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阎王喊你去打工》小道士的打工阎王 完整版免费阅读 阎王喊你去打工精彩阅读

阎王喊你去打工

《阎王喊你去打工》

凉城虚词 著

已完结 玄幻 云阎,范静茹 互联网

《阎王喊你去打工》是凉城虚词所编写的一本玄幻佳作,故事精彩纷呈,文笔朴实无华,可以一阅。《阎王喊你去打工》精彩内容试看 范静茹最后还是在顾止期家里‘住’了下来,云阎很殷勤的给她洗干净了烟灰缸,力图让这坨关键的怨证住的安心,住的舒适,住出幸福,住出感情。范静茹有没有住出感情顾止期不知道,但他终于还是在暴露了自己可以看见怨

932次点击 更新:2021-05-04 17:00:31

免费阅读
《阎王喊你去打工》是凉城虚词所编写的一本玄幻佳作,故事精彩纷呈,文笔朴实无华,可以一阅。《阎王喊你去打工》精彩内容试看 范静茹最后还是在顾止期家里‘住’了下来,云阎很殷勤的给她洗干净了烟灰缸,力图让这坨关键的怨证住的安心,住的舒适,住出幸福,住出感情。范静茹有没有住出感情顾止期不知道,但他终于还是在暴露了自己可以看见怨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范静茹最后还是在顾止期家里‘住’了下来,云阎很殷勤的给她洗干净了烟灰缸,力图让这坨关键的怨证住的安心,住的舒适,住出幸福,住出感情。

范静茹有没有住出感情顾止期不知道,但他终于还是在暴露了自己可以看见怨怪的事实。

为了这个云阎差点没闹死,先是叽叽歪歪的给顾止期反复的说自己就是举世无双、高岭之上、万中选一的阎罗王大人,尔等屁民一定要对我客气点,接着便是强烈抗议给顾止期当助理打工。

结果被顾止期一招绝杀武力镇压,俩人的主仆关系依然如故,稳若金汤。

范静茹的案子最后被定性为自杀,影视城也终于开放了,顾止期云阎俩人继续开始工作,冰天雪地里也亏得这些人都一个个演好热啊好热的戏份,云阎依旧散漫目无组织,一个人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影视城的道具室玩道具。

结果刚进门,就听见有人低声说话。

“告诉云阎!乖乖做他的五殿阎王,五十年后我保证他回他的森罗大殿,不过以他的修为,料他也发现不了其中缘由!”

道具室里面东西堆的实在是多,十米不到的直线距离中间堆了一大堆东西,云阎也就只能闻其声,不能见其人了。

不过是那个不开眼的小喽啰居然敢质疑你云爹的修为?!

接着又有一人接话,“其实这事您也不用太过谨慎,您从外堵住怨门这事,也是经过上面特许的,先不说五殿那边怎么解释,九殿那里您也是打过招呼的。”

云阎气得咬牙,好嘛,给谁都汇报了就是不告诉他,是要搞事情吗?

这肯定不是神荼就是郁垒!

郁垒这倒霉玩意本来就长得凶神恶煞的,每次见面话不投机里面给你抡一斧头,说白了就是个耿直怨,所以不可能是他在背后搞什么小把戏,所以剩下的就是小白脸神荼了?

云阎气的猛踹一脚面前的货架,“神荼小儿!你心怀叵测,纳命来!”,奈何某人凡体肉胎太脆弱,货架没倒,他自己被反弹了回去倒栽了个葱。

等到他挣扎着爬起来绕过货架一看,哪里还有半个怨影子。

云阎怒不可遏,原地转了三四圈,忽然想起来寄养在身边的女怨范静茹,便念诀从耳后现出女怨。

“你看见刚才那俩人张什么样了没?”

范静茹凝眸细想,“他怨气太盛,我不敢靠的太近,但我肯定他们是我们身边的人,就在这影视城里!”

