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无尽死亡体验》死亡之后是无尽的疑惑 忠犬攻 无尽死亡体验T吧

无尽死亡体验

《无尽死亡体验》

尹熙真 著

连载中 婚恋 李政,梁珍 阅文集团

经典作品《无尽死亡体验》是尹熙真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网络故事,内容中的主人翁是李政,梁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妙趣横生,极力点赞。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市公安刑警办公室中,一名男人坐在窗边的桌子上盯着院子里大树上的蝉。他大概35左右,眼神尖锐,面色冷峻,配着唏嘘的胡渣和黑眼圈,不怒自威的气势让门口新来不久的女巡警梁珍很是害怕。“李组长,对不起,您要是

460次点击 更新:2021-02-13 20:11:41

免费阅读
经典作品《无尽死亡体验》是尹熙真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网络故事,内容中的主人翁是李政,梁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妙趣横生,极力点赞。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市公安刑警办公室中,一名男人坐在窗边的桌子上盯着院子里大树上的蝉。他大概35左右,眼神尖锐,面色冷峻,配着唏嘘的胡渣和黑眼圈,不怒自威的气势让门口新来不久的女巡警梁珍很是害怕。“李组长,对不起,您要是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市公安刑警办公室中,一名男人坐在窗边的桌子上盯着院子里大树上的蝉。他大概35左右,眼神尖锐,面色冷峻,配着唏嘘的胡渣和黑眼圈,不怒自威的气势让门口新来不久的女巡警梁珍很是害怕。

“李组长,对不起,您要是不忙的话……可以过来一下吗?”

这位李组长把视线从窗外收回,皱了一下眉头问到:“怎么,有新的案件?”

“不是,”梁珍有些为难的说,“大厅有一个女孩要举报一个凶手,她说一定要跟组长您说……”

“然后呢?”李组长坐在那儿,没有一丝想要动的痕迹,“如果她是某起案件的目击者或知情人的话,叫小王先去记录调查一下,再来跟我汇报。”

李组长说完,起身坐回了椅子上,翻阅着昨晚发生的女高中生死亡案件的资料。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梁珍还站在那儿,拘谨的看着他。

“你怎么还不走?”李组长不耐烦的看着梁珍。

“那个……那个女孩指名说她只能您说……”

“胡闹!”李组长拍了一下桌子,气势汹汹的朝外面走去。

李政,刑侦三组组长,心思缜密、为人严苛,三十几岁了因为工作原因一直没有谈恋爱。前几年流行“大叔款”,局里办案的照片被局里的家属发到了网上,因为其中的李政长相酷似张涵予,莫名的有了一批“粉丝”。这些女高中生一有空就在公安局门口蹲点,找到机会就要进来,看到李政出来就“阿扎西、阿扎西”的叫。因为这件事儿,李政已经被上面不知道骂了多少次了。

“你是来拍照的还是要签名?如果你们继续这样,我可以指控你们妨碍公务罪,把你抓起来的!”李政坐在祁安对面的椅子上,气愤的说到。

祁安一脸纳闷,求助的看了看跟在李组长后面的梁珍。梁珍耸了耸肩,用唇语悄悄说了一句他心情不好一类的话。

“嗯……我不是来要签名,也不是来拍照……我并不认识您。”祁安直言到。

“那你为什么说指名要叫我?”李政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红着脸,质问梁珍道。

“她指名说要找负责昨晚死亡的高中女生案件的负责人,就是您啊。”梁珍回答说。

一听是跟案件有关的事,李政神情紧张,立马恢复了一个刑警该有的仪态,示意梁珍把祁安带到审问室。

狭小的审问室里,李政和梁珍坐在一边,李政负责审问,梁珍负责笔录。祁安坐在对面,神色平静。

“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李政看着祁安刚刚填好的姓名、年龄、身份等基础信息的表格,开始了自己的审问。

“我不认识死者,但是我知道凶手的模样。”

祁安说完,李政和梁珍对视了一眼。

“那就是说,你是目击者?”李政的语气有些激动。

“不是。”

“那你是如何知道凶手的模样的?还是说你知道这起案件的内情?”

“我通过受害者的眼睛看到的。”

“通过受害者的眼睛?”

“对,我能进入到受害者的意识,看到她临死前看到的东西。”

李政听完后,气愤的拍案而起:“你他妈是来跟我写小说的吗?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她是昨晚死亡的,尸体是晨跑的路人发现的,是今早的。新闻上让知道线索的人来报案,所以我来了。不过,现在是死亡后的二十四小时内,是黄金期,您不应该在外面调查吗?”祁安沉稳的样子跟她平时在黎叔面前表现的判若两人,她看着李政的眼睛,挑衅的说到。

“我们怎么办案跟你没关系,但现在你因为妨碍公务罪,要被拘留了。”李政用双手撑着桌子,身体向前倾斜着,恶狠狠的说完后往门口走去。

“你们今天会发现一具被钉在一个巨大十字架上的女尸。”祁安大声说到。

李政猛的回过头,作为一名刑警,他对这种不讲求证据,只知道满口胡说的人深恶痛绝。

“梁巡警,把这个人拘留。如果发现了什么十字架的女尸,她就是第一嫌疑人!”

李政说完,重重的的摔了一下门。狭小的审讯室里回荡着李政的怒气,梁珍手足无措,不知道李组长是开玩笑还是真的要把祁安拘起来。祁安倒是一脸淡定,向梁巡警伸出双手,微笑着说:“来吧,把我关起来吧。”

李政坐在办公室,继续看着现场的照片和法医初步判定的结果。他作为案件负责人却没有参与调查,是因为要避嫌。昨天最后一个见到死者张娟的,是她的同班同学,李政的亲妹妹李秋。

据张娟的班主任说,班里有两个小帮派,一个以张娟为首,一个以李秋为头。女孩子在这个年纪拉帮结派很正常,只要不影响上课秩序,老师一般也不会多加干涉。案发当天,班里的两个女生因为一点儿小事吵架,但由于两个女生属于不同的“帮派”,李秋便发了短信给张娟,约她在放学的时候面谈,地点正是在案发的旧校址操场。

李秋到家的时间是晚上11点,有小区电梯的监控为证。张娟的死亡时间是11点40-50左右,死因是被球棒等物品重击虐打致死,死前还遭受到了性侵犯。

虽然李秋不是直接凶手,但她和这起案件有着直接的关联。李政的母亲从知道后就开始不断哭闹,给李政施压,让他马上找出凶手,洗刷他妹妹的冤屈。上头虽然没有明说,但已经委婉的将案件交给了副组长富春明负责,李政根本没有实质参与进去。

李政的手机又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果然又是李政的母亲。他任由手机响着,等手机安静下来后,屏幕上写着19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来自“妈妈”。

李政感觉头很痛,用手指不断的按压着头部。同事们没有直接将李秋带来局里,而是去家里调查,已经很给李政面子了,父母怎么就不懂呢。看到小拘留室里,正盯着自己看的神神叨叨的“神婆”,李政觉得更晦气了。

祁安却只是淡淡的微笑着,她知道李秋和李政的关系。她坚信,用不了不久,这个李政,一定会亲自来拜托她的。

精彩评论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婚恋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无尽死亡体验》,会想起李政,梁珍,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