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早安冷先森》高冷先森情侣网名 kuso 早安冷先森小说TXT

早安冷先森

《早安冷先森》

琴瑟玄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小雨,陈妈 阅文集团

《早安冷先森》作者:琴瑟玄,现代言情类型创作,主人公:小雨,陈妈,本网文书中主要讲述:“嘭!”“不要!”声嘶力竭的一声尖叫,小雨终于无意识的昏了过去,最后一秒的时间里,她心里想的竟然是:不用开枪,不要死,不要……“不要开枪!--”躺在床上的人猛然醒转过来,惊恐的脸上一片汗湿,微微颤抖的

718次点击 更新:2020-10-09 12:16:25

免费阅读
《早安冷先森》作者:琴瑟玄,现代言情类型创作,主人公:小雨,陈妈,本网文书中主要讲述:“嘭!”“不要!”声嘶力竭的一声尖叫,小雨终于无意识的昏了过去,最后一秒的时间里,她心里想的竟然是:不用开枪,不要死,不要……“不要开枪!--”躺在床上的人猛然醒转过来,惊恐的脸上一片汗湿,微微颤抖的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嘭!”

“不要!”

声嘶力竭的一声尖叫,小雨终于无意识的昏了过去,最后一秒的时间里,她心里想的竟然是:不用开枪,不要死,不要……

“不要开枪!--”

躺在床上的人猛然醒转过来,惊恐的脸上一片汗湿,微微颤抖的双臂支撑着上半身,眼神空洞。

“小雨小姐,你醒了,别怕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陈妈及时出现在床边,把小雨搂在怀里轻声安慰。

小雨显然还没从噩梦中回过神来,死死抓住床单的手还在不住颤抖,她突然惊觉到:

“他,他呢?”

“谁?”陈妈一片迷惑。

小雨突然转身,一把握住陈***肩膀,激动的问:“他,冷城邺,他怎么样了?”

“你说少爷?”小雨不住点头。

提到冷城邺,陈妈有些忧虑的皱眉。

不等她开口说话,小雨心急的摇着她肩膀问:“怎么了,冷城邺他,他不会死了吧?”就算他是要挟自己的人,她也不希望他死啊。

“啊?”陈妈脸上写满惊讶,接着莫名的就笑了。

小雨真是摸不着头脑,“你快说啊,陈妈,他是不是被那个拿枪的人打死了?”

陈妈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看小雨一脸担忧,赶忙说明:“少爷他就是伤口有点裂开了,恋秋小姐刚刚来给他处理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你惊吓过度,再休息一会儿吧。”

只是伤口有点裂开?她不相信!当时,那枪明明就对着他,就在她昏过去的前一秒,她确信自己看到了那个人扣动扳机……

“小雨小姐,你休息吧,我去看看给你做点吃的,都快一天了,你一滴水都还没进呢!”

陈妈说着作势离开,小雨一把拉着她:“陈妈,我想去看看他。”

当时在坏人的枪口下,他可是毫不犹豫把她护在身下的人,再怎么说,现在也该去看看他,表示下关心才说得过去吧!

“少爷就在他房间里,恋秋小姐在照顾他。”

小雨点头,然后越过陈妈,直接跨出房门,去了冷城邺房间。

站在她身后的陈妈,脸上漾起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

小雨站在冷城邺房门口,却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房门微敞,却完全能看到里面的景象。

冷城邺倚在床头,虽然醒来,脸上还是有些失血后的苍白。而坐在床边的沐恋秋,本来在和他说着什么,在小雨抬手准备敲门的时候,却轻轻靠在冷城邺胸口,而他似乎没有拒绝。

像沐医生这样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有哪个男人会拒绝呢?

看到他确实没事,小雨垂下手臂,在他们还没注意到她之前,静静转身,轻轻步回房间。

不知为什么,刚刚看到的一幕,竟然会让她心里有种淡淡的酸涩。

陈妈很快就准备好下午茶送到她房间,小雨无味的塞了几口,端起杯子一个劲的猛灌红茶。

“小雨小姐。”

陈妈伸出手在小雨眼前晃晃,“小雨小姐?”

“啊?”小雨回魂,一惊到:“什么事?陈妈。”

陈妈笑着问:“你不是去少爷房里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

“我,他救了我,我去看看他没事就回来了,再说,沐小姐照顾着他,我在也帮不上什么忙。”

小雨说完淡淡一笑,但是怎么看都觉得勉强。

“小雨小姐,你是怎么看我们少爷的?”

