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沃特人的遗产》遗产可以给外人吗 第三十六章:挖坑娘受

《沃特人的遗产》遗产可以给外人吗 第三十六章:挖坑娘受

时间:2020-01-15 11:40:26来源:阅文集团

《沃特人的遗产》遗产继承人 科幻风格小说 沃特人的遗产君臣文 连载

沃特人的遗产

类型:科幻作者:低调的坦克状态:连载中

光环人物叫陈冬,陈建军的网络创作是《沃特人的遗产》,它是作者低调的坦克最新写的一本科幻新篇,精彩内容:看着监控画面,脑子里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刘翠翠殷勤的烧水、泡茶•••当时陈冬还天真的认为这个姑娘勤快、会来事,可是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套路,是为了让自己离开办公桌、看不到监控画面•••坏

《沃特人的遗产》 免费试读

看着监控画面,脑子里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刘翠翠殷勤的烧水、泡茶•••当时陈冬还天真的认为这个姑娘勤快、会来事,可是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套路,是为了让自己离开办公桌、看不到监控画面•••坏,太特么坏了,人和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陈冬也没辙呀,只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原来,刘翠翠插在通信机柜后面的U盘、其实是一个改装过的无线网卡,就是那种插在笔记本上联网用的东西。

只不过,这个改装过的网卡不需要在电脑上安装软件,插上就能用,而且只在特定的时间自动连接网络、平时一直处于休眠状态•••这就有意思了啊!

看着手里的无线网卡,陈冬忽然笑了、笑的很开心,因为他想到了一条妙计•••其实也算不上什么高明的计策,只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罢了。

有人费尽心思在【瑞文一号】上动手脚,肯定是有所求啊!

【瑞文一号】在别人看来就是一块香喷喷的、充满诱惑的大蛋糕,里面很可能储存着瑞文公司的所有科技和研究方向、发展规划,谁都想来分一块尝尝•••

既然这样,陈冬打算以这块蛋糕做饵,钓几条大鱼试试•••

本来,陈冬并没有让【瑞文一号】联网的计划,这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是:网络环境复杂,对超算有潜在风险;二是:【格罗丽娅】不适合过早的接触网络•••陈冬认为,初生的人工智能就像人类的小孩子一样,对什么都充满新鲜感,而且学习速度飞快•••看一遍就存进数据库、能不快嘛。

这个时期的【格罗丽娅】是建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关键时刻,如果让【格罗丽娅】过早的接触网络,很可能对【格罗丽娅】的成长不利、甚至影响【格罗丽娅】的三观,这是陈冬不愿意见到的,所以他才不愿意接通网络。

可是现在,陈冬却改变了主意•••当然不是让【格罗丽娅】接触网络,而是挖一个坑、把所有的隐患都掐灭在萌芽阶段,保证【格罗丽娅】的成长处于安全、温馨的封闭环境,不被外界因素所打扰•••陈冬可能还没意识到,他现在就像一个护短的父亲一样,精心的呵护着【格罗丽娅】的成长。

心里盘算了一番,陈冬很快把‘U盘’和芯片重新装回原位•••接着又给相关部门打电话,要求接通网络•••本来,各单位都放假了,谁管你啊!想联网?没问题,等到过完年上班再说吧!

不过,这里是高新区啊!陈冬身为高新区的纳税大户,只要不是违反原则的事情、相应的照顾一下也很正常。再加上四个厂区里都有预置的高速光纤,实际上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几个在单位值班的人专门来了瑞文公司一趟•••

当然,陈冬也没亏待人家,临走的时候每人给了一条大重九。接下来就简单多了,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年,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既然是挖坑,总要先给别人一点甜头,钓鱼还得打窝、放鱼饵呢,何况是给人挖坑,总要下点本钱不是嘛。

更何况【瑞文一号】里面什么都没有,愿意看就让他看好了,反正这段时间也要测试【瑞文一号】的稳定性、肯定会一直开机。至于挖坑•••完全可以说是搂草打兔子,顺手的事。

把公司里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主要是收拾东西、叮嘱黑子看好三号厂区(郑荣华和郑娟姐弟俩不回老家过年,一是想挣假期的三倍工资,二是家里没有亲人、回家比在公司更凄凉)。

第二天,陈冬整整开了一天车,从早上天没亮出发、晚上九点多才到家•••可把陈冬给累惨了,直接趟在自己床上、动都不想动。

气的陈建军在旁边直埋怨:“你们公司不是有司机吗,让他送一趟不行?非要自己开车回来,一千多公里呢,你逞什么能?”

