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快穿之富贵花》快穿之绝对攻占 娘受 快穿之富贵花耽美小说风格小说

快穿之富贵花

《快穿之富贵花》

旦烨 著

连载中 耽美小说 陈国强,龙王 阅文集团

传奇人物叫陈国强,龙王的作品是《快穿之富贵花》,它是作者旦烨笔下的一本耽美小说佳作,书中主要讲述:自那日以后,倾君又开始赖在南黄山就是不走。富贵无可奈何的每天喂养着他。偶尔感叹一下,真是个黏人的小宠物。至于自己如今也是个鲤鱼精的事实则被富贵刻意忽略了。两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同吃同住。直到某一

846次点击 更新:2020-12-14 08:11:45

免费阅读
传奇人物叫陈国强,龙王的作品是《快穿之富贵花》,它是作者旦烨笔下的一本耽美小说佳作,书中主要讲述:自那日以后,倾君又开始赖在南黄山就是不走。富贵无可奈何的每天喂养着他。偶尔感叹一下,真是个黏人的小宠物。至于自己如今也是个鲤鱼精的事实则被富贵刻意忽略了。两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同吃同住。直到某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自那日以后,倾君又开始赖在南黄山就是不走。

富贵无可奈何的每天喂养着他。

偶尔感叹一下,真是个黏人的小宠物。

至于自己如今也是个鲤鱼精的事实则被富贵刻意忽略了。

两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同吃同住。

直到某一天.......

“倾君,随我回去吧。”

以为绝美的女子,身穿华贵的羽衣,高高的发髻盘起。

此时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倾君,沉声说道。

倾君并没有面对富贵时的呆萌模样,恢复了往日的清贵模样。

“我改日会回去的。”

倾君皱着眉道。

女子面露难过,说道:“倾君,我们的婚事该进行了。”

倾君有些慌乱的看了一眼富贵,见他神色淡淡,急声道:“我会禀告父王取消婚约的。”

“你说什么?”

女子大受打击道。

“倾君,此事早就在千年前就定下了,你怎能如此儿戏?”

倾君看了看她,脸上有些挣扎,却还是坚定地说道:“此事我会向父王解释的,对不起。”

“好,好,好,我记下了。”

女子气急,连说了三个好愤怒的转身离去。

倾君走到富贵身边,看着他毫不在意的模样,有些失落的垂下了眼眸。

不由得心下苦笑一声,富贵怕是也像龙东强一般,会厌恶他吧?

富贵转头看着他脸上的失落和沉痛,轻笑一声:“怎么了?”

“啊?没什么,我要先回去了,富贵。”

倾君牵强的笑笑。

富贵叹息一声,果然,他还是太善良了些。

见不得这个可爱的小龙人这么难过啊。

富贵起身坐到了倾君的身边,两个人挨得极近,近到倾君都能看到富贵棕色的瞳孔里倒映着他的影子。

富贵牵过了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笑了起来。

“不是要举行婚礼吗?难道你要抛弃我娶别的女子?”

倾君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你,你说什么?”

“实在不行,我娶你也行。”

富贵低头亲了亲他的指尖。

温润的唇落在指尖,让倾君不由自主的开始脸红。

“我娶,我娶,我娶你,富贵。”

倾君握紧了他的手,有些急切地说道。

深怕他反悔一样,紧紧的抓住他。

富贵温柔的笑了笑,将他揽进了怀里,在他耳边轻声道了句:“好”

富贵跟倾君见到了传说中的龙王。

不同于倾君与寻常人类的相貌,龙王的额头上真的有两个触角。

不过后来才知道实力增强之后触角就会逐渐消失,直至和人类无疑。

只是龙王身为龙之王,镇守三界之一,为了显示龙威,这才放出龙角的。

不过,富贵看着对方额角的触角,总有点想摸摸的冲动。

不行,等回去就让倾君放出触角给他摸摸才行!

