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三世情凉》你是我的三世情戒 大宋公主女王受

《三世情凉》你是我的三世情戒 大宋公主女王受

时间:2020-01-14 17:04:41来源:阅文集团

《三世情凉》电视剧三世情在哪看 作者是酸奶叽的小说 三世情凉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

三世情凉

类型:婚恋作者:酸奶叽状态:连载中

《三世情凉》是酸奶叽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主线百看不厌,文笔成熟稳重,可以一阅。“哇——”一阵婴儿哭声响起,殿内殿外众人不禁欣喜,大殿内,不少宫女都忙里忙外,当小孩儿的哭声响起,众人觉得值了,所有的疲劳化为乌云。女太医怀里抱着个小孩,欣喜的走出殿外,对已经等待多时的众妃和皇帝报喜

《三世情凉》 免费试读

“哇——”

一阵婴儿哭声响起,殿内殿外众人不禁欣喜,大殿内,不少宫女都忙里忙外,当小孩儿的哭声响起,众人觉得值了,所有的疲劳化为乌云。

女太医怀里抱着个小孩,欣喜的走出殿外,对已经等待多时的众妃和皇帝报喜:“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是个公主!”

皇帝连忙将孩子接了过来,龙颜大悦:“朕有女儿喽!哈哈哈哈!谁再敢说朕生不出女儿,朕跟谁急哈哈哈哈!”这个“谁”便是指的几个王爷,皇上孩子众多,但都是带把的,几个王爷有事没事就说皇上阳气太盛,有事没事就炫耀自家闺女多么乖巧怎么怎么的,这下皇上可真扬眉吐气了!

几个嫔妾在一旁恭喜,皇帝了了烦心事,众妃也欢喜,主要是生出个女儿,要是再生个儿子,她们可以更假一些。

“来人!让皇后好生休息,朕今天高兴,大赦天下!宵禁解除三日,让百姓也高兴高兴,哈哈哈哈!”皇帝抱着个小公主兴奋的往御书房走去,身边跟着奶娘和各个宫女太监,声势浩大,给几个王爷一个下马威!

御书房内,几个王爷黑着脸看皇兄嘚瑟,其中一位王爷问道:“不知道皇上名字取好了没,我家闺女的名字可是老早就取好了,我家娘子还夸我会取名!”

皇帝冷哼:“自然是取好了,而且还是朕亲自取的,名为南晴,南方的南,晴天的晴。”

另一个年轻王爷说道:“有何寓意?”

“咳咳,皇后乃是南方女子,希望朕和皇后的孩子像晴天一样阳光,没有烦恼。”说着,皇帝的耳朵就红了,一脸傲娇。

“南晴南晴……南晴公主,还算是个好名字,皇兄为何不让公主给我们抱抱,这未免太过偏心了!”几个王爷顿时不满,之前那几个小子他们几个王爷说抱就可以抱,这小公主除了中途被奶娘送出去喂食,几乎都在皇帝手上,还不让抱。

“这是朕的孩子,皇弟们要抱回家抱去,朕还要去看望皇后,就不陪各位了!”说着,便跑了,全然不理几个王爷。

皇帝最宠南晴公主,天下皆知,南晴公主也不骄不躁,为人良善,以为公主将来会有个好归宿,谁知公主年芳二八的时候,遇一人,毁终身!

十六年后。

“父皇!阿南要出宫去玩喽,父皇不用担心!”南晴公主说着说着就跑没影了,身后的宫女从小跟在南晴公主跟前,可以说是不再像小时候一样追不上南晴公主了,长大后反而跟公主经常出去玩,早就可以追上那一跑就不知道跑哪去的南晴公主了。

南晴公主长相惊为天人,性情又直爽,待人宽厚,又没有心机,可以说是宫里很多人都喜欢的主子了。

“公主,今天要去哪玩呢?”一宫女兴致勃勃的问到。

南晴一身烟笼梅花百水裙,乌黑的头发被宫女弄成了漂亮的发样,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像是想到什么,甜甜地笑道:“今天我们去街上看看吧,母后说最近灾民越来越多了,不知道他们缺什么,我们去看看,走啦!”说着,便已经跑出宫门,要不是南晴腰上挂着可以出宫的令牌,不然南晴也会像他国公主一样困在深宫,这开朗的性子恐怕也不会有,也会不知道何为灾民,他们生活怎么样,皇帝这放养的方法是真的奏效,虽说暗中跟了不少暗卫,也并不是完全放养。

几人在街上转悠着,皇都的街上热闹非凡,南晴前几年几乎三五天就出来一趟,最近出来的次数倒是少了,几人在街上转了会儿,便开始进各家店逛。

南晴和几个宫女跑到了一家醉仙阁,其实南晴还有好多地方没有逛过,比如这醉仙阁,名字好听,但南晴还没有来过,不过看来是卖吃的,灾民最缺的就是吃的啦!