云阎心里一顿,明白神荼也是附身凡人了,也不知道像神荼这种具有强大念力怨气的怨王,哪个凡胎能承受得住。

云阎连忙跑回拍摄场地,却发现剧组已经收了工,场务小弟远远的就冲着云阎喊,“你家大王已经回去了!”

云阎一凛,要说这里他见过念力最厉害的就属顾止期了,难道是他?

云阎心里忐忑,要说这段时间以来在人家他最依赖谁,那肯定是顾止期了,这人虽比不上牛头马面陪了自己千百年,但总算得上自己在低谷时能陪在身边的人。

云阎不敢多想,生怕自己邪念一生,压不住心中邪祟,阎王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等他好不容易回了家,才发现顾止期根本没有回来,云阎心又沉了一截,他细细回想自己有记忆的三千年光阴,从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变成了现在这样,期间多少磨难不甘,他怨恨过天道,怨恨过玉帝,但从未把这种恨意,面对过自己身边的人。

牛头马面为什么就叛了呢?他们求什么。

为什么神荼偏偏就是顾止期呢?我并不挡他的路。

云阎悲从中来,胡乱塞了点面包就钻进了被窝,睡得晕晕乎乎,听见家里座机在响,云阎不情不愿的起床接起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见电话里稀里哗啦的雨声中夹杂着顾止期咬牙切齿的声音:“要饭的!你居然已经回家了!”

“啊?”云阎式懵。

电话咣当一声就挂了,不到半小时,顾止期一身水的回来了。

“你……你听我解释……”

云阎再一次被屈辱的武力镇压。

第二天没有通告,俩人都惬意的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云阎还是给顾止期解释了一遍,“昨日是场务告诉我你已经回家的。”

顾止期从鼻子里喷出一个不满的‘哼’,却也没说什么,倒是云阎突然想被点了穴一样,怔怔的看着顾止期。

范静茹也成烟火缸里现出了人形道:“昨天那人可能就是场务。”

云阎连忙拉着顾止期问,“你知道剧组场务是谁吗?”

顾止期拧眉,“你说的哪一个?”

“就是咱们第一天去剧组,给咱们准备了臭肉的……”云阎说了一半突然就明白了,怎么当时就没有仔细看看这个场务!

云阎二话不说就央着顾止期带着他去找采办场务,顾止期拗不过他,只好浪费好不容易的假期,带着他风风火火的去影视城找采办场务。

幸亏剧务主任同时监制两部剧,一到影视城就看到采办场务被训话,但从他底下的眉眼里却露着桀骜和蔑视,哪里是个普通人该有的神情。

云阎二话不说就想跳出去大喊一声“呔!大胆小贼!”,却被顾止期提着领子放在了身后。

顾止期的笑很独特,微眯眼睛,唇角微提,给人一种奇异的祥和感,仿若这人能看透别人困苦,能替你结了忧愁。

顾止期走上前,拍拍主人的肩膀,“主任!能借你的采办场务一下吗?我好像丢了东西。”

果然,从领导手里要正在挨训的人,也不会让人觉得被伤面子,主任向场务挥挥手便走开了。

场务回过头来看着几个人,薄薄的唇角勾起一个阴邪的笑容,却不过来,远远的似在对峙,却又让人捉摸不透他究竟要做什么。

顾止期只好上前,好哥们似的将胳膊搭在场务的肩上,将人半推着,带到了道具室里面。

云阎黑着一张脸,没好气的问:“说吧!上面到底给了你什么指示,为什么要关了怨门?”

这次顾止期没嫌弃他胡言乱语,倒是很负责的一直‘挟持’着场务。

场务嗤笑一声,似是并不在意顾止期搭在肩膀上的手,只是依旧露着邪气的笑脸道:“你做了三千年阎王,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云阎忍住怒气继续问:“自从我做五殿阎罗以来,从未有过一案徇私枉法,怨灵洗去俗缘均转入轮回,因果循环从未差错,我自问上不愧天,下不枉地,为何……”

为何众人均如此待我!

