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庶女有为》年少有为MV女主 忠犬攻 庶女有为SM

庶女有为

《庶女有为》

紫汐 著

已完结 架空 展逸,乌龟 互联网

《庶女有为》是紫汐最新写的一本架空作品,内容扣人心弦,文笔一气呵成,不容错过。《庶女有为》主要讲的是 展逸正在思考之际,云非已经打量着紫扬山庄,门口两只石狮威风凛凛的守着大门,朱漆大门上两个金色铜环,铜环上同样是两只狮子图案,门楣正上方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紫扬山庄”。云非伸手推门,仿佛是在自己家中一般

720次点击 更新:2021-05-03 13:08:45

免费阅读
《庶女有为》是紫汐最新写的一本架空作品,内容扣人心弦,文笔一气呵成,不容错过。《庶女有为》主要讲的是 展逸正在思考之际,云非已经打量着紫扬山庄,门口两只石狮威风凛凛的守着大门,朱漆大门上两个金色铜环,铜环上同样是两只狮子图案,门楣正上方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紫扬山庄”。云非伸手推门,仿佛是在自己家中一般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展逸正在思考之际,云非已经打量着紫扬山庄,门口两只石狮威风凛凛的守着大门,朱漆大门上两个金色铜环,铜环上同样是两只狮子图案,门楣正上方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紫扬山庄”。

云非伸手推门,仿佛是在自己家中一般不客气,怎奈门就是纹丝不动,他有些着恼,手脚并用的连踢再打着朱漆大门。

正在他努力的和门较劲之时,门却自里面打开了,他一个没注意身子前倾险些摔进去,好在门口有一位如门神一般壮硕的大块头接住了他,不过来人似乎没那么好脾气,怒吼了一声:“什么人这样嚣张,找死!”

云非姿势不雅的趴在人家身上,摸了摸被撞疼的鼻子,没好气的回了句:“没事长这么硬做什么,快撞死人了!”言罢,才懒洋洋的从人家身上起来。

来人的火气立即被挑了起来,抬手便要向他胸口拍去,只听一声断喝:“霸刀,住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站在一边看好戏的展逸。

被称做霸刀的男子生生的收回手,脸色完全黑了下来,怒瞪了一眼还在一旁揉着鼻子的云非,恭敬的朝站在一边的展逸说了句:“少主,您回来了,我命人去准备酒菜!”便退了下去。

展逸嗯了一声便随霸刀向庄里走去,此次月裳之行颇有收获,心情舒畅,路遇这个谜一样的男子也就顺手管了次闲事,说不准这个云非还会给自己意想不到的惊喜也说不定,想着这些也没管在一旁委屈的如小孩子一般的云非,反正他知道这家伙一定会跟在后面。

果然,云非放下不停摸着鼻子的手,打开手中折扇,在人家后面颠颠的跟了去。

进了庄院才更能体会什么是别有洞天,左手边是一条迂回曲折的回廊,廊下是淙淙流水,水里种着各式莲花,可惜的是现在不是花季,不然一定会为这小桥流水增添一份诗意。

回廊迂回百尺处有一八角凉亭,亭内有一张石桌,四张石椅,靠东方有一弯拱小桥,水塘四周种植着茂盛的树木,西侧是一片开阔的空地,看起来似乎是平时用来练习武艺的地方,两侧有兵器架,正南方是一幢三层高的红色建筑,正上方一块匾,上书几个大字“紫扬轩”,它的正对面便是山庄的大门。

廊下流水淙淙,偶尔几尾锦鲤浮出水面,呼吸新鲜空气,水面渐渐浮出一只大乌龟,这可让云非瞪大了眼睛,也不管是身在何处,伸手便去抓,乌龟一见上面乌云罩顶,刚刚露出水面的脑袋马上又缩了回去,云非用力过猛,失去了平衡,乌龟没抓到,自己却“扑通”一声掉进了池塘里,好在池水不深,他落汤鸡一般从水里站了起来,甩了甩湿淋淋的头发,咕哝了一句“又不是要吃了你,跑什么跑嘛!”言罢努力的从水里爬了出来,八月的凉风一吹,不由得让他打了几个寒颤,走到了展逸跟前,不管三七二十一扒起了人家的衣服。

展逸一愣,旋即一个闪身避开了他的狼爪,不悦道:“你在做什么?”

云非连打了几个喷嚏,鼻音浓重的回道:“难道你就让我这样在你这里做客吗?”浓浓的不满语气。

展逸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看浑身湿透的云非,讽道:“我家的乌龟咬你了不成,你抓它做什么?”

