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浮世短长生》长生悬疑短视频 清水文 浮世短长生女王

浮世短长生

《浮世短长生》

容平三月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萧子真,余恒风 阅文集团

火爆热文《浮世短长生》由容平三月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新篇,设定中的主角是萧子真,余恒风,情节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主要章节节选:他声音清冷寒彻,三人眼中皆是骇然。余恒风知书懂礼,武艺精湛,修养谋略样样皆精,很难想象竟会是个孤儿。余恒风不知他人心中所想,只站在窗前伫立凝望。那晚,同是十五月圆。月儿才悄上枝头,浓浓滚烫的黑烟遮蔽了

161次点击 更新:2020-06-27 17:02:54

免费阅读
火爆热文《浮世短长生》由容平三月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新篇,设定中的主角是萧子真,余恒风,情节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主要章节节选:他声音清冷寒彻,三人眼中皆是骇然。余恒风知书懂礼,武艺精湛,修养谋略样样皆精,很难想象竟会是个孤儿。余恒风不知他人心中所想,只站在窗前伫立凝望。那晚,同是十五月圆。月儿才悄上枝头,浓浓滚烫的黑烟遮蔽了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他声音清冷寒彻,三人眼中皆是骇然。

余恒风知书懂礼,武艺精湛,修养谋略样样皆精,很难想象竟会是个孤儿。

余恒风不知他人心中所想,只站在窗前伫立凝望。

那晚,同是十五月圆。

月儿才悄上枝头,浓浓滚烫的黑烟遮蔽了月光,火光熊熊无止尽的燃,四处都是黑,四处都是红。

黑是永久的黑夜,红是流不尽的血。

他躲在草丛,耳边尽是亲人悲痛的嘶吼。

火光中逃窜出一张张熟悉的脸,接连一个个痛苦的倒下去,成为地上一堆僵硬冰凉的尸体。

若有尸身还能怀念,可怜尸身最后被烧的无影无踪,只剩一缕硝烟。

真道那句人生如梦,往事如烟。

可他如何能烟消云散?!

……

“对不起,我原不该提。”

诸宁安的小心愧疚将他从回忆中拉出,眼底渐渐恢复清冷,他重新坐下来。

“无妨。”

自添一杯茶,仰头饮下。声音冷清,无妨却不是说假。

他原本就时常记起那段往事,有时刻意,有时无意,都是为了提醒仇,不能忘。

桌上似乎变得安静沉默。

街角的众人缓缓停下脚步,嬉闹声也渐渐消失了。

悠远的钟声在繁闹的市井中低沉悠扬。

戊时四刻。

钟声响起。

人们都长长的仰起头望向空中。

“看,快看。”

诸宁安眼睛被点亮,指着窗外。

黑色的天幕中,远远的飘来万盏灯火,如昼的灯火密密麻麻从远极近,仿佛在夜色中架起一条璀璨的银河。那银河昏黄柔光闪烁的点缀在漆黑的夜里,星星点点远近高低的在空中浮动。

“这哪是惊喜?简直是难以形容的璀璨星河。”

顾不上怀念,伤痛,眼下只剩止不住的惊叹。

“客官,别急,这还不是那意外之喜。”

“这还不是?”

小哥不知何时凑过来,笑了笑,手中握着把弓箭道:

“待那些灯飘近了,近到望月楼上的这片天空时,诸位可以用弓射灯,这里所有的灯上都写着祝福,叫送祝福,射下的祝福会有人拾给诸位,但这也并非意外之喜,真正的意外之喜是我家掌柜从那京中寻来,价值白两的玉兔月圆灯,若射中了,它会直接飘进楼里免费送给射灯之人。”

“这灯价格不菲,就不怕射破?”诸宁安疑惑。

“玉兔月圆灯被一层琉璃保护着,挂在望月楼外特制的悬丝上,待众灯飘来混入其中,本不好找,更不好射,况且要射中那挂钩之处,触动机关才能飘进楼里。”

“不过……”那小哥突然口风一转:“若是想得这意外之喜,还需缴纳这弓箭的借使费即可一试,不知诸位爷听完有没有兴趣。”

原来这一环套一环的是惊喜,却也是生意。

诸宁安莞尔一笑,能见这璀璨银河已是开心至极了,要不要的倒还没想过。

但萧子真确是来了兴趣:

“这个好!射灯?有趣极了,我倒是想试试射下那玉兔月圆灯有多难。”

“别呀,把它射坏了倒是可惜。”一提射灯,诸宁安话中急切,难掩喜欢。

“你这也太不信我了,看你喜欢,我射来送你?”

