备走,反而要准备穿过天王殿,被僧人拦住。

宗建想亮出来应天府的令牌的时候。

后面有人喊着“宗捕头!宗捕头!”

宗建回头看,是应天府府尹常德正的亲信左地直。

左地直说“常府尹要您回府,有事商讨。”

宗建说“非得现在吗?”

左地直说“是。”

宗建毕竟还是在应天府的系统里,他不好违抗府尹的命令。

宗建说“那左大人带个路,我们回府。”

僧人们看到宗建不再闯过天王殿,便退散开来。

不一会儿,方丈推开门,看着宗建离开的方向。

他身后的大殿里,一个男子庄重、虔诚跪拜。

何楚楚和余风骨走过南门大街,到了鱼龙客栈门前。

叶丹青穿着干净的衣服,推开客栈的门。

她看到余风骨回来后,说“快进来吧,外面冷,里面暖和。”

余风骨说“对不起。”

叶丹青摆摆手,说“一条船上的人,就没必要说两条船上的话。”

何楚楚拉着余风骨走进鱼龙客栈,赵青坐在出纳台后面,眼神放空,无所事事。

何楚楚走到赵青面前,不一会儿赵青才反应过来。

何楚楚问“怎么了?看到我回来还不高兴?”

赵青说“不是,曹邪出去办事到现在还没回来。”

她说“我担心他。”

小老的人还是杀人了,杀的是应天府的捕快。

只因那应天府的捕快诱骗出一个普通的成年男子是看到在至州桥街上发生什么,小老的人看到捕快在那居民的屋子里待的时间很久,迟则生变。

可他们杀的又不利索,其他的捕快看到这种情况,立刻围上来。

小老的属下一瞬间慌张,甚至觉得事情一下子被他们自作主张的闹大了。

胆小的马上吹来一只鸽子,在信筒上滴一滴血。

在街市上买一些客栈必需品的曹邪看到了。

在宅子里提炼出一张图的小老收到了。

所以两个曾经师出同门的人再次联手,在真武看不见的地方,两个人施展着极致的功力。

当捕快们把小老的人围到暗处时。

“我们把他们引到这里了。”

“接下来就听天由命吧。”

小老的人在捕快的围堵下,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精彩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不义侯》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宗建,钟勇)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相思玲珑子)这种迥异与其他历史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