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药师娘子超凶的》神医娘子超凶哒 全文章节 药师娘子超凶的BL

药师娘子超凶的

《药师娘子超凶的》

麦子米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盛竹,郭子顺 阅文集团

优质新书《药师娘子超凶的》是麦子米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主人公盛竹,郭子顺,精彩情节试读:沈篱先是眉头一皱,不过片刻又舒展开来,问道:“你说的是后山那几块荒地?”盛竹点头:“是。”她大致能猜到沈篱心里在想什么,虽然不至于骂她败家婆娘,但肯定会觉得她是个大傻子。五两银子买几亩不出庄稼的沙地,

162次点击 更新:2020-06-26 08:19:43

免费阅读
优质新书《药师娘子超凶的》是麦子米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主人公盛竹,郭子顺,精彩情节试读:沈篱先是眉头一皱,不过片刻又舒展开来,问道:“你说的是后山那几块荒地?”盛竹点头:“是。”她大致能猜到沈篱心里在想什么,虽然不至于骂她败家婆娘,但肯定会觉得她是个大傻子。五两银子买几亩不出庄稼的沙地,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沈篱先是眉头一皱,不过片刻又舒展开来,问道:“你说的是后山那几块荒地?”

盛竹点头:“是。”

她大致能猜到沈篱心里在想什么,虽然不至于骂她败家婆娘,但肯定会觉得她是个大傻子。五两银子买几亩不出庄稼的沙地,不是傻子是什么?

盛竹盯着他英俊的侧脸,已经做好了挨批的心理准备。

沈篱笑了笑,偏头,清冽的目光如六月里的甘泉,能淌进她的心里面,“既然娘子已经决定好了,那就这么办吧。明儿个我叫上郭大哥一道去帮忙,先把地整好了再去镇上。”

这话完全出乎了盛竹的意料,她愣愣地问:“你...不生气?”

“为何要生气?”沈篱说得很是理所当然,“这银子是娘子卖了祖传菜谱挣来的,本来就该是你的,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我没意见。”

如果是前世,盛竹大概不会这样惊讶;可这是古代,是男权社会,沈篱能有这么高的觉悟,真的非常难得了。

心里有些暖,她忍不住笑成了包子脸,“多谢你。”

沈篱眸光微缩,蓦地伸过手去握住了她的三层下巴,在盛竹震惊得回不过神来的空隙里,摩挲了两下,然后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果然跟包子皮差不多,又软又滑,手感不错。”

盛竹:“......”

这是夸吗?有这么夸人的吗?确定不是讽刺吗?!

感动的情绪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她一巴掌拍掉了那只大手,恼怒地瞪着男人,咬牙切齿地道:“真是抱歉了呢!我这个丑丑的大肉包,当然比不上你那位又酸又甜又苗条的小青梅了,哼!”

说完也不管沈篱什么反应,气呼呼地倒头面向床里边,只留下了一个熊壮的背影给他。

小青梅?沈篱眼神闪了闪。

随即明白了什么,不由笑了起来,他吹了灯,也跟着侧身躺下,面对着她。

其实,青梅虽然美好,但真正能填饱肚子的,永远只有包子。

沈篱果真说话算话,第二天吃过早饭就领着沈峥郭子顺去了地里,盛竹本来也打算去的,但被沈篱无情地拒绝了。

“天这么热,容易中暑气,娘子就跟小妹一起留在家里吧,有我们几个就够了。”

郭子顺更直白,“是啊弟妹,你看你长得这么胖身子又虚,割不了几根草就得趴下,到时候我们还得停下来照顾你,不是更浪费时间么?”

盛竹:“...呵呵,我谢谢你啊!”

这人的脑回路大概是个直径,一点不带拐弯的,好气哦。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她当然乐得清闲,在家里洗衣服收拾屋子,半下午的时候,熬了一锅绿豆汤送过去。

到那儿一瞧,好家伙,满地的荆棘都不见了,连土都被松好了,速度真够快的。

沈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等会儿就可以把种子种下去了。娘子,这个天麻怎么种,间距是多少?需要种多深?”

这个嘛...盛竹也不知道。

她呲牙心虚地笑,“那个货郎好像有说过,我仔细想一想再告诉你啊。”

赶紧走到边上,装作冥思苦想的样子,在脑海里呼叫系统:“九筒,出来!”

“听到了。”系统依然是那副懒洋洋地语气,“其实随便你们怎么折腾,间距多一点少一点无所谓,深一点浅一点也没关系,反正肯定都能活。但是本统建议,要想天麻的质量更高,个头更大,最好隔半米种一棵吧。”

盛竹:“种下去之后呢?”

