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修炼国术穿梭万界 第九十七章屠神之战四年下攻

《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修炼国术穿梭万界 第九十七章屠神之战四年下攻

时间:2020-01-14 08:18:17来源:阅文集团

《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万界之从国术开始 HE 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by未知星空李 连载

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

类型:奇幻作者:未知星空李状态:连载中

主线人物是普索,巴博萨的佳作《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此文是未知星空李最新写的奇幻文,文笔文从字顺情节引人入胜,绝对是极力点赞的优质作品,精彩片段试读 巴博萨:“我在逃跑的时候从敌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个消息,那个与你对战的强者有一个致命弱点。您因该知道那就是一个人类,完完全全的人类,您见证了乌拉诺斯时代到现在人类全部发展过程,您有见过完全没有神袛血脉能够

《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 免费试读

巴博萨:“我在逃跑的时候从敌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个消息,那个与你对战的强者有一个致命弱点。

您因该知道那就是一个人类,完完全全的人类,您见证了乌拉诺斯时代到现在人类全部发展过程,您有见过完全没有神袛血脉能够强大成这样的人吗?”

科利普索一脸惊讶,是啊!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这个凡人到底是怎么强成这个样子的,就算是祂全盛时期也恐怕不是这人对手。

一个凡人不可能这么强,必然是用了其他手段,一些禁忌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是有缺陷的,一定存在某些可以让他们失去力量的限制。

科利普索:“继续,告诉我他的弱点是什么。”

巴博萨慢慢靠在科利普索的耳边说道:“我听他们说,那个人将自己的力量之源放在了一个镜子空间内,一旦有人夺走了镜子空间内的力量之源,那个人就会变成稍微强点的普通人类。”

确实,能够创造这么多连环镜像空间的人,只有将自己的力量之源放在特殊镜像中才最安全。可是到底要怎么找到那个空间呢?用欲望罗盘吗?不行,欲望罗盘的力量不够,探查不到那个人的弱点。

科利普索将视线转移到巴博萨身上,问道:“巴博萨,你既然打听到这个消息,恐怕也早已有了找到那个空间的办法吧。说出来,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看,只要你说出来,这海底所有宝藏都是你的。”科利普索手上出现一个迷雾投影,里面显示出来的就是海底成百上千年的积累,哪怕是把欧洲皇室的财富全部集结起来也无法与这相比。

海底绝对不乏什么上古时期留下的宝物,只要拿到一件巴博萨就算是赚大发了。

可是巴博萨强定住自己的嘴巴,接着说道:“不够,你将这些东西放在海底,这说明什么你我都知道,就算是你也没本事在这些地方将里面的宝物取出来,我巴博萨虽然自命不凡,可也没有狂妄到能在海底拥有和你一样的伟力。

拿点实在的东西出来吧!你现在唯一的胜算抓在我手上。

瞧瞧,这是我从他们营地里偷拿出来的匕首,几近无坚不摧,要是我将你们的情报传过去,说不定我还能赦免我的罪,顺便拿一大笔奖金。

我现在是两边估价,谁给的报酬高我就站在谁那边。”

科利普索向着船头慢慢走去,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巴博萨的话,到了船头凝望远方,撑着扶杆,说道:“巴博萨,你想拿我们去换赏金我可以理解,不过你就这么确定你可以活着拿到赏金吗?

要知道那可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人,就算你拿着我们的消息过去换来的可能也只是死亡而已。将你知道的说出来,你才有机会去拿走我许诺你的。”

巴博萨的胆子越来越大,走到一边抢走杰克-史派洛手中的朗普酒,一口喝干威胁道:“我有两个选择,你只有一个!”

科利普索喃喃道:“是吗?”

“别这样,我是你们唯一胜利的机会,要是让我受了什么惊吓,万一我把事情给忘了怎么办?

