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双世债》双世债小说 自是无情胜有情(四)鬼畜

《双世债》双世债小说 自是无情胜有情(四)鬼畜

时间:2020-01-15 11:21:08来源:阅文集团

《双世债》两世欢完结txt下载 免费试读 双世债小攻 连载

双世债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鸢鸢想吃糖状态:连载中

《双世债》作者:鸢鸢想吃糖,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人翁:夏渊,夏池,本网络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夏池!你给朕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淮将一本奏折丢到夏池的面前。夏池吓得两腿发软,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夏淮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父皇,儿臣不知啊。”“不知道?皇城里都传得沸沸扬扬的,你现

《双世债》 免费试读

“夏池!你给朕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淮将一本奏折丢到夏池的面前。

夏池吓得两腿发软,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夏淮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父皇,儿臣不知啊。”

“不知道?皇城里都传得沸沸扬扬的,你现在来跟我说不知道?”

“儿臣不知,儿臣真的不知啊,不是儿臣,真的不是儿臣啊。”夏池跪在夏淮的面前,慌乱地摇着头,余光却瞥见一旁的夏沂一直低着头,尽量不让自己的目光与夏池对上。

夏淮有些心烦意乱地揉了揉太阳穴,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让自己省心。

“先带下去吧。”

“是!”两旁的侍卫在听到夏淮的命令以后,架起夏池,就往外走。

“父皇,饶了儿臣吧,儿臣什么都不知道!大哥!大哥你不是说会保我周全?父皇,都是大哥!都是大哥教唆我做的!”一听到要将自己关起来的夏池,更加慌乱了手脚,四肢不断地在空气中比划着,想要挣脱侍卫的束缚,但是,这群侍卫是什么人,又怎会让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三皇子挣脱,此时的夏池,就好像一个跳梁的小丑,可怜又可悲。

至始至终,夏沂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待到夏池的喊叫声终于远去了以后,夏淮的视线落在了夏沂的身上。

“沂儿?”

“父皇。”夏沂走到了夏淮的面前,“儿臣以为,这只是三弟因为事情败露后的疯言疯语,想要为自己开脱。”

“朕可以相信你吗?”夏淮的眼神中透露着疲惫,这皇帝真是越来越不好当了。

“自然。”夏沂的眼中闪过一阵得逞的光,“父皇看上去有些倦意,那儿臣就先不打扰了,父皇要好好休息,保重身体,儿臣告退。”

“嗯。”

夏沂为夏淮轻轻地关上了门,走在回殿的长廊上,夏沂暗暗握拳,这个夏渊,真是福大命大,本以为已经铲除了最大的威胁,没想到他竟让他活了下来。

回到了自己屋里的夏沂,终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可恶!

“来人!”

“主子。”屋外走进一个黑衣人,冲夏沂行礼。

“去给本王打听来,夏渊现在究竟躲在何处!”

“是。”黑衣人消失不见。

一壶茶下肚,夏沂还是觉得不能消火。

“啧。”摔门就朝妃子们的侧屋走去。

城外的太微山上,秦汉跃进太微观,推开了夏渊的房门。

“怎么样?”此刻的夏渊正背对着门,把玩着手中的玉佩。

“三皇子被皇上关进了地牢,进去前,还把大皇子给供了出来,三皇子也真是惨,摊上这么个哥哥,这大皇子为了自保,死不承认三皇子的话,完全就是一副要让三皇子背罪。不过说起来大皇子和他的暗卫也真的是没有戒心,以为回了房就没人知道了,可什么时候屋梁上多了一个人都不知道。”秦汉在圆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仰头一饮。

“哦?夏沂现在估计挺烦躁的吧?杀我不成,还赔了颗棋子。”

“岂止是烦躁,在见过皇上以后,那一副恨不得把你吃了的表情,殿下您真应该亲自去看看,有趣极。”

夏渊嘴角噙笑:“那我还真想看一看。”

“今天辛苦你了,你就在这好好休息吧,我去看看阿喃。”夏渊站了起来,走出了屋子。

“殿……”秦汉有些想要喊住夏渊,但是看着夏渊离开的身影,他还是选择沉默。

秦汉很想问问清楚他为何现在对于鸳鸯姑娘不像从前那样,已经是只口不提。

但是秦汉知道,这不是他有资格问的,即使夏渊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把自己当做是兄弟。

“阿喃。”夏渊敲了敲温喃的房门,但是并不准备等屋里的回应,“我进来了哦。”

“嗯。”温喃的闷哼从屋里传出来。

夏渊进屋看见的便是温喃坨在床榻上,用被子盖过自己的头顶。

他走过去,将被子稍稍往下拉了一点:“怎么样?还是很疼吗。”

温喃背对着夏渊,几乎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我去帮你熬碗姜汤。”夏渊弯下腰,吻了吻温喃的发丝,“等我回来。”

“嗯。”一朵红晕,顺着温喃的耳根,爬上了她的双颊。

夏渊看在眼里,轻笑,满是宠溺。

温喃裹起被子,将自己缩得更紧了些,脑海里不断重复播放着那日在楼兰时的画面。

“温姑娘,你蹲在那里干什么呢?”夏渊靠着门,看着院子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的温喃。

“啊,夏公子你怎么起来了。”正在摆弄药材的温喃听见了夏渊的声音后,回头。

“屋子里躺着有些闷,我便出来透透气。”夏渊望了望天,还不是因为想见你才出来的!

“对了,你等等,我去帮你拿把椅子来。”

“哎?不用那么麻烦……”夏渊正想伸手阻止温喃,不料却被温喃抢先一步站起来,走进屋子里。

她不知从屋子的哪个角落里搬来一把小椅子,放在院子里。

“夏公子,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吧,我继续帮褚公子晾会药材。”

说完,温喃便又蹲在了那堆药材的面前,继续摆弄了起来。

夏渊坐在椅子上,看着温喃认真的背影,有些出神,逐渐将两个温喃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她们不就是同一个人吗……

“温姑娘。”

“嗯,怎么了?”

“我……恢复记忆了。”

温喃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嗯,那不是很好吗?”

那岂不是连鸳鸯的事情也要一起想起来了吗……

“我想从夏沂的手中重新夺回太子之位。”

“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说,太微观一定在所不辞。”为什么要难过呢?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夏公子本来就与鸳鸯郎才女貌,我应该要为他们感到开心才对啊。温喃有些控制不住,眼前模糊了一片。

“所以……嗯……那个……该怎么说呢……温喃,如果,我重新成为太子了,你……愿意当我的太子妃吗?”夏渊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视线别向别的地方。

温喃猛地一抬头,泪水顺着她的动作,从眼眶中溢了出来。转头看向夏渊,恰好看见他泛红的耳根。

夏渊用余光扫向温喃,却意外地扫到了温喃满脸的泪水,瞬间有些慌乱了手脚。

“呃……那个……温姑娘要是你不愿意的话,也可以不用勉强的,啊……那什么,你先别哭了。”

夏渊拿出手帕,想要擦拭掉温喃的泪水。手却被她抓住。

温喃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泪水还是源源不断地往外流:“不是的,我很开心,真的,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恢复了记忆,就会想起,你从前爱的一直都是鸳鸯姐姐。”

“阿鸯?我和阿鸯不是你想的那样。”夏渊有些忍不住地将温喃拥入怀中,“她只是我的妹妹。”

“你才是我深藏在心里的那个人啊。”

温喃将脸埋进夏渊的胸膛,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很是心安。

“嗯。”

精彩点评

鸢鸢想吃糖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古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鸢鸢想吃糖自传意味的《双世债》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