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城市监狱》山西省运城市监狱 年上攻 城市监狱LOLI

城市监狱

《城市监狱》

雀踏枝 著

已完结 婚恋 红杏,冯勇 互联网

雀踏枝火爆热文《城市监狱》由雀踏枝墨下的婚恋风格的佳作,主人公红杏,冯勇,设定精妙绝伦,非常实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冯勇见经理办公室的门半开着,只听屋里人说:“宝贝,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比我还急啊!”冯勇心中来气“这个混蛋还想好事呢”他猛地一脚把门踢开了,进屋见那经理只穿了一个裤头。冯勇那脚踹门声早把那经理吓得从沙发

400次点击 更新:2021-04-24 17:28:35

免费阅读
雀踏枝火爆热文《城市监狱》由雀踏枝墨下的婚恋风格的佳作,主人公红杏,冯勇,设定精妙绝伦,非常实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冯勇见经理办公室的门半开着,只听屋里人说:“宝贝,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比我还急啊!”冯勇心中来气“这个混蛋还想好事呢”他猛地一脚把门踢开了,进屋见那经理只穿了一个裤头。冯勇那脚踹门声早把那经理吓得从沙发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冯勇见经理办公室的门半开着,只听屋里人说:“宝贝,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比我还急啊!”冯勇心中来气“这个混蛋还想好事呢”他猛地一脚把门踢开了,进屋见那经理只穿了一个裤头。冯勇那脚踹门声早把那经理吓得从沙发上一下子滚到了地上。等他看时,只见一个蒙面大汗站在门口。那经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冯勇上去就揪住了他的头发起手就是几个大嘴巴,打得那经理顺着嘴角流血。他颤抖地说:“别……别打,你要什么说话。”冯勇没吱声,又是一顿狠打,打得那人是满地乱滚,嘴里喊着:“别打了,我有钱你都拿去好了。”冯勇一听有钱,他住手了,他想到了红杏生孩子正缺钱呢。冯勇低着嗓子说:“拿来。”那经理不敢不拿,哆里哆嗦地打开了抽屉。冯勇见里面有十几捆百元大钞,他想了想,只拿了六捆,用那个经理的衣服包了起来,转身快步下楼了。

顺子正由红杏扶着到了医院周围散步呢,他还在劝红杏不要回家生孩子,可红杏坚持要回去,顺子来气了,一想红杏要挺着肚子要挤长途车,他着了急,见前面有公用电话亭,他咬牙自己走了过去,不顾红杏的阻拦拨通了村里的电话,让接电话的人找一下王得利。红杏知道这电话一打过去,明天哥嫂准来,来了还得住家里,本来屋里地方就小,自己又不方便。红杏想到这叹了一声,她见顺子已通上了电话也不好说什么了。

“顺子啊,你挺好呗,红杏是不是生了,要嫂子过去伺候吧?”接电话的人是顺子的嫂子。

“嫂子,你把我哥叫来呗”顺子想还是先得跟哥说。他嫂子听顺子的口气有些不对,不禁皱了一下眉头,放下话筒小跑回家喊她男人。王得利还在院子里收拾农具,他媳妇进院就喊:“顺子来电话了,你快去队里接电话。”又说:“我听顺子的声音好像不对,肯定有什么事了。”

王得利点点头,也快步走到村委会抓起电话:“顺子啊,你这么长时间也不给哥打个电话。”顺子沉默了一会说:“哥,我出了点事……”他刚说到这王得利就急切的问:“啊!什么事?”顺子继续说:“我干活时被墙砸了,没啥大事,膝盖换了块骨头……”顺子又没说完王德利大声地说:“被墙砸了,换了骨头!那不是很严重吗,你现在怎么样了?你……怎么才告诉我!”顺子笑了笑:“没事了,手术做得很好,我快下地了。这次的事把我的钱都花了,现在红杏生孩子没钱了,我手里就剩一千块了不够啊,你借我一万吧。”王得利略微迟疑了一下说:“钱的事好办,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明天就过去。”

王得利放下电话想了一会,他媳妇一直在旁边听着呢,急问:“顺子咋地了?”王得利有些生气:“你说这个顺子,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一声,他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哥!”他媳妇又问:“到底出了什么事?”王得利点了支烟道:“顺子干活把膝盖砸了,已经住了一个多月的院了,才告诉我。”

“诶呀妈呀!严重不?”他媳妇很是吃惊。

“应该挺严重,都换了骨头”王得利低着头皱着眉说。 “那咱得去看看啊!”

