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狂战武尊》狂战武尊免费全文阅读 m.80txt.com 第25章 一年几次 狂战武尊by泯然众

《狂战武尊》狂战武尊免费全文阅读 m.80txt.com 第25章 一年几次 狂战武尊by泯然众

时间:2020-02-12 07:57:00来源:阅文集团

《狂战武尊》至尊狂神等级 GAY吧 狂战武尊完整版免费阅读 连载

狂战武尊

类型:玄幻作者:泯然众状态:连载中

畅销热文《狂战武尊》由泯然众最新力作的玄幻类型的新书,剧情中的主人翁是叶真,樊楚玉,主线百看不厌,非常耐看。小说剧情回顾:“你没事吧?抱歉,方才我太着急素儿了........”彩衣这时候才省起方才将叶真和一头没有杀死的幻影蛇王留在一起有多危险,待到了近前,一扬空荡荡的幻影蛇王的蛇皮,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咦,怎么会这样?”

《狂战武尊》 免费试读

“你没事吧?抱歉,方才我太着急素儿了........”

彩衣这时候才省起方才将叶真和一头没有杀死的幻影蛇王留在一起有多危险,待到了近前,一扬空荡荡的幻影蛇王的蛇皮,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咦,怎么会这样?”彩衣仙子提着空荡荡的蛇皮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叶真。

“这个.......”

眼珠子转了一下,叶真的一个谎话就新鲜出炉了,“我也不清楚,你走后这幻影蛇王挣扎的越来越恐怖,我就躲到了远处的大树后。

远远的,我只看见了一道黑气一掠而过,幻影蛇王就没了声息,然后你就来了。”

至于实情,叶真敢说吗?

在见识过蜃龙珠的神奇之后,叶真已经打定主意,有关蜃龙珠的秘密,要死死的烂在肚子里,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那消息走漏一点半点,可就是要命的祸事。

“黑气?”彩衣仙子眉头一皱,神情猛地变得警惕起来,“那就是妖魔出没,吸走了幻影蛇王的精血。没想到,这宗门禁地附近竟然真有妖魔出没,确实太危险了。”

“妖魔,宗门禁地?”叶真的神情一呆,他没想到,他随口编造的一个谎言,竟然扯出了这种传说中的事情。

据说,齐云宗有一处宗门禁地,不过,他们这些外门弟子,谁也不知道宗门禁地在哪里。

见叶真吃惊的模样,彩衣仙子还以为叶真害怕,不由得有些歉然,“抱歉,是我差点害了你。”

顿了一下,彩衣仙子将手中的幻影蛇王蛇皮一折,就递给了叶真,“这幻影蛇王的蛇皮你收着,就当是给你压惊了。

有空到山下找人制成贴身皮甲,作用可是非常大的噢,不仅可以防火防水,普通刀剑更是难伤分毫。”

彩衣仙子一句话,就让叶真好感大生。

一个真传弟子,能够向他一个外门弟子说对不起,本身已经难能可贵了,如此温婉的性子,长得又如此动人,更兼是那种飘渺出尘的气质,真的有若仙子一般。

少年慕艾,叶真已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起了这种心思,突然间心跳就莫名加快了几分,只想多嗅几口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

那种幽香,分外诱人。

“妖魔是一种比妖兽还要罕见的存在,不过,比之妖兽更难对付,若是我碰见妖魔,现在恐怕也只有逃的份,你今天运气却是不错。走吧,我们快去看看素儿。”彩衣仙子说道。

一提起素儿,彩衣仙子的俏脸就莫名的红了几分,却是不再多言,只是带着叶真在树林中疾速的穿行。

一刻钟之后,一条深达百米的沟壑出现在叶真的面前,那沟壑的尽头,却是一个一眼看不清楚的巨坑。

“不要往前走了,再往前,就是宗门禁地了。素儿在那里边.......”彩衣仙子轻咬着嘴唇给叶真指了一下方向,就转过头看向了所谓的宗门禁地的方向,“你看着点,等素儿出来了,叫我........”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彩衣仙子的粉面已经通红无比,连那耳珠也因此变得晶莹剔透,粉嫩粉嫩的。

叶真顺着彩衣仙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就见远处灌木丛中的一个草窝里,两只花狸正滚成一团,一个屁股高高的撅起,一个努力的耸动着,那模样,看上去都无比的欢愉。

这种场面,叶真其实早就想到过,只不过,当亲眼见到那只花狸在那里胡天胡地的时候,尤其是身旁有一位美少女相伴,还是别有一番滋味。

“彩衣仙子,这宗门禁地是怎么回事?我看眼前这宗门禁地也没什么出奇的吗?”

