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不当反派啊》我不当反派啊 创世 第58章 都成剑下无名鬼!君臣文

《我不当反派啊》我不当反派啊 创世 第58章 都成剑下无名鬼!君臣文

时间:2020-01-16 07:50:30来源:阅文集团

《我不当反派啊》我不当反派啊最新 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不当反派啊健气受 连载

我不当反派啊

类型:玄幻作者:秦阿大状态:连载中

《我不当反派啊》为秦阿大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试看:脑海中,不计其数的记忆翻江倒海。他渐渐记起了与东方朔有关的一切。是穿越过来以前的一切。而这一切都如同幻觉一般在眼前疯狂闪过,在脑海中不断浮现又消失。两个人的记忆重叠,而直到这一刻,他才感觉自己真正成为

《我不当反派啊》 免费试读

脑海中,不计其数的记忆翻江倒海。

他渐渐记起了与东方朔有关的一切。

是穿越过来以前的一切。

而这一切都如同幻觉一般在眼前疯狂闪过,在脑海中不断浮现又消失。两个人的记忆重叠,而直到这一刻,他才感觉自己真正成为了东方朔。

“啊啊啊啊!”

不过剧烈的痛苦,在下一刻又迅速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在地上不断翻滚着、挣扎着,拼尽全力想要克服这痛苦,而重新站起身来。

因为,他知道了这些痛苦,只不过是幻雾带来的错觉罢了。

如水滴一般的龙涎草果实逐渐在口腔中化开,而顺着食道流了下去,同时逐渐往东方朔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扩散。

当龙涎草扩散之时,仿佛有一股清凉的风暴席卷全身,令他的大脑逐渐开始恢复清醒。

剧痛,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减轻了大半。

他勉强站起身来,才发现自己全身的衣物都已经被汗水浸湿、浸透。

不过他根本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将视线望向了来时的方向。

“三江剑派……”

他的眸子中透出了寒芒,双手紧紧捏起。

随着记忆的翻涌,这一路上所有追杀他的宗门,他都一一记起,并且认出。

而方才一路追杀他,并把他逼入幻天原的,便是三江剑派的人。

踏!

一步踏出,他便朝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

他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一旦再吸入幻雾的话,这仅剩的解药也将会无法保住,叶非花必将有性命之忧。

而且,他也十分明白现在该做什么。

当杀人!

“天斗昆仑诀!”

跑出数十步的东方朔,双手捏诀。

这是一招燃命之技,顾名思义便是燃烧寿元的武学。

而那被燃烧的寿元,便是一瞬间转化为了滔滔不绝的灵力,疯狂地涌入了东方朔的两条灵根之内。而与此同时,他的体能也随着灵力的迅速充填,而在不断地恢复着。

当他的视线拨开云雾,远远能够看到方才越过的界碑时,他的力量已经几乎恢复到了全盛。

东方朔的全盛!

而在界碑之后的一棵树下,为首青年隐约看到了幻雾中一道人影正在迅速逼近。

“嗯?”

他站起身来,同时拔出了手中的剑。

不过就在他看清楚从雾气中跑出来的人是那魔教徒是,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的笑意,而手中的一剑之内也立刻汇聚了一股灵力。

“哈哈哈哈,万恶的魔教徒,你终于还是跑出来了吗?”

青年看着渐渐靠近的东方朔,顿时面露狂笑,“不过,你今天还是得死在这里。”

说着话,他手中的一剑也随之抬起。

“要死的人是你!”

一声咆哮的同时,东方朔跨过了界碑,而后高高跃起。

手中的一掌,瞬间带起了汹涌澎湃的灵力,并且爆发出了比刚才更甚数十倍的恐怖灵压,顿时朝着那青年的方向轰然暴落而去。

那青年感受着突如其来的恐怖灵压,狰狞的表情瞬间僵硬在了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从他的瞳孔深处流露出来的几乎无穷无尽的恐惧。

因为,他仿佛在这一刻看到了死亡。

轰隆!

巨大的轰鸣声如同一道雷鸣一般,一瞬之间便响彻山野。

而恐怖的灵压之后,那是一股强横无匹的灵力,就当头砸在了完全来不及防御的那个青年身上。

一掌之下,澎湃的灵力化作掌劲,仅仅一瞬之间便那青年拍在地上,并且是在周围十丈之内产生了一个坑洞,并且伴随而起的是周围的山林疯狂震动。

掌力散去,那青年全身上下已是血肉模糊。

而在他的脸上,仍然留着死前最后一刻,那无边痛苦的绝望。

东方朔摘下了他手上的纳戒,里面是那枚琉璃狮鹰王的蛋。

踏踏!

忽然,一阵脚步声从前后出现,迅速的向他这边靠近而来。

而东方朔微微眯了眯眼的功夫,先前那些散开的青年弟子,此刻已经将东方朔包围,而当他们灵力席卷之际,剑阵再度开始了运行。

“该死的魔宗徒,竟然偷袭师兄,今天我们便要让你为师兄偿命!”

“准备接受正义的审判吧,该死的魔宗徒!”

