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重生之亘古神尊》重生之无上神尊白云 第十九章 不安玄幻类型小说

《重生之亘古神尊》重生之无上神尊白云 第十九章 不安玄幻类型小说

时间:2020-01-13 11:47:53来源:阅文集团

《重生之亘古神尊》重生之无上神尊境界划分 帝王攻 重生之亘古神尊鬼畜 连载

重生之亘古神尊

类型:玄幻作者:应云状态:连载中

主线角色是赵渊,赵远的网络故事《重生之亘古神尊》此文是应云墨下的玄幻文,文笔点石成金主线新颖,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独家完整版小说,主要讲的是 这两个人的状态,比牧风上的差距大,但只是突破了精神的阶段,进入了精神力量的阶段。“如今,任何人都可以自称长生不老。”赵渊看着这两个人,心里偷偷地笑了。“亲爱的考生们,你们好,欢迎来到卢娜剑校。你们前面

《重生之亘古神尊》 免费试读

这两个人的状态,比牧风上的差距大,但只是突破了精神的阶段,进入了精神力量的阶段。

“如今,任何人都可以自称长生不老。”赵渊看着这两个人,心里偷偷地笑了。

“亲爱的考生们,你们好,欢迎来到卢娜剑校。你们前面有台阶,通到殿的内门。

其中一个学生双手放在背上咯咯地笑着,低头看着那些选择者。

应征者会立刻和对方交谈,而晋升听起来是个问题。大厅缺月剑住,漫宇东域名列三甲的大门,介绍考试竟然这么简单,难免让人心生怀疑。

“在不朽之山的上面有三扇门,、和。在那里你将学会练习。”

“爬上楼梯,去门前字下降,消除,门前去词下降,字门,门前去一个词下降,字门,当然,如果你有能力,直接穿过门是不可能的。

“那你的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另一个学生拿出辅币,举起手来挥动。

选择器爬上台阶,生怕落在后面。相反,走在后面的是赵远,他皱着眉头看着两个笑得很奇怪的徒弟。

“啊!我的腿!”

赵渊还没进门,就听见台阶上传来一声喊叫。

抬头一看,许多冲上楼梯的人倒在了地上。令赵远吃惊的是,他们几乎都受了重伤,无法动弹。

“哦,我忘了告诉你,这个梯子越往上走,地心引力就越强,盲目地冲进去很容易受伤。我希望你能继续一步一步向前迈进。

“顺便说一句,”弟子看着这群选择者咯咯地笑着说,“当我们到达门时,重力将是外面世界重力的5倍,是门重力的10倍,是门重力的15倍。请您量力而行,以免伤到您的骨头,影响您以后的练习。

赵远只好笑了。一听地上的动静就被消灭了,赵渊已经模模糊糊猜到梯子上有问题。

然而,对于赵渊来说,重力的增加并不是什么,作为一名战士,灵师的身体力量水平是不一样的,这条规则对赵渊来说是非常有益的。

但赵远担心的是楼上是否会有埋伏等其他事情。

赵渊想了一会儿,大步走进大门。

既来之则安之,这一步走得如何,还谈前世是什么样子的,在一般的尺里空?

修行的路不是没有尽头,永远不会回来。

一踏上梯子,那将拉着许多人跌倒的重力立刻包裹住了赵渊。赵远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一步一步地爬上楼梯。以赵源目前的实力,梯子的前端完全是平的。

其他满怀希望的候选人开始成群结队地往上爬,走上台阶。赵远控制着脚下的节奏,始终守在队伍的中间,稳步前进。

没有一根香,第一个院子出现在大家面前。牌匾上有一个巨大的字,笔触锋利,就像被刀刃割过一样。这是剑派的字门。

来到这里,原来100人的队伍被淘汰了十余人,那些人都是靠丹药或秘法随机堆出的境界,身体跟不上,也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走到字门前,许多人已经是气得气喘吁吁了。五倍的重力足以让这些人喘不过气来。

可以去这里,即使通过测试,正式加入失踪的月刀,但这字门不需要想,自然是最糟糕的第一,其余的人超过40,显然这些人不愿意呆在字门。

赵渊扫了圈剩下的人,表情依然轻松,五倍的重力,对于现在已经有三千多斤的赵渊凌来说,还不是什么。

又过了一段时间,字门的庭院就在眼前。在产生向上影响的大约40人中,剩下的不到20人。他们大多数人跌倒在路上,遗憾地回到门。

走到字门的院子里,总共还剩下16个人,绝大多数已经是汗流浃背。

在这里,重力增加到外部世界的十倍,甚至赵渊也开始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沉重,更不用说精神了。

赵远望着前面的梯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很多候选人的眼睛是敬畏的看着赵渊,赵渊不知道的是,缺乏一个剑近一百年来,没有弟子,能够直接进入前面的词。

“来吧,兄弟!你是个好人!

