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快穿之光辉伟大》生命中最伟大的光辉不是 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死囚6 快穿之光辉伟大Mary

《快穿之光辉伟大》生命中最伟大的光辉不是 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死囚6 快穿之光辉伟大Mary

时间:2020-02-12 12:22:04来源:阅文集团

《快穿之光辉伟大》柯南同人之双生子 完整版 快穿之光辉伟大YAOI 连载

快穿之光辉伟大

类型:耽美小说作者:颜郁01状态:连载中

经典辣文《快穿之光辉伟大》由颜郁01原创的耽美小说类型的网络创作,剧情中的天选人物是江牧,和煦,内容柳暗花明,推荐阅读。精彩内容试看:他眼睛被一只温热的手覆盖时,在突然的黑暗下骤然心悸。他面前这个危险又充满恶趣味的男人或许正打算怎么杀他,可是他却没任何的恐惧,他倒反想起了今日池谌戳破完美的伪装,露出的那狠厉的一面。才是可怕得让人心惊

《快穿之光辉伟大》 免费试读

他眼睛被一只温热的手覆盖时,在突然的黑暗下骤然心悸。他面前这个危险又充满恶趣味的男人或许正打算怎么杀他,可是他却没任何的恐惧,他倒反想起了今日池谌戳破完美的伪装,露出的那狠厉的一面。

才是可怕得让人心惊。

那时他知道江牧已然饿了,而那果子江牧说是普通青荟果,野生植物,果树较矮,喜爱潮湿环境,所以不喜阳光直射长在其他树枝下......

幸好当时陆洺及时制止了江牧给他的科普。

也不知道江牧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野生动植物知识,而陆洺也没兴趣知道。

但那青荟果吃起来又酸又涩,牙都酸了没知觉。首先尝了一口的陆洺哇哇乱叫,被江牧睨了一眼后,禁了声,扭曲着五官蹲在另外一头。

也是饥肠辘辘的陆洺苦着脸蹲到另一侧,然后伸手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掏出了昨天随手抓地糖。

但那些糖都是不能吃的,昨天被那个男人吓唬了一下的陆洺吃了颗糖压压惊,不久他便被睡意侵袭,直接就入梦去了。

怪不得他睡得死沉,睡了日上三竿都未醒来。

他叹了口气。

江牧听他叹气便看去,见陆洺蹲在那处不知道干什么,仰了脖子看去见陆洺把那些糖放在地上正用手指一颗颗拨了玩弄,还带着怅然若失的意味。

江牧突然听到陆洺身前那堆草丛里传来响动声,他还未没有任何想法。那边刚刚还惆怅万分的陆洺忽然神色一凛,眉头一蹙,那把还给他的单锋刃的刀被掷出。

那窸窣耸动的草丛这才没了动静。

一道声音随即传来:“身手不凡啊,大盗。”

不远处被低垂的枝丫遮了整个视野的枝条被人粗鲁地拨开,从里面钻出一位曾经见过的人,他眼神不善,颧骨略高,胡子拉碴,那横跨半张脸的刀疤看起来有几分骇人的意味。

他那句大盗喊得怪异又嘲讽。

脸上的表情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自负,虽与平日陆洺喜欢摆的表情一般无二,也不知这人与陆洺有何不同,总觉得这人这幅表情确实让人喜欢不上来。

说着他来到两人面前,从草丛里抓出了一条已经鲜血淋漓奄奄一息的蛇,那蛇身上还插着陆洺的匕首。

男人眼里一喜:“好东西。”

显然他瞧上了陆洺的匕首。

只见年轻的少年站起身来,微低了头,稍有凌乱的发丝遮掩了半张脸,瞧不见神色,只见他忽然勾唇,笑得怪异,低沉了嗓音问他:“喜欢吗?”

男人拔了匕首,仰着下巴嚣张说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这东西.....”

