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报告女帝,尊上又醋了》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GL 报告女帝,尊上又醋了69

报告女帝,尊上又醋了

《报告女帝,尊上又醋了》

蛋黄酥 著

连载中 玄幻 凤月,乐菊 互联网

《报告女帝,尊上又醋了》作者:蛋黄酥,玄幻类型作品,主角:凤月,乐菊,本网络创作主要讲的是:掌柜的左眼皮不详地跳了跳,他都忙着收钱数钱了,哪儿看到凤家的二小姐在里面坐着,加上今天又是冬至,他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混吃混喝之徒。掌柜的脸上又堆起笑意来:“原来是凤二小姐,小人眼拙,没瞧出是您的丫鬟。”

809次点击 更新:2021-04-30 08:15:41

免费阅读
《报告女帝,尊上又醋了》作者:蛋黄酥,玄幻类型作品,主角:凤月,乐菊,本网络创作主要讲的是:掌柜的左眼皮不详地跳了跳,他都忙着收钱数钱了,哪儿看到凤家的二小姐在里面坐着,加上今天又是冬至,他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混吃混喝之徒。掌柜的脸上又堆起笑意来:“原来是凤二小姐,小人眼拙,没瞧出是您的丫鬟。”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掌柜的左眼皮不详地跳了跳,他都忙着收钱数钱了,哪儿看到凤家的二小姐在里面坐着,加上今天又是冬至,他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混吃混喝之徒。

掌柜的脸上又堆起笑意来:“原来是凤二小姐,小人眼拙,没瞧出是您的丫鬟。”

瞧不出来那是自然的,凤月他们这一房人一个月才十二两,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别说出来吃饭了,就是在府上也得受人白眼,乐菊的荷包一直都被拽得很紧,每个月都要挪个一二两银子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凤月冷笑:“没瞧出来无妨事,权当给你的医药费。”

“哎呀!多谢二小姐,多谢……嗯?”掌柜的刚刚将手伸向那锭银子,乐菊却是一把将银子给抢回来,然后在掌柜的快要被气的掉出来的眼睛的注视之下强硬地将银子给收回来。

乐菊很紧张地将五十两银子给塞到荷包里面,然后再从里面取出几块碎银子,凑够了十两银子后推到了掌柜的的面前:“这是十两银子。”

掌柜的嘴角抽了抽,见过抠门的,可没有见过抠门成这样的丫鬟。

凤月忍住笑,有些无奈地看着掌柜的,不是她不给多的,是乐菊管的太严。

“十两银子,够了。”乐菊不怕死地补充道,然后赶紧拉着凤月往外走。

凤月完全没有忍住,从羊肉汤馆到凤府大门,她都一直在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你真的是太可爱了,居然抠门到这个地步,俨如赌坊门口的铁公鸡,一毛不拔,哈哈哈……”

乐菊气的直跺脚:“小姐!奴婢这是为小姐的荷包着想,本来我们的月钱都不多,现在小姐还花钱如流水,这可怎么行!现在好不容易有点银子了,咱们得计划着花,快要过年了,得给夫人和小姐制几套新衣裳,这五十两好像还挺捉襟见肘的。”

乐菊一副小家子气地盘算着,算得凤月心花怒放,一把将乐菊的肩膀给勾搭住,然后看向秦楚:“嘿!秦公子,瞧我这婢女精打细算的,像个小财迷,看你还是孑然一身的模样,不如将她收了,还能够帮忙管账。”

“不可!不可!”乐菊一听,赶紧从凤月魔爪逃开,脸上全是惊慌:“小姐这是不要乐菊了吗?乐菊生死小姐的人,死也是小姐的鬼!”

“呃……”凤月满头黑线,这还挺慎人的。

秦楚眯起危险的眸子,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想要给他找女人,很好,好的很。

简直不想活了。

乐菊跺跺脚:“小姐肯定是魔症了,这话都能够说的出来!”

她真的很生气。

凤月嘻嘻一笑:“我这不是开玩笑的么?”

“这个玩笑,很好笑吗?”