有话好好说先将我放回去,我保证我们能够达成良好的合作关系。”科利普索一只手将巴博萨扯起来,放到船外面,巴博萨开始求饶道。

科利普索将巴博萨拉回来,散发着金光的眼睛盯着巴博萨说道:“记住,你——巴博萨,一个卑微的凡人,而我——科利普索,一个伟大的海神,你对于伟大海神的要求没有拒绝的权力,说出你知道的,我科利普索才会宽恕你的不敬之罪。”

巴博萨的眼睛越来越浑浊,神志也在科利普索的注视下慢慢丢失,最终好像是失了魂一般的科利普索问什么他答什么。

巴博萨:“那个人的力量被封印在一个名为世界之树的镜像空间中,传说只有使用特定的武器砍断里面的世界树才能驱逐他的力量。”

科利普索立马问道:“要是用什么武器?”

巴博萨:“阿努比斯的绝望战斧。”

科利普索忽然想起了什么:“阿努比斯!那只该死的埃及狗?怎么会和这个狗东西扯上关系?”

科利普索在船上开始焦急的来回走动,看得出祂非常紧张、担忧。

阿努比斯,没错了,在埃及象征着死亡的主神,如果真是世界树,想要摧毁只能使用主神级别以上的力量,阿努比斯的力量象征死亡,以祂的力量确实可以宣判成长期的世界树死亡,不过阿努比斯的战斧他们会放在哪里呢?

看来我得亲自走上一遭了,这一回你的弱点被我找到了,你死定了。

科利普索:“史派罗,快点用欲望罗盘给我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人的弱点。”

杰克拿出欲望罗盘,罗盘上的指针慢慢的转向一个方向。

科利普索看见情形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哈哈哈!这一回你死定了,就算是三神王一起回来也救不了你;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开船,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失去力量后那张可怜兮兮的脸了。”

科利普索的笑声将杰克从吃惊中拉回来,开始控制船转向。

连这种怪物般的强者也存在这样的弱点吗?

杰克摇摇头让自己不去想这个烧脑的问题,现在专心做好科利普索吩咐的就好了。

随着船不断飞逝,穿过一座座小山,越过一条条小河,一行人来到了岛屿正中央。

指针一丝不动的指向齐昊身后的空间出入口。

科利普索小声说道:“看来想要打败他,必须先离开这个空间,否则我们根本就去不了世界树那里,我们在此分别吧!”

说完科利普索一跃而下,这一次整艘船上的水源都被吸到了科利普索的身旁挡住一面面护盾。

石块撞击到水遁上面,力量都被分散,接着碎裂成一个个更小的小石块向着四周飞溅。

落地的一瞬间科利普索身边的水流的三分之一变成一根根水箭朝着齐昊发射过来。

齐昊站起身来,周边一个个镜像空间从地上悬浮而起挡在前面。

科利普索的水箭直接被收到镜像空间里,在吸收完水箭之后,镜像空间就像是吃饱了的公牛一样开始向着前方冲刺。

科利普索量手上多出了两个银白色的手环,两臂交加,发出一道剧烈的音波能量攻击,一面面靠近的镜像都化为一个个细小的碎片。

接着科利普索身边剩下的水流的一半又化为水箭飞射过来,大地翻滚,空间位置扭曲,大地变成一面面坚实的厚盾挡在水箭前进的路上。

明明是水流和泥土冲撞,却发出了金铁交加的声音:“铛!铛!铛!”

科利普索趁着土块挡住了齐昊的视野开始急速往前面进发,身边剩下的水全都变成一把把锋利的刀刃,为祂披荆斩棘,出去一路上的阻碍物。

短短两招之间,科利普索就登上了高台,齐昊笑道:“怎么刚刚狼狈逃走的科利普索女神,这一回就觉得自己可以打赢我了吗?

看来刚刚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你还没记住疼,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空间扭曲,科利普索身边开始慢慢的变化,原本的三维物体变成了一张张印在地上的图画。

科利普索两只手上的手环合在一起变成一个防护罩,将科利普索完美的保护在里面。

科利普索:“还幸好有这两个玩意,当初宙斯那个混球为了讨好我给我这两东西,本来因为那个混蛋想把这两玩意永远封存,没想到这时候这时候居然派上用场了。”

齐昊的攻击时限很短,在齐昊攻击一过,两只手环立马分开继续套在科利普索的手腕上。

涅陨划空而出,科利普索左手向上一挡‘铮!’地一声,强烈的空气压迫感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两者角力,最终以科利普索退了两步告终。

齐昊可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优势一出自然需要乘胜追击,科利普索连退两步,站立不稳之际,涅陨全速前进,没有引发一丝风儿的呼啸。

‘噗嗤’一声,涅陨竟然一道径直插入了科利普索的体内。

不对,齐昊在涅陨插入科利普索的体内的第一时间就觉得不对,以科利普索的实力,再怎么不小心也不会犯这种错误。

一丝危机感降临,齐昊紧握涅陨,手腕用力一抖,科利普索立马四分五裂。

见到这一幅场景,齐昊一只手运转魔力,空间传送!

