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欢喜佳期》欢喜佳期百度云 悬疑灵异风格小说 欢喜佳期虐文

欢喜佳期

《欢喜佳期》

月光流 著

连载中 悬疑灵异 许新远,许亚强 阅文集团

新书《欢喜佳期》由月光流执笔的悬疑灵异类型的网络小说,设定中的主角是许新远,许亚强,情节环环相扣,值得一看。精彩内容:以前的他总是被生活推着走,可是这一刻,许亚强忽然间想要主动做些什么,为了儿女。但脑海里全然是公式化的流水线一样的生活,反反复复,他竟想不出别的有新意的事情。许亚强急了,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在路口里遇

548次点击 更新:2020-11-27 20:10:37

免费阅读
新书《欢喜佳期》由月光流执笔的悬疑灵异类型的网络小说,设定中的主角是许新远,许亚强,情节环环相扣,值得一看。精彩内容:以前的他总是被生活推着走,可是这一刻,许亚强忽然间想要主动做些什么,为了儿女。但脑海里全然是公式化的流水线一样的生活,反反复复,他竟想不出别的有新意的事情。许亚强急了,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在路口里遇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以前的他总是被生活推着走,可是这一刻,许亚强忽然间想要主动做些什么,为了儿女。

但脑海里全然是公式化的流水线一样的生活,反反复复,他竟想不出别的有新意的事情。

许亚强急了,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在路口里遇上了下班回家的许念芝,许亚强望着女儿那张熟悉的脸,她今年多大来着?

“爸,你还好吧?”许念芝有些担忧地问。

她可是鲜少受到许亚强这般关爱的眼神,有些受宠若惊啊。

“我没事,回家吧,一会还得拿饭去医院呢。”许亚强将眼泪逼了回去,笑着对许念芝说道。

家里许新远已经做好了饭,就等许亚强回来煮菜了。

许念芝见许亚强好像有些劳累,自己抢着去做菜。

许亚强走到许新远的房门前,敲了敲。

老子进儿子的房间还得要这般敲门,许亚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爸。”许新远开门出来,弱弱地喊了一声。

“你过来,我有话想要和你说。”许亚强是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许新远,怎么看都不觉得他在谈恋爱。

但许亚强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想要听听许新远是怎么样说的。

“……哦。”许新远轻轻地应了一声。

为什么他有种不大妙的感觉?

“坐吧。”许亚强坐到自己的专属位置上,指着沙发的另一边对许新远说道。

许新远的眉头皱了皱,依言坐了下来。

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吧?

“你是不是和常欢喜在拍拖?”许亚强一咬牙,还是开门见山地问了出来。

许新远差点被这说法给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

厨房里,许念芝的耳朵是极其灵敏的,听到许亚强的话,拿着勺子的手一抖,盐全洒进窝里了,无法挽救的那种。

“不是。”许新远愣了许久,这才决然说道。

许新远一愣,大概是他们想要走出鬼打墙的时候被孙子嘉看到了吧。

不知道除了他还有没有其他人。

就怕会被李贵芬看到了,她可是喜庆里出了名的大喇叭。

许新远一想到这里就有些头疼。

“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许亚强有些激动。

“不是真的,我……我头晕,刚好她在,便扶了我一把。”许新远想了个借口。

“真的只是这样吗?”许亚强有些怀疑。

许新远不说话了。

许亚强也问不出些什么新鲜的答案,只好放弃了。

许念芝将饭菜端了出来,放到饭桌上,一一摆开,偷偷地看了看许亚强又看了看许新远的背影,憋了一肚子的话。

许亚强看了看时间,没有心思在家吃饭了,便打算带了饭去医院里和许妈妈一起吃。

待许亚强离开之后,餐桌上就剩下许念芝和许新远。

许新远闷声不吭地扒着饭,假装看不到许念芝好奇的目光。

碰上像许新远这样的闷葫芦,素来自恃口才好的许念芝也是无计可施,该怎么样才能撬开许新远的嘴巴呢?

姐弟一场,那么多年了,许念芝都没能撼动许新远半分,这次也一样。

许念芝是没开口便怯场了,亏她还是个销售经理。

但许新远比那些刁难人的顾客更加难搞定。

“我听到爸他说的那些话了……”许念芝挑了个开场白。

“我吃饱了。”许新远扒了最后一口饭,然后猛地放下碗,打断了许念芝的话。

“我又没说什么,反正男人晚点结婚也没关系,常欢喜那性子太闷了,不适合你。”许念芝对着许新远的背影说了句。

许新远没有理会,开了房门,关上,一气呵成。

其实常欢喜也没有她说的那么闷。

但许新远不想和许念芝说那么多,说多错多。

许念芝望着许新远的背影,有些气结。

另一边,常欢喜回到家后是认认真真地给父母上香的。

当然她也是诚诚恳恳地摆脱父母不要再拿她的名誉来开玩笑了。

厉海芬和常安躲进房间里,对视了一眼,怂了那么一秒。

不过厉海芬素来是越挫越勇的。

常安自是甘拜下风。

可事关女儿的事情,常安还是暗中下了那么一丢丢决心,不能再让厉海芬继续胡闹下去了。

“知道了,知道了。”厉海芬敷衍了一句。

常安也是无奈,嘴巴上是知道了,可是心里想的怕是另一回事。

常欢喜自觉已经坚决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才安心进厨房洗手做饭。

不过为了能够让自己的速度加快那么一点点,她是连电视也没看就早早洗洗睡了。

“她又躲进被窝里了。”厉海芬忧心忡忡地对常安说道。

“睡觉不进被窝去哪里?”常安是没意识到厉海芬所担忧的事情。

“你这榆木脑袋,我是说你女儿有秘密了。”厉海芬有些哭笑不得地瞪了常安一眼。

也不指望他能够开解一下自己,别火上浇油就能了。

“……你们女人,我是搞不懂的了。”常安想了许久,忽然感慨了一句。

要是他还在生该多好,说不定常欢喜就能有个倾诉的对象,不用那么鬼鬼祟祟地躲在被窝里和别人聊天。

厉海芬回想了许久,但凡和常欢喜有过接触的人,可愣是找不出一个可疑的。

许新远不算吧,是她的错。

厉海芬摇了摇头。

这人躲进被窝里干什么呢?

不知道父母看到了会担心的吗?

厉海芬酸了。

女儿也不体谅一下这老母亲的心。

常欢喜忙活了好几个小时,可算是打完了三页的稿子。

躲进被窝里码字还真的是超级累,常欢喜有点想哭,干嘛搞得自己像是在做贼似的。

可是常欢喜一想到厉海芬曾经唠叨常安的话,说写小说没前途什么的,就没敢让她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可是这样子瞒下去好像也不是办法啊。

常欢喜叹了一口气,办法明天再想吧,她脑袋有些疼,也困了。

只是第二天她还没来得及想办法便被这突如其来的流言给刺痛了。

精彩评论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月光流)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欢喜佳期》开始主角(许新远,许亚强)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许新远,许亚强)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月光流)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全没有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