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君定而国安》鲁能对国安 第六章黄门镇中秋节武侠风格小说

《君定而国安》鲁能对国安 第六章黄门镇中秋节武侠风格小说

时间:2020-01-13 18:27:46来源:阅文集团

《君定而国安》中超国安 全文阅读 君定而国安武侠类型小说 连载

君定而国安

类型:武侠作者:霖雪夕状态:连载中

主人公是唐杰,唐影雪的网络小说《君定而国安》此文是霖雪夕撰写的武侠文,文笔惟妙惟肖内容精彩,绝对是比较不错的完结小说,精彩片段试读 一阵男女混合的怪笑,突然四个人身后的四个“人”裂开将这四个差役包含,领头差异瘫坐在地悄悄的挪到大门口。身形一晃唐紫芸鬼魅出现,刚才那般还是有礼。“差官?”她说着伸出手,一阵馨香满园。那带头的差官还没吓

《君定而国安》 免费试读

一阵男女混合的怪笑,突然四个人身后的四个“人”裂开将这四个差役包含,领头差异瘫坐在地悄悄的挪到大门口。身形一晃唐紫芸鬼魅出现,刚才那般还是有礼。“差官?”她说着伸出手,一阵馨香满园。

那带头的差官还没吓傻。颤颤巍巍的掏出刚才的玉佩递到唐紫芸的手上。

唐前挑起挂着血的嘴角,右手的玄石手套挂着四组柔钢线。——轻巧一拨,四个人型傀儡。直直的横飞出院子。

唐紫芸看着夕阳金黄,一个踮脚飞上了树,唐影雪你看到她过来了,微微偏头。怀中唐前沉沉的睡着。

唐影雪一双黑白分清的双眼透人心魄。“在下虽然医术不精,但能感觉到他体内的气息……”

唐紫芸足尖点着树枝,满眼担忧的看着唐前问道,“封穴的金针是唐怀玉师傅的……姐姐你说是不是姥姥的意思?……”

唐影雪听到唐老太就半阖了眼打断唐紫芸的话:“那几个人看到了咱们出手了……都处理好了吗?”

“没问题。我下10倍的药量万无一失。”唐紫芸说。

“我觉得那徐老大夫,好像不太不简单。”唐影雪偏了偏头,“对了可别告诉你别人阿前的事情。”

“嗯。”

头好沉……感觉上是过了很久,唐前睁开眼睛偷偷的环视下,已经深夜了四周陌生的很,倒像是个客栈的房间里。窗外的月色很美,月亮也很大。唐前敲了敲头

噗呲!一声轻笑很是好听……待唐前定眼来去,小手半掩,弯弯的眉毛,和眯成缝黑白分明的眼睛。“姑娘是?”

闻听这话,这姑娘愣了愣……便拿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唐前一愣便明白,是昨日漏了脸出了手。这才易了容,避免麻烦。

可是此时。她倒是起了玩心,“那你猜猜我是谁?”

唐前若所悟便道“让我猜得给点提示吧。比如:你叫什么?”唐前知道如果差错了,估计就是一顿毒打,或者……他想到这里不觉得打起冷颤。

她皱起了好看的眼眉,唐前见状又接着说“你不会还没想吧?”

“那就叫我……”她扬起头看着窗外的月色。“哦!那……我叫玉暮月!”

“玉……好吧!我猜你是,唐紫芸?因为她小名叫做月牙。”唐前心中暗笑。

她看了眼唐前神情歪了歪头一副漫不经心的说,“智障!”

“我就知道是你。小雪,小雪雪”唐前随意的按了按自己狂跳的心脏

“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白。”

“有点晕!”

“失血过多后的正常现象。”说着她笑着。

唐前看着月下的唐影雪。心道:也是只有她才能和这月光相称。但是,为什么总觉得今日的她有些不太对劲。

“芸儿没有用九香迷魂散?”

唐影雪偏了偏头,“做事儿,得万无一失。”说完随后又有些失神,“知道今日什么日子吗?”

唐前答:“十五了?”