“啊?”

陈妈没头没脑的问题,小雨又是一愣。什么叫怎么看她们少爷?他就是高高在上的人啊,怎么看有什么不同吗?就算他救了自己一命,也还是要挟自己的人,这点别人不知道,难懂她自己还不清楚吗?

“少爷表面看起来冷冰冰的,心地却很善良。”

善良吗?可能吧,不过除了他救她这件事,她还真没看出他善良在哪里……

虽然这样想,小雨还是假装赞成的讪笑着。只是她不明白,陈妈给她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他善与不善对她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陈妈接着絮絮叨叨的念叨了许多,都是关于冷城邺如何如何善良,如何如何伸张正义的事情。

小雨听了没几句就完全失去兴趣,不是她不想听,她实在是觉得这跟她没多大关系。

最后,她只听陈妈说:“我下去准备晚饭。”然后,房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太阳灼热的光线,已经渐渐变得柔和,夕阳将天边的一抹云彩点燃,直至绚烂。

小雨搬了竹椅坐在阳台上,惬意的享受着眼前的美景。

云南真是个好地方啊,处处都洋溢着花香,真没想到她可以悠闲的置身于这里,要是能去一趟向往的丽江就更好了。只是,她不该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吧!

“唉!”

小雨忍不住叹气,这种日子还要过到什么时候?

“小雨小姐。”

小雨回头,见是陈妈,“咦?陈妈你不是下去了吗?”

“哦,是少爷叫我过来的,他说让你过去一趟。”

“让我过去?”小雨不解,他不是跟那个美女医生……

“嗯,少爷说让你现在过去一趟。”

小雨从竹椅上站起来,“我知道了,陈妈,你去忙吧,我马上就去。”

陈妈点点头走了,小雨理理衣角,也起身去了冷城邺房间,想不到,他找她能有什么事?

“叩叩!”小雨弯起两指敲响房门,她可不想贸然闯入,打扰了别人的什么好事。

低沉的男声便从里面飘了出来:“进来。”

小雨推开虚掩的房门,意外的,沐医生不在,房间里唯一的活物,就是躺在床上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大片缠绕的纱布包裹着腰腹,其余精装的上半身裸露在空气里,倒也养眼。

“你在找什么?”

他突然开口,差点吓了她一跳。

“没啊,没找什么?”小雨眼神游移,无法掩饰的慌乱。

他淡淡蹙眉,“过来。”

“啊?!”小雨又是一愣。

“听不懂?”

废话,她当然能听懂,他说得又不是外星语!

一句话也没说,小雨轻轻走到他床边,站立不安,小手不自觉的扯着衣角。

“坐吧。”他轻拍着床边吩咐,声音却变得柔和了些。

“哦。”

小雨点点头,犹犹豫豫的坐了下来,却只敢让屁股沾着一小个边儿,什么叫如坐针毡,这会儿,她可是深有体会啊!

好半天,却没等来他的下文,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她发誓,讨厌这该死的安静!

“倒杯水给我。”

呃,终于说话了,还以为他睡着了。

小雨应了一声,起身倒了杯水送到他手里,然后乖乖在床边坐了下来。

他接过杯子,眼神却一秒都没离开过她头顶。手掌感受到杯子传出的温度,若有所思的扯了下嘴角问:“开水就是你发泄内心不满的武器?”

“啊?”

小雨疑惑的抬起双眼,正对上他审视的眼神。

难道,难道他昏迷的时候,知道她用开水烫了他。肯定是!啊!这个小心眼的男人,虽然事实如此,她也不是故意的啊!发泄不满?在他面前她敢吗?

“对不起!我帮你换一杯。”

小雨作势拿过他手里的杯子,他却一抬手稳稳的避了开来。

就算这样,那满满一杯水,还是溅了些出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她柔嫩的手背。她被烫的下意识缩回手,白皙的手背上还是起了红红一片,这会儿,正火辣辣的疼。

“唉!”

他把杯子放到床头,有些不耐烦的拉过她手,“笨到死。”

冷城邺察觉到,小雨试图从他温热的大掌中抽离,攸然加重了几分力道--

“啊!”

他这只咸猪手,正好握在开水烫过的地方,灼痛的感觉也随之加重,小雨疼得齿牙咧嘴,这一秒,杀人的心都有,哪怕杀不成,咬他几口也成。

小雨噙着泪花,咬牙切齿的说:“放手……”

冷城邺唇边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巧妙的一个反手,修长的手指就停在她纤细的手腕处,紧紧锁住。

小雨倔强的挣了几下,最终放弃。

有些懊恼,“你又想怎样?”

