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对着剑说》王者时刻 第八章 是谁不明白呢?御姐

《对着剑说》王者时刻 第八章 是谁不明白呢?御姐

时间:2020-01-13 19:00:33来源:阅文集团

《对着剑说》召唤大佬 Mary 对着剑说诱受 连载

对着剑说

类型:玄幻作者:兰帝魅晨状态:连载中

《对着剑说》是兰帝魅晨执笔的一本玄幻网络创作,内容空前绝后,文笔行云流水,极力点赞。望天村队出去的时候十六个人,回来的时候,加上李天照也只剩八个。少了人的几户人淘嚎大哭,有的骂咧村队长,有的说些悔不当初的话。村队长一身血污,皮甲上有许多被割破的地方,被人责怨,他也没有说话,倒是回来的

《对着剑说》 免费试读

望天村队出去的时候十六个人,回来的时候,加上李天照也只剩八个。

少了人的几户人淘嚎大哭,有的骂咧村队长,有的说些悔不当初的话。

村队长一身血污,皮甲上有许多被割破的地方,被人责怨,他也没有说话,倒是回来的人里,有看不过眼的替队长申辩的叫道:“我们被敌人袭击,怪队长什么?要不是他拼了命的救护,我们都回不来!”

迁怒的人转而攻击帮腔的,说他一直不喜欢战死的谁谁谁,动手的时候肯定故意不帮忙,说不定还暗算了什么什么的,说到最后,坐地上就哭喊着:“你们都顾着自个,没人帮他,你们回来了,他回不来……我没了指望,还活着干什么哟……”

村里人,都是战士。

但凡武王所属,哪怕一直在村里从事生产工作,也是编外战士。

村里年长些的,许多都在去过外头闯荡,后来因为各种缘故又回来。

李天照从小就听他们的故事,一直以为,大家都有战士的坚韧。

面对死亡,会悲伤,会痛苦,但不会崩溃。

可是,此刻他看到的,却是许多崩溃的泪脸。

村队长被个妇人一下下的打着头脸,却沉默不语的受着,看着驻足在那里的李天照,既没有见到他还活着的欢喜,也没有这般相见的惭愧,只是一脸木然的杵在那。

李天照默然,此刻他绝不该寻队长说战利品。

此刻,更不是村里人想知道这些的时候。

村花看见李天照,连忙抓起冰冷的雪往脸上,脖子上抹,明明冻的直哆嗦,她却还抹的更快、更用力。

脸上的血污都干净了,可她的皮肤也被冻的通红。

村花快步过去,一把拽着李天照就走。

“去哪?”李天照觉得她今天很反常。

“你家。”村花头也不回,只管拽着他穿过村里崎岖不平的路,踏着吱呀作响的冰雪,最后撞开李天照的家门。

进了屋,村花把门一关,从里插上门闩,转身就开始脱衣服。

大红的外袍脱了,那上面,胸口位置被割破了一道,好在里头的那件没事,却也可以想像到她面对这一击时险死还生的恐惧。

李天照想着这些的工夫,村花上身一件、两件、三件、四件都脱了下来,最后把红肚兜也给脱了,就开始脱裤子。

“你这是干嘛?”李天照想看,却又下意识的移开目光,看着一旁的土墙。

村花不说话,一鼓作气的脱了个干净。

屋里柴火劈啪燃烧,持续不断的散发着热气。

可村花立在那,却还是在发抖。

她羞怯的想逃,却逼迫自己直直的注视着李天照。

她决定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因为在天苍山遇袭的时候,她险些被敌人一刀杀死。当时她后悔的念头有好几个,其中一个就是李天照。

回来的路上,她既庆幸自己还活着,又担心李天照是否平安。

看到他安然无恙的那个瞬间,她就决定再也不要等了,世事无常,根本经不起等待,她不能让自己后悔。

“你一个人回来了,肯定带着功劳,我知道……”

村花鼓着劲,把别的念头都抛开,就只管说心里话。

可是,她刚开了个头,李天照就皱着眉头打断说:“你想拿身子换点功劳的话,绝对不可能!”

“……”村花张口结舌,她本来就鼓着劲,突然被这般出乎意料的打岔,刹时间懵了。

她怎么可能这么想?

她是想说,以李天照的性格,肯定是得了功劳才会回来,那他肯定是要提前离开村子了的,所以她不能再等了,也许多等一天就见不着了!

不等村花回过神,她听见屋里头突然响起一声,憋不住的笑。

还是女人的声音!

那女人笑罢了,还抱歉的说:“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忍不住了!”

村花又羞又囧又惊又怒,顾不得把衣服都穿上,匆忙套上裤子和外袍,抱着别的衣服就开门跑了出去。

李天照在门口劝说:“走也不用这么急,穿好了再走啊,外头冷——”

村花去的头也不回。

李天照回屋时,就听见白衣女人在里屋说:“你也太蠢了!她是喜欢你啊!这都不明白?”

“是你不明白吧!”李天照走进里屋,看白衣女人神情困惑,自顾坐在火盆旁,拨了拨烤着的土豆。

“你知道?”白衣女人这才惊觉,是啊,本不该有那么傻的人,既然知道,那就是故意装傻了?“她长的不好看?”