今夜月色很美,却也如往年那样寒冷。唐前微微伸展身体,觉得自己的状态不错,便坐起来拉着她的手往窗外跳。

“拉我去哪?”

“等等你就知道了!”唐前笑着说

片刻来到了街上,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唐前对她说:“早听二叔说中秋灯会,原来这么热闹?”

两人乘着小舟学着旁人啄饮桂花酒,河面上往来不时有满满是灯的船行过。向岸边看去,却见两两男女在向岸边的灯填油。

乘船老人看着这一对男女笑着说道:“他们在燃灯!你们二位不去试试吗?”

“何谓燃灯?”

“天清如水,月明如镜,美不胜收。为这美景再添风色,于是便有“燃灯”以助月色。”

她对唐前一笑说“你我去燃灯吧。”语未落,便拉着他一跃上岸,一落地就反倒脚下有些绵软,唐影雪也跟着晃了下稳随后笑道:“才几杯薄酒?”

同街边商贩买了几十钱的灯油。又买了些瓜果,俩人并肩而行沿街而走。周围的人渐行渐少。

“二叔说,大都的灯会才热闹,有唱戏的,有放河灯,有卖各种甘果蜜饯的摊贩。”

唐影雪笑着问道:“枫叔叔怎么知道?”

“他还和我说芸儿娘的事!”唐前神情慢慢认真。

“阿前……”唐影雪回头看向唐前,“枫叔叔说什么了?”

……

“多年前的唐家堡经过一定积累,出现了百年不遇的一代天才。就是名动南北的唐门六圣。后来黄门镇黄家向我们唐门寻求联姻。凤稚房为了拓展唐家的产业。便促成了与他家的公子的成婚。谁料想他们家和官府勾结,只为咱们唐门偃甲术。四处抓人实验。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当时的家主也是唐门六圣之一的唐啸林联合峨眉各派,共同抵抗官府和毒人,最后将罪魁祸首斩杀。”

一阵风过,唐前不觉的裹了裹单衣。唐影雪往唐前身上靠了靠。“枫叔叔意思是。这次事件十有八九是那个家族的余孽。”

“嗯!如今的唐门不比那时候的唐门。若是再出一个黄门镇事件。恐怕无以为继。”

翌日,唐前醒来便对着镜子易容。唐门画骨房的易容术有三种,当然唐前只会其中的最简单粗暴化妆。不过这乡野之地,自然是没有唐门画骨房专业的化妆工具。

唐倩拿这水粉胡乱涂了涂,发现也没什么用,只得下楼去了离客栈不远的地方吃着菜馒头。

……唐前刚坐下便听到邻座的人嚼舌头。“听说了嘛?一家医馆闹鬼。”

“听谁说的?”

“都传遍了你不知道?哎妈呀!那家伙老吓人了……那么老高的女鬼一口就吃下了四个人。连骨头都没吐一根儿,”

唐前被呛得直咳嗽,较忙捋顺了气息。

“看见没给隔壁那小伙儿都吓得,呛到了吧。老少爷们儿们,最近可得小心点儿……”

唐前觉得听不下去了,便在桌子上一拍两个铜板。起身刚想回去哪成想一头撞到那天的带头衙役身上了。“瞎了你的狗眼。”

可是唐前也撞疼了,加上平时在唐家堡里也没人上来就骂。所以上来就火了。“那你眼睛就是狗儿子的。”

“呀喝!没教养的东西。你以为这你家大院,给我打。”

于是,一个小孩就被这四五个大汉围起来一顿踢。这带头的差役,把他打完之后就蹲在他旁边,晃着脑袋说:“这镇子几百户人我都没见过你。外地人吧。小子,记住了:强龙还不压地头蛇那,你横什么啊!在外边儿没人惯着你。”说完便领着人继续挨家收钱去了。

良久,唐前慢慢从地上爬起坐下揉着痛处。“这货怎么跟没事儿人一样。那这闹鬼的传闻是从哪儿来的呢?”