“谁说它不咬我我就不能去抓它的?我又没想吃了它,只是想和它说说话,它做什么跑的那么快,害我掉进了水里,乌龟是你养的吧?它是你们山庄的吧?你是庄主吧?整个山庄都归你管吧?那我不扒你的衣服扒谁的衣服?”云非理直气壮的嚷道,还一副委屈万分的样子,皱紧了一张小脸。

“你……简直不可理喻!”展逸被他似是而非的话绕得头晕,这都哪跟哪啊?怎么话一到了他的嘴里就全变了样呢?他的话听起来的确没有一处是错的,可是有这么的吗?不过这话却又让他无从反驳,他怎么觉得今天路过救了他自己做错了呢?这样的人会对自己的大业有所助益吗?又或者自己根本就是高看了他,想他落雪宫那么多亦正亦邪的人物他都能轻松的收服,定是有些手段,难不成他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我不可理喻?那你说说看我哪里说错了?”云非不依不饶的问道。

正在两人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霸刀已经命人送来了酒菜,恭敬的摆在了八角亭的石桌上。

云非闻着香味便寻了过去,也没管人家让没让他吃,毫不客气的大块朵颐起来,饭菜堵住了他的嘴倒也忘了自己满身的湿了,吃相好不狼狈,活像饿了几百年一样。

展逸锁眉看着他在那风卷残云一般吃着他的饭菜,调笑道:“堂堂落雪宫宫主难道是边境难民不成,看你人倒是满优雅的,怎么这吃相就像一只被饿了许久的狼一样!”此时他倒真的有几分相信眼前的这个少年不会武功了,看他刚才那般狼狈的样子,若是真的想隐藏实力,便是会做戏了。

“宫主又怎么样?宫主就不是吃饭长大的?我又不是庙里的菩萨不吃就会饱!”云非嘴里含着一只鸡腿口齿不清的回道。

“你这小子不要太过分,你当少主宠你便可以肆无忌惮?我扒了你的皮!”霸刀早就看不下去他的行为了,气急的吼道。

云非转头看向一边长得如黑金刚一般的霸刀,眼睛弯成了月牙形,嘴里不停的吃着东西,也没让他乖乖闭嘴,“这位大哥,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宠我了?况且这个宠也该是对你家少夫人吧?莫非你觉得你家少主有断袖之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妨直说出来,何必这样拐弯抹角呢?难道你偷偷的喜欢这位仁兄?那你大可放心,在下虽然贪嘴,不过不干净的东西我是不会吃的!”说完还冲脸黑的不行的霸刀挤眉弄眼,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

展逸的脸立刻上了一层冰花,隔着几里地都可以冻伤人,他不悦的看向属下,虽然明知道云非是有意难为自己的属下,但是这话怎么听着都不顺耳。

霸刀看主子沉着脸,慌忙跪倒在地“少主,我绝无此意,这小子根本是无理取闹,少主不要听他污蔑属下!”

展逸点了点头暗示自己明白,“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和云宫主谈。”

霸刀忐忑不安的退了下去,回头狠狠的瞪了还在大吃的云非一眼。

云非一头雾水的看了看展逸,自己斟了一杯酒,又开始埋头苦吃。

“云宫主当真是令人意外,看现今江湖,落雪宫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不谙武功又只会惹麻烦的宫主呢?云宫主莫不是在这里同展某打哈哈吧?”展逸有意试探,刚才救他之时那一箭虽未要了他的命,却划破了他的颈子,那支箭自己也看过,淬了巨毒,这一路上,云非没有吃过任何解药,却不见有毒发的迹象,这里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能挑起这么大一份家业的人,自己怎么都无法相信他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只怕是真人不露相吧。

“惹麻烦?这怕是无从说起了,难道说像个小姐一样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呆在家里绣花就不惹麻烦了?人不找麻烦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的!至于展庄主说在下打哈哈那就更是冤枉了,在下可没有求着展庄主带我来庄上做客,难不成吃了你的饭喝了你的酒便是同你老兄打哈哈了?”云非不客气的回道,这个展逸的语气中充满了试探,自己岂会听不出来,只是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今日他出手救自己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巧遇,自己心里也没有数,只能顾左右而言它。

展逸颇为欣赏的看着这个绝美的少年,他的回话虽说犀利,却是避重就轻,武功的事情他不提,惹麻烦的事也是轻轻带过,反倒和自己打起了太极,就算眼前的人真的没有武功,单凭他这份头脑,自己也不能轻易放过他,更何况他的落雪宫还有那么多的高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今天这人算是救对了,至于如何同他套交情就要看自己的了,“云宫主真是爱说笑,若不是我出手,只怕此时你已经成为箭下鬼了,就算是云宫主不记着我的恩情,至少也不要将展某当成是敌人吧?我若不带你回庄,只怕你此时不是北堂王府的座上宾至少也该是思净天的阶下囚了,怎么?不打算感谢我吗?”

