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五千年来谁著史》赝太子 第十二章 龙洋历史类型小说

《五千年来谁著史》赝太子 第十二章 龙洋历史类型小说

时间:2020-01-15 12:02:13来源:阅文集团

《五千年来谁著史》神圣罗马帝国 下克上 五千年来谁著史主角是郑军,何辉的小说 连载

五千年来谁著史

类型:历史作者:汉风雄烈状态:连载中

《五千年来谁著史》作者:汉风雄烈,历史类型小说,主要人物:陈华,蒋德,本网络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在陈华的计划中,他的‘人生第一战’绝对是要轰轰烈烈的。这能大大拉高他在郑氏集团内本就高隆的声望。所以,酱油是不会打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打酱油的。如此想法一经生出立刻就有了效果,陈华胸中激荡的情感也便冷静

《五千年来谁著史》 免费试读

在陈华的计划中,他的‘人生第一战’绝对是要轰轰烈烈的。这能大大拉高他在郑氏集团内本就高隆的声望。

所以,酱油是不会打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打酱油的。

如此想法一经生出立刻就有了效果,陈华胸中激荡的情感也便冷静了许多。既然郑氏很难在松锦大战中有作为,他本人也没信心说服洪承畴。

——人洪亨九是正统出身,殿试二甲第十四名,剿平流寇,杀得李自成只余了十八骑逃入商洛山中,直接将沸腾了十几年的明末农民起义打入了最低潮。功勋显赫,崇祯十二年转任蓟辽总督,那已经是大明朝地方大员的最巅峰。再进一步,就是入阁了。

这种人如何是陈华能说服的?而且陈华对于松锦大战又能说什么呢?

是让洪承畴头铁的硬抗崇祯帝的御旨,户部真没钱粮了,洪承畴也是坐蜡。还是让他不要兵入松山?

那更是笑话了。

松山古城就在锦州城南十余里,想要解锦州之围,这里就是毕竟之地。在陈华的眼中,距离锦州只有十几里远的松山古城,那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战略支撑点。

他都看得出来的事情,还能睁大眼睛说瞎话吗?

只是原谅他的不学无术,陈华实在想不起松锦大战的全过程,也根本不知道松山城实则是明军主力土崩瓦解后的战略重心。

郑鸿逵眼看陈华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忙进言到:“如今已是七月下旬,朝廷便是真从了蒋德璟所言,旨意下来到亦要八月中。彼时,那关外之地恐已是冰天雪地之景。到了冬季,大海冰封,我军船舶非但无能靠岸,为朝廷张目,还要日夜提防连连浮冰……”

陈华叹息了一声,郑鸿逵言之有理啊。瘸了一条腿的郑氏集团,现如今实在没本钱去掺和明清大战。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不是真勇士,就是头铁的脑残。

陈华不是那毁家纾难的真勇士,所以他已经决定不再坚持介入了。

从这一点看,他还是很好被说服的。掌握的‘知识点’和‘游戏规则’太少了,也因为对大局的把握不稳,他现在很轻易的就被说动了。

当然,他本人是不这般认为的。他还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蒋中葆为当朝阁老,天下能吏,他的话,皇帝能……不听?”

陈华在后世都没听说过蒋德璟这么个人。但现在他知道了,这位泉州老乡可是个了不得的能臣干吏。先是因不屌魏忠贤而遭排斥,直到罢官。后被起复,却依旧秉性耿直,敢于谏言,每每痛朝政日非,匡正时弊。所奏檄内操核要典诸大政皆侃侃名言,在明末的大环境下,提出过不少良策。

尤其是崇祯十一年六月,刚被廷推为礼部尚书的蒋德璟,因目睹边防废弛,且诸边皆虚兵冒饷,便上疏力陈其弊。以事实作根据,指出蓟督半载更五人,事将益废弛。认为欲固边防,边臣须久任。

