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屠魔工业》屠魔工业123 第十六章 灾害预警 屠魔工业作者是酒杯中的胖子的小说

《屠魔工业》屠魔工业123 第十六章 灾害预警 屠魔工业作者是酒杯中的胖子的小说

时间:2020-02-12 12:18:07来源:阅文集团

《屠魔工业》奇侠系统 SM 屠魔工业T吧 连载

屠魔工业

类型:仙侠作者:酒杯中的胖子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屠魔工业》的新书,是作者酒杯中的胖子原创的仙侠作品,新书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推荐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做点课题,带了两个弟子,不知不觉已经入冬。玉剑山小盆地如期的迎来来自北方的难民们。玉剑山周围算是蛮荒地带,南方除了山民、野兽没有像样的小镇,小村有那么几个。西边好一点也很有限,东边隔着几座山有小镇。只

《屠魔工业》 免费试读

做点课题,带了两个弟子,不知不觉已经入冬。

玉剑山小盆地如期的迎来来自北方的难民们。

玉剑山周围算是蛮荒地带,南方除了山民、野兽没有像样的小镇,小村有那么几个。西边好一点也很有限,东边隔着几座山有小镇。

只有北边,从西村的官道一路向西北,在柳山转东北继续走,普通人越来越密集,在距离四百里左右巨浪江平原形成高峰。

巨浪江是一条不会干涸也不会结冰的大江,支流多数不会断流,具备不错的抗旱能力。

今年的蝗灾对巨浪江以南的影响并不严重,勉强导致巨浪江平原减产两成,而该平原的产量,即使减产两成,仍然有一定余粮。

此时玉剑山周边出现灾民,说明流入巨浪江平原的灾民非常多,已经超出那些州县的容纳能力。

“听说了吗?东西村聚集许多灾民了。”

东村的灾民来自另一条线路,过巨浪江后,两条线路被离山山脉隔开。

“知道,长老们正商量着,这两天便会有对策。”

“听说灾民里有个什么天公教,是今年才冒出来的,这种应该赶走吧。”

“巴拉巴拉……”

食堂中,弟子们也开始关注灾民的事。

沈文剑一言不发,跟刘香湘吃完默默离开。

“师父,明年灾民会更多是吗?”走在山路上,香湘突然提问。

“咦?你听谁说的?”

“上山之前,家里那边就有传言,说接下来是大灾之年。”

沈文剑伸手牵起刘香湘的手走着,好一会儿才再出声。

“担心家里吗?”

“嗯。”

“等开春后你写封信回家,如果他们愿意可以迁居到山下。”

玉山地处巨浪江以南,蝗虫成灾之前完成夏收没有问题,在春夏这段灾民不活跃的时间里进行迁居问题不大。

“可是他们不会来。”

“为什么?家里产业太大了吗?”

刘香湘点头。

这个结果并不奇怪,越是地主官绅的弟子,越倾向于把人送到名山古刹,玉剑山在附近几百里名声还不错。

普通灾年,地主官绅会过的很好,但大灾之年里,他们不会比灾民更安全,因为饿急的灾民一旦扎堆,什么事都敢干。

“那就顺其自然吧,你已经开始修行,普通人的事会离你越来越远。”

“嗯,我知道。”

回到山上,该练功的练功,该做课题的做课题。

没几天,对难民的处理意见下来了。

玉剑山小盆地借此吸收两千人口,约占难民总数的三分之一,其他人给些粮食让他们去别的地方寻生计。

此外,为了应对来年的大灾,这两千难民入住玉山镇后,会对玉山镇和周边种植区进行扩建,扩建与开荒的人工费用抵用安置费,开春后派下弟子帮助小盆地各村镇粮食增产。

帮助粮食增产不比以法术紧急产粮,只是很简单的肥土术,筑基弟子也能胜任。

小盆地里平时每亩产粮约两担,农民与外门、内门的分配比例为6:2:2,实施增产后亩产能提高一半到一倍,分配比例也会变更为4:2:4。

……没错,没有哪家的朝廷管的到玉剑山小盆地,只有东村需要给外人交税,一个名叫大赵,方圆不到两千里的小国。

玉剑山并不对东村抽税,但即便如此,东村的生活压力还是比西村和小盆地里大,他们平日里就只有四成收入能留在手里,所以东村没有如西村一般发展成综合驿站、接待、耕种一体的样子,只是个二十户人的接待处。

说起来有点残酷,粮食增产的决定,其实并不是为来年收容多少难民。

增产的粮食,其实是“安置费”,让难民往别处迁移。

玉剑山之类体量比较大的门派,都不可能让自己的地盘人口太多。大部分普通人和灵气都是互相排斥的,人多意味着灵气会变少,“人均灵气”是血缘之外影响优秀灵根出现概率的最大因素。

为了配合灾民引流计划,开春之后还会有一批弟子被派出去在西村的西南方向百多里处,做一些准备工作。

西村西南方向有个南北十几里,东西三里的湖泊,虽被群山环抱,现在也还是树林,但地势平缓可开发的面积还相当不错,准备工作就是清理一条能勉强用于骡马运输的道路出来,还要砍些林木空出地方,顺便在湖边自然干燥以备难民建房之用。