一进去,便有小二来迎,南晴她们走到一个隔间,宫女是外面甄选进来的,对这些可谓是很熟,叫小二点了好几份烧鸡备着,然后再点了一些不油腻的菜肴。

“公主,这里不比皇宫,待会菜上来还请公主不必着急。”说着,从袖中拿起几根银针晃了晃,南晴了然。

周围的宾客很多,一个随行宫女很快发现外桌一些穿着看着似富家子弟的公子哥正贪婪的看着公主,一边不知道说什么一边看着这边笑。

小二很快上了菜,烧鸡还得等一会儿,拿着银针的宫女对这些菜依次试了试,确认无毒,便示意公主可以开吃了。

南晴还没吃几口,刚刚那些长得还算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已经站了起来,手里拿着折扇,边笑边往南晴这边走了过来,南晴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一笑,勾得那些公子哥更加装模作样,已经走到南晴面前,那些看似柔柔弱弱的宫女此时正破例和公主同桌吃着东西,但已经全身警惕了起来。

“不知小姐可否赏个脸,一起吃顿饭如何?”一个俊公子正温柔的问道。

南晴将筷子放在碗上,站了起来,身边的宫女也跟着站了起来,南晴柔柔一笑:“有何不可,不知公子贵姓,改日来花坊阁,小女再和公子们一起吃吧。”花坊阁,妓院。

一旁的宫女知道公主要干嘛,一边保护着,一边想看公主教训这些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那些公子哥一听花坊阁,乐了,打量了南晴半天,看来这是花坊阁藏起来的那位女子吧,不然他们肯定认识,那个俊俏的公子哥快装不下去了,贪婪的看着南晴,说道:“不如姑娘和在下就在此处吃饭吧,此处隔间大得很,一关门外面看不到里面,就是会听到轻微的声音,姑娘不会介意吧?”一个妓女,装的如此清高,不过妓女就是妓女,恨不得把自己的媚音让外人听到,怎么会介意。

南晴眯了眯眼,笑到:“无妨!”这话一出,那些公子哥连忙把隔间的小门关了,已经有公子哥贪婪的要对那些宫女入手,那个俊公子一脸温柔的要碰她,南晴一脸娇羞,在他手碰到她的腰的时候,南晴表情一变,快速的抓住他的手腕一转——

隔间里传来刺耳的尖叫,外面的客人只当那些姑娘已经被玷污了,直到隔间的门从里面被砸开,那几个公子哥一脸痛苦的躺在地上,客人才反应过来,这醉仙楼的客人不少,能有上百人,一共两楼,不少人听到动静围着栏杆看戏,还有街上一些游手好闲的人也围了过来,特别是那些知道地上男子都是谁的,一脸幸灾乐祸的等着女子的下场。

男子总比女子力气要大,不一会儿就从地上起来了,招了招手,人群顿时有五六个壮汉出来,看来是那些公子哥的手下,南晴冷着眼,突然笑了,跟师傅学了那么久武功,好久没有打过架了,哦不,和人切磋了,动了动手腕,看着那些壮汉越来越接近,冷笑。

俊公子手里不知何时拿了一把剑,真是侮辱剑,南晴心想。那把剑朝自己挥来,南晴一个闪身,躲过一剑,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抄起桌上一个酒瓶,说时迟那时快,酒瓶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砸向了一个要背后偷袭宫女的公子哥,“啪”的一声闷响,酒瓶应声而裂,那公子哥头上顿时血流如注,呆若木瓜,没想到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有如此力气,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公子哥已经撑不住了,歪歪扭扭地倒在了地上。

那宫女微微吓了一跳,随手将拿剑的俊公子打趴下,南晴看向另外一边,两个宫女分别打趴了三人,南晴走到那俊公子面前,那公子哥还不死心的骂到:“他娘的,一个妓女敢如此对待本公子,知道我爹是谁吗!你要玩完!花坊阁也不用留了!”

这话一出,周围看南晴的眼神都变了,有怜悯,有幸灾乐祸,有事不关己却还在看戏看得乐此不疲,有贪婪……

一旁的宫女气不过这种难听的话套在公主身上,但看到公主示意,只能憋着。

南晴好笑的问道:“那你父亲又是谁?”

