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五千年来谁著史》五千年来谁著史下一句 第一百五十一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BI

《五千年来谁著史》五千年来谁著史下一句 第一百五十一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BI

时间:2020-01-15 11:24:52来源:阅文集团

《五千年来谁著史》神圣罗马帝国 下克上 五千年来谁著史主角是郑军,何辉的小说 连载

五千年来谁著史

类型:历史作者:汉风雄烈状态:连载中

优质爆文《五千年来谁著史》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汉风雄烈,主要人物郑森,刘泽清,是一本历史类型的佳作,精彩章节节选:郑芝龙此番带来的了足足十个营的陆军,也就是一万两千五百人,合上登莱的郑军兵马,人数(只是陆军)还不足两万。但要再加上小袁营,那就两万还多了。这样的军力绝对不是曾樱手中的那点新军,亦或是已经回返到鲁南的

《五千年来谁著史》 免费试读

郑芝龙此番带来的了足足十个营的陆军,也就是一万两千五百人,合上登莱的郑军兵马,人数(只是陆军)还不足两万。但要再加上小袁营,那就两万还多了。

这样的军力绝对不是曾樱手中的那点新军,亦或是已经回返到鲁南的刘泽清部可以媲美的。

而如此规模的军力,即便一分为二,郑芝龙要带着上万人赶去京师,那也是不简单。

一万大军的行进,从粮草物资补给,到随军的各类军需辎重,那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及时转运。

不是郑森在登莱事先已经做好了大量的准备工作,郑芝龙抵到芝罘后就是一秒钟都不歇息,也都需要一段日子准备!

现在,随军民壮,牲畜车马,粮食军需,郑森已经全都准备齐全。

五千名随军民夫,上万头牛马驴骡等大型牲畜,还有四千大几百辆马车、驴车、牛车、骡车。

“平板大车不到半数,余下的尽是小车。”郑森把整个登莱都搜刮便了,马拉、牛拉,人拉,不管什么拉的载货平板大车就强强两千辆,余下的都是载人小车。

那种小车两车载重也比不上一辆平板大车。

为此,郑森还不惜把一些马车上碍事的车厢给拆了,但底盘小,再怎么改动也无济于事。

郑芝龙之前就接到过这方面的汇报,年前郑森就已经把牲畜车辆搜刮的七七八八,现在这个数字也变化不大。

没办法,灾难、战乱,早已经把这里的民生给榨干了。

郑芝龙大军抵到芝罘岛,消息传到曾樱耳中,他是快马赶到了奇山所。看到郑芝龙就满是感慨。

当年的坐地虎,闽海王,如今的朝廷柱石,天下名将,眼下更是要入卫京师,勤王救驾,这际遇谁个能想得到?

崇祯帝并没有下旨郑芝龙调兵入京,但只要没有明旨要郑芝龙停下来或是原路返回,郑芝龙就可以不加理会的。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李自成在晋西的进展不要太顺利。

“我也是意想不到啊。当初只是未雨绸缪,谁知道现在竟……”郑芝龙得了便宜还卖乖道。

“不过数月,北地事败竟然至此,年前谁能想得到?”

都是眼睛一眨,李自成竟已经席卷甘陕,马上连晋西也拿下了。曾樱此刻还不知道,太原已经失守,巡抚蔡懋德自尽身亡,晋王朱求桂被生擒,部右侍郎李建泰是落荒而逃。中军副总兵应时盛与蔡懋德同时击贼,亦自刎殉国。

但就如今他所知道的情况,就已经够让曾樱愁眉不展的了。

“中丞勿忧。那太原虽难守,可晋西还有大同,还有周遇吉,向东更还有宣府……”作为一个穿越者郑芝龙很清楚这些地方都靠不住,但曾樱不知道啊。

两镇兵马因为松锦大战损失惨重,可以说是精锐大丧,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周遭都是军户子弟,多有青壮,小两年光景来,二镇虽远没有恢复实力,却也不能无视。

曾樱想及此,心中倒是安稳了两分。

二人约定,待到海冰消融,郑军水师出动,当带上登莱兵马。曾樱手下的新军不多,登州总兵黄荫恩手下的战船也寥寥无几,但登莱有沈家的沙船,沈廷扬也是在场,听到曾樱提及自己来,当下抱拳说道:“正值国难之时,能有幸出力,敢不效死。”

沈郑两家关系密切,这段时间里,沈廷扬也不是白白空度,他利用自家的财力和影响力,从崇明和松江府亦招揽了一批青壮。又有郑芝龙的鼎力相助,无论是火器,还是刀枪兵甲,都堪称一流。