“人家就不放假、不过年了?”

“那你就不能早几天回来,非得卡着时间?”

“有事•••”这个理由很强大,陈建军被气到无语,可是看到陈冬的样子,又不忍心训斥他•••反而说了一句:“吃饭了没?锅里还给你热着饭呢,起来吃点饭再睡。”•••提前通过电话,知道陈冬今天回来,家里人一直在等着,陈冬不回来、大家都担心啊!

一说吃饭,陈冬还真饿了•••到底是年轻人,当时就从床上坐起来说:“有什么好吃的?”

陈建军没好气的说:“这会儿又不装死狗了,我看你还是不累。”

吃饭完、收拾妥当,陈建军拿出一套西装递给陈冬说:“这是你张薇阿姨专门去市里给你买的,花了一万多呢,我都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便宜你小子了。”

陈冬一愣,赶紧接过来说:“谢谢张薇阿姨。”之所以会发愣,是因为陈冬知道,张薇每个月的工资并不高,一万多块钱已经是将近五六个月的工资了,这份礼物可不轻。

张薇在一旁反倒不好意思了,说:“别听你爸瞎说,去试试看合不合身。”

“好,我这就换上试试。”陈冬其实不喜欢穿西装,但是他不想让张薇难堪,在加上陈冬确实挺感动的•••一万多块钱对他不算什么,但是对张薇却不一样。

回到自己房间刚准备换衣服,陈冬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床上的车钥匙回到父亲的房间说:“爸,张薇阿姨,我车上有一些别人送的礼物,你们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随便拿。”

说完,陈冬把车钥匙放到炕上(北方农村都睡火炕,暖和),说:“我先去换衣服。”

等陈冬换完衣服的时候,他车上的东西已经被陈建军搬进屋里了•••只见,炕头上放着一箱黄鹤楼1916,旁边还放着几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大礼品盒没拆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小礼品盒不一样,外面都印着logo呢•••

不用拆也知道里面是手表,浪琴、梅花、天梭、精工、西铁城、劳力士、欧米茄,七块手表七个品牌,也不知道送礼的人是不是商量过,竟然没有一块重复的。

陈冬很快想明白:这是因为有人看到自己经常带着手表,关键、还不是名牌•••别人看到陈冬经常带着手表、自然以为他喜欢手表。恰好又发现陈冬的手表是没见过的品牌,想当然的认为是杂牌子、不值钱,不符合陈冬的身份,所以才想要投其所好。这本来也没错,可惜他们并不知事情的真相,这才闹了个大乌龙。

听到脚步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陈冬,张佳佳率先竖起大拇指说:“帅,一万多块钱的衣服就是不一样•••”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酸溜溜的味道,张薇回头一巴掌拍在张佳佳后脑勺上:“会不会说话。”

“哦~”张佳佳撅着嘴说:“陈冬哥哥长得真帅,穿什么衣服都帅•••”

她这幅委屈巴巴的样子把所有人都逗笑了,陈冬赶紧安慰说:“一会给你发红包,喜欢什么随便买•••”

话没说完,陈冬的后背上也挨了一巴掌,陈建军打完说:“瞎出什么馊主意。”

张薇接着说:“冬子,千万别惯着佳佳,这孩子现在就不听话、你再给她发个大红包•••手里有点钱、她还不得上天呀!”

张佳佳再一边撅着嘴不说话•••虽然名义上跟陈冬是兄妹、但是没有血缘关系啊,再加上两人不熟,哪怕心里不高兴、也不好意思说话。

那副样子看的陈冬都有点于心不忍了•••于是,陈冬对着张佳佳使了一个眼色,用嘴型说:“回头给你发红包。”

张佳佳也是鬼精鬼精的,立刻用嘴型说:“谢谢陈冬哥哥。”