素儿那只花狸搞事的时间实在是有些长,等得叶真都有些无聊了,就随手指着不远处立着写有‘禁地’两个血色大字的石碑问道。

“我也不清楚,这宗门禁地确实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过,宗门的禁令却是很严,发现擅入者,立即驱逐出宗。”彩衣仙子说道。

“禁令这么严?”叶真的眉头轻轻一皱。

“是啊,很严的,前前后后,已经有十几位内门弟子因为犯了禁令被赶出宗门了,我们也觉得很古怪,很好奇,多方打听之下,只打听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情?”

“你们应该听过,早些年,宗门曾经有一位名叫涂方烨的真传弟子,据说还是一位修为直逼铸脉境的真传弟子,陨落了。而陨落之地,就是眼前的宗门禁地。”彩衣仙子说道。

“修为真逼铸脉境的真传弟子?”

叶真倒吸了一口冷气,直逼铸脉境啊,据说,齐云宗现任的掌门也不过是铸脉境的修为。

“是啊,然后不知为何,那涂方烨的陨落之地,就成了宗门禁地。我们都觉得这里有古怪,只是,谁也没那个胆子违背宗门禁令。据说,这里可是时不时的有宗门长老巡视呢。”彩衣仙子说道。

随意的聊了几句有关宗门禁地的话题,叶真跟彩衣仙子之间就变得无话可说起来,地位相差巨大,本身又不熟,两人之间一下子就变得安静起来。

嗅着彩衣仙子身上淡淡的幽香,听着风声,树声,看着眼前宗门禁地那巨大的沟壑,叶真的心神,竟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宁静。

这种心神上的宁静,却给叶真的耳朵带来了更多的声音,尤其是在叶真的修为大进,凝炼出数滴真元之后,耳力更是变得十分强悍。

四面八方各种小兽、蚁虫蚁鸟的声音,顿时就传入了叶真的耳朵,尤其是在这些莫名的虫兽的声音叶真能够听得懂其中意思的情况下,就更有意思了。

突地,几只来自禁地、也即是那巨大沟壑中的声音,引起了叶真的注意力。

“那......能.......东西.......太恐........”由于离得颇远,纵然叶真耳力非凡,也听得有些模糊。

正当叶真意欲功聚双耳,仔细听一听的时候,不远处的花狸不知何时已经完了事,身形闪电般的扑向了彩衣仙子的怀里。

不过,迎接素儿的却是一双无形的大手,彩衣仙子双手微微虚捏,就将素儿牢牢制住,像是之前叶真一般不能动弹分毫。

“好你个素儿,就为了这,你竟然,你竟然.......”彩衣仙子因为花狸的真正‘病因’,颇有些羞恼,想骂,但还没骂出口,粉面已经变得通红。

“其实,这是动物的本能,也不能怪它们。”

“你很懂动物?”彩衣仙子问了一句。

“算是吧。”

看了看重新变得温顺的花狸,彩衣仙子说道:“素儿已经没事了,我送你回去吧。”

在被彩衣仙子重新提溜上天空之前,叶真回眸瞅了一眼那沟壑深达百米的宗门禁地一眼,若有所思。

“吴执事,我来交接任务,这是回执。”宗门大殿内,叶真走到专管宗门任务的吴老执事面前递上了彩衣仙子的回执说道。

“好,老夫给你看.......”刚刚抬起头的吴老执事看了叶真一眼,声音立时顿住,“我记得你小子就接了一件彩衣仙子发布的任务,这么快就完成了?你莫不是在拿老夫寻开心?”吴老执事一脸的惊讶。

“这是回执,你老瞧瞧!”

吴老执事一把接过叶真递过来的回执,扫了一眼,就再次楞住,“是真的,你真的完成了?咦小子,说说看,彩衣仙子那花狸到底是什么毛病?这

一个多月上至长老、下至内外门弟子可都没治好,怎么就让你治好了呢?”