那俊公子冷哼,硬是在浑身酸痛的情况下站了起来,拿出了一块玉佩:“看清楚了!我爹!六部尚书!还不快跪下,兴许我会饶了你~”最后一句带着淫笑。

南晴皱眉,六部尚书之子竟然是这副德行,这般败坏百官在百姓面前的形象,看来……南晴比了个手势,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但她知道暗卫去禀告父皇了同时去叫六部尚书前来,六部尚书是高官,他的儿子如此德行还是得让他知道知道,也许南晴是大题小做了,但是这种公子哥不除,以后他也会去祸害良家妇女,甚至害她们……看了眼百姓,果然,一个个多多少少对他不敢多加议论。

南晴没有理他,看着小二刚刚颤抖上的一堆烧鸡,南晴让一个宫女去叫人来搬,发给灾民,就这样坐在板凳上和那几个嚣张的公子哥干瞪眼,还没过一刻钟,很快门口便开始躁动,门口一个高声让百姓纷纷看向门口。

“逆子!还不给我跪下!”门口传来躁动,一个穿着朝服的官员从人群中出现,百姓自动让路。

那个俊公子愣了一下,慌张的喊到:“爹——”还不等他说什么,那个被他称作爹的也就是六部尚书一巴掌扇了过去,不少百姓差点喊好!

六部尚书气的发抖,被皇上的暗卫请过去,从皇上的口中得知着逆子骚扰良家妇女,这次竟然还是……还是公主!

“爹!爹!你听我解释,是这妓女主动勾引我的,就是她!她还打儿子我!”说着,怒气冲冲的要去掐南晴的脖子,吓得六部尚书直接一脚踢在这逆子的腿上,按着他的头和他一起朝南晴跪下,这一举动,不少百姓在此发愣。

“公主见谅,老夫教子无方,这逆子竟然骚扰公主!请公主责罚!”

六部尚书满脸都是悔恨,那俊公子和其他公子哥直接愣住了,公主!

其他百姓见此连忙跪下行礼:“公主万福金安!千岁千岁千千岁!”声音浩荡,虽说在偌大的皇朝热闹的街市中十分常见这种场面,但确是百姓对皇家的尊敬,依赖,也希望公主能为百姓做主。

南晴虚扶六部尚书起来:“这不关尚书的事情,只是本公主想尚书一定蒙在骨子里,才让尚书过来做个见证,省的日后这位公子翻脸不认人,尚书该如何做,本公主想尚书自己明白,诸位请起——”

想必六部尚书知道该如何,南晴和宫女便出了醉仙阁继续去探望灾民了。

宫女崇拜的看着公主,公主就是这样,没事情的时候天真无邪,浪荡不羁,一有事情便端庄无比,令人敬佩!只是……这成长的过程太苦了了些……

几人很快就到了灾民区,见烧鸡每个人都有分到,南晴开心的笑了,把出宫之前让宫女买的被子运了过来,一一发放,南晴看向远处,宫里派来的人也已经开始在修建房屋了,灾民一直在不停地道谢,南晴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用的是国库的钱,吃穿用度都是用国库的钱,南晴估计待会还得花上不少钱去买些东西,灾民这样也有一部分是自己和后宫的原因。

南晴在灾民区旁边发现不少为灾民建立的粥铺,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人人都有饭吃,至少自己可以接触到的领域暂时没人因为没有粮食没有取暖的物品而死,南晴便觉得心里十分开心,父皇也说当他看到百姓安居乐业,自己也会莫名舒坦,南晴想这就是皇家的通病吧。

几个少年走了过来,向南晴打了个招呼:“你好,请问小姐就是那个近期为灾民花费众多时间和金钱的白大善人吗?”

南晴点了点头,那些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问东问西,看样子也是富家公子哥,但是是良善的那种,几个人很热情,除了一个人一直冷冰冰的,南晴仔细看了看,第一次见有人对自己冷冰冰,还挺好玩,仔细看了后,总觉得有点眼熟。

这个冷冰冰的公子一身白衣,在那边继续发着粮食,长相俊俏,一定会有很多姑娘家家喜欢的,就是人冷冰冰的,南晴一直看着他,突然那人抬起了眼和南晴对视,南晴怔住了,那眼睛……好眼熟……

一向不犯傻的南晴不知道为什么走到了他面前,说道:“怎么感觉在哪见过公子?”

一旁的宫女看不过去:“公……小姐,你这……手法已经很俗了。”

“嗯?”南晴疑惑,什么手法?那个公子抬起头,清冷的声音说道:“在下从未见过小姐,想必小姐也未见过在下。”

南晴外表软萌,长相绝美,不说所有人都喜欢,但是这怎么连正常对话都不行?

一旁的少年已经带着她们来到了其中一个粥铺,南晴问道:“那公子叫什么,可否交个朋友?”

“……”

经过尴尬的对话,南晴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代枫,皇都富商之一代家之子。

代家,南晴眯了眯眼。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婚恋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三世情凉》,会想起南晴,公子哥,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