“明天我就过去,你在家吧,明天还得把大河头上的五亩地翻了。对了,你给我准备一万块钱我带上。”

他媳妇一愣说:“是手术费不够了?”王得利摇头道:“手术都完事了,是红杏生孩子没钱了。”他媳妇惊讶地喊了一句:“妈呀!这城里生个孩子得一万啊!”王得利横了她一眼道:“你喊啥,让你拿你就拿。”他媳妇咂咂了嘴。

红杏见顺子放下了电话问:“你哥借咱钱了吗?”

“哥明天就过来,他肯定能把钱带来的。”顺子说。红杏又问:“那嫂子来吗:”顺子思索着说:“不一定,家里正是活忙时我看不能来。”红杏为难地道:“他来了怎么住啊,咱那屋太小了。”顺子有些不高兴,但没有露出来:“住医院呗,正好我旁边有空床。哥可是给咱送钱来的。”红杏沉着脸道:“我知道。”两个人说着话回到了病房里。顺子刚躺下,冯勇进来了。顺子见他神色慌张问:“你干什么去了,看你这样子。”冯勇深吸了一口气道:“顺子哥,我借了六万元你拿着用吧,这回嫂子生孩子有钱了。”顺子和红杏都是很惊异,顺子看着冯勇的表情心里起疑,问:“你这钱是怎么来的,管谁借的?你不说明白我可不要。”

冯勇嘴一咧笑道:“真是借的。顺子哥我这条命是你救的,我看着嫂子生孩子没钱能不着急吗。我……我管我叔借的。”顺子知道冯勇的叔有钱,可冯勇瞧不上他叔已经几年没来往了。顺子还是疑惑地问:“你跟你叔都断了亲,你怎么开口跟他借的钱?”冯勇道:“你为了救我都不要命,我也能为你不要我这张脸。”顺子看着冯勇好一会点点头,说:“冯勇啊这钱我不能要,你还回去吧,你已经拿了不少的钱了够了。”

红杏瞪了顺子一眼,顺子假装没看到。冯勇说:“顺子哥你不能让我背一辈子的良心债啊!如果你真不要,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顺子一时无语,红杏看着顺子说:“既然冯勇说这话了,我们就把钱留下吧。” 顺子看红杏那挺着的大肚子想了一会道“六万太多了,留下两万就够了,剩下的你拿回去。”

“我既然借了六万,你就都留下吧,我要把钱拿回去我叔事又多了。”好吧,这钱就当我是借的,将来我肯定还你”顺子答应了。冯勇道:“不用还,我答应我叔去他那了,这钱就等于他给我的安家费了。”顺子想说什么,冯勇握住他的手哽咽地说:“顺子哥你什么都别说了,我明天就得走了,到我叔那个工厂去上班,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们再见一次就难了。”顺子心想这钱是肯定要还的,等自己的腿好了,就给冯勇汇过去,他叹了一声:“唉,既然答应了你叔就去吧,那边也许有发展。到地方了给我打个电话,记住,啥时我们都是好兄弟。”冯勇点点头,留恋地看着顺子说:“我这就得回去收拾一下了,顺子哥再见了!”冯勇转身走了。

顺子看着冯勇拿来的一捆捆人民币心中有些过意不去说:“我们不应该收他的钱,明天哥就送钱来了,冯勇有个上中学的妹妹用钱呢!”红杏斜了顺子一眼说:“你这不是为了他才这样的吗,再说我们等着用钱,有了这钱就不用你哥的钱了。”顺子说:“你怎么总拿哥当外人呢!再说冯勇这钱太多了,我们也用不了啊,这钱我是必须得还的。”