本来在高台上的齐昊瞬间来到了台下,轰的一声,高台变成数百块在空中飘荡的碎片。

齐昊抹了抹身上的被溅到的血滴,说道:“疯婆子,想要离开是吧!我让你好好在我这游戏里玩个够,阿努比斯的战斧,等你拿到了就知道什么是厉害了。”

科利普索趁着祂的分身拖住齐昊的那短暂几刻钟,飞身脱离空间,可是这个空间入口本是齐昊用无界之门镇压住的,要是没有齐昊的同意想要穿过去!呵呵哒!

看着科利普索离开自己准备的空间,齐昊冷冷一笑,祂只不过是从一个坑里跳到另一个更深的坑里,而且还毫无察觉,一点防备也没有。

等一下,仔细感应空间,这里附近居然只有杰克和蒂格,科利普索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将巴博萨一起带走了。

如同看着迷途的羔羊慢慢掉入自己精心准备的陷阱之中,这种感觉是一般然完全无法理解的,愉悦、兴奋、期待交杂在一起形成的奇妙感觉。

来到外界的科利普索第一时间没有远离这座布满陷阱与监视的岛屿,而是化为一滩水自以为无迹可寻的开始在岛屿上寻找世界树空间的入口处以及阿努比斯战斧所在地。

在经过艰难的搜寻后,在一个严密看守的军营内,科利普索听到了士兵的交谈。

“喂,老牛你听到了吗?听说用阿努比斯和北欧神系的神级金属——乌鲁以及地球上最强的金属振金合金——艾德曼合金打造的最高神器运了过来。”

老牛也偷偷摸摸道:“是啊!我们身上穿的就是最低等振金打造的战甲,即使这样,那个狗屁特里同之剑还不是伤不到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传说中的阿努比斯战斧到底有多强。不过听说那个东西不怎么稳定,时不时会泄露一些死神之力出来,甚是危险。”

“谁说不是呢?要不然你以为在这里做事军功为什么这么高,还不是因为阿努比斯战斧太危险了。”开头那个小兵感叹道。

这时候走过来一个军官,看见他们在交头接耳,立马训斥道:“怎么?敢在战场开小差,你们死了是小事,连累整个军营,活扒了你们都不为过,还不快点给我站好。”

两人连忙立正敬礼,喊道:“长官,我们知道错了!”

这个军官一挥手,身后两个士兵跑过去取代了两人的位置,接着军官又说:“战场开小差,按理来说是应该杖责三十,看到你们初犯,又加上各地战场实在缺人的份上,给**场去跑三十圈当做你们的处罚,现在立正,跑步走!”

一声令下,两人开始围着操场跑起来。

北欧神系金属乌鲁,地球最强合金——艾德曼合金,好大的口气啊!不过想来能被这群人这么说,多少是真的了,该怎么拿到那把斧头呢?

控制室内,恩乔布对着旁边的刘家和道:“这个科利普索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翁中,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

刘家和一个OK手势表示没问题。

恩乔布:“万事俱备,只欠一个将祂引入陷阱的饵料了。”

这时候,一阵剧烈的冲击传了过来,科利普索两只眼睛眯起。

天助我也,没想到自己刚刚还为怎么找到死神战斧而发愁,这么轻易就发生动荡,让自己给发现了。

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死亡气息,科利普索再次化为一滩水流,朝着动荡的源泉慢慢过去。

果不其然,在动荡的源泉那里有一个空间通道,科利普索还没有彻底放下戒心。

只见祂从口中吐出一个泡沫,碰到地上,泡沫破碎,巴博萨变成一个小人从里面出来,但很快就再次变回原样。

科利普索:“是时候向我表示忠心了,我忠实的仆人巴博萨,去,去里面给我探路,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一把神斧。”