“咳咳,你们的事情也不是不行,但如今落了玄女的面子,这可怎么得了,倾君务必要去给人家赔罪。”

龙王威风凛凛,看起来并不是不知变通。

倾君一副孝子模样,沉声答道:“谨遵父王命令。”

龙王看了看富贵,摸了摸胡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有,你们得生蛋!”

富贵:“???”

倾君瞅了瞅富贵,又瞅了瞅自己父王,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这蛋.....怎么生?”

富贵其实有些懵逼,两个男人,生蛋?

确定不是在搞笑?

龙王随手扔出一个手札,不做解释:“自己看去吧,反正百年之内,我要抱龙孙!”

倾君红透了脸:“父王,百年怎么可能?”

龙生子本就不易,百年之内生个蛋,这也太为难他了吧?

富贵嘴角抽搐的打开了手札。

怎么办?他有点后悔了。

千万别跟他说是他生啊!

龙王悠哉哉的走了,留下倾君红着脸慢慢靠近富贵。

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富贵,我,我会努力生蛋的。”

富贵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倾君以为他误会了,急忙道:“你放心,百年之内生不出来也没事,父王不会怪罪的。”

“!!!!”

他说的是这个吗?

不过显然,富贵想太多了。

还没有变态到让他生蛋,只是两个人需要收集自己的化学物,然后每日用两人精气蕴养就可以了。

不过这也很骚的呀?

倾君带着礼物和诚意去给玄女道歉,甚至接受了对方要他贡献一片龙鳞的要求。

龙王也不磨蹭,就这样给两人筹备起了婚礼,仙界众人纷纷献上了祝福。

偶尔也感叹,还好富贵也喜欢倾君这位三太子。

否则的话,这仙界怕是又要出现琉璃仙君这样的痴子了。

婚礼热热闹闹的举行,几乎仙界所有有脸面的人都前来道喜。

倾君身穿红色霞衣。脸上带着幸福站在富贵身边,羞的不得了。

众仙不由得看得嘴角直抽抽。

不是说三太子不言苟笑,清冷高贵吗?

如今这样,确定不是个傻乎乎的呆媳妇儿?

“果然是一对璧人啊。”

一道声音传来,众人看向来人,纷纷停止了说话。

来人披头散发,一身白衣也黯淡无光,眼神充满了痛苦和羡慕。

琉璃不知不觉间流下了泪。

真羡慕啊,若是自己也遇到了这样的人,恐怕也会幸福死吧?

即使不做仙,只做个凡人又何妨?

都道只羡鸳鸯不羡仙,如今他总算是知道了。

琉璃挥手将一把扇子丢了过去。

富贵接住扇子,看向他。

琉璃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琉璃恭贺你二人万年好合,同心永结。这把九转缀庛扇,就当是我送与你们的贺礼。”

“竟然是九转缀庛扇,琉璃仙君竟是将它送了出去。”

“是啊,真想不到。”

众仙议论纷纷,惊讶的不得了。

琉璃眼中闪过悲痛,不由得苦笑一声。

这扇子乃是他的仙父的神器,当初是他想送与那人的信物,怎奈......

富贵接受了扇子,笑道:“如此,就多谢仙君了。”

琉璃掩下欲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转身飞身离去。

富贵看着他离去,转身将扇子放到了倾君手里,笑道:“我们定会早生贵子的。”

龙王大喜,宣布开宴。

倾君收了扇子,红着脸抱住了富贵。

龙王:.........死孩子,看看场合行不行!

不过众仙显然不会觉得不好,反而纷纷夸赞他们二人情深意切。

不在乎其他仙人们的看法,富贵拉着倾君飞到了南黄山。

看着眼前不断纷飞的七彩玄鸟,倾君惊奇的上前,开心的捉了起来。

“哇,这就是玄鸟啊,我还没见过呢!”