突然一只玉手伸出,唐前看去,只见一个笑带梨涡细眉弯,玉梁高高两颊粉。发髻华美天青锦袍。手按腰间长剑。年龄和唐前相仿的女子。

看见有人伸出手拉自己起来,唐前没有将自己的手提给她。反是自己一蹬地自行起来。皱着眉厉声道“你的手里有什么。”

这女孩听到唐前的话,自然地把自己的手一翻,一条淡淡的青筋从腕部至手掌。面带桃花,轻声笑道。“有点意思。”

给唐前看的时候这青筋竟然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深。

唐前在发觉他手上有异样的一瞬。便时时刻刻准备着自替身换位,神经过于紧绷的唐前翻掌的一瞬间,便扣动了机关括。可也在翻来手掌同时一道紫色点从女孩手掌发出。

“光点”与傀儡一触即分,可唐前双瞳一缩,那光点没扑到生物,竟有些不甘地回到了那女孩儿的笼袖之中。

“果真有点儿意思。别紧张嘛?这孩子只是想和你亲近,”那女孩儿莞尔,邪魅的一笑。“我叫岳凌月。你是唐门的吧,叫什么名字?”

唐前双瞳紧缩不好怠慢一把扯回傀儡,发现精铁的手臂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刚才一幕令他胆战心惊。但是语气上却未弱分毫“我叫唐前。”

一笑梨涡明照人。轻灵婉转旋焕衣。可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同,似乎……带着一点狭促?

岳凌月讲那奇怪的紫色虫子收将腰间的瓶子里。

唐前见状心中一凉,“五苗的蛊虫?可你的穿衣打扮,却不像是苗人?”

“当年,你们唐门攻打五苗巫神。不就是为了这个?今日我给,你却怎么还不要了?”说着晃了晃手中的瓶子。

唐前早就听说,早些年唐门突袭五苗族地。莫非就是为了这蛊虫。

可看着这位明艳的女孩儿,自己却丝毫提不起来警惕。甚至还有股子亲近劲儿。

“师妹!”一个声音粗犷,体貌奇伟,身高臂长。一身劲装短打。着实吓住唐前。

“常师兄。我在和朋友玩,你怎么来了?”岳凌月一跳一跳的向她的那大汉,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摇个不停。

大汉一听朋友两字,便打量下了灰头土脸的唐前,带着歉意说的,“我这师妹平时就是这顽劣样,总是喜欢捉弄别人。小兄弟别见怪。我叫常遇春,字伯仁。”

唐前抱拳,心下去思量起来,此人见我模样,什么话都没问便先道歉。

可见此女子平时就是个爱闯祸的主。这常遇春看自己这鼻青脸肿的模样,便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又是一个被她师妹捉弄了的。

唐前闭口不谈,只是与常遇春客套,“在下唐前。常大哥言重了,我们就聊了聊没有什么麻烦。”

常遇春一听唐前所说。心道:这唐前不聪明。既然你不好意思提医药费的事情,那就你别怪我们师兄妹二人溜了。

“哦!唐小兄弟。这次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师兄妹二人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

“请便。”

唐前送走了两人,便一人慢慢的往回走,这一个早上经历不少。先是被人揍一顿,然后碰到两个奇怪的人。

不过那个叫岳凌月的女孩儿,自己总有种亲近感。“不会是我家亲戚吧?”唐前仰着天叹道。

最后又一想。若是自己真的有,这么个亲戚。那是一个多么悲伤的故事呀!

不久到了客栈下面,唐前就看到唐杰坐大堂边喝着水边坐着。

“你去哪了,杰子。”

唐杰看到唐前,稍辨认了下:“等你半天了。”

唐前紧忙坐下:“出什么事了?”

只听唐杰说道:“你是怎么了崖狱出来的吗?”

唐前稍微回忆了下,“你姐拉我出来的吧。”唐杰不禁嗤笑,“崖狱峭壁想站一个人都难,我姐姐怎么可能有本事救你?”唐前微微皱了皱眉。

“你说刚刚找我什么事?”

