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沃特人的遗产》捡到一个工业世界 第二十章:陈哥,我叫郑荣华忠犬攻

《沃特人的遗产》捡到一个工业世界 第二十章:陈哥,我叫郑荣华忠犬攻

时间:2020-01-15 11:42:39来源:阅文集团

《沃特人的遗产》遗产继承人 科幻风格小说 沃特人的遗产君臣文 连载

沃特人的遗产

类型:科幻作者:低调的坦克状态:连载中

经典辣文《沃特人的遗产》是低调的坦克最新写的一本科幻风格的网络小说,天选人物陈冬,马超,精彩内容:任何人的心里都藏着软弱和恐惧,就比如一个很霸道、蛮横的小孩儿,丫谁都不怕、连亲爹都敢犟嘴,可是他偏偏怕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会怎么样?恐怕没人能想的到,他打开家里所有的灯、趴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哭•••

《沃特人的遗产》 免费试读

任何人的心里都藏着软弱和恐惧,就比如一个很霸道、蛮横的小孩儿,丫谁都不怕、连亲爹都敢犟嘴,可是他偏偏怕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会怎么样?恐怕没人能想的到,他打开家里所有的灯、趴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哭•••没错,被打的满头是血都不吭一声的小孩,被黑暗吓哭了。

马超的心里也有恐惧,对陈冬的恐惧于未知、和对科技的敬畏。要知道,陈冬弄出来说是化学武器都不为过,马超也只是个普通人、害怕不丢人。除此之外,马超还有一种深入骨髓、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这个恐惧的源头是赵龙。

被【重感冒】喷了一下,马超确实害怕,但是这种害怕却抵消不了对赵龙的恐惧•••正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马超想都不想就把目标对准了陈冬,可是他害怕啊!害怕遭到陈冬的报复•••今天是无人机,明天会不会是遥控小汽车?或者延时装置、遥控装置?这特么防不胜防啊!

原本,马超计划的下一步是剪电线,如果陈冬被追尾还不屈服、不妥协,马超就会掐断瑞文公司的供电线路,让瑞文公司停产。在马超看来,瑞文公司每天的营业额高的离谱,陈冬肯定舍不得这样的损失。但是,出了这档子事之后,马超胆怯了,他怕陈冬知道后会找他的麻烦。

所以,思前想后考虑了半天,马超咬着牙下定了决心,驱虎吞狼、以毒攻毒•••虽然,这个决定充满了未知,甚至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但是马超同样清楚、现在的局面还没到无可挽回的地步,被暴打一顿就认了,总不至于被打死打残吧!

一边躺在单人病房的病床上挂点滴、一边拨通了赵龙的电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当然,马超的说辞是:本来想对陈冬动手,但是不小心得了重感冒、下不了床,有心无力啊!

半个小时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平头男子走进病房,此人正是赵龙,大概一米七零的样子,圆脸、面白无须、略有点胖、没有啤酒肚,穿着一身休闲装,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儿。

此时的赵龙一脸阴沉,走到病床边一把薅下点滴瓶上的输液器、随手扔在地上看都不看一眼••••可是,不管他看不看,鲜红的血液照样顺着输液器逆流而出•••

伸手一个耳光抽在马超脸上喝问:“你当初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不是说肯定没问题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马超一脸大汗,也不知道是病的还是吓得,嘴角颤动了几下、结结巴巴的说:“对、对、对不起,龙、龙哥,我也是被姓陈的给坑了啊!但是我发誓,龙哥、我对天发誓,这生意绝对赚钱,不信你可以找人去查。”

赵龙的脸色依旧阴沉:“那我不管,祸是你惹的,你给我想办法解决。”

“是,是,是。”马超连手上的输液器都不敢拔下来,强打着精神说:“龙哥,我是这么想的,能不能想办法让姓陈的公司停工几天,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现在干活的工人太多了,办事不方便。”

“就这事儿是吧,我知道了。”说完,赵龙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住脚步、头也不回的说:“事儿,我可以给你办,但是,不管你能不能解决,我的钱、一分都不能少,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听清楚了,龙哥你尽管放心,事情如果办砸了,您要我的命。”