云非微微一笑道:“不知展庄主想要在下拿什么感谢呢?你看我一介穷酸,要钱没有,要命还只有半条,拿什么报答您老人家呢?如果展兄不嫌弃的话,云某便依了展兄的心意,以身相许如何?”言罢他站起身来,对着展逸一番的挤眉弄眼,手也不规矩的搭上了人家的肩头,可是他眉眼间的笑意却是昭示了他的存心。

展逸看到他故意为之倒也不气,反而心里面有些暖暖的宠溺,甚至刚刚看他那狼狈的吃相有丝的心疼,这种异样的感觉从一见到他的那刻开始就一直萦绕心中不去,莫非真如这小子所说一般,自己有断袖之癖?想到此处,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鼻尖处也浅浅的蒙上了一层薄汗,他轻抬手急急的拍掉他那不安分的手,又抹了下额角的汗,脸色发红心砰砰乱跳,声音有些发颤的道:“贤弟说笑了,我想贤弟也不至于只是这样流于表面的感谢在下吧?若是真有心,就请贤弟记下这份情,他日若真在下遇到什么难处,还请云宫主及贵宫上下不要袖手旁观才好。”

云非心上一紧,看来他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人情债是最难还的,此人很不简单,若真有一日他找到自己跟前,只怕绝非易了之事,只是今日的情算是欠下了,谁让自己懒散呢,让他钻了空子,若不是早已感觉出他的存在,也算准了他不会袖手旁观,自己怎么也不会站在那里等死,唉,合该是自己的错啊,“这是自然,看在展兄好酒好肉的款待上,若真有一日兄台没饭吃了,尽管来找在下,山珍海味没有,鱼肉白菜,包子馒头管饱,你看如何?”

他绝口不提今日相救之事,却只是避重就轻的说吃喝,展逸岂能听不出来,不过听他言语间的意思也并未拒绝,只是若是事情当真关乎落雪宫生死,只怕他未必真的肯帮忙,包子馒头管够,呵呵,搭上他展逸这条线,再想全身而退,只怕也不是他能做的了主的了,不管如何,今日这份情他认了,想想以后便要和这个绝美的少年有不少的接触,他的心情便好了起来,正待说话,却见云非脸色惨白,冷汗也渐渐的自额角流了下来,心不由得缩了起来,看来他病的不轻。

云非暗叫一声不好,看来今天受了凉,老毛病又来“探望”他了,此地不宜久留,今天身上没有随身带着救命的药丸,想到此处他匆忙起身,旋身便向门外奔去,临行前留下一个绝美的笑容朗声道:“展兄,在下酒足饭饱,该谈的报恩之事展兄也应允日后再说,在下有急事,就先行一步了,他日再会!”

展逸被他搅乱了心绪又见他痛苦难当放心下不,怎么肯放他走,一个纵身便追了过去,本以为应该轻松抓到他,没想到他却如同泥鳅一般滑了出去,展逸心里犯疑,江湖上不是说他不谙武功吗,为什么看他的身法是绝顶高手呢?轻功路数出神入化,连自己所学的“飞花步”都无法与之并行,他就如一个谜一样深深的吸引了自己,这下就更不能让他走了,打定主意的展逸使出了浑身解数紧追不放。

一路疾行的云非渐觉胸口疼痛加剧,呼吸也越来越不顺畅,又强行提了一口真气想甩掉紧追不舍的展逸,怎奈后面的人就是不放手,追了快半个时辰了,如果是平时自己可以轻松甩掉他,不过现在真气渐渐涣散,内力无法聚集,速度明显不如往日,正在焦急时刻忽听前面有人喊:“无忧,是你吗?”

云非心里一喜,是归隐桥来接他了,想必是久寻不到他急了,亲自出来找他了,忙答道:“隐桥兄,正是在下,快来救我,后面有坏人追我!”

说话间归隐桥已经来到了近前,抓住他的肩膀四处查看,嗔怪道:“你怎么就不能有一刻的安宁?伤到哪里没有?”

此时展逸也追到了近前,看到归隐桥的出现有些讶异,据说此人功夫堪称现今武林第一高手,做事从来都是随心所欲,不知怎的却死心塌地的跟了云非,还当起了他的管家。

他倒是一直想会会这个传说中的高手,与其两人多出几句废话再打,不如直接逼他出手,想到此处也不多言,直取云非的咽喉,他知道,归隐桥绝对会出手。

精彩评论

《庶女有为》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架空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架空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紫汐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