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引鹤》引鹤桥 H 引鹤玄幻言情小说

引鹤

《引鹤》

泊舟小妖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郎敖英,蔡花 阅文集团

此回本喵安利给各位读者们泊舟小妖原创作品《引鹤》,主角是郎敖英,蔡花,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村人拥着郎敖英来到蔡花家,就见小宝正抱着毫无血色的人,跪在地上痛哭。“小宝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怎的才两天不见,人就变成这样了,好似流血过多而死。但地上却又没有鲜血,而且院子也不见打斗的痕迹。“我不

701次点击 更新:2020-10-10 19:01:05

免费阅读
此回本喵安利给各位读者们泊舟小妖原创作品《引鹤》,主角是郎敖英,蔡花,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村人拥着郎敖英来到蔡花家,就见小宝正抱着毫无血色的人,跪在地上痛哭。“小宝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怎的才两天不见,人就变成这样了,好似流血过多而死。但地上却又没有鲜血,而且院子也不见打斗的痕迹。“我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村人拥着郎敖英来到蔡花家,就见小宝正抱着毫无血色的人,跪在地上痛哭。

“小宝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怎的才两天不见,人就变成这样了,好似流血过多而死。

但地上却又没有鲜血,而且院子也不见打斗的痕迹。

“我不,不知道,村长,今早我一起来就见花花躺在院里。”小宝摸了把鼻涕眼泪,哭的稀里哗啦。

郎敖英面色凝重的继续问道:“她身上可有伤口?”

小宝摇了摇头。

“先让我检查下她的身体。”

大胖子憨憨地点点头,将蔡花的身体放在地上,退在一边好让郎敖英检查。

围观的村人,各个人心惶惶,纷纷猜测蔡花的死因。

最后都将目光放在了郎敖英身后的十七身上。

在他们看来,近日只有十七与蔡花有过冲突,而且当时蔡花还想打十七,若十七心生怨恨,狠心将人杀害也是合情理的。

但十七和郎敖英都无暇顾及村人的猜忌,一心放在尸体上。

“奇怪······”郎敖英一边查看蔡花的身体,一边嘴里不停的说着奇怪。

身体里已经没有一丝鲜血,可为何找不到伤口,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呢。

而且地上也没有任何痕迹。

但她眼瞳放大,眼中全是恐惧神色,分明是被吓得,可总不能吓死的吧?

身后的十七望着蔡花周身围绕的淡淡邪气,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

“小宝,今早你可听见院中有什么异常没?”检查了很久,郎敖英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遂又问小宝。

大胖子摇摇头:“没有,她平常都比我早起,今早等我起来就见她躺在这里了。”

“她今早什么时候起来的?”

“比我,比我早半时辰。”

尸体的温度的确是半时辰内死的。

半个时辰也不可能有人悄无声息将其拖到别处杀害,再拖回来放在这里,而且还要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

就在郎敖英苦思冥想之际,不知是谁在人群中说了句:“是这个外村人杀的,他们前两天还吵架呢,蔡花今天就死了,不是他还能有谁。”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不明就里的村人纷纷指着十七开始七嘴八舌。

“对呀,先前他没来的时候都好好的,他一来村里就死人,不是他还能有谁。”

“就是他就是他。”

“村长快把他抓起来。”

十七眯着眼看向周围的村人,勾起唇角颇有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似乎他们口中怀疑的杀人犯不是自己。

“不要胡说,十七今早在我家,我们一直在一起,他如何杀人。”郎敖英宁着眉头替他辩解。

“不是他还能有谁,就他和蔡花有过节。”

“就是啊。”

······

这时,小宝也转过头看向十七,眼中流出怀疑的目光。

“你这个蠢货,我若想杀她,前两天她就被我捏死了,何须等到今早?”十七上前拍了下小宝的头。

“真的吗?”憨憨的大胖子,看着十七问道。

“不然你问你的村长,我今早和他一块吃饭,刚吃完就听说蔡花死了。”

大胖子见郎敖英点了点头,便也不再怀疑十七。

村人听见十七的话,也都纷纷开始怀疑起来,毕竟今早人家是和村长在一起的,就算想杀人也没时间。

那蔡花是怎么死的?莫不是村里进了鬼魂吧?先前老村长也死的不明不白的。

这么想着,村里人都慌乱起来,有人大胆的说道:“不会是鬼魂吧?鬼魂来吃人了。”

“村长,不会是鬼吧?先前老村长也死的不明不白的。”

“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老村长和嫂嫂死的时候就跟蔡花一模一样啊。”

“是啊是啊,真的一模一样,后来来了个道士,说是被鬼魂附体。”

“鬼魂莫不是又回来了?”

“啊,这可怎么办啊,村长,怎么办啊?下一个不会是我吧?”

·······

说到这,村人都开始害怕起来,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丧命。

而郎敖英听说自己的父母死相与蔡花一样,顿时心中气血翻涌,抓着离他最近的一人问道:“我爹娘怎么死的?他们怎么死的?不是说被鬼魂附体吗?”

“是,是的,道士这么说,说的。”

“道士在哪,那个道士去哪了?”