他话未说完,那个刚才还在他眼前站着的少年已经不知何时以极快的速度攻来了,在他手筋上重重一敲,他便疼得厉害,没忍住松了力道。

匕首落下,但陆洺一只手又迅速接住,反手在他手臂上轻划了一刀。

男人痛得骂了句脏话,复丢了手上的蛇直接挥拳报复,可依旧不及陆洺速度,陆洺已然又在他腹上划了一刀,男人怒极,陆洺也战意未减。

两人开始打作一团。

冷淡的江牧蹙了眉,便自顾又杵着棍子打算继续去寻找食物。

还没走出几步,又听闻后头有人喊道:“江先生,你吃蛇吗?”

回头一瞧,方才还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其中一个已经狼狈得被划了很多刀,被少年正装佩戴的领带捆了手,嘴里也塞了一团不知道哪里来的布,怒目圆睁瞪着他们。

而另外一个虽然脸上乌青了一块,但盛气凌人得意洋洋地提着那条肥美的战利品笑得那么耀眼。

他正在炫耀自己的胜利,忽然肩上一重,有人的手已然搭上他的的肩,他听到那个人特有的音调。

“小偷先生,好久不见。”

江牧看见陆洺脸上的笑容骤然一僵,而后曲了手肘攻击身后那人,那人不躲,伸手一握,便握住了冲劲十足的攻击。

那人的力道应该很大,因为江牧看见陆洺已经疼得龇牙咧嘴。

宛如大提琴般优雅低沉的音调总是莫名带着西方国家的口音与用词,那个举止都无可挑剔的男人轻笑道:“惹我不开心的小偷先生,我找到你了。”

“哦....”他又自顾说道,“小偷先生一见我那么不高兴是不是因为我对你的称呼?那么我改变一个美丽的称呼吧。”

他向江牧看来,完美的笑容后似乎藏匿骇人的危险,只听他道:“如果叫小先生怎么样?是不是会添加一些礼貌?你说呢,受人敬仰的江先生?”

后面那句话说得意味深长。

不知带着何种深意。

陆洺听不明白,却是见了江牧眉间的冷淡愈甚,似乎心情便也是即刻不愉了。

江牧肃穆着眉目静默着,不搭理那人奇怪的语调。

而那边蠢蠢欲动想要逃离禁锢的的陆洺一见男人分神的模样连忙找准机会抬脚横踢,男人倒是仍旧没有回避,像是根本不惧。

倒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猎犬露出锋利的牙齿与血盆大口直咬陆洺的后腿。

陆洺吓了一跳,使了巧劲非常华丽做作地翻身躲开,还离开了那个男人一定的距离,然后故作潇洒地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笑得自信。

“哼,不过如此。”

那副恣意得模样却是惹得那个男人发笑。

那人像是觉得趣味十足,调笑说道:“看来小先生睡足了精神很充分呢。”

他此话一说出来,陆洺觉着有点嘲讽他被迷晕了那么久都不曾醒来的事情,陆洺觉得自己更想揍他了。

他笑得温柔和煦无半分恶意,但他身边无故冒出来的三只猎犬嘴里留着倒涎,赤红着双目直盯着二人,那凶恶模样俱都是要扑上去咬断脖颈的架势。

站立那人衣冠楚楚,笑容和煦,似是纯真善良之人,在凶恶可怖的猎犬中,似是一抹救赎。但在那温和的笑容之下,他是猎犬的主人,猎犬只听他的话。

纯善与纯恶,虚假与真实,在这时候,矛盾出现在他的身上,让这两个极端变得诡异和谐。

像黄泉路生长在黑暗中的曼珠沙华,美丽又可怕。

猎犬鼻翼翕动,露出锋利的牙齿,前爪紧绷,陆洺知晓后果,两忙后腿几步,但还是不知好歹挑衅道:“哈,我向来厉害。”

却是调头背起脚受伤的江牧就跑。

不理解刚才还嚣张得很的人为什么拉着他跑的江牧:......