“我要你的命干嘛?你的命值几个钱?我要的是我的钱。”说完,赵龙迈步离开,这次是真的走了。身后的跟班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连表情都没变过。

直到确定赵龙走远了,马超才敢拔出手背上的输液器,用力压住针孔,从始至终都没敢说一个脏字,哪怕知道赵龙走远了、知道赵龙听不见也不敢。黑子同样如此,从赵龙走进病房开始,一直恭恭敬敬的站着,动都没动过。

就在两个人沉默的时候,查房的护士敲门进入病房••••

呀~

看到被染成鲜红的输液器和地上的一滩血,护士惊呼一声、小跑到病床前用训斥的口吻说:“怎么回事?输液器怎么掉的?病人家属呢?”

马超不耐烦的看了护士一眼:“别大惊小怪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再给我换一个输液器,重新扎一下。”

•••••

医院里发生的一切,陈冬无从得知、也不关心。在他看来,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只要马超不来惹麻烦,那就相安无事好了。其实,陈冬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不知道【重感冒】的效果怎么样。万一马超不在乎、无所谓、就麻烦了。但是总不能因为这样就穿一套盔甲上街吧,那不是小心,那是神经病。

不管怎么样,现在的事情已经是陈冬能做到的极限了,剩下的就•••敬请期待吧!没别的办法,只能自己小心一点。

教训了马超之后,陈冬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心情顿时顺畅了许多•••接下来就是修车了,问题是,县里没有红旗的4S店啊!想要修车就得去市里,陈冬可没那个时间,新订设备的零件还差不少呢,这个活可没人能替他干。

所以,陈冬直接找了经常开面包买东西的李旭,带着一名财务一起去•••顺便,再提一辆新车回来(公司户头,加油还能抵税呢)。这是因为公司规模越来越大,用车的地方越来越多,再提一辆车会方便些。当然了,这里边或许还有部分心里因素,不想开事故车什么的,反正想买就买了,有钱、任性。

接下来的几天很平静,新车提来了、老车修好开回来了,就连即将到厂的十套设备零件也全部完工,可以说是风平浪静、顺风顺水。

但是,好运也到此为止了,就在这天上午,先后来了几拨人对瑞文公司进行随机抽查,然后、然后•••瑞文公司就因为线路老化和安全隐患被勒令整改。(非常期间,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敬请大家谅解。)

陈冬整个人都无语了,刚买完厂房他就请人检修过一次,该修的早修了、该换的早换了,线路老化是几个意思?行吧!你们说的全对,哥们换成新的还不成嘛。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陈冬改变了想法。

就在陈冬准备找人重新铺设电路的时候,办公室的们被敲响了,进来的人是黑子(马超现在有点怕见陈冬,所以才派黑子过来)•••陈冬对黑子的印象其实挺好的,虽然只见过几次面•••第一次见面是在老厂门口,说话挺冲,但是知道自己错了会尴尬的小伙;之后几次见面都是跟在钱通后面,沉默寡言但是很有礼貌。

陈冬也不知道黑子叫什么名字,笑了笑说:“是你啊!有什么事吗?坐下说。”

黑子仿佛没听见,径直走到办公桌对面盯着陈冬说:“超哥让我给你带句话。”

“哪个超哥?”

“马超,前不久辞职的那个。”

陈冬的脸色瞬间就黑了,没好气的说:“我不想听,你走吧!”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太极端,但是陈冬好恶分明啊!在他看来,只要是和马超混在一起的,都不想搭理。

黑子面无表情的说:“超哥的原话是:黑子,你跟陈冬说,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只要他开价、多少我都答应。如果他不答应就告诉他,我保证他的公司开不了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他应该懂吧,让他好好考虑考虑。”

陈冬气坏了:“他以为他是谁啊!他说开不了工就开不了工?脑子进水了吧!走、走、走,该干嘛干嘛去。”

“超哥的话我带到了,接下来是我自己要说的。”黑子忽然换了一副表情、诚恳的说:“陈哥,我知道你是个本分人,听兄弟一句劝,你斗不过他们的。”

看到黑子的转变,陈冬也没有继续赶人,而是冷着脸说:“你说的他们是指马超吗?”