系统:“当然是浇水了。”

盛竹:“浇水之后呢?要不要时不时来捉个虫,施个肥什么的?”

还真是,太省心了。

盛竹切断了跟系统的交流,走回去对沈篱道:“我想起来了。当时那个货郎说了,这个种子是稀有品种,特别抗造,耐寒耐热还耐虫,三尺之间种两棵,种完浇点水就好。剩下的都不用管了,它会自己长的。”

沈篱还没说话,正在喝绿豆汤的郭子顺已经一口喷了出来。

“弟妹,你说啥,种下去就不用管了?哈哈哈,你肯定是被那个什么货郎给骗了!想想看,沈老弟在你肚子里种了一个娃,要想娃长得好,你是不是还得吃得好睡得好?是不是偶尔还得熬点鸡汤吃个补品啥的?娃生出来了是不是还得好好教养免得长歪了?这不就一个道理嘛!”

盛竹:“......”

这比喻,还真是简单粗暴啊。

她的脸有点发烧,偷瞄了眼沈篱,见他低头喝汤仿佛没听见似的,倒是耳朵根有点可疑的红,于是清了清嗓子,强装镇定道:“郭大哥说得那是一般的情况,但我这个不一般,这就好像是...是天才,不用教养也不会长歪的那种。所以就听我的吧,浇点水就行,其他不用管了。”

郭子顺还待再说,沈篱拦住了他的话头,“好了郭大哥,听娘子的。”

盛竹松了口气。

哎呀妈,忽悠人真是不容易啊,好在她家夫君不像郭子顺那么聒噪,不然迟早得穿帮。

担心郭子顺还要接着絮叨,她赶紧收拾好碗和勺子,借口家里还有活儿要忙,转身就跑了。

盛竹前脚刚走,后脚郭子顺果然就忍不住吐槽开了:“我说沈老弟,你这媳妇做饭是真好吃,但是种地是真不行。你看看这地,全是沙土,别说天麻这么金贵的药材了,就是把现成的树苗移过来都得立马死翘翘,还说啥浇个水就完事了,弟妹以前在娘家肯定从来没下个地吧,不然咋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哎,花五两银子买这几块破地,是不是傻?”

沈篱也不理他,自顾自地挖坑埋种子。

郭子顺哪里憋得住,一路跟着他,“嘿,老弟,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沈篱:“没有。”

郭子顺:“...别给我装傻!是,我是让你想办法拴着媳妇的心,但有钱也不能这么造啊,还不如给我们多买一个镖箱实在。”

沈篱停下手里的动作,笑道:“郭大哥,这地本来就是娘子挣钱买的,她高兴造就随便她造,开心就好。再说了,我们是男人,理该养家糊口,怎么还能花媳妇的钱花得那么心安理得呢?”

郭子顺顿时语塞。

话是这么说,要是盛竹把钱花在了刀刃上,他也不会多嘴说啥,可这明摆着丢钱进水里还听不着响儿,这不是钱多了烧得慌吗?

“我看你呀...哼,就是个耙耳朵,媳妇说啥就是啥,夫纲不振!等着瞧吧,你要再不管着,赶明儿你媳妇能把这破山都买下来你信不信?”

沈篱笑笑:“她高兴就好。”

郭子顺:“......”

他也懒得再多嘴讨人嫌了,认命地拿起铁锹开始挖坑,边挖边叹气。

天黑之前,天麻种子终于全都种了下去。他们运气很好,附近有一个小水潭,里面都是从山上流下来的泉水,正好拿来浇地。

盛竹心里美滋滋的。

农夫,山泉,希望种出来的天麻有点甜吧。

当天晚上,她做了一大桌子饭菜犒劳沈篱兄弟跟郭子顺,见了好吃的,郭子顺立马把之前的牢骚全吞进了肚子里,只差把盛竹夸上了天。

次日,沈篱跟郭子顺就准备去镇上了,镖局还有一些开张前的准备要忙,好在现在有了马车,来回也方便。

临出门前,沈篱突然说道:“娘子跟小妹今日也跟我们一道去吧,小妹的病也到时候去百草堂复诊了,娘子你现在算是镖局的半个女主人,也该先去熟悉一下场地。”

半个女主人?

盛竹心里一突,试探地问:“那还有半个是谁?”

可千万别给她整出什么红颜知己来,不然她恐怕会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要把这刚萌芽的感觉掐死在摇篮里!

精彩评论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药师娘子超凶的》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盛竹,郭子顺)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麦子米)这种迥异与其他古代言情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