修行门派面对难民潮,也是十分辛苦的,各种劳心劳力。

沈文剑是申请住居养灵兽的后勤人员,又带了徒弟,下山种田修路跟他没有关系,他还是窝在家里做课题。

金丹期功法源于沈文剑早为自己设计的修行体系,与筑基期功法一脉相承,论证工作倒也无需做太危险的实验,大部分是数学模型与实物模型的演算。

花了些时间把论证做完,转到下个课题,武器设计。

此时的试验飞剑第二版是早前为筑基期定制的,等金丹时肯定会跟不上时代。

玉剑山的传承比较奇葩,核心传承是可斩七情六欲的斩情剑,之外并无强制,秘典轩里收纳有无数手段,爱练哪种练哪种。

于是玉剑山有了三个流派,以青石峰、灵石峰大部分人为代表的气修既练气士,以玉石峰、金石峰为代表的剑修,和各种非典型修士。

沈文剑明显属于非典型修士,拥有满值灵气亲和度的他,在使用练气士手段时,他的真元耗费还要高于普通练气士,另一方面由于灵根的关系,他又无法成为正经剑修。

所以他的武器只能自己定制,无法假手他人。

考虑到金丹期修士对环境、对自身的认知已经到很高的水平,这把飞剑若要加载双刀,必须是完全体形态的惯用刀。

他的惯用刀总长度是五尺八分,假如这个世界的人类身高与他原来的世界一致,那么依据成年人的脑袋平均长度为参照,一尺约为二十八到三十厘米,一把全尺寸斩马刀的长度就有一点七米上下,于是就产生了个难题。

一点七米以上的剑,加上剑匣,无论如何背在背上都会影响步行,何况考虑到空气动力因素,组合而成的飞剑肯定还不止一点七米。

惯用刀太长,是制作第二版时缩减双刀尺寸的原因之一。

金丹期飞剑若想挂载全尺寸斩马刀,必然要用到缩放技术。

于是又碰到个难题。

沈文剑有个长老外公,能读到很多普通弟子读不到的典籍,知识储备没有问题。可是物随意变的符文,必须要金丹期才有足够的真元启动。

消耗不小,若在连续战斗中断续使用物随意变的符文,即使金丹期也是不小的负担,其实是真元的一种浪费。

另外,沈文剑的刀具上不能刻录符文,他的特殊真元会使工作中的符文失效并对符文本身产生极大的磨损,用更强也更贵的材料可以略微改善,但无法彻底解决问题,起码现阶段他还没找到方法。意味着所有的功能符文必须在飞剑主结构上。

经过一堆灵气/真元公式的计算,设计中沈文剑估算过金丹期真元最低值与最高值的跨度,最终放弃还是放弃了第二版的挂载模式,最后决定造两把。

一把纯飞剑,不过没钱,暂时不造。

另一把是准备放在芥子袋里备用的双刀飞剑。

这把双刀飞剑和第二版长相、重量、铭纹套路都不同,把刀背后半段加了一层,成为两套轻、薄的刀具悬架,能让刀飘着并以不超过奔马的缓慢速度移动,可以拼合成前半中间镂空的叉型双刃剑,组合前后都无法载重,悬架基本仅是个回收系统。

完成设计,然后是制作的准备工作。

嗯……现在也是有徒弟的人了,总不好因为熔炉的关系让徒弟们也住在高热地区。

跑去又申请了一块地,在远离竹林的方向加了五丈长,然后整块地基边缘向山路方向推了一丈。

山路变窄了,之后还要在外面加土盖石板拓宽,这都是后勤处的事情不用沈文剑去操心。

此时地基为长十五丈,宽五丈,角落为竹林。

这一改建,就显示出飞砖的优势了。

花钱从内务处找几个工匠,又召唤了十多个师兄弟帮忙搬家具,在刘香香目瞪口呆中砖头乱飞,只用了不到三小时就完成了改建!

“师父好厉害啊!”刘香香兴奋拍手。

“这是我独门技艺,想学吗?”沈文剑得瑟起来。

刘香湘拼命点头。

拿出个册子给她。

“这是秘籍,看不懂再问我。”

秘籍什么的自然是吹牛的,其实就是本整理过的开发日志,飞砖本来就只需练气期就能简单遥控,修为高能多指挥一些。

飞砖的重点是独家印记,通过观想形成包含个人图形的固定小阵法,再以自身几滴精血混合朱砂等材料制符用于炼制飞砖中的树根状材料,盖章成型后通过包含阵法的个人图形建立渠道,就能遥控了。

说起来简单,实际学习中还是有不少困难的,毕竟思考问题的方式会受成长环境的限制,有些沈文剑写给自己看的语句,刘香湘不一定能理解,他也不一定能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来解释。那时候就要学习更多周边知识。

把香湘丢去学习,沈文剑则开始造炼器房。

改建只占用了新增地皮的一部分,拆掉之前烧砖的炉子,还有大约七八十平米空着。

现在钱还有不少,沈文剑也没执意自己一个人弄,去找了工匠,到玉山镇弄来石料,花了几天在外侧造了一排炉子。

除了基本的制作飞砖、熔炼金属功能,新的组合增加了模具热处理区。

做飞剑不能跟铁匠一样敲敲打打,飞剑的核心功能符文多在剑身内的剑芯或没有包剑柄的剑尾处,反复烧红了去敲打多半会废掉。

当然正常情况下,大伙都是用炼丹炉什么的去炼制飞剑,就没有敲敲打打的问题,只是沈文剑修为不够,他用炼丹炉还不如用熔炉,起码他自己设计的熔炉配合阵法用焦煤也能烧到两千四五百度呢。

沈文剑没急着制作刀剑,反而开了新的课题,以原始手段制造石墨坩埚,希望能把熔炼炉最高炼制温度提高到三千度。

三千度,在另一个世界里绝对是石墨坩埚的最次等品,但在连石墨都需要手工再提纯的情况下,能造出来不开裂就不错了,继续改进是个长期工作。

沈文剑跟石墨和粘土顶上牛,日子不知不觉过去,很快又到了春天。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屠魔工业》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酒杯中的胖子)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