场务也就是威名赫赫的神荼怨王,看到云阎黯然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云阎啊云阎!枉费你看遍了人间三千年因缘,难道你不懂‘无妄之灾’这个道理?”

云阎如遭雷劈,怔怔的看着神荼,神荼终于一把打开顾止期放在肩膀上的手,怨气瞬间将几人周遭包裹了起来,乌黑色的阴气叫人难以呼吸,人间把这怨气叫做‘瘴’,却不知道这是怨王特有的杀人之气。

“顾止期!快跑!”云阎顾不得其他,连忙召出女怨,让女怨将顾止期包裹其中以防顾止期种瘴毒,却忘了自己也是凡胎肉体,也受不住这样浓烈的毒瘴。

神荼终于破开肉身,只见从场务眉心撕开一个血口,慢慢的挤出来一个满身黑瘴的白面怨,乌黑的眼里全是嗜血之气,一瞬间就伸出血爪扣住了云阎的肩膀,瞬间鲜血入注。

“云阎!”难为顾止期面对这样可怕的场景还能保持老僧入定脸,云阎忍着肩膀的剧痛,却不论如何都没法摆脱神荼的‘魔掌’。

怪不得连黄帝见了神荼郁垒都要低身问好。

顾止期死死的拽住云阎,生怕云阎被神荼给撕成碎片,神荼看得好笑,这云阎也是运气好,刚到人间就能遇到个这样舍生取义的人,只可惜,再怎么临危不乱大义凛然,人,终究不过是个人罢了。

神荼又抬起乌青的右手,云阎知道神荼右手是专门抓魂去魄的,想推开顾止期,却依旧被神荼制的死死的,丝毫都不得动弹,只得朝顾止期喊:“快让开!让开!”

却见顾止期朝云阎一笑,伸手一把捏住了神荼雷霆万钧的右手!

包括神荼自己,所有人都愣住了。

顾止期轻轻一笑,转头问云阎,“凡人之血是不是可灼怨?”

云阎愣愣的点头,神荼发觉不对连忙抽出还扣在云阎肩膀里的左手,还未来得及朝顾止期招呼,就见顾止期咬破自己的手指,一巴掌盖在了神荼白皙的俊脸上。

瞬间万怨齐哭,瘴气四泄,午后的道具室里弥漫起了铺天盖地的黑瘴,神荼扬天长啸,悲鸣声震的地面都为之抖动,道具乱七八糟倒了一地,有的甚至都崩裂碎成了粉末!

“你是谁!!!”神荼朝着顾止期嘶吼。

顾止期被云阎赶紧拉出瘴圈,神荼的脸居然开始一片一片的剥落,阳间太足,神荼只觉得自己神魂都要飞散而去,心中大骇,这凡人究竟是谁?难不成是某位历劫的大能,但从三千年前就再没有人历劫下凡了,所有神尊均已归位,这位到底是谁?!

神荼实在抵不过,只好赶紧回了怨门之内,只有在阴气极盛的地方,他才能保住自己元神,几万年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未知的恐惧。

瘴气一瞬间就散了个一干二净,云阎一下子失了力,瘫坐在了地上,顾止期带着个血人直杀医院,果然不出半小时狗仔闻风而动,医院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医生看着云阎肩上的抓伤,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究竟是什么动物抓的?”

哪个动物的爪子能这么锋利,简直就像是人手生生的扣进去一样。

顾止期只简单的解释说是演出道具误伤,医生半信半疑的将人推进了急救,一直折腾到半夜,云阎才晕晕乎乎的被推了出来。

因为用了麻药,云阎的意识一会凝聚一会飘离,最后顾止期拍拍他的脑袋,云阎才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精彩评论

凉城虚词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玄幻文,但他却是玄幻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玄幻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凉城虚词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云阎,范静茹)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