唐杰轻轻笑了笑:“唐姥太发现你还活着,想把你接回去。”

唐前赶忙看了看门外,唐杰看着唐前的样子紧忙说:“人还没到那,瞧你吓得!再说是接你回去,又不是抓你禁闭。”

“既然老太太接我回去了,那我去收拾东西。”唐前说。

唐前起身要上楼回房间,唐前瞄了唐杰一眼。唐杰没有说活。

在走廊中,唐前没有回到他自己的房间。

原因是:唐前发现此人并非唐杰。唐杰从来不在外人前叫唐影雪姐姐。而且他口口声声说老太太接自己回去。这显然是不知道那天,老太太找一群人围殴我们的事情。

而且他问过唐影雪,唐杰去哪了。当时唐影雪的回答是,和唐紫芸在黄门镇。以照唐紫云的性格,不可能不和唐杰说起那天的事儿。

想到这里,唐前灵巧的进到隔壁房间去探听的自己房间。

水声撩拨,唐前慢慢的回头。

“小桃儿,把我的那瓶子拿来?”

“……”唐前头皮一麻,回头仔细看去,原来屏风后是有一曼妙之人沐浴。

“桃儿你听见了没啊!”一声不耐烦地催促声,紧接这就是水花声和簌簌的穿衣的声音。

唐前赶紧拉起傀儡,突然一根盘头的木簪穿过屏风直直的向唐前刺来,她本人则欲借机起身穿上外衣,唐前身形横侧的同时一手用傀儡将搭在屏风的外衣、袍服尽数掠走,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随手捡起来一个瓶子丢向屏风后

她一把接住瓶子,“你这傻桃儿,和你说了多少遍。不是这个。”从而更加确定了屏风后肯定不是自己的侍女桃儿,可是一伸手接瓶子的时候就已经丧失了夺回自己的衣服的先机。

因为光着无奈缩在屏风后,透过刚刚木簪出来的洞观察唐前。

唐前自觉这女子好笑,明明已经发现了自己却还在自欺欺人。

毕竟屏风就模模糊糊的,她又从那木桶中出来紧贴着。结果就朦胧美了唐前也是呆了。

可是决定胜负就是在这转瞬间:一拿抓住屏风上沿,就这么轻松地一举。脚下一点,带着整面屏风在屋间移动。

唐前回神较忙从小腿抽出匕首,可早被人看破,只见这一整面的屏风向唐前面门拍过来。

顿时屋内噼里啪啦瓶子桌子倒了一片,但是并没有砸到唐前。

“小姐!”桃儿顿时慌张冲了上楼来,可这屋子中除了她那个平时侍候的大小姐岳凌月再无他人。只是这大小姐的浑身湿漉漉的裹着锦被。

那面对破了的窗,岳凌月冷面寒光。回头看向桃儿,顿时吓得那个叫桃儿的丫鬟不敢动弹。剑上还滴着血。

原来唐前情急之下与傀儡换了位,而岳凌月用屏风作掩护目的是取来挂在床边的佩剑,取到剑便将一整面屏风踢向了唐前,然后在去夺傀儡手中的衣服。刚好撞到上刚换位的唐前,唐前情急提起匕首便刺,岳凌月的形风狂剑却不是退缩的剑法。结果两相互刺。

唐前吃亏啊,没办法,短啊!

无奈唐前翻身夺窗而逃。岳凌月因为衣着问题只能看着破窗,面色愈加阴冷。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混蛋!”气的岳凌月又咆哮着又跺脚胸前的一对玉团也跟着一跳一跳。

弄出这么大动静儿,周围客房里还住着的旅人可被惊动。纷纷的向岳凌月的房间聚拢。

“快给我找衣服去。”

“哦!”

“把门关上关上啊”

两人手忙脚乱间剑却掉进了浴汤里,顿时桶中的水水想是绽放的玫瑰。岳凌月急忙下手捞结果割了手。血一滴一滴的进了木桶。岳凌月看着木桶中的血一滴一滴相溶……从呆望变的戏谑。

桃儿给岳凌月找出衣服给岳凌月岳凌月穿,看着岳凌月的奇怪的表情,和滴血的手,桃儿一巴掌的拍在岳凌月的脑门。

冲着岳凌月耳朵念叨。“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疼!你干嘛呀?”岳凌月瞪着眼问小桃

“小姐你不是被水鬼给魅住了吗?”