“来吧,来吧!”

不知是谁先喊了起来,停在字前面的十多人陆续开始为赵远加油。赵远咧嘴一笑,迈着沉重的脚步朝塔楼走去。

赵渊站直了身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这是赵渊五次停下来休息。

走出乙字门,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乙字门的院子已经逐渐缩小到只有手掌大小,但那一字门的院子,却没有出现迟缓。

出了字门,越往上走,赵渊越冲到身上沉了下去。每走一步,你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下。

自从赵开始锻炼以来,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感受到这种压力了。

四肢百骨中的力气不断被压干,再不断重生,这消耗、补充、消耗的过程,使人无比快乐,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在与这巨大的压力斗争,发出不屈不挠的尖叫来。

过来,赵渊不得不庆丰剑在手,拐杖,原本500多斤重庆丰剑,在这个重量,重量非常惊人,与赵渊的力量,向上移动手臂有点颤抖。

休息片刻,赵渊又出发了,一步一步,将大颗汗珠滚下了台阶。

突然,一阵响声传来,赵渊立刻意识到出事了。声音径直朝前传来。那是一把会飞的剑。飞行轨迹是直线的,没有一丝幻想,只是直直地向赵远飞去。

“原来是这样。”

赵远无奈地摇摇头。路上会有埋伏,这一点,赵渊长早就想好了,但到这一步,要打回去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赵渊手握青凤剑柄,脚下稳稳地迈着马步,看着飞刀的轨迹撞到,腿用力,被腰肩臂撞断,最后双手挥动剑,青凤剑要荡起来。

在十余次的重力作用下,青凤剑本身的重量就可怕地超过了5000斤。

这是赵渊来拦阻飞刀的,有了这个重量,想打倒赵渊可不容易。

飞剑和青风剑突然撞在一起,巨大的推着赵渊脚不稳,一系列的台阶走了出来,飞剑又绕着赵渊脚走了一圈。

赵渊长叹了一口气,但一笑,差点就放弃了。

显然,这把飞刀不会放过自己。

在剑即将接近的时候,赵渊忽然觉得脑子里好像有一颗炸弹爆炸了,身体里突然冒出一股奇怪的精神,赵渊只觉得脑袋里有一声“嗡嗡”,耳朵里充满了尖锐的嗡嗡声。

那个灵境的力量比赵渊的十五灵境齐法戈还要强大。在这灵境的牵引下,连清风剑也突然变得越来越轻。

赵渊没有等人出其不意,剑已被杀到前线。

随着精神力量的突然出现,利剑的牙齿,直将利剑割飞得远远的。

与此同时,神奇的灵气迅速转移到了赵渊脚上,赵渊觉出了轻快的一步,迈了十多步。

赵渊被彻底震住了,常年习武,赵渊对力量的控制非常准确,只是施展了魔术般的力量的精神,只是把两倍的压力压在了赵渊身上。

让赵远震惊的不仅仅是这些。

十多个步骤之后,赵人民币压力增加,但也增加了精神,仍然维持在两倍的压力,赵渊的脚,仍然不感到丝毫的重力的影响,如果不是腿部肌肉突然疼痛的感觉,赵渊甚至不能判断重力增加了。