冷不丁的,阴冷的声音自凤月身后传来,惊得凤月一身鸡皮疙瘩。

想她为昆仑圣女的时候,还没有被谁惊起过一层鸡皮疙瘩。

凤月颤巍巍地扭头,被人用这样的目光盯着,很不舒服。

这个人,怎么能够阴沉不定、喜怒无常到这个地步,明明方才还好好的,她这不是好心么?给他送女人,男人不都爱权钱女人么?

这个气氛,太严肃了。

“二小姐!”

一声厉喝,带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杀之气,可对于凤月来说,那是救命知音呀!

凤月一回头,欣喜若狂地往门后的老忠扑了过来:“忠叔!”

她的表现,让老忠脸上冷了下来,一个卑贱的庶女,就像狂蜂浪蝶一样朝他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扑过来,成何体统!

亲人呀!

救命恩人呀!

凤月脸都快要笑成了菊花了:“忠叔,是不是大娘让你来找我的,快走,快走,带我去受罚。”

老忠的脸皮子都抽了抽,明明知道要受罚了,还能够这么心花路放?

二小姐这别是着了魔吧!

秦楚敛去眼眸里面的危险眸光,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凤府,在和凤月擦肩而过的时候,就连忠叔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阴寒之气。

这是……二小姐招惹到了蓝家的这位特殊养子?

有好戏看了!

忠叔嘴角微不可见地勾勒出笑意来,只是一瞬间而已,笑意已经荡然无存:“二小姐,请吧。”

凤月跟着忠叔来到了大厅,出乎意料的,并不只有杨娣在,就连她爹凤战天也在。

“跪下!”

凤月还来不及吭声,凤轻禾已经盛气凌人地走过来,脸上全是怒意。

她派出去的奴才竟然损了两个,打狗还要看主人,凤月这等贱种,凭什么这样张狂!

“爹和大娘都还没有吭声,四妹妹,你这样呵斥二姐,合适吗?”凤月说完这话,又委屈地看着凤战天,又垂下头,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得,看的人心疼。

上一世自己太过强势,在古族手里吃了不少亏,连命都给混没了,这一世,要韬光养晦。

凤月很清楚,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凤轻禾更是怒意盎然:“怎么不合适了!我是嫡出,你是庶出,我教训你,天经地义!”

“轻禾!”杨娣适时地阻止凤轻禾,但嘴角却扬起了一股阴恻恻的笑。

这话她来说,不合适,小辈来说才最好。

所以尽管她知道,凤战天不乐意府上的人以嫡庶论资排辈,但还是让凤轻禾说完了那些在凤战天听起来“大逆不道”的话。

杨娣脸色恢复了正常:“城主,轻禾被阿月毁了容貌,心有不忿,今日这些话也是意气用事,城主不要怪罪。”

凤月挑眉看向杨娣,这位当家主母才是不简单呢!

凤战天的脸色没有任何波澜,显然是接受了杨娣的解释。

“爹!”凤轻禾捂着自己的脸,“爹,您要为我做主呀!女儿现在都还能够感觉到疼痛呀!”

凤月睨了一眼凤轻禾,真能够装的!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这边杨娣刚刚才说了毁容的事,这丫的就一副委屈的模样。

她的那枚修颜丹可是上等货色,再说了,都过了好几天了,还能够疼?

简直就是戏子!

“今日,凤月还将我院中的仆人给杀了,爹要为我做主呀!”凤轻禾哭的雨打梨花的,声音又软软的,让人忍不住心疼。

“阿月!你怎么能够这样暴戾!”杨娣十分“痛心”地看着凤月,“奴仆的命也是命呀,你爹常常教导你们,要与人为善,你现在是武者,就如此暴戾,他朝若是再往上晋升,是不是要同室操戈了?”

杨娣说话十分巧妙,特别是在提及“现在是武者”的时候,好似有意无意地想要将祭祖大典的那件事给推掉。

凤战天一双锐利的眸光将凤月锁定住,似乎也在思考杨娣的话。

精彩评论

算是玄幻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凤月,乐菊)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蛋黄酥)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