他们纷纷开口。

而这番话,听起来大义凌然,可在他们的脸上,却皆是掩盖不住的贪婪之色。

少一个人,他们就能多一份功劳。

什么为师兄偿命,也不过是个用来掩饰以多欺少的借口罢了。

“一口一个该死的魔宗徒,真是烦人。”

东方朔揉了揉还在生疼的脑袋,沉沉的叹了口气,“不过也好,刚才的追杀你们也有份。既然来了,也省的我浪费时间一个个去找。”

说着话,他便将腰间的打狗棍掏了出来。

“死到临头,竟然还嘴硬,我看你真是疯了!”一名青年狞笑道,“我们倒要看看,你一个人中了幻雾毒的人,如何能够与我们一战!交出兽蛋,我们就考虑留你全尸!”

说话刚落,所有人将剑锋一指。

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而看着他们锋芒毕露,东方朔的嘴角却微微一勾。

你们真的是……

对力量一无所知!

“撼天雷棍术!”

东方朔冷声一喝,一股雷鸣瞬间自打狗棍一段响起。

依然是来自于系统的武学,但此刻在东方朔的手中运转出来,其威力便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上升。

转眼间,便已经跨越了筑基期的界限!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先前的自己有多么愚钝,拿着这么好的武学却只能发挥出那么点力量,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不过现在,真正的东方朔回来了!

“什么?!”

“筑基期?!”

“他怎么会是筑基期?!”

感受着东方朔棍中爆发出来的这股力量,众青年的脸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在传闻中的这个魔教徒,其真正修为虽然没有定论,但其他宗门与他有过照面的长老,也大部分都判断其修为最高不过铁骨境六七重而已。

难以置信过后,便是惊恐万分。

铁骨境六七重也就罢了,可这筑基期,他们的剑阵再厉害也是万万对付不了的!

“快跑!”

一名青年高声一喊,其余众人便是立刻朝着四处奔逃而去。

而东方朔脸色一沉:“想跑?晚了。”话毕,他猛然抬起了手中的一棍。

轰隆隆!

一棍落地,无数的雷之灵力以他为中心向外迅速扩散而去。

而那些青年即便跑得再快,也根本不可能快过闪电。

仅仅在一个呼吸之后,汹涌的闪电浪潮便是将他们全部吞没。

在他们最绝望、最恐惧的时候,将他们彻底湮灭。

“孽畜,死来!”

可忽然,一股仿佛排山倒海的力量却是瞬间从天而降,朝着东方朔所在当头砸了下来。

一切还没结束!

东方朔感受着这股力量,便是猛地将书中的一棍抬起,同时将所有的雷电再度汇聚于这一棍的尖端,而陡然砸向了那一股向他袭来的灵力。

轰轰轰!

不知是雷鸣还是灵力的碰撞,不计其数的劲风向外席卷肆虐,而两股恐怖的威力也是在这一刻疯狂对轰。

勉强接下了这偷袭的一招之后,东方朔退了二十余丈的距离。

站住脚步之后,他定睛看向了前方。

那边凌空,有三个人,是三名老者。

其余两人东方朔并不认得,不过在最前面那人,东方朔倒是有些印象。

三江剑派的大长老,从三重筑基修成的仙根期高手。

其余两人也都是仙根期,但应该都是三重筑基以下。

不过即便如此,东方朔将要面对的,也将是三名仙根期的高手。

这三人的战力加起来,恐怕也并不比武旦城那个城主低了。

若是逃,以他如今的实力,必然能够逃得掉。

但若不逃,他也并非完全没有胜算。

《神火九寒诀》是凡胎期九品武学,而《星辰九龙诀》更是筑基期六品武学。

如此,找到机会逐一击破,他倒是与可能连杀三名仙根期。

那么,到底是逃,还是战?

【任务接取:斩杀三名仙根期。】

【任务奖励:9000积分。】

【失败惩罚:再次丧失记忆。】

【附加条件:一刻钟内解决。】

【附加奖励:9000积分。】

突如其来的任务,打了东方朔一个猝不及防。

不过既然系统任务来的那么及时,那么他也就没有必要再纠结‘逃’与‘战’了。

他可不想要再次丧失记忆。

那么,一万八千积分我就收下了!

“你竟然敢杀我三江剑派的人,好胆!”大长老开口震呵。

话语出口,一股杀意顿时席卷而来。

但在东方朔的双眼之中,却冰冷到了极点,一张脸也显得异常平静。

“什么三江剑派,以多欺少还被我统统反杀,这样的事情也亏你说得出口?”东方朔冷笑一声,“你这张老脸,真的是一点都不嫌丢人?”

“放肆!”

右边的老者怒喝道,“你无端杀害多名正道弟子,我等追杀你理所应当,你可知天下人皆愿生啖你肉,引起众怒招致围攻也是你罪有应得!”

“你放屁!”

东方朔冷呵一声,随即哂笑道,“倒还真是名门正道的做派,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都一把年纪了却还一个个以多欺少、恃强凌弱,呵。”

听着东方朔的冷笑,三老顿时怒了。

“你找死!”

左边的老者咆哮一声,便立刻端剑而出,自上而下向东方朔砸来了如浪潮一般的灵力。

其余两名老者见状,也同时出手,左右夹击。

“那么,我宣布……”

东方朔拔剑,“从今天起,三江剑派完犊子了。”

……

……

ps:万分感谢“冻梨”的打赏!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玄幻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东方朔,雷鸣)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秦阿大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我不当反派啊》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秦阿大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