“你是俘虏,哪那么多问题!”李天照本无意跟这个敌方的俘虏说那么多。

“一定是她长的丑!”白衣女人好奇心被勾起来了,非得猜个结果。

“我们村里就她最好看!”李天照反驳了,看着火盆里的光热,就想起许多次梦里跟村花亲近的时候,也觉得热的像火似得。

“那你为什么?”白衣女人想不通了,紧皱着眉头,突然恍然大悟的又猜说:“我知道了!你有喜欢的人了!你喜欢别人!是不是?”

“我喜欢她。”李天照看着炭火,想起母亲惨死时的模样,语气也变的沉了下去。“我也知道她一直都很喜欢我。她是想在我离开前把身子给我,但我不能明知道跟她以后走不到一块去,还跟她睡觉。”

“……”白衣女人听的有些感动,没想到俘虏她的敌人,是这样的一个人。“我觉得你想多了,你们玄天武王强行婚配,本来就是违背人性,抹杀爱情的存在。她希望把身子交给喜欢的人,这样才没有遗憾呀!”

“风武王的俘虏没资格对玄天武王说三道四!像你这种没有本事,却靠着男人是百战将就能享用本不属于你的功绩标准,由此可见风武王的自由婚配就是极大的不公!”李天照动了气,白衣女人满心不服,可也知道她是俘虏,不敢再争辩。

至于李天照误会那个百战将跟她的关系,她早猜到了。

“我不是对玄天武王不敬,天下的武王个个都是我们必须仰视、尊重的存在,怎么敢对他们不敬呢?我只是说,你遂了她的心愿,对她更好。”

“就算她可以给了身子了无遗憾,但我却不可以。我的未来不在这里,没有开始,才能没有负担的前进。我遂不了她的心意。”李天照早就想过许多次,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哪里会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可是,他的目标是入武王殿,复活父母。别的事情,都不能阻碍了他。

“为了追求功绩,所以不同阶层的就不能婚配,功绩对你们来说还真是生存的唯一意义。”白衣女人觉得失望,人心里只有功绩,那感情呢?

“这不是废话?”李天照说起这个,就止不住的鄙夷白衣女人说:“靠本事得功绩理所当然!像你这种,本事没有,靠男人的事情,玄天武王这里根本没有!”

“是吗?那我问你,如果在编外战士的时候,两个人就真心相爱,难道他成了十人将,百人将了,另一个就变成是为了他的功绩了?”白衣女人很不高兴李天照那种唾弃的态度,尽管死去的百战将跟她不是男女关系,却也忍不住要理论。

“根本就没有那种事情!两个人既然婚配了,就要一起前进!一个人走的快,就要极尽努力的帮助另一方赶上来!否则的话,根本就不能跨上更高的功绩阶层!”李天照认为这才是最合理,也最公平,更是最体现两个人情感,的方式。

白衣女人听明白了,这才知道,玄天武王这边有这样的规矩,夫妻两差距大了,竟然就无法突破到更高的功阶!

这就迫使走的快的必须全力以赴的帮慢的,慢的也在压力推动下快速成长。

她想着,倒理不出这制度的破绽来了,如此也体现出两个人携手互助共进的。

白衣女人想着,想着,突然又想到自身的处境,满怀担忧的问了句:“那,你们会怎么对待俘虏?”

于是,屋里又静默了。

李天照不知道,他根本没经验。

望天村长久无事,他长这么大,村子里是第一次接受调令。

实际上,没经验的不止是他。

村队长也没有活捉俘虏的经验,更没有处理百战将战印这种功劳的经验。

村队长忙罢村里的事情,半夜的时候来找的李天照。

如村花一样,了解李天照的人都会猜到,他人回来了,一定带了功劳,大小不一定,但绝对不会空手而归。

只是,村队长没想到,李天照竟然带回来那么大的功劳。

他斟酌了片刻,考虑着说:“这事超出常规,明天一早,我去守望村找百战将说明情况,估计他也还得往上报。等有确切消息送来,要些天。这期间俘虏你看着也行,怕盯不过来的话我安排人轮班倒也行。”

“她跑不了。我等消息就是。”李天照不想别人帮忙,帮了,就得分功劳。

“那就这么定了。”村队长起身告辞,李天照送他出门时,想了想又说:“队长也不能白辛苦一趟,多少功劳合适,你说。”

“……你看着给吧。”村队长径自走了。

李天照回屋后考虑着:他是会离开望天村了,将来也不知道再见面是何时。条件允许的话,就分队长一份足够从荒级晋升到洪级的功绩,也算谢他教授过好几年的本事了。

村队长启程去报功的时候,本来也没琢磨这事。

功绩的事情,本来就该算的清楚明白,含糊不得。天苍山的时候,李天照独自离队,话当时就说的清楚,不救不怪。那他独自得的功劳,当然也没他这个队长什么事。

报功不过跑个腿,李天照给多少都行。

村队长路上还为村里的折损难过,都是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人啊……

望天村队长向管辖他的百战将报了功,被留了两天,管辖他的百战将才又露面。

他本来以为是特别嘉许,却万万没想到——

百战将的目的,全然是他不曾想过的事情。

精彩点评

当年兰帝魅晨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兰帝魅晨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对着剑说》是兰帝魅晨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李天照,玄天武)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