连萧子真都看出了她的喜欢。

诸宁安是真的喜欢。

只是一想,练武之人手下没个轻重,射挂钩不易,但射琉璃还是有几分把握,若一个弄不好把这琉璃连带着灯都碎了,实在不忍一番美景被人糟蹋。

想着,朝小哥笑了笑摇头,让他下去。

“安安,若是想要,可以试试。”甄子华在一旁问她。

原就喜欢,本没有多想,可一再被问,她看着窗外的灯火莹莹闪闪的样子。

心思微动。

作为姑娘,谁不喜欢那漂亮的东西。

可她,现在是男子。

虽以不忍美景被糟蹋为借口,可真正犹豫的却是,她少年身份若表现的对那花灯太过兴趣,实属不妥。

诸宁安不忍再看向窗外。

垂眸摇头。

“好箭法!终于能和你比上一比。”

她被萧子真一声兴奋惊的抬头。

却见余恒风隔着桌身手拉长弓,箭嗖的一下朝空中有些距离的灯火而去,看不见踪迹。片刻间,远远的银河中,只听砰的一声响一只灯在空中开出了红花,缓缓下落。

萧子真加入其中,二人一箭胜过一箭。

空中的银河刹那绽放一朵朵盛开的牡丹,如伞般幽幽降落,夜幕中下着一场花雨。

诸宁安一见急了,心中顾虑无影无踪:

“你们,你们先等等,等灯飘过来,再射,我想多看会呢。”

花雨虽美,可离得不近,照他们的速度,飘过来怕见不到了。

“还说不喜欢,真是麻烦。”萧子真放下弓,无奈说了句。

原想解释,身后桌上飘来一道娇横的声音,有些熟悉。

“哥哥,我也要那玉兔月圆灯。”

只见薛云云朝诸宁安他们得意一瞥,薛祈手拿长弓,含笑点头。

“怎么又是他们?”萧子真星眉皱起:“这人是不是跟着咱们,怎一直阴魂不散的。”说着伸长脖子望了望,忽然嘴角一笑又拿起弓朝外射去。

“喂,我们玩的好好的,为什么挡我们?”

薛云云气呼呼的过来骂时,诸宁安还不知是怎么了。

再看萧子真面不改色的扯弓拉箭,一箭一箭的哪里是射灯,分明一下下挡掉对方的。

“哎呦,对不起,我准头不好,实在不是有意。”

仿佛刚看见人似的才停,一脸假意的赔礼。

薛云云被气的满脸通红,又看了眼余恒风,不知如何是好,跺了跺脚憋回一口气扭身走了。

忍不住噗的笑了,萧子真厚脸皮的朝她眨眼,知他是回敬饭桌上的一幕,难怪话听得有些似曾相识。

他脸上洋溢着笑,白牙显露,星眉朗目。

余恒风一手握弓,眉目柔和不似以往冷峻的样子。

清尘脱俗的甄子华无奈却又宠溺的看向她。

欢乐,打闹,嬉笑已成稀松平常的日子,忽然沉入心底。

若没来长安、若不是冲动之下跑去遂城、若没有遇到甄子华、萧子真、余恒风……

她是不是会在那个同样美丽的岛屿中度过,虽然简单安宁,却非跌宕欢乐。

这一刻,胸中满溢幸福之意,一个念头升起,浑然不觉的说出了口:

“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啊。”

萧子真却推她:“你傻啊,我们可是结拜过的。”

眼见近了。

诸宁安忽然拉起余恒风手臂:“大哥,快,灯要飘过来了。”

“喂,怎的不求我?”萧子真嚷嚷。

“你自己都说箭法不准,求你做什么。”

余恒风见那白皙的纤手晃动他的衣袖,眸光里堪比璀璨银河。

“大哥,看,在那儿!”

视线移出窗外,寻那灯中之灯。眸光一紧,手稳稳一松。

顾着说话的萧子真虽连灯都未寻到,却不信能一击即中,再瞄窗外忽然惊呼:

“中了?!”

夜幕繁灯里,一盏晶莹剔透的琉璃灯罩缓缓来。

灯的周身在琉璃的映衬下流光溢彩,烛火闪烁,映的琉璃中那白玉玉兔模样清晰可见。

天幕被繁灯点亮,而最亮的那个正朝窗边一点一点的移。

被甄子华推进里侧,贴窗而站。

那火光中的玉兔正对她眨眼。

栩栩如生。

近了,又近了。

不禁伸出手去,纤手距离灯只剩一米……突然,灯生生停住,晃了又晃。

被什么东西搅了的,悬丝断了!

眼睁睁看那灯挂钩一脱,直直朝楼下砸去。

“灯!”

事出突然,诸宁安心口猛跳,趴着窗子,反身就要朝下跑。

“安安,冷静。”

甄子华拦她,却见薛祈摇着折扇走了过来,视线依旧不离诸宁安。

“哎呦,美人这么喜欢这盏灯,那我送你。”

夜里饭桌上的搅弄,席上地上的月饼,还有刚刚的灯,一晚三次,本不相关的事却因眼前的人联想到一处去:

“是你!”