“吴执事,你先把宗门贡献点的奖励给我吧。”叶真笑着说道。

“拿你的身份玉牌来。”

叶真递上身份玉牌,吴执事手中灵光闪烁了一下,就完事了,“好了,五百宗门贡献点已经给你了,那花狸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这个,秘密。”

微微一笑,叶真接过自己的身份玉牌,就此转身离去,只留下吴老执事在那里吹胡子瞪眼,“这个混账小子,玩什么神秘,竟然不告诉老夫,真是气死老夫了.......”

叶真刚刚走出宗门大殿,一个人影猛地从天而降,挡住了叶真的去路。

“叶真,彩衣的花狸到底患的是什么病,你是怎么治好花狸的?”白衣公子哥樊楚玉挡在了叶真的面前。

叶真却是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樊师兄,这个实在不能说。”

“不能说?”樊楚玉的眉毛骤地一扬,手上突地就多了一个丹药瓶,“十粒血元丹,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它就是你的了。”

叶真再次苦笑着摇了摇头,“樊师兄请谅解,我真的有不能说的原因。”

“二十粒血元丹!”樊楚玉的神情冷漠,高高的昂着头颅,冷冷的俯视着叶真,眼中写满了不屑。

在他看来,叶真只不过是想坐地起价而已,这种人,他见得太多了。

“三十粒!”

“四十粒!”

“五十粒!”

“抱歉,樊师兄,我真不能说,要是再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就先行一步了。”哪怕是樊楚玉开到了五十粒血元丹的价码,叶真依旧不为所动,让樊楚玉大为光火起来。

在他看来,叶真实在是太贪心了,五十粒血元丹,可是一个普通外门弟子一年的丹药份额了,放在齐云宗外,买几条人命都够了。

看到叶真转身要走,樊楚玉声音陡地一寒,“一瓶凝真丹!叶真,人可要知足啊!”

附近围观的内外门弟子听到樊楚玉开出的价码,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凝真丹的价值数倍于血元丹,而且更加的珍贵,一瓶凝真丹的价码,就是内门弟子都要为之眼红啊。

在内门弟子那里,一粒凝真丹换七八粒血元丹都能够换到,还是抢着跟你换的那种。

叶真的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抱歉,樊师兄,我真的不能说.......”

“叶真,我劝你最好还是说出来,不然,我要你好看!”叶真的话还没说完,樊楚玉的脸色一寒,身形一闪,就堵到了叶真的身前,如海如渊般的气势陡地笼罩向了叶真,真欲将叶真当场出丑。

差距太大了,樊楚玉若是全力催动自己的气势,就是内门弟子也要当场出丑,更别说是叶真一个外门弟子。

如山般的气势压来的刹那,叶真神情一怒,身形一伏一弹,蛇弹草,一刹那,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叶真的身形就出现在十五米外,刚刚避过了樊楚玉的气势范围。

樊楚玉神色一厉,正欲再有所动作的时候,叶真的声音响了起来,“樊师兄,你要真有本事,真想知道,去问彩衣仙子便是,何苦来为难我?”

一句话,就令樊楚玉的神情变得极为尴尬,杵在了原地。

快步离开这里的叶真,却是一脸苦色。

说实话,樊楚玉开出的价码真的很高了,高到叶真已很心动了。而且,要没有那个承诺,就算樊楚玉不开任何价码,叶真也会回答他的问题的。

但是,男子汉一诺千金!

与彩衣仙子分别时,彩衣仙子请求叶真不要将花狸的真实情况说出去。

彩衣仙子为了她的素儿在宗门中搞出了偌大的动静,几乎人尽皆知,若是传出去花狸的真实病因竟然是因为发情期到了,而治疗则需要让花狸去找同类进行交配。

这事传出去,虽然在叶真看来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脸皮比较薄的彩衣仙子,恐怕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叶真当时答应彩衣仙子的很痛快,所以现在拒绝的也很彻底。

叶真估摸了一下,市面上一瓶凝真丹,价值千金不止啊,叶真这一诺,可是名符其实的一诺千金!

离开宗门大殿之后,叶真的身影出现在齐云宗藏经楼门口,来藏经楼,叶真主要是想验证他的一个大胆的想法。

今天在后山密林中,蜃龙珠将幻影蛇王的精、气、神全数吸入蜃龙珠第一重空间之后,叶真久久无法完全练成的蛇游步突然之间就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叶真就在考虑一个问题,既然因为蜃龙珠第一重空间内幻影蛇王的原因,让他修习的蛇游步瞬间登峰造极,那么他修习其它与蛇有关的武技身法,会不会事半功倍呢?