“我,我不知道啊。”

见郎敖英情绪已然失控,十七上前拉过他安慰道:“你先冷静下来,现在算是有了线索,总比先前什么都没有的好。”

至少她可以断定村子周围一定有吸食人血的邪物。

果然事情不简单,难怪他先前怎么查都查不出结果,即便尸体摆在这里,他也无从下手。

郎敖英望向十七的眼瞳满是血丝。

他蹲在蔡花的尸体旁,好一会才缓过神冷静下来。

“小宝,先把蔡花葬了吧,凶手的事咱们慢慢查,总会水落石出的。”说着便面无表情的往外走去。

村里人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大多数人都相信是鬼魂在作祟,毕竟连他们高中状元的村长都没有办法,不是鬼魂又是什么?

郎敖英走后,大部分人也都匆忙离开,想着回家收拾行李去别的村子,剩下少部分帮着大胖子处理蔡花的后事。

十七跟在他身后心不在焉的走着。

“你们这里经常死人吗?都与蔡花一样死状?”十七问道。

过了好一会,郎敖英才回答她:“也就家父家母与蔡花一样,其他人都乃正常生老病死。”

“那就奇怪了。”若是以吸食人血来提升修为的邪物怎会只杀害三个人呢?

而且,邪物一般都嚣张狂妄,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杀人饮血,再悄无声息的离开。

“你知道什么?”郎敖英见十七似乎知道些什么,便急忙抓着她的肩头问道。

十七本想和他说说邪祟的事,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人族很难接受自己种族之外的族群。

若是他知道自己非他族类,害怕就罢了,要是起了恶意,后果一定不会是她想见到的。

“没什么,只是奇怪他们的血是如何消失的。”十七敷衍道。

郎敖英盯着十七看了好一会,才道:“你若是知道内情,一定要告诉我。”

他明显是知道什么,但为何不告诉自己。

“好。”

到家后郎敖英便坐在院中拧着眉头理自己的思绪,他甚至都开始怀疑王大树了。

可王大树并没有理由杀害自己的父母。

越想越是焦头烂额,郎敖英只恨自己当初没多和娘亲学些医术,说不定就能查出尸体的蹊跷之处。

十七从厨房拿来两个馒头一边啃着一边抱起大福在郎敖英面前半蹲下。

郎敖英眼神飘忽,没看她。

十七又换个方向蹲着望他。

郎敖英依旧不理她。

十七摇摇头,也不换位置了,把大福放地上,自己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个人默默的啃着馒头,越啃越无趣,随即扯下来一块对大福说:“呐,吃不吃馒头,很好吃哦。”

大福傲娇的昂着头,他才不吃馒头,难吃死了,还没胡萝卜好吃。

“真的很好吃,又软又甜,吃不吃?”

这女人脑子有病吧,哪有兔子吃馒头的。

可他忘了,自己还吃肉喝酒。

“咦,为什么不吃啊?你是不是嫉妒我?”

·······

没有!没有!鬼才嫉妒她。

“那你眼红什么?”十七身子前倾,睁着大眼睛瞅着大福。

那你眼红什么······

眼红什么······

红什么······

大福惊呆了,她的话像回音一样在自己脑子里撞来撞去。

这女人果然脑子有病吧,她不知道兔子眼睛本来就是红的么。

鬼才嫉妒她,鬼才眼红,阿呸,兔子眼本就是红的,这女人有病,果然有病。

恰好这时郎敖英回过神来,一转眼便看见面前一人一兔大眼瞪小眼的模样。

兔子鼓着腮帮子,竖着耳朵,赫然想要将人吃掉的表情。

而人则睁着单纯无辜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好似受了委屈,让人不忍欺负。

这画面倒像是兔子欺负了他。

“咳咳。”郎敖英很礼貌的憋住没笑,咳嗽了两声。

十七听见他终于吭声了,回过头看他,见他紧抿着唇没笑出声,便气鼓鼓的嘟囔道:“你面瘫啊,本,公子这么卖力的演。”

居然不笑一声,浪费她一片苦心。

见他鼓着腮抱着胳膊坐在地上,郎敖英只觉得这个小公子可爱的很,随即笑了起来。

可十七又不乐意了。

“笑什么?你笑什么?让你笑你不笑,不让你笑你笑这么欢实做什么?”

郎敖英勾起唇,俯下身凑到他面前,眨眨眼睛说道:“那,十七小公子想让在下怎么做呢?”

他的语气虽温柔,但却充满了魅惑气息,加之本就好听的声音,更是让十七没来由的红了脸。

“呦,还脸红了。”郎敖英继续调笑。

真是流年不利啊,想她一世英名,居然被男人给调戏了。

“十七,我,怎么觉得你像个姑娘家呢?”

他,他看出来了?不会吧?

自己是用法术变得身,没有修为的人是看不出来的。

莫非,他,有龙阳之好?

不,不是吧!

十七吓得连连后退,差点没摔个跟头。

逗得郎敖英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一扫方才阴郁的气息。

精彩评论

在玄幻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泊舟小妖)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郎敖英,蔡花)的肤色,主角(郎敖英,蔡花)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玄幻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