“你个笨蛋,水鬼魅人是在河边。”岳凌月扶着额头。

这时距离她房间最近的在唐前房间埋伏唐前的唐孟礼,终于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步三垫脚的趴门瞄。

“毛贼!”像提喽小鸡子一把被常遇春抓住。岳凌月听到动静穿好衣服慢慢的走出房来。

“淫贼!就是那个淫贼。师兄他欺负我……”说着岳凌月靠在桃儿的肩膀小声哭着,偶尔还抽动两下肩膀。

小桃看了看一脸愤怒地常遇春。又看了看。自己平时照顾的小姐,小声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刚才的仇报不了,这气我得撒。”

常遇春平时就是对岳凌月疼爱有加,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跟别说他会怎么对待欺负岳凌月的人了。于是,常遇春暴打唐孟礼还把唐孟礼送了官。

桃儿却搞不懂她的小姐了,刚刚还是提着带血的剑,怎么这会子……

……

唐前退的及时,所以那一剑只划了道口子。从窗外直接翻回了自己的房间,埋伏在唐前房间的唐孟礼已经替自己顶了包。这倒是让唐前十分狐疑,如果说前两个回合两人没看清对方的样子的话,最后一下交锋两人可算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个照面。

当然现在的情况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唐前去细想。进到房内,却发现床底下的唐杰。唐前没多想,便把这个床底下的唐杰带到了镇子外的小树林。

唐杰慢慢醒来看着唐前顿时怒目圆睁:“你绑我干什么,给我松开?”

唐前抱着胸抱着胸,“我刚刚在客栈下看见你了,我问你。我们说什么了?”

“什么说什么?快给我解开!”唐杰有点不耐烦的说。

唐前叹了口气,拔出腿部的匕首。朝唐杰走过来,有从腰间掏出一个瓶子往匕首上到殷红的液体。

“鹤顶红?这,你要干什么?”

此时的唐前早就是惊弓之鸟了,所以尽管他知道他眼前的那人是很有可能是真的唐杰,但是他还是不放心。所以打算“逼供”!

“我在客栈下面看到你了,告诉你唐门来人抓你了。”

“派的谁?”

“大总管唐生。唐蓓传话来说,她在芸儿的房里发现了烧成灰烬的药方。把残破的药方给怀玉师傅看了后,确认是雁门的要方……”

“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间的床底下?给我说说经过。”唐前转了转手中的匕首。“我老实告诉你,我在客栈下面碰到了你唐杰,我很确定我碰到的唐杰是假的。所以我现在很担心你也是假的。你几时到的客栈?”

“我和芸儿一起来的黄门镇的这家客栈,就和芸儿一起边吃着干果边等,后来你自己就来了,我就告诉你唐门要来人抓人……然后我在醒来就是现在这样……”唐杰越说越大声。

唐杰皱了皱眉问道。“芸儿?芸儿那,你们等到我来之后芸儿那?”

“你来的时候芸儿去给茶壶加水……”

唐前上前刚要给唐杰解开。

“阿前!你等下!”唐影雪突然不知道出什么地方出来。转向问唐杰,“我是什么时候生日?”

“八月十五中秋。”

唐前一愣对唐影雪呲牙说道,“祝你昨天生日快乐。”

唐影雪偏了偏头。唐前用眼神询问唐影雪要不要放人。唐影雪笑了笑,抽出紫玉匕首猛刺唐杰心口。

唐前顿时浑身冷汗,不就是没说生日快乐嘛。也不至于捅自己亲弟弟啊!

一声闷响,“唐杰”突然发出咔咔的巨响。唐前,唐影雪快速跳开的同时,“唐杰”突然喷出紫色的毒气。

“偃师傀儡!?”

精彩点评

这本《君定而国安》应该是作者(霖雪夕)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唐杰,唐影雪)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