这会来到藏经楼,叶真就是想验证这个想法。

这一次目标很明确,叶真很快就从藏经楼一楼内选取了四种与蛇有关的功法。

分别是蛇掌,无骨蛇拳,灵蛇截脉手,龟蛇功。

斟酌了一下,叶真选择了同样是凡阶上品的灵蛇截脉手,灵蛇截脉手是一门灵巧的贴身缠斗功夫,若是练到小成,就可以截断经脉,卸去关节,令对手失去进功能力,对战时妙用无穷。

“灵蛇截脉手?凡阶上品,一百五十宗门贡献点。”看守藏经楼一楼的宗门老执事扫了一眼叶真的选择之后说道。

叶真有些肉痛的递上了身份玉牌,第一次免费选择功法秘籍之后,不论内外门弟子,要选择功法秘籍修炼,都要付出一定量的宗门贡献点的。

这一本秘籍,还消耗掉了刚刚到手的三分之一的宗门贡献点。

“嗯?叶真,你半个月前才选了五岳神拳跟蛇游步,这两样功法还未练成,就又来选择新的武技,为可是修炼大忌啊。”宗门老执事说道。

“不瞒老执事,这五岳神拳跟蛇游步我都练成了。”叶真说道。

“练成了?”

宗门老执事嘴角露出一丝嗤笑,“你说你练成五岳神拳我信,但是蛇游步的精髓,没半年苦功,休想初成。

小子,贪多嚼不烂,我劝你还是专门的修炼一门武技的好。况且,你这次选的灵蛇截脉手的修炼难度,与蛇游步相比,只多不少。”

叶真却是苦笑,这年头,为什么真话就没人信呢?

“谢谢执事大人提点,我是真的练成了。”对于这位如此耐心提点他的宗门老执事,叶真还是非常尊敬的。

“冥顽不灵。”这宗门老执事见叶真如此坚持,也有些恼了,不愿再劝,刷刷刷的就给叶真办好了手续,将灵蛇截脉手的秘籍扔给了叶真。

“哼,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谦虚了,半个月内练成蛇游步,真当老夫这双眼.......”

嗤!

下一刹那,叶真的身形一伏一弹,身形电射般的出现在十五米开外,给宗门老执事当场露了一手。

当然,叶真的这露一手,还是有所保留的,他要是全力出手,蛇弹草一弹之下,最少三十米。

但就是叶真有所保留的露的这一笔,依旧让宗门老执事骤地一惊,嘴巴猛地张大到可以塞进去一个拳头。

“蛇游步中最难练的蛇弹草?他竟然真的练成了........”数息之后,宗门老执事的神情依旧有些发呆。

方才露了一手的叶真,正在一边走一边翻看着灵蛇截脉手,随着翻看秘籍,叶真身形诡异的扭动着,时不时的做出一些极其凌厉诡异的动作,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盛。

他的推测是正确的!

这宗门老执事口中难度更甚的灵蛇截脉手,此时在叶真眼中,却是极为简单不过,一些难度颇大的招数,叶真随手就能做出来。

叶真估计,用不了半天功夫,他就能够将这灵蛇截脉手练成,只要稍多花点时间,就能将这灵蛇截脉手练至登峰造极的境界。

到时候,凭着登峰造极的蛇游步,再加这灵蛇截脉手,还有五岳神拳,以及那几滴真元,叶真在外门弟子之中,就真的有了立身之本。

一念及此,叶真脚底下走得却是更快,只想快点回去修炼这灵蛇截脉手。

不多时,叶真就回到了自己在东来峰的房间,推开门的刹那,叶真的神情瞬地一楞,他的房间内,此时竟然多了两个人。

两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黑衣外门弟子。

精彩点评

这本书《狂战武尊》算是同类型玄幻小说里,非常有特点的一本。主要情节无非是回到高中时代发表小说,但不同于其他那些玄幻类,作者(泯然众)借主角(叶真,樊楚玉)写出的东西,却是原创的,平行世界,言情,侦探,机器人,让人读起来颇有味道。同时本书的主角(叶真,樊楚玉),也迥异于其他类型书的主角,其他主角是重生穿越后千方百计融入新的世界,而这本书主角,却仿佛旁观者一样,疏离地看着所在的世界,同时不断地在自我思考和成长,书中那一个个形象鲜明的女配角。仿佛也是他生命的过客一般。我不知道,这本书能写到什么程度,另外本书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