巴博萨一脸坚定,说道:“必不负吾神的嘱托。”向着科利普索一个鞠躬,就悄悄摸摸的向着空间通道过去。

绕过了巡逻的士兵,巡查的各种奇异生物,巴博萨终于来到空间的核心地区,一颗参天大树屹立中间,树下一把漆黑的战斧插在地上,上面久久不能散去的死亡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但在大树的压制下,始终没有发作,但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这里的压抑气氛也越来越浓厚。

接着从巨斧上就爆发出一道死亡神力,以力摧腐朽的气势摧毁着一切,但在大树的压制下,终究只是短暂爆发。

外面的科利普索露出会心一笑。

这群傻子,为了抑制死亡的力量,居然用这种方式来压制,这群不识货的家伙,天该我科利普索拿到神器。

与巴博萨不同,科利普索直接露出泰坦真身,一路横推,无论是守卫士兵,还是炎魔、暗精灵、亦或者别的阻碍都不过是一拳之敌。

来到树下面,科利普索拿起斧柄,用力往上拔,可是不仅没有拔出巨斧,还被巨斧上的死亡气息伤到了。

后面的巴博萨大声喊道:“吾神,这把巨斧要使用者倘开心扉,从心底接受它,才能够使用,您必须将自己的神力完全对神器开放,与神器上的死亡神力相结合才行。”

闻言稍加犹豫,科利普索就听从了巴博萨的建议,毕竟巴博萨已经是彻彻底底的自己人了,怎么也不会坑祂的。

完全放开自己的防御,尽量的让里面的死亡神力与自己结合,巨大的疼痛感袭卷科利普索的身体。

“啊!巴博萨你欺骗了我!”死亡神力不断侵蚀着科利普索原本就虚弱的神躯。

满头大汗的科利普索瞬间变回常人大小,祂已经无法再施展泰坦真身了,十道空间猎刃狠狠地将科利普索插在地上。

齐昊:“你这个傻子,这么简单就上当了。”

接着齐昊就瞥了巴博萨一眼,精神上的冲击,让巴博萨变回正常。

瘫坐在地面的巴博萨笑道:“科利普索,你没想到吧!最后你居然栽在了我这个小人物手上。”

科利普索用恨不得生吞了巴博萨的眼光看着他。

在四面八方,飞出一条条五彩绳索,将科利普索固定在地上,动弹不得。

齐昊:“科利普索,不要再挣扎了,别的都是我们编出来骗你的,但这阿努比斯的死亡神力确是货真价实的,这股神力不仅摧残了你的神躯,几近将你的泰坦神躯都毁灭,就连你的神力这时候也剩不下几滴了吧!

至于你的神魂,早已被世界的诅咒压抑的不成样子,将你引入这里的时候我们就算好了一切,为了防止你脱身,我们特意打造了五行锁来困住你,防止你再次逃跑。”

“啊啊!”科利普索狂叫着慢慢拖着五根五彩锁站起来,整个空间都在震动。

一个身影跳到半空中,手持振金长矛,长矛上附着着淡淡黑色能量,一击之下,将科利普索神躯刺穿,钉在了地上。

齐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本以为你就稍微顽强一点,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坚挺,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

科利普索疯狂地叫道:“你想杀我?别做梦了,我可是神,神啊!凡人绝不可能杀死一位神,我告诉你,即使今天你将我抓住,等到有朝一日我被释放出来,等待你的将是我无穷无尽的追杀。

我诅咒你......”

一只手已经撕裂祂的胸膛,将一颗精明剔透的水晶心拿出。

随着心的离开,科利普索从头部开始慢慢化为一个石像,半跪在地上,彷如等着苍天的怜悯。

齐昊:“夏瓦大联盟又一次赢了!今天我们杀了一位神,在不久的将来,这个世界都会是我们的!”

“大夏帝国永恒!”“瓦坎达永恒”“夏瓦联盟永恒”一声声欢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带着胜利的喜悦,传给每一个人。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奇幻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会想起普索,巴博萨,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