有了这两部人马帮衬,再加上郑军,再有海路运输辎重,郑芝龙觉得李自成就是和多尔衮、吴三桂联手,都不可能拿下津门的。

誓师出兵一笔带过。

郑军上万兵马在四五千辆马车、牛车、驴车、骡车的配合下,向着京师挺进。

“大帅,那郑芝龙可真是下了血本了。长长的车队,一眼看不到头,至少三二十里长。当兵的都在车上坐着,粮食、草束、药粉、炮弹、帐篷、黑豆等等也全堆在车上,大炮小炮也都绑在了车上,后头还跟着大群的牲畜……”

刘泽清身前一将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口吻诉说着自己看到的一切。

“就是那姓郑的警惕怪高,前后左右都有马军巡哨,真个是属海贼的。”

这军官声音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可惜,真的很可惜啊,看看在座的人,哪一个没心动?这要是抓住机会了狠狠干郑芝龙一回,可不就发了?

至于原因?

没见到朝廷都有发出勤王诏书啊,郑芝龙竟敢无有命令,擅自向京城进军,他这是要造反啊。

这理由很光明正大。

刘泽清眼睛里也闪过一抹心动,但转瞬就被他压了下。郑芝龙,他惹不起的。

“说的什么屁话。郑帅大军入卫京师,乃一片忠心,你等岂可妄加揣测?”刘泽清义正言辞的说道,“都给我吩咐下去,告诉底下的小崽子们,眼睛给我擦亮了。哪个敢犯了忌讳,休怪我刀下无情。”

一干人纷纷俯首遵命。

都是多少年的老人了,他们对刘泽清还不知道么。后者是什么货色,那洗都洗不白的。

一个个都明白他话语里的潜意思。既然没有机会就别去露出一副垂涎三尺的赖模样儿,惹怒了郑军,那一遭发起威来,可不是他们能招架得住的。

郑芝龙连鞑子都能干的过,刘泽清自负不是对手。

他虽然是一个贪财的人,可他更看重自己的权势。当初山东大旱,饥荒严重,各地的灾民纷纷起义,曹州、濮州尤其如此。彼时正值周延儒复起,他就算着周延儒的北上的行程,就从临清赶到扬州,送二万两黄金作为路费,让周延儒好不高兴。八月,周延儒进京后,刘泽清旋即被重新起用为齐鲁总兵。

所以,郑芝龙真的是惹不起,惹不起。

郑芝龙盼望的勤王诏书是在他行到济南时候收到的。此时距离他出发已经过去十日了,路程也已经走了三分之一强。时间也到了二月的二十二日。

真二啊。

郑芝龙对勤王诏书半点也不稀罕,京城的郑芝莞早就传信给他了。却是晋西败讯已到。

周遇吉死了。

太原沦陷,李自成在太原休整数日后,又攻取了忻州,进而急攻代州。周遇吉在代州坚守几天时间,粮尽援绝,率军退保宁武关。

宁武关位于晋西中部,传说由凤凰所变,故有“凤凰城”之称。是由太原北上大同的交通要道,明朝景泰年间建筑关城,与偏关、雁门关一起成为防御鞑靼骑兵的山西三关之一,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但无论这的地势如何险要,无论周遇吉如何备战,以他部孤旅是无法与李自成十数万大军相抗衡的,哪怕周遇吉在城内设伏,出弱卒诱敌入城,亟下闸杀民军先锋数千人,叫李自成损失惨重。

周遇吉一死,民军杀奔大同的门户就已经打开了。

事实上,京城内的明眼人对姜瓖已然不抱希望了。因为这家伙自始至终都没给周遇吉派去一个援兵。这样的人还能指望他为大明朝尽忠效死吗?

崇祯帝这才发出勤王诏书,分别下给了郑芝龙、吴三桂、刘泽清、刘良佐,以及远在凤阳的黄得功。

大军并没有在济南多停歇一日,而是立刻就越城北向德州进发。

行到禹城,晚上宿营,郑芝龙收到了两份信报,他摸了摸胡子,叫人传来郑森。

“父亲。”

一身戎装的郑森掀开帐帘大步走了来,郑芝龙随手把刚刚收到的京师急报递给了他,一同的还有东昌府刚刚传来的消息。

“无耻,无耻——”郑森翻看了后浑身都直打颤,怒发冲冠。

“别急着生气,还有更无耻的呢。接着看下面的。”

郑森只看了京城的一幕,还没有看刘泽清的表演呢。

东昌知府使人送来的消息,刚从巡抚王国宾处转来。崇祯帝勤王的诏书送到了刘泽清手中,人家就坠马受伤了。

“这年月,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啊。”

精彩点评

这本《五千年来谁著史》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历史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汉风雄烈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