红杏说:“还什么啊,他不是告诉你不用还了吗。”顺子没理她想着心中的事。红杏又说:“我看以后咱还是不要和装修公司的人办事了,他们太坏了!”顺子没吱声,他心中也是很伤感,这些人的冷漠让他的心很凉,尤其是那孩子的父母。顺子让红杏扶着下了床到了窗前,他看着外面的马路上灯火辉煌,可街上的行人都是急匆匆的,每个人都像上了发条的钟表不停的运转着,都来不及对望一眼。

第二天临近中午时王得利来了,是红杏到医院门口他接上来的。王得利一进病房看见顺子在床沿上坐着呢,他的心才放了些。顺子站起来要去迎他哥,王得利急忙紧走几步扶顺子坐下,面带微愠地问:“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才告诉我?”顺子让他哥也坐了下来,一笑道:“不是怕你惦记吗,这正是家里活忙的时候。”

“你这是什么话,活再忙还能有你重要?红杏怀着孩子不方便,你这一个多月怎么过的啊,谁伺候你。”王得利生气了。顺子几哥真的动怒了,说道:“是一个朋友一直在医院了,红杏的身子还行,有时也过来。”王得利点点头问:“现在好的怎么样了?昨天在电话里也说不明白,你这是怎么弄的呢?”顺子特意动了动腿说:“没事了,都好了,打算过两天就出院。干活时没注意砸的。”王得利说顺子道:“你干活就是‘二虎’!”红杏在一旁说:“你怎么不说实话呢,你是光干活砸的吗。”王得利看着红杏问:“怎么,不是干活弄的?”他问完话又看向顺子。顺子瞪着红杏道:“你瞎说什么。”

王得利没等红杏说话盯着顺子问:“到底怎么回事?”顺子没法只得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王得利听完叹了一声说:“你呀,没那能耐还总是救人,你上学那会救李大年就差点淹死,这回又伤的这么重,你这是图什么呢。再说你当时也不想想红杏!”顺子道:“当时也想不了那么多啊。我也不图什么,就是不能看着那孩子被砸死!我也不指望孩子的父母管我什么。”王得利摸着顺子的腿说:“你以后再遇到这样事可别管了。”顺子幽幽地说:“哥你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管闲事了,只管咱自己的事。”他说完特意看了红杏一眼,红杏也在看着他。王得利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特意递给红杏道:“这是一万块,拿着用吧。”红杏没接,说道:“哥,昨天顺子救的那个朋友拿了来六万块,现在不缺钱了,我知道现在家里正春耕呢也用钱,您拿回去吧。”王得利拿钱的手停在半空中。顺子听红杏说这话忙接过钱说:“哥既然把钱拿来了我们就收着吧。”他把钱交给了红杏。红杏依然没收,把纸包放在了床头柜上。王得利心中很是不乐意说:“朋友的钱是要急着还的,我这钱不用你们还!我兄弟摊了这么大的事,我这当哥哥的还不花点钱啊。”

红杏道:“家里虎子上学也得用钱,哥还是拿回去吧。”王得利这回真的动怒了,脸色沉了下来,说:“这钱我能拿来就不想带回去了,你要是不收,就是眼里没我这个哥了!”顺子赶紧给红杏递眼色,红杏心里还想推辞,可看顺子那样,再不收这钱他就得急了,红杏不想在这里跟顺子吵架笑道:“哥别生气我收了,我也是怕嫂子急着用钱不是。”王得利高声说:“你嫂子敢说个‘不’字!收了就对了。”顺子心中好笑,心想哥在我们面前还说大话呢,回去嫂子肯定问他这钱是借给我了,还是给我了,哥在这自作主张说不用我们还了,他回去没法和嫂子交待啊,这钱也是要还给哥的。