薛祈听了没恼,依旧含笑说:

“美人生气,也这么好看。”

“做人不要太嚣张。”萧子真蹭的从座位上站起,朝他而去。

气氛紧张之时,身后一黑衣男子擒着小哥噔噔噔的从楼下跑上来。

“诸位爷,这是各位的灯。原是想着意外之喜,不曾却出了意外,掌柜让拿后面的这些做赔。”

小哥气喘呼呼,面带怯意。

手中托着红盘,红盘上放的一摊破碎的琉璃与那被摔下的玉兔月圆灯,侧身,另一个未点亮的莲花灯也露了出来。

“都破了,触了霉头,还要什么要。”

萧子真一脸火气,举起拳头就要朝薛祈挥过去。

“要,怎么不要。”

正箭拔弩张一道声音掷地有声,众人一愣,场面静了下来。

只见诸宁安走到萧子真前挡住,再面无表情转过身,将托盘的红布四角一提绑住,连破碎的琉璃都包进布里,一把抱在怀中,又走去拿过一旁从灯上射下的一厚沓的祝福丝绢。

“公子,那莲花灯……”小哥提醒。

“不要了……”

她回眸一笑,抱着红布,转身走到阶梯见三人还未跟上,扭头轻声道:“咱们走吧,还有许多景儿没看呢。”

下了阶梯,出了楼门,脸上的笑才刹时收住。

萧子真追下来却看她眼圈都泛红,于心不忍:

“明明难过,刚在楼上,为何不让我揍他。”

她低头盯着怀里的红布,强颜:

“自小到大,这是我过得第一个中秋,你们再陪我转转可好。”

中秋,事情不宜闹大,她勉力的笑。

萧子真顿了顿,叹了口气,忽捂着胸口,装着惋惜:

“陪你还不简单,也是我倒霉,有你跟着,终身大事必不在今晚了。”

知他为逗她开心,诸宁安仰头:

“二哥真好,下不为例,我保证今后一定不妨碍你找小嫂子。”

她第一次叫萧子真哥,惊的子真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喂,你再叫一声。”

“没听到算了。”

二人在人群中笑着跑远。

事情轻而易举翻过篇去,甄子华松了口气,侧头已不见余恒风,再扭头看这会正走门口出来。

“又回去一趟,做什么?”

“没什么,走了。”

甄子华疑惑抬眼望着五层,隐隐约约听见一些声响。

什么都没说余恒风大步朝二人走去,拦住诸宁安。

“要做什么?”

她颇有些防备还撒手不放的看着,余恒风无奈道:“帮你拿。”

“不用,我想抱着……”

萧子真从后面绕过来,又推她一下:“你傻啊,灯都破了,触了霉头,趁你正倒霉,还不赶紧放了它。”

不知人群熙攘,还是灯火晃眼,诸宁安不解。

“你这一路被追,又是被跟踪,进了牢,还被个男人调戏,你说是不是倒霉?”萧子真一项项的数落,继续说:“所以啊,把这霉头带灯随水漂流,你的霉运就都走了。”

她听着半天才挤出几个字:“可,我舍不得……”

“什么舍不得?”

手摸着红布,自然是舍不得,这灯。

今晚经历了人生的诸多第一,先不说这灯是自小到大拿到的第一个中秋灯笼。

仅凭它是四人共同的意外之喜,意义不同,就更是难舍了。

“说呀,舍不得什么?”

被催促的心烦意乱,诸宁安忍不住:“这灯难得射来,又是咱们四人共同的中秋祝愿……”

“你可真傻!”萧子真打断她:“谁刚才说咱们要在一块儿的,日后有那么多中秋,只要有恒风和我,以后每年还能少了你的灯。”

“你说什么?”

人群嬉闹,诸宁安抬眼有些听不清。

“说每年都有你的灯。”

诸宁安摇头否认,刚刚他说:“你说咱们一直在一块?”

萧子真义正言辞:

“对啊,咱们是兄弟定是要在一块的,况且刚才都没人反对你,连大哥也没说不是,”说着转向余恒风:“对不对啊?”

不知是被人群撞的,还是被灯晃的,全靠余恒风拉着才没摔着,可诸宁安只顾再问:

“你们都是这么想,是不是?”

恍惚的眉眼一眨一眨,敲敲不知为何含糊的脑袋,生怕会错了意。

见三人皆向她点头,确是真的,又忽然笑的痴痴的。

“你怎么回事,脸这么红。”

她晃晃悠悠,萧子真探她额头,额头不烫,可话比平日多,也比平时痴傻许多。

“没事。”她摆摆手,眸光微醺。

“醉了!”子华了解她的酒量,小声贴耳对子真道。

萧子真叹了口气:

“不会喝酒还要喝,走,去前面第二座桥,咱们先把灯放了。”

合不拢嘴的诸宁安是显得比平日痴傻。

萧子真心中多了些任重道远之感,谁让他是当哥呢,一把拉她朝前走去。

可诸宁安听见了,直摆手,觉得自己没醉。

恍惚中月影瞳瞳烟几重,分明是月色温柔,氤氲缱绻,令她如痴如醉。

精彩评论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古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浮世短长生》,会想起萧子真,余恒风,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