猎犬发出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叫。

男人的声音在那吼叫声中格外清晰,又与那吼叫一对比,显得异常平和:“下次见,小先生。”

那时陆洺逃跑起先是觉得与三只猎犬斗胜算不大,况且他还得保护江先生。

“自己拿着。”

好不容易停下休息,被颠了一路的江牧虽然依旧冷淡,但不知何故,神色比以往柔和了几分。

他把陆洺塞到他手里那条死掉冰冷冷的蛇塞给陆洺,颇有嫌弃的意味。

陆洺嘿然一笑,抓着后脑傻笑:“天大地大食物最大嘛。”

江牧点头以示回应,没说话了。

陆洺又不安分地在自己的身上掏掏摸摸,之前的糖都被他丢在原地了,这下一摸竟然又摸出一颗糖。粉红的包装袋,上面还分布着可爱小巧的草莓。

他向江牧摊开掌心:“你一定饿了,这颗糖是我之前带着的,不是有迷药成分那些,你吃点补充能量吧。”

江牧伸手接过。

那小小的一颗糖被他捏在指尖,他又抬眸看了一眼正在拿着蛇准备开膛破肚的陆洺。

他真的太小太年轻了,骨骼都还在发育的状态,皮肤还是年轻状态的充满水分,又白皙光滑,稚气都还没从眉间退却。

江牧忽然问:“你喜欢草莓味?”

“才不是!”

少年立即扭头回答,颇有恼羞成怒的意味:“我才不会喜欢这种女孩子兮兮的东西!”

“那你.....”

“我怎么知道那里面有草莓味的,不然这糖还能留这么久?!我只不过.....”

“好了,我知道了。”他的声音里莫名起了笑意。

被打断的小少年极其不爽地死鱼眼看着他,而后不爽地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江牧敛了敛自己的笑意,把糖放入囚服胸口处的口袋了。又见陆洺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火柴拿来生火,没忍住问:“你怎么有那么多东西。”

要知道他们这些囚犯身上几乎没什么东西,要想在这岛上躲藏差不多五日是很困难的,而眼眼前这个家伙兜里似乎什么东西都有,就像一只小机器猫。

“小机器猫”头也没回的熟稔的生火,语气有些骄傲:“哼哼,这种必需品不随身带着根本就是找死。昨天明明偷了把枪,现在没有了,那个怪胎肯定搜过我的身....真臭不要脸,把我迷晕来偷摸我。”

哦,他可分明记得是你占了人家的便宜呢。

“你笑什么!”少年转头突然瞪着他。

江牧倏地一愣。

“算了算了,笑就笑吧。”少年不知道为什呢又突然软下声音这样说道。默不作声地继续把他的蛇烤熟。

江牧垂头黯淡了神色,许是在监狱的时间久了,在黑暗里久了,便也想不起开心笑的感觉了吧。

刚刚那一笑,竟是连自己都没察觉到。

“你在哪里上学?”

安静许久,江牧用那平静的语调问。

“江临中学。”他闷闷的声音传来。

“你念书还做这些事?”

“我就是不爽。”

江牧疑惑了下,又听少年说:“你知道.....”那声音低沉又喑哑,无平日里的活力。

他只是说了几个音节,便禁声没说了。

“......”

江牧没有回答。

但那时他垂了头,默默地勾出一抹苦涩的笑。

或许,那时,他在心底说。

他知道。

倏然,一道娇媚的女声传来说着这味道极香,寻声望去见那位之前见过的唯一的女囚从另一面而来,脸上带着喜悦的表情。

跟在其后的是那位阴郁的杀人狂魔,静默着一言不发,倒是看见江牧的时候眼神微微在江牧的身上一滞。

看见陆洺,女囚便兴奋起来,知道是陆洺在烤蛇肉也是狠狠夸了一番陆洺。得到小姐姐的夸赞,陆洺当然欣然接受,还厚脸皮自夸了一番。

几人都是相见甚欢,没丝毫恶意。虽然蛇并不是太大,江牧陆洺两人正好够分,但又来了这这两人,陆洺也不好晾着两人,只好也分了一些,勉强是个半饱。

其间,女囚谈起了那个男人。

她说,那个男人叫池谌。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颜郁01的评价,说《快穿之光辉伟大》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快穿之光辉伟大》的小说来。作为颜郁01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颜郁01再也没有写出和《快穿之光辉伟大》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颜郁01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