富贵宠溺的笑笑,飞身将他压倒在了地上,两人不断地翻滚,仿佛要滚遍南黄山。

终于停了下来,两人眼神温柔,看着对方的俊脸,逐渐笑了起来。

“富贵,我真没想到,你会喜欢我。”

他以为他也会跟琉璃仙君一样,成了仙界的痴子了呢。

富贵抵在他的颈窝处,温柔的说道:“我会陪着你的,直到我死。”

他可不敢说永远,鬼知道他什么时候睡一觉又穿越了。

不是谁都能理解睡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另一个地方的恐慌的。

好在富贵心理强大,也是他过分的自控能力,才能让自己不会精神分裂了。

不过,偶尔睁眼看到自己又穿越了,会有一点怅然若失。

当然,对富贵来说,也只是一点。

如果陷进去了,那就只能迷失。

富贵深知这个道理。

不过........

富贵还没睁眼,就感受到浑身的疼痛,这个身体还在接受殴打。

“该死的扫把星,为什么不是你去死?为什么是我的阿志死了?为什么不是你这个扫把星死了,啊!”

女人的尖叫声夹杂着哭腔,不断的殴打着富贵的新身体。

富贵艰难的睁开眼睛,向他们看去。

富贵的嘴角流出了血迹,脑袋也晕乎乎的。

整个人被打到了一边,口腔里满是血腥味。

“咳咳咳咳咳咳”

富贵不可抑制的咳了起来,仿佛要把肺都要咳出来。

“现在病人情况还不稳定,请你们让病人安静休息吧。”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滚出去,我教育我儿子,关你们什么事?都滚,你们这群废物,为什么救不活我的阿志?”

女人撕心裂肺的吼道。

“我们这是私事,不要来多管闲事。”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

富贵勉强停了下来,感觉终于不咳了。

费力的睁开眼睛望去,入眼便是一个剑眉俊脸的男人。

男人属于极品男人,身材很棒,身高也很高,看起来像是二十几三十岁的样子。

如果忽略了此时男人正眼神不善的盯着自己的话,富贵一定会对他有点想法的。

封少城看着床上面色惨白,嘴角挂着血丝的男孩子。

看到了他抬眼望向他的眼神。

对视的那一瞬间,他仿佛感受到了内心深处的悸动。

富贵闭上了眼睛,又睁眼将眼睛转向那对夫妇。

他们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中年男人冷眼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仇人,怀里拉着女人。

女人哭花了脸,要不是被男人拉着,就要上前来继续对富贵拳打脚踢了。

富贵修行了数千年,此时身体不由得有些逐渐变坏的感觉。

这具身体患有心脏病,还体弱。

恐怕是自己的神魂附身到这具身体上,有些不能容纳了。

而且浑身无力,这一次,富贵主动感受着剧情。

千年的仙术可不是白修炼的,现在他对于这些天道法则以及所谓的剧情有了不同的认识,早就不同以往了。

只要他想,就可以窥得天机。

更何况所谓的剧情,不也是跟天机有点类似吗?

原身叫陈富贵,有个双胞胎弟弟陈福志。

原身先天性心脏病,外加体弱,性格怪异,不喜欢说话,有点自闭。

而陈福志则恰恰相反,不仅身体健康,还活泼开朗,特别讨陈父陈母欢心。

原身性格缺陷,沉迷于自己的世界,基本上在陈家是个透明。

而陈福志则成绩优异,天分极高,是陈父陈母的心头肉。

而就在今天,因为学校举行郊游,两人同时坐在学校的大巴车上。

却没想到校车跟一个正在逃逸的抢劫犯开的车撞上了。

陈福志坐在窗边,而陈富贵坐在里面,车祸发生的突然。

陈福志当场甩出了车外,而后还没到医院就死了,而陈富贵则受了些轻伤,活了下来。

陈父陈母原以为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郊游罢了,却不曾想竟是失去了儿子。

至于他们有两个儿子?