其实,这两个人的小动作根本没有瞒住陈建军夫妇,只不过没人揭穿他们罢了。

小插曲过后,几人又讨论了几句陈冬的新西装••••反正就是好呗,夸陈冬帅、夸张薇眼光好、会买衣服纭纭。话题很快又转回到陈冬带来的礼物上•••

“冬子,这箱烟得十几万吧!谁这么大方,送你这么贵的礼物?”陈建军指着黄鹤楼1916的大字表示怀疑。

“我也不知道,拆开箱子看看吧,里面应该有。”陈冬是真不知道,这些礼物都是公司管理层转交的,送礼的人连陈冬面都没见到,他怎么可能知道是谁送的。但是没关系,公司里有专门的客户部,他们会整理好礼品清单,并按照价值给对方相应的回礼。。

当然了,送礼的人也不傻,自己送了礼物、肯定要让当事人知道才行•••陈冬在这方面可谓是经验丰富,一语中的(收礼物收多了)。

不仅黄鹤楼1916的箱子里有卡片,就连手表盒里同样也有,开始都是写着:尊敬的陈总您好•••后面是一堆拜年话,就是什么身体健康、一帆风顺、步步高升、大吉大利、等等诸如此类的吧,最后是某某公司谁谁谁。

把包装全部拆开,陈冬指着七块手表随意的说:“爸,张薇阿姨、佳佳妹妹,你们看看有喜欢的吗,随便拿。”

张薇看了一眼说:“这些手表都是男款的,让你爸挑一块带着玩吧,我和佳佳就算了。”

陈建军随手拿起一块浪琴说:“什么男款女款的,我看这块就挺合适你的。”浪琴的手表相对来说比较薄、又是真皮表带,女士带确实也可以。

这时候,张佳佳拿着表盒里的发票、瞪大了眼睛叫了一声:“妈•••”

“怎么啦?”张薇转过头、就看到张佳佳举着发票给自己看•••看过后,张薇也愣了••••原来发票上写的的正是张薇手表的价格:十三万八千八。

张薇赶紧把手表装回表盒说:“不行、不行,这表太贵了,我可不敢带。”

“那就换一块便宜的,这不还有好几块嘛,好歹也是冬子一片心意。”陈建军也觉着十三万八千八的手表太贵。

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七块手表的价值基本差不多,没有一块低于十万的••••这,这实在是太贵了,一块手表的价值比他们两口子一年的收入还要多,别说张薇不敢带,就连陈建军也不敢带啊!万一碰坏了还不得心疼死。

陈建军轻叹一口气说:“冬子,你还是留着自己送人吧,挺贵的东西、给我浪费了。”

“爸,看你这话说的,不就是块手表嘛,你就当它不值钱就完了呗。”陈冬倒是不在意手表的价格,反正都会给对方相应的回礼,基本上和自己花钱买的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多一道手续罢了。

“什么叫我当他不值钱?”陈建军不爱听了:“十几万的东西我说不值钱就不值钱了?我都忍半天了,刚才就想说你,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有钱了、了不起了?十几万、几十万的东西都不当回事?”

看到父亲发火,陈冬也不敢说话了,不管在外面怎么样,在父亲面前他都是儿子,挨训也只能乖乖的听着。同时,陈冬也开始反思自己,最近是不是有点飘了•••

张薇悄悄的捅了陈建军一指头、同时用眼神提醒他,毕竟儿子已经长大了、是个人物了,说话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再把陈冬当成小孩子一样训斥,不合适•••

经过张薇提醒,陈建军放缓了语气说:“冬子,不是爸爸想说你••••哎、算了,什么也别说了,你开了一天车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好多事呢。”

“哦。”陈冬答应一声,连东西也没拿、就回屋睡觉了,他本来是好心,却没想到被父亲训了一顿,心里当然有脾气,只是不想顶撞父亲罢了•••这不是因为惧怕,而是不想让父亲生气。

其实,陈建军训完陈冬也有点后悔,但是、他放不下父亲的面子啊!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向儿子道歉•••再加上,陈建军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一股邪火突然窜出来、忍都忍不住•••

也许,是因为儿子毫不在意的态度让人生气,也许是因为儿子越来越厉害、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陌生,让自己产生了强烈的落差感,也许•••总之,原因有很多、陈建军自己也说不清楚、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最终,所有的感情汇聚成一句话:儿大不由爷啊!

精彩点评

低调的坦克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科幻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低调的坦克自传意味的《沃特人的遗产》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