正当三人商量哪天出院的事时,忽然从门外进来了两个人。因为病房里只住了一顺子一个病人,所以这两个人的到来让顺子他们都是发愣。顺子刚想问找谁,其中一人先开口了:“谁是王得顺?”顺子只得把想问的话咽了回去答应道:“我是,你们是谁?”说话的那人马上直视着顺子,眼光像把利剑,让顺子感到很不舒服。那人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工作证说:“我们是市刑警队的,这是我的证件。”王得利和红杏都是一惊,顺子更是感到意外。还没等顺子看清那个证件时,那人已把证件揣了回去,然后问:“你认识不认识冯勇?”顺子惊愕地点点头。那人和他同来的人相互看了一眼,那人继续问:“你最后一次见到冯勇是什么时候?”顺子心中立刻有一种不祥之感,他小声而小心地问:“冯勇他怎么了?”

那人盯了一会顺子说:“冯勇涉嫌一起入室抢劫案,我们正在调查。”

“啊!”顺子和红杏同时惊呼了一声。顺子马上意识到昨天冯勇拿来的那六万元钱,他心里飞快地转了几个圈“难道那六万是冯勇抢来的?如果是,冯勇应该是跑到了他叔那,我说不说他的去向呢?冯勇抢钱都是为了我啊!”顺子想到这,心中猛地一疼,眉毛动了一下。顺子的表情被那个刑警全看到了眼里,他确定眼前这人肯定知道嫌犯的动向,顺子沉默了一会,来人中的年纪轻的人着急了:“我们队长问你话呢,你快点回答。”顺子看了看红杏,红杏也正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哀怨。顺子知道这是红杏要他说实话,如果他隐瞒了冯勇的去向,将来事发可能会坐牢啊,那红杏和孩子怎么办?如果自己是光棍一条,肯定不说的,可现在不行啊!顺子回过眼神看着那个刑警队长说:“冯勇昨天来过,他给了我六万元钱,说是这钱从他叔那借的,又说他到他叔那工作去了,他叔在南方。”两个警察脸上露出了笑意,那队长说道:“昨天夜里七点多钟时,‘时尚装修公司’的老板顾某在其公司里被人抢走了六万元现金。案发后我们连夜调查,只有你和冯勇在最近和那家公司有纠纷,你在住院,冯勇的嫌疑最大了。你刚才说冯勇给了你六万元,很可能就被抢的那六万元。”

顺子呆住了,他想不到冯勇会抢了那个装修公司。红杏听了警察的话,赶紧把床头柜里的那六万元拿了出来说:“昨天冯勇拿来钱后,我们可分文没动,我们可不知道这钱是他抢来的,他跟我们说这钱是他跟他叔借的。”那位队长向身边的年轻人递了个眼色,年轻人从包里拿出一个大朔料带,他先数了一下钱,然后就把钱装进那个朔料带里封上了。刑警队长说道:“我们知道你的事,你是为了救人才住进医院的,不过现在有个问题,冯勇抢劫这事,事先你知道不?”

顺子说:“我不知道他这六万元钱是抢来的,不过我知道冯勇干这事都是为了还我救他之情。我们找过那家装修公司,可那个姓顾的人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冯勇也是一时犯混才干的这事。”刑警队长斥责道:“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能干犯法的事,否则到头来吃大亏还是自己!你说你事先不不知道冯勇抢劫的事,我们会做进一步的调查,再没有抓着冯勇之前,你不要离开本市。告诉我冯勇的方式,还有他叔的地址。”顺子告诉了警察冯勇的传呼机号,而冯勇他叔的地址顺子不知道。两个警察又问了王得利和红杏一些情况后走了。

三个人相互看了一会,顺子的心很痛,他想帮冯勇,可这不是小事啊。红杏心里很是可惜那六万元钱了,不过她也替冯勇感到惋惜。王得利感觉这些事都太突然了,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知道这回红杏彻底在心里想留下自己的钱了。

顺子突然说:“我得帮冯勇打这个官司,他抢钱都是为了我,我们不能不管。”红杏道:“咱们怎么管?我看不跟他吃瓜落就不错了。”顺子瞪了红杏一眼,他心里下定决心要帮冯勇。红杏叹了一声继续说:“现在警察就在怀疑咱们,都不让你出城了,真怕再出事啊。”王得利说:“顺子的这个朋友够意思,咱不能不管,我看请个律师吧,连顺子的这事一起让律师帮咱打官司。”顺子道:“这倒是行,可请律师得用钱啊,这一万钱不够啊。”