别说笑了,富贵可不觉得就刚刚就穿过来的样子,他们的心里还有陈富贵这个儿子。

说起来,他至今还记得自己的父母的心里自己也只是个延续家族的家主罢了。

而在陈父陈母眼里,他陈富贵不过是个病秧子扫把星,仅此而已。

他们的儿子只有一个,那就是优秀的陈福志。

而不是这个天生缺陷的陈富贵。

富贵无所谓的扯了扯嘴角,看起来像是自嘲。

冯少成看到他的动作,眯了眯眼睛。

这个陈富贵倒是有点有趣的样子。

“我记得我已经十八岁了。”

富贵有些艰难的开口。

陈母面容扭曲,脸上带着泪珠:“你这个扫把星,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你怎么不去死?”

陈国强也一俩愤恨的看着他,眼神里满是失去儿子的悲痛。

富贵心中嗤笑一声,翻来覆去也就骂他扫把星,能不能有点水准?

不过这个富贵倒是难为她了。

陈家也算是世代经商的大家族,陈母能骂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富贵正要说什么,却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好吧,其实刚刚就一直落在他身上,不过被他忽略了而已。

抬眼望去,就看到封少城直勾勾的看着他。

眼神直射向他的眼睛,让人觉得势不可挡的强势模样。

富贵愣了愣就移开了眼睛,不过是个毫无关系的人罢了,多看一眼都是浪费。

封少城看到他的眼神毫无波澜的越过自己,心下意外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心中的异样。

刚刚他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的时候,他竟然有一种心跳加速,有些紧张的产生了冲动。

就像是.......想要占有他的冲动。

封少城身形微顿,一瞬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不近女色,但不管外人如何猜测。

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对一个男孩子产生莫名的冲动。

富贵看向原身的父亲陈国强和母亲卢媛媛,有些虚弱的开口。

“我已经十八岁了,以后就不会麻烦你们了。”

卢媛媛一把挣开了陈国强的怀抱,跑了过来,对富贵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你早就该死了,你这个克星,你去死!”

陈国强没有阻止,狠声道:“要不是阿志护着你,早就把你扫地出门了。”

卢媛媛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阿志替你死了,你就别想好过,这辈子你都要为阿志赎罪!”

原剧情里,陈富贵因为这件事有了很严重的自闭症和忧郁症,不出一个月,就割腕自杀了。

陈家甚至连个丧礼都没办,就弄了个棺材随便找了个地方埋了。

富贵无奈的笑笑,谁说的虎毒不食子?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不堪为人父,不堪为人母的丑东西存在。

傻孩子,这样的父母不知道你得忧郁症啊!

“可惜了。”

富贵轻轻的说道。

陈国强上前给了他一耳光,恼怒道:“闭嘴,你这畜生,你不配说阿志。”

好吧,陈国强误会富贵在说陈福志了。

脸上火辣辣的,痛极了,很快肿了起来。

而且富贵的魂魄太强大了,这个身体有些容不了。

富贵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开始慢慢离开这具身体了。

一点一点,不受控制的飘了出来。

陈富贵看着这具身体逐渐失去了生息。

卢媛媛还在对他拳打脚踢,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住手。”

封少城突然出声打断了他们。

陈国强拉开了卢媛媛,牵强的扯起嘴角讨好的笑道:“封少?”

封少城走到病床边,探了探陈富贵的鼻息。

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怔然:“叫医生过来。”

卢媛媛有些不甘心,却还是没敢说话,只是抹着眼泪。

陈国强陪着笑叫了一声过来。

一系列检查过后,医生有些遗憾地说道:“病人可能是心脏病突发了,已经没有呼吸了,很抱歉。”

卢媛媛有些愣住了,半响后,仿佛才反应过来。

“他,他死了?”

陈国强眼神也有些复杂,算了,死了也好。

卢媛媛上前扒拉了一下,有些恨恨道:“便宜他了。”

“行了,少说两句。”

陈国强沉声道。

转头冲着封少城扯出个笑容,说道:“封少,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您请自便。”

封少城摆了摆手,眼神都没给一个,眼神复杂的盯着陈富贵的身体。

直到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封少城缓缓抬手。

用指尖擦了擦陈富贵嘴角还留着的血迹,轻声道:“可惜了。”

封少城转身出了病房,吩咐道:“全都撤了。”

保镖们点了点头,全都跟着他出去了。

富贵飘在空中,看着陈富贵的身体,好吧,这个身体太弱了,直接将他的魂魄挤了出来。

原身的灵魂已经不在了,要是他不能进入这个身体,那这具身体就彻底死了。

而且,这个封少城,貌似也是因为陈福志才来的,难道也是来弄死陈富贵的?