“陈哥,你别管是谁,总之听兄弟一句劝,在青龙这个地方,你真的惹不起他们•••”黑子露出犹豫的表情,回头看看窗外,仿佛外面有人偷听似的,片刻后转过头才咬着牙说小声说:“实在不行就走吧!走的远远的。”

陈冬没明白、疑惑的说:“你什么意思?”

黑子有点着急,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用很快的语速说:“你别管我什么意思,你要是信我就听我的,我肯定不能害你。”

陈冬盯着黑子没说话,他这是在思考•••

黑子突然冲着陈冬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而且一直弯着腰说:“陈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我想求你一个事•••”

陈冬可受不了这个,赶紧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拉起黑子说:“你别这样,有事说事。”

黑子也没坚持,一脸郑重的盯着陈冬的眼睛说:“陈哥,我想求你帮我个忙,请你务必答应。”

“你还没说什么事呢,我怎么答应。”陈冬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所以从不轻易答应任何事。

黑子又看了看时间,着急忙慌的说:“陈哥,时间来不及了,我长话短说。我姐姐叫郑娟、之前是塑料厂的职工,后来跟着吴小琴一起从你这辞职了,我希望你能让我姐姐回来工作,把公司搬走的时候带上我姐姐。也不用你特殊照顾,只要别让我姐姐受欺负就行。”

“就这?”陈冬有点无语,这个忙太小了、小的微不足道。他本来也没怪那些辞职的员工,而且,陈冬又订了十套设备,本来就缺员工,别说是回来一个、就是全回来也没问题,陈冬欢迎还来不及呢。让陈冬不解的是,黑子凭什么断定自己会把公司搬走?

“就这,希望陈哥能答应我。”黑子又鞠了一躬,他之所以坚持让姐姐回来上班,是因为瑞文公司的待遇确实很好。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黑子认为,陈冬的为人不错、还算靠得住。再加上瑞文公司的前景很好,不然、马超和赵龙也不会眼红。

陈冬托住黑子说:“我答应,回去告诉你姐姐,随时可以回来上班。”

“谢谢陈哥,希望你记住几天的话,一定不能让我姐姐受欺负。”说完,黑子转身就走。黑子是个农村人,十岁的时候父母双亡,当时还在上初中的姐姐毅然决然的辍学打工,这才辛辛苦苦的把黑子养大成人。这期间受了多少苦、糟了多少罪,只有这姐俩才知道,两个人的感情也不是外人能够理解的。

黑子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初衷其实是为了让姐姐过上好日子,但是事与愿违,根本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直到陈冬创办了瑞文公司,收编了塑料厂,这才让黑子看到了一丝希望。

黑子没有太大的目标,他所谓的好日子其实很简单,标准也不高,只要姐姐能够平平安安的,衣食无忧,手里有闲钱,生病能去医院,老了有依靠•••如果再能找到一个不错的男人、嫁人、生子就更好了。

当然,黑子并没有撮合姐姐和陈冬的意思,他知道两个人不合适。黑子的【不能让我姐姐受欺负】其实有两层意思,一是:出门在外、不能被工友或者其他人欺负;二是:别被男人欺负,姐姐终究是个女人,是女人就要恋爱、结婚•••这是自然法则,人之常情,谁都不能避免。

打开办公室的门,一只脚已经迈到门外的时候,黑子突然顿住脚步、但是没有回头,犹豫片刻后,黑子说:“陈哥,我叫郑荣华,荣华富贵的荣华。”说完黑子大步离开,身上竟然带着一种慷慨赴死的决绝。

陈冬同样感受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意味,但是他想不明白啊!

精彩点评

本书《沃特人的遗产》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陈冬,马超)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低调的坦克)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