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掌门之女》掌家小农女 SM 掌门之女年下攻

掌门之女

《掌门之女》

思念最是飞雪时 著

连载中 同人 宋亮,宋金 互联网

《掌门之女》是思念最是飞雪时创作的一本同人佳作,故事丝丝入扣,文笔妙趣横生,值得一看。为了防止她自杀,刘牡丹把她像狗一样栓起来关在柴房,没几天后就被她以二十块钱的价格卖给了村里五十多岁娶不到老婆的宋亮。宋亮是个酒鬼还是个瘾君子,平日游手好闲全靠年长的姐姐资助过活。新婚第一夜他就强上了江

404次点击 更新:2020-09-16 13:04:10

免费阅读
《掌门之女》是思念最是飞雪时创作的一本同人佳作,故事丝丝入扣,文笔妙趣横生,值得一看。为了防止她自杀,刘牡丹把她像狗一样栓起来关在柴房,没几天后就被她以二十块钱的价格卖给了村里五十多岁娶不到老婆的宋亮。宋亮是个酒鬼还是个瘾君子,平日游手好闲全靠年长的姐姐资助过活。新婚第一夜他就强上了江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为了防止她自杀,刘牡丹把她像狗一样栓起来关在柴房,没几天后就被她以二十块钱的价格卖给了村里五十多岁娶不到老婆的宋亮。

宋亮是个酒鬼还是个瘾君子,平日游手好闲全靠年长的姐姐资助过活。新婚第一夜他就强上了江山,因为不是处女被他拳打脚踢到吐血。

她以为自己会被这么打死。

一个月后江家来人,要把江山接了回去。慌乱的刘牡丹匆忙把打的只剩一口气的江山接了回去,半威胁半利诱,告诉她如果江家人知道这件事,她这辈子再别想进江家的门!

江家是大族是不会要一个不干不净的女儿的!

这段往事本该被尘封,没想到宋亮利欲熏心,在得知自己成了江家小姐之后,不知廉耻的黏上来威胁自己给他五十万,否则就告诉江家人自己被强奸的事。

可是自己一个被江家视作耻辱的人,怎么可能拿的出五十万。

事情最后还是暴露了。见钱眼红的宋金找到了江洪建以此威胁。当时正是自己和历川准备订婚的关键时刻,江洪建自然不会让宋金成了拦路石,在他开开心心拿着二十万从江家离开后便彻底失去了消息。而这件事自此变成了江家人拿捏自己的把柄。

江山眯眼,心声警惕下意识握紧手里的镰刀,退了一步。

“俊丫头,认识俺不?”他眼睛放肆的在江山身上游走。

江山默不作声起身拎起篮子就要走。宋金见状上前伸手想抓,一道黑色的物体闪电般擦着他面门划过,他心里咯噔一下忙退后一步。

江山把镰刀横在胸前面色不善:“要敢再上前一步,就剁掉你的手!”那双眼睛在阳光下发出冰冷幽深的光,好像盘在树上蓄势待发的毒蛇。他冷不丁被吓住,僵在原地。

反应过来的张屠夫涨红了脸,意识到自己被一黄毛丫头吓住,顿时怒从心起。一把拽着她的头发拖了过去,抬手就要扇。

早晚都是自己的人,还敢在老子面前耍横。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不可!

一股白色的液体喷到脸上,几滴溅到他的眼里。宋亮哎哟一声松开手就要抹眼。看准机会的江山抬腿狠狠顶上他下三路。一声惨叫惊飞树林里休憩的鸟儿们。宋亮捂着档一脸痛苦的倒地呻吟。她拎起来镰刀和篮子拔腿就跑,半天缓过劲的宋亮挣扎着想要追上,却发现那小丫头早跑的影儿都没了。

他愤怒地朝地上啐了口痰,悻悻起身准备回家。

没走几步,他感觉脸上好像有蚂蚁在爬,伸手在脸上抓了把,没想到越抓越痒,就好像无数蚂蚁从皮肤下面钻了进去,痒的他挠心挠肺。他嘶吼着倒在地上脸上挠的血肉模糊。

另一边,江山提着篮子一路狂奔,直到跑到村口附近才停下脚步大口喘息。她回头瞧了眼身后松了口气。把镰刀放回篮子,抬手扎好被拽乱的头发。指尖拂过鼻尖的时候她楞了一下,下一秒深吸了一口,这味道有点熟悉但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寻思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什么,她无奈的摇摇头提着篮子回了李家。

回去的时候刘牡丹正坐在门口嗑瓜子,看到江山的时候神情明显错愕。眼珠在她身上滴溜溜转了一圈,最后有些失望的挪开。

江山脸上带笑朝她问号后,从她身旁跨过。

就在这时一阵似有似无的香气猛地击中她的心底。她神情一凛,余光不经意般瞥了眼呸呸往地上吐瓜子壳的刘牡丹——这味道和宋金身上的一模一样!

她怀疑……上辈子自己被人破了清白后嫁给宋金真的是偶然吗?

是夜,窗外的风呼呼的吹,衬的家里格外寂静。

怀疑的种子在心底种下日益长大,江山闭眼假寐,脑子里乱成一团麻。这两日她再没有出门过自然也无法求证那件事。她回忆了上辈子的事,自己被人拖到地里强奸的事也就在这段时间前后。难道真的会这么巧?还是说上辈子那个强奸犯就是宋金!

思及此,她猛地睁眼,黝黑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烁着冷酷的光。

门外好像有人!

她屏住呼吸上身微抬,隐约听到门口有极其细微的脚步声,右手悄悄摸到枕头下的剪刀。那声音走了几步停在了窗户后。糊在玻璃上的报纸被月光照的显出一个黑影。她盯着那黑影一动不动脑子飞快转动。

肯定不是李国通,他只有每月月末才会回家。

也不会是李大宝,他这人嗜酒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不可能脚步这么轻。

那么……

她脑子里闪过一道亮光。

难不成是刘牡丹那个从未露面过得骈夫!

窗外的黑影站了一会便悄悄离开了,江山听见大屋的门栓被悄悄挪开。本该熟睡的刘牡丹发出一声及其细微的惊呼,随即猛地压低声音;“你这脸咋了!”

“先进屋说。”嘶哑的男声,让江山瞬间拳头紧握,这分明是宋金的声音。她恨不得现在冲出去撕碎外面那对狗男女。

门栓落了下去,江山深呼吸压下心底的怒火,光着脚轻手轻脚的出了门。猫着腰躲在刘牡丹那屋的窗户下竖耳听着。

许是觉得人都睡了,进了屋的俩人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一阵暧昧的喘息声中刘牡丹娇嗔道:“一个小丫头你都弄不过,还好意思来怪老娘?”

宋金极力压低却仍有些气急败坏道:“谁知道那小丫头手这么黑,再说你没事让她割什么草,差点把老子的宝贝蛋给削掉了!”

刘牡丹轻笑一声:“让我摸摸掉了没。”片刻后响起令人面红耳赤的啪啪声。

江山冷笑着蹑手蹑脚的摸回了屋。

后半夜的时候宋金才悄悄从屋里溜出来顺着南墙爬出去。刘牡丹紧随其后左顾右盼走到南墙的老树下解开系在上面的红布条。

两人丝毫没注意到,黑暗中身后半开的门缝里一只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

精彩评论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同人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掌门之女》,会想起宋亮,宋金,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