富贵伸出手,开始用自己的魂力温养陈富贵的身体。

反正他几千年的魂力,这点根本不足挂齿。

富贵无聊的飘在上方为陈富贵温养着身体,想起倾君可爱的脸庞,有些宠溺的笑了笑。

这个可爱又单纯的小龙人,每天都是可爱的模样。

两个人共同养育的龙蛋也养了四百年这才破壳而出。

小小的孩童,头上的触角粉粉嫩嫩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他以前也养过孩子,但从来没有孕育过自己的化学物。

尤其是每日都去用仙力蕴养,甚至他也感受到过蛋中的孩子发出过声响。

也看着他在百年之间长成了少年模样。

额头上长着龙触角,一头火红的头发,任谁都看得出来,是富贵的亲子。

龙王日日都跟在孙子屁股后面,就差把天上的星星摘来给他了。

富贵眼神温柔,轻笑一声,只可惜,他还没看到孩子娶妻生子,睡了一觉就到了这里。

也不知道倾君那傻子是不是伤心死了。

不过,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能纠结于过去,富贵很快就释然。

没有了他,倾君也有孩子陪着,还有龙王的宠溺。

世界还是一样的世界,不过是没有了他罢了。

富贵轻笑一声,看着陈富贵的身体被搬进了太平间,却很快就被搬了出来。

富贵看着一些不认识的人将他放进了棺材里,甚至连衣服都没换。

就这样,被抬走了。

富贵在棺材里面,飘在陈富贵的身体上方,始终没有停下魂力的输入。

陈富贵的脸上的青肿逐渐开始恢复了,就连血迹也慢慢消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群人终于将车开到了一个郊外的荒地,将棺材抬了下来就开始挖了起来。

富贵也慢慢的开始融入了陈富贵的身体。

富贵动了动身体,慢慢的起身,推了推棺材板。

众人顿了顿身子,一个人问道:“什么声音?”

“听错了吧,快挖吧。”

富贵抬脚踢了下棺材板,松动了一点,露出了一点缝隙,透进来一丝光亮。

富贵眯了眯眼睛,又踢了一脚。

“什么情况,不是死了吗?”

“棺材板好像开了,不会诈尸了吧?”

众人有些惊疑不定,一人提议道:“要不我们现在就扔进去埋了吧?”

哐当

棺材板又开了一大半,众人丢下铁锨,往车里跑了起来。

一人大声说道:“大白天的闹什么鬼?”

“咳咳”

一道声音乍然响了起来。

那人终于有些慌张的向着车跑去:“快走,真的闹鬼了。”

众人都知道这位大少爷性格怪异,要说闹鬼,还真不是没这个可能。

车子很快远去,富贵慢慢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翻身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向着公路走去,走过一辆跑车,富贵站在路中间,静静的看着它向自己驶来。

那人停了下来,摘下了墨镜,走了下来。

一身骚包的花样衬衫,一头一丝不苟的头发,碧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十个混血儿。

富贵笑了笑,摊了摊手:“方便带我一程吗?我迷路了。”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扯了下嘴角:“说实话,不太方便。”

富贵走了过去,直接打开车门坐了上去:“我觉得挺方便的。”

诺比愣了愣,有些意外的走了过去,双手撑在车门上。

有些不相信般的问道:“你确定要上我的车?”

富贵挑了挑眉:“我已经上了。”

诺比笑了笑,戴上了墨镜,也上了车。

富贵闭上了眼睛,这具身体依旧不太好,现在还有些吃力。

看来得想个办法才行。

精彩评论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旦烨)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陈国强,龙王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快穿之富贵花》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