他像没听到一般,轻轻执起她手送到眼前,细细打量一番,按下了床头的一个按钮。不一会儿,陈妈便出现在房里。

“少爷,你找我?”

他淡淡开口,“帮我拿罐烫伤药。”眼神却一刻也没离开她的手背。

他专注的视线令她浑身不自在,灼热的温度好像比开水还要烫人,特别是有陈妈在的时候。

陈妈当然注意到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她只是微微笑着,应了一声便去取药。

涂药这种事,她没想到他也会有兴趣代劳,这药也涂好了,手腕也给他捏麻了,怎么还抓着她不放啊?

天!他确定他是受伤了吗?貌似精神好得可以放倒一头牛。

他另一手挑起她下巴,默默欣赏着她的慌乱和隐忍。他的脸越凑越近,近得连彼此温热的鼻息都是那么清晰。

小雨伸出另一只手挡在他胸前,“你别这样!”手指触上他坚实的胸膛,这温热的触感,竟然会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她赶紧像躲避瘟疫那样缩了回来。

“哦?”他闻言,挑衅的耸眉,“云森的话就可以吗?”

“与你无关!”小雨推开他放在下巴下的手指,不悦的别开脸。

他却突然放开她的手,笑得不怀好意,“我说,”他再次执起她下巴,“你知不知道,越有个性的玩宠,越能挑起主人的兴趣?”

小雨皱眉,没好气到:“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呵呵!”

小雨的话没惹起他半分怒意,却让他笑得更加放肆,“我知道你不--懂,我说过,不介意一样样手把手教你。”

变态!坏蛋!……

小雨狠狠在心里把他骂了个遍,她当然知道,他把“不懂”两个字拉那么长是什么意思,可她真不明白,他身边压根就不缺女人,为什么偏偏跟她过不去?

他眼神突然柔和了些,修长手指描绘着她好看的眉眼,粗砺的指腹摩挲下,细腻的肌肤微微发疼。

小雨下意识躲闪,他轻笑着让手越过发鬓,深深没入她柔软的发中,姿势暧昧的托着她后脑勺。

他深邃的眸紧锁着她脸庞,“是谁准许你拥有这幅眉眼?”

“啊?”

小雨惊愕,怎么?这人也太霸道了吧,别人长什么样子他都有意见,简直是不可理喻!

就在小雨对他的霸道嗤之以鼻的时候,他的唇,毫无预兆就落在她的眉眼上,温润的触感,瞬间让她呆愣……

严格意义上讲,这还是她的初吻!而现在,它就这么被他无情的剥夺了。

“啊!”

小雨惊叫一声,拼尽全力推开了他,想也没想就要逃,她不管如今社会有多开放,反正在她的字典里,初吻或者初夜都要留给深爱的人。

而很显然,他不是……

小雨奔到门口,身后传来他狂浪的笑声,他的话怎么听都显得刺耳。

“青涩的小猎物,总能吸引猎人的注意。”

死男人,坏男人!......

小雨边跑,边在心里诅咒他,连受伤都不老实,早知道让那人一枪崩了才好,至少刚才她不会失去宝贵的初吻。

咦?对了!说到拿枪的那个人,最后怎么样了?她昏倒前明明看他扣动了扳机,为什么冷城邺一点事都没有?那个人呢?是被送进警察局了吗?私闯民宅外加持枪杀人,大概这辈子也别想走出牢门了吧……

真想不到,这是她第一次踏上云南的土地,就会有这么凶险的遭遇,当时那个人眼里的凶狠,现在想起来都感到浑身发冷。

她发誓,被人拿枪指着的经验一次就够。

小雨跑出门,差点撞上立在门口陈妈。

“小雨小姐,你在正好,晚饭准备好了,你下去用饭吧,少爷这里有我就行。”

小雨胡乱点点头,直接越过陈妈身旁下了楼,她可不想陈妈看到她惊惶失措的样子,更不想她猜到刚才房里发生的事情。

陈妈进到房里,意外看到冷城邺唇边淡淡的笑意,她从来不知道,少爷原来也是会笑的,虽然她心里觉得别扭,但不得不承认,少爷笑起来的样子真让人喜欢。

孔诺边吃东西,边热络的和小雨打着招呼,他只是手臂受伤加上失血,经过一晚休息,已经没有大碍。

精彩评论

这本是作者(琴瑟玄)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早安冷先森》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