王得利说:“不够的话,我回去借点。”红杏说:“怎么能让哥因为咱们背债呢。我看生孩子有五千够了,剩下的一半就打官司吧。”她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是恨透了顺子。顺子道:“我的事不忙,主要是冯勇的事,咱们得让他少坐几年牢,明天我就出院。”王得利说:“那我就陪你找律师吧,你这腿也没大好,走路不方便。”顺子说:“现在正是地里活忙时,明天我出完院你就回去吧,嫂子一人在家弄不了的。找律师这事也不急,冯勇还没被抓着呢,等他抓着了也不晚。”红杏忧虑地说:“这事就怕牵连到咱们身上啊。”

顺子道:“我们确实不知道冯勇抢钱的事,我想公安局能弄明白的。”顺子说完想了一会又说:“我应该跟冯勇一下,让他去自首,这样他还能少判点。”红杏道:“他现在能回你电话吗,这个冯勇真是害人精!”顺子道:“我们等活的地方有个共有电话,我要用那个电话传他,他应该能回。”红杏说:“你可得让他赶快去自首去,千万别连累了咱们。”

当晚红杏回去了,王得利陪顺子在医院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顺子就办了出院手续。红杏来收拾了下东西,中午时,顺子由王得利扶着出了院,打了一辆车回家了。

顺子一进屋顿觉一种亲切感,一个多月没在家待着了,还是家好。顺子看到这屋里还是那么干净整洁,心中酸楚,这都是红杏挺着大肚子收拾的啊,她还要自己做饭。顺子感到很是自责,他愧疚地看了红杏一眼。王得利不放心的问顺子:“你一个人找律师行不?”顺子一笑说:“行,我在家养两天,然后传冯勇,再找律师。”王得利点点头道:“如果钱不够的话,你就吱声,我这就回去了。”顺子一把拉住了哥说:“也得吃完中午饭走啊”说着他喊红杏下楼买点现成东西。红杏虽然没答应,但还是下楼了。

王得利想拦红杏可晚了,他埋怨顺子说:“你让红杏下楼干啥,她挺着肚子容易啊,我还差你这一顿饭啊。”顺子说:“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哥你饿着肚子回去啊,红杏身子壮实,没事。”王得利拉顺子坐下说:“你呀,干好事也得分个时候吧,这红杏都九个月了,一个人在家容易吗。女人这个时候是最需要男人的,你倒好,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红杏嘴上不说什么,可心里不记你一辈子啊!”顺子听了哥的话低下头,王得利又说了顺子几句,红杏回来了,他赶紧接过红杏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午后的阳光柔和地把一张双人床裹了里面,床上一片温暖的金黄色,顺子和红杏就躺在这片阳光里。顺子轻抚着红杏的秀发,红杏背对着顺子,她在生气。红杏的眼圈有些红,正说着:“你做事从不想我,万一你不能走了,我怎么办,孩子怎么办。”顺子吻了一下妻子的头发说:“是我不好,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我以后再也不那么干了。”

红杏转过身说:“现在我们手里就一万了,孩子一出生就得要很多的钱,你又说要帮冯勇请律师,到时我们会揭不开锅的。大人饿着点行,可孩子能饿着吗。”顺子擦了擦红杏脸上的泪说:“杏子,你放心只要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和孩子挨饿的。做人得讲义气,冯勇是为我犯的法,我不能不管。”红杏不能长时间的侧身躺着,她平躺着了,把顺子的手从她脸上拿了下来,使劲地掐了顺子一下说:“你倒是讲义气了,看你要把我和孩子饿着了,怎么收拾你!”顺子听这话知道妻子原谅他了,他把头凑过去吻了一下红杏说:“我发誓肯定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

精彩评论

婚恋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雀踏枝)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红杏,冯勇)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婚恋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