赵渊还没来得及想,飞刀又绕了回来。

赵渊干脆一咬牙,凶狠的青凤拔剑欲飞。带着赵渊的手臂用力,得知凌金立即转移到了赵渊的手中。他一拳就把那把飞剑直接拔到了远处的树林里。

飞刀被凌金击落,凌金再次转移到赵渊脚边,赵渊快将青风剑还给徐梅珠,借着凌金的力量,凌金朝着山顶跑去。

不久,一个字门院的变化出现在赵渊面前。从这能量开始,但是一杯茶,赵远跑了很远,比前一个小时走得更远。

不到五十步就到了门,赵的重力达到了顶峰。整个15次在外力的重力作用下,挤压着赵渊几乎要把胆汁吐出来。

那个神秘的灵锦仍然保持着角色,但双腿已经达到极限,赵远清楚地感觉到腿部肌肉已经几乎到了撕裂的边缘。

赵渊的喉咙里,开始发出低沉的嘶嘶声,声音越来越高,再走三十步,那嘶嘶声就变成了嘶嘶声。

“等等,等等!”!“

巨大的压力终于把赵通的腿撑不住了,一阵疼痛袭来,赵渊才知道,他的肌肉已经被撕裂了,大豆豆的汗水不断地从前额滚落下来,疼痛的表情让赵渊差点皱成一团。

冲刺的势头正在放缓,在神秘的灵劲的牵引下,赵渊迈着蹒跚的脚步,一箱箱地向梯子移动。

他左脚的肌肉完全撕裂了,除了剧烈的疼痛之外,他没有任何直觉。

每走一步,赵渊都会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像一只愤怒的野兽,不断地撞击着自己的笼子,洞里的精神之牙清楚地回忆起是“汩汩”的声音。

还有十步,八步,五步,三步,最后三步。赵渊用双手抓住已经失去知觉的左腿,用力蹬着右脚。

那一刻,恐惧的压力,随着神秘的灵体消失了,赵渊甚至没有把那多余的灵力翻过来,躺在地上两眼发黑,晕过去了。

失去知觉前的最后一幕是两个人,一男一女,走上前来。赵渊依稀看见他们的衣服上绣着冰刀的图案。

“哥哥,最后三步你提前解除了重力禁令,这不是掩护吗?”

“那你最后一段路没有控制飞剑攻击他,又算被掩盖了吗?”

两人互相看了看,然后看着地上的赵渊,都松了一口气。

过了很长时间,赵渊才从疼痛中醒来。

当他睁开眼睛时,那是一根高耸的横梁。环顾四周,赵渊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像宿舍一样的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

疼痛逐渐减轻。左腿的肌肉仍然有点痛。即使吃了红色的药,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然而,这一次使用的药物如丹参是最好的。

“你听到了吗?今天新来的选徒弟,有一个直接冲上一句话的门。”

“你不知道吗?有谣言在房子里流传。这是一百年来在门这个字上直接选择的啊。

听到门外议论的声音,赵渊才长出了精神,看来他是成功了。这里应该是一个字门。

冲上梯子的过程中,赵远几乎被身体的强大精神所挤压,即使在这个时候,仍然是一种疲惫的感觉。赵渊翘起二郎腿,准备接受内部检查。

但就在刚开始的时候,赵远惊呆了。

“天哪,尼玛这是什么鬼东西!”赵渊望着身上黑色的灵魂万千股的流淌,克制不住地爆发出来。

在赵渊的身体里,有很多黑灵在流动,就像成千上万的黑色丝线,在经脉之间流动。

一看到那深沉的色彩,赵渊立刻想到了那进入他身体的符文,想到了在梯子的冲击过程中那突如其来的神秘精神的爆发,赵渊立刻断定这些黑暗的精神流动着,一定是来自符文。

“你醒了吗?

赵渊被弄糊涂了,一个年轻人推门进来。她中等的头发像金子一样耀眼,精心地梳在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上。他的眼睛是美酒的琥珀色,看上去非常柔和。在他的身上,是一套蓝色的练习服,胸前绣着一个金色的字母。

青年看见赵渊醒了,正忙走到桌前给赵渊倒了一杯水。

“你已经睡了一整天了。先喝杯水。我的名字叫李欣,从现在起我们是室友。

“谢谢。

赵远拿起杯子喝了下去。然后他跳下床,严肃地看着李欣。“给我一拳,”他说。

“哦?”“你以为你在做梦吗?”

“不,别管我,打我。”赵渊挥挥手,拍了拍胸口。

“你这个人真奇怪,乍一看就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是你逼我这么做的。”李欣皱着眉头,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笑了。

“没关系,来吧。”赵渊挺起胸膛,开始飞奔。

李欣的脸不知道所以表情就出来了,举起手一拳打在赵媛的胸口,一拳打在了赵媛身上,赵媛被胜胜打了两步。

“嗯,你没事吧?”李欣头也不回地看着赵远,显得相当不安。

精彩点评

《重生之亘古神尊》这本小说写了三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应云)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应云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