崇祯皇帝不以为然,说:不称当更。

蒋德璟毫不客气地辩答:与其更于后,曷若慎于初。

也就是说与其后来变更,不若一开始选人的时候就谨慎周详一样。

认为这边将不止要慎选,一量选定后,更应该充分信任,让其全面考虑、长期规划,才能变被动为主动,克敌制胜。

还拿出老朱家的祖制,三协止一督、一抚、一总兵,而今日却增二督、三抚、六总兵,又设副将数十人,权不统一,何由制胜?使得爱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崇祯帝也不得不认错。只不过大明朝已经烂透了,改也没效果了。

如今已经三年,蒋德璟依旧在中枢混的好好地,甚至都混进内阁了。这样的一个人物,那是郑芝龙要着重对待的,也是陈华要极度看重的。

只说在政治上的份量,蒋德璟较之洪承畴都要更胜一筹。虽然洪承畴万历四十三年中举人,四十四年赴京会试,连捷登科,较天启二年高中的蒋德璟还要早六年。但二人一个出身庶吉士,一个却沦为浊官,洪承畴二十四岁科场得意,太年轻了,结果庶吉士没选中。而科举排名比洪承畴还落后二三十位的蒋德璟却考中了庶吉士。

然后二十年过去,一个已经进了内阁,另一个虽也是天下名臣,但洪承畴的道路可比蒋德璟难多了。

“这事简单。既那陈新甲等人反对,可见朝廷一时间是难下定论的。大兄就使人乘快船前往京城打点打点,只需多带金银,想来不难。”

这等事他们先前干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郑鸿逵说的很轻描淡写。

陈华脑子里立刻就想起一些故事,在郑芝龙的一声之中,这贿赂的事儿还真做了不少回。哪一次升官都少不了要贿赂一遭,官越大贿赂的层次也越高。

“不过是些金银,确是简单。”我大款,我有钱的说。

“只是……”陈华斟酌着道:“蒋德璟到底是我闽省名宦,其与洪承畴二十年来享誉乡里,为一时瑜亮,虽没听说彼此间有甚个交情,但洪承畴儿女尽与晋江名门结亲,其余蒋德璟岂能真无瓜葛?却也不可恶了去。不若让福松【郑森】置些钱粮,送去给洪亨九,也算全了蒋中葆的颜面。四弟以为如何?”

陈华不知道历史上的郑芝龙是如何做的,但给洪承畴送去一些钱粮,也算是他的政治正确了。

郑鸿逵自然说好,“大兄说的是。”

这事儿陈华根本没着急其他人言语,自己拍板就做出了决定,这没毛病。

叫人喊来族弟郑芝鹏,后者一听事情经过拍着胸脯向陈华保证道:“大兄放心。这等小事,小弟一定办妥了。”送钱还有甚不会的?

郑芝鹏提着陈华拨下的金银和一干珠宝珍玩,光是金银就有十万两,并着些海珠、珊瑚、象牙、犀角等物。后者若是运到京师,哪怕是运到江南发卖,只它们的价值都不会下于十万两。

对比崇祯帝一年的税银,陈华的手笔不可谓不大。但在郑鸿逵等郑氏集团干将的眼中,这都是正常操作。与岁入千万巨的郑氏集团相比,区区一二十万钱财算甚?

十万两白银,全都是一水儿的新造银洋。这也是陈华叫人整合的部分之一,铸造银洋可是大利啊。

一块银洋重一两,银八,铜二。值纹银一两。

用的是中国传统的铸造法,先制好钱模,把银子和铜融化后往里头一灌。冷却后掰下来,略作打磨,就是一枚好银洋。

本质上与造私钱没甚两样。也有火耗,但量很小。陈华相信,一块八成银的银洋能充一两的白银花出去。火耗么。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压币机这东西,不是说你想造出来就能造出来的。他已经使人向南洋求购了。

自己制造太麻烦了,银元上还有图案和字迹呢。

正面是一个硕大的“1”,数字是他彻底的被引入了。背面则是碧涛玄龙旗!

这是陈华为郑氏水师设计的旗帜,蓝底黑龙。现在自然还不能打出来。只是在银洋上就无法表现的太过详尽,眨眼一看就是一捧浪花上翻腾的一条龙。

精彩点评

《五千年来谁著史》,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历史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陈华,蒋德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汉风雄烈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