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三世情凉》三世情长 报复(上)小说大结局

《三世情凉》三世情长 报复(上)小说大结局

时间:2020-01-14 17:16:48来源:阅文集团

《三世情凉》电视剧三世情在哪看 作者是酸奶叽的小说 三世情凉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

三世情凉

类型:婚恋作者:酸奶叽状态:连载中

酸奶叽火爆辣文《三世情凉》由酸奶叽笔下的婚恋风格的新书,天选人物南晴,宋星舒,内容百看不厌,非常非常不错。精彩内容试看:南晴看着以前的位置,一段不太好的记忆再次冒了出来,南晴皱了皱眉,和宋星舒就坐,一桌子上只有她和二哥两人。南晴看了眼大堂上,一个拿着拐杖的老爷子正皱眉听着管家的汇报,从里堂走出了几个熟悉的人,白子行,白

《三世情凉》 免费试读

南晴看着以前的位置,一段不太好的记忆再次冒了出来,南晴皱了皱眉,和宋星舒就坐,一桌子上只有她和二哥两人。

南晴看了眼大堂上,一个拿着拐杖的老爷子正皱眉听着管家的汇报,从里堂走出了几个熟悉的人,白子行,白子音,白子倾,还有一旁的白父白母。

老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有精神,他们还是笑得那么开心,直到几人走了下来要就坐的时候看到南晴的时候愣住了,白子倾则是被吓得小小地叫了一声。

几个人迅速整理好仪态,看着前面这张和白辞相像的脸,缓步走了过去。

几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坐在中间,谁也不说话,南晴耐心的吃着上来的菜肴,终于,白母还是先开了口:“不知姑娘是哪家小姐?”

虽说南晴穿着的是公主服,但却不是每年祭拜的时候穿的那件,而且祭拜的时候离得甚远,皇室看不清百姓,百姓也看不清皇室。

“反正不是白家人就是了。”南晴旁若无人的继续吃,白母被噎了一下,干笑着看向宋星舒,宋星舒也淡淡的说道:“反正不是你家的就是了。”说着,喝了一杯酒,继续吃着桌上的佳肴。

白母怒了,挤出一抹笑,咬牙切齿道:“可妾身对两位实在是没有印象,不知二位是如何进来的?”

“还能怎么进来,请帖呗!”宋星舒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白母。

“你们到底是谁?怎么进来的!”白母还没说什么,一旁坐着的白子倾倒是情绪激动的先开了口。

南晴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那你又是白家人咯?”

白子倾愣住,脸色白了白:“不……不是……”

“不是吗?那我自我介绍一下,小女白辞,请多指教!”末尾还不忘加了句:“皇都白家的哦!”

白母手一抖,筷子差点掉了,一旁的白子行却十分激动:“白辞姑娘!真的是你!好久不见……”话还没说完,就被南晴笑呵呵的接道:“好久不见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嘛?要不要我帮你们回忆回忆?那时候老爷子六十九大寿,我和小月来庆祝……唉,时间过得真快,一年了呢!”

“白……白姑娘,您又来啦,那这位是?”白父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宋星舒。

南晴莞尔一笑,放下手上的筷子:“他啊……你让他自己说吧。”

宋星舒瞥了眼大堂上的白老爷子,拿着筷子的手微微用力,随后一松,放下筷子,笑到:“本皇子也不是特别出名,区区当朝二皇子罢了!”

“什么!”白子音脸色一变,有些慌张的放下筷子,最后还是白父瞪了他一眼,才镇定下来。

几人和一直观察着这边的宾客闻言正要行礼,宋星舒淡淡地摆了摆手,起身牵着南晴的手走去大堂,南晴静静的看着她皇兄装逼,微微勾了勾唇。

宋星舒看着对面表情微僵的白老爷子,微微弯了弯腰,意味深长的说道:“白老爷子真的是深藏不露啊,想要了解您可花费了近半年的时间啊!”

白老爷子身体一僵,站了起来,客套的笑到:“二皇子说的什么?老夫怎么听不懂啊——”

宋星舒和南晴自顾自的坐在了主位,也不管白老爷子黑掉的脸,南晴理了理衣裳,已经长开了的容貌比一年前更加动人,自顾自的把玩着首饰,突然,南晴用力的拍了下桌子,一时间,宾们纷纷安静,白家人已经上来了大堂,有些呼吸不稳的看着一脸无辜的少女。

“来人!把白家众人拿下!”话一出,不知从哪冒出来暗卫立马把几人压在南晴面前,门口的宫女太监奴才侍卫有秩序的走到内堂两侧站着,大太监手里拿着拂尘,不卑不亢的站在二皇子旁边,底下几个皇上派来的官员和来参加宴会的小官员纷纷走到中间,行君臣礼。

一时,被无数视线盯着的白家众人成为众矢之的。

白老爷子怒道:“老夫扪心自问从未做过对朝廷有害的事!即使老夫只是个商人,老夫也是充盈国库,不断为国家效力的商人!二皇子无故抓拿白家众人,还望二皇子给老夫一个解释!”

眼看着宴会的主角被抓,不出片刻,人心惶惶,白老爷子可是宋国富商之首!要是白老爷子被抓,白家所有的钱财都得充盈国库,一时各种猜测。

“哦?解释?那本皇子给你好好解释解释,敢问白家二少爷白子音,四个月前你可否去过南弦寺?”宋星舒直视着白子音,一直盯着他,那眼里的厌恶不甚明显。

“我...本少爷去过!怎么了?皇室管的那么宽?”白子音因为看到南晴而情绪不定,现在又被说起四个月前的那件事,语气自然极差。

宋星舒不在意他的语气,看了眼白家大门口围着的百姓和在场安静如鸡的宾客,笑了笑,人越多越好,知道的人越多越好,就怕没人知道。

“要不要我帮白二公子回忆回忆?四个月前,是谁想要玷污南弦寺主持不成反被打?是谁当天晚上放火烧了南弦寺造成厨房失火的假象?是谁差点害死寺中大大小小将近上百人的命!没错,就是你,白子音,本皇子问你,你认不认罪!”宋星舒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在看到暗卫把白子音打跪才稍稍平息一点情绪,南晴配合的为宋星舒倒了杯茶。

“你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就凭你是皇子就有权利污蔑别人了?证据呢!”白子音有些情绪激动的吼到,脸色涨红。

“呵,证据?你被南弦寺住持打的时候不少香客都看见了,你雇的那五个人也已经招供了!从他们住宅里搜到了你们白家钱庄的银票!你说,他们住的地方离白家钱庄远,旁边也有别家钱庄,为什么偏偏家中出现那么多银票?还是白家钱庄的!”宋星舒摇了摇扇子,继续说道:“毁坏皇室的宗庙是为谋大逆,死罪!我只是通知你一下,明天你就可以上刑场了,开不开心?”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酸奶叽的评价,说《三世情凉》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三世情凉》的小说来。作为酸奶叽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酸奶叽再也没有写出和《三世情凉》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酸奶叽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