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高门俏长媳》高门俏长媳百度云 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高门俏长媳女王

高门俏长媳

《高门俏长媳》

陈小笑 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小人儿,谢归 阅文集团

天选人物叫小人儿,谢归的小说是《高门俏长媳》,它是作者陈小笑最新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新书,主要章节节选:大雨如注,男人高大的身影迅疾地消失在黑浓的雨夜里。她那般蠢,竟没听出那时他话语里的诀别。再次听到男人的消息,便是惊闻噩耗。此后,每次入夜,她的耳边便总是淅淅沥沥地下起雨声。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入梦

514次点击 更新:2020-06-25 08:17:01

免费阅读
天选人物叫小人儿,谢归的小说是《高门俏长媳》,它是作者陈小笑最新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新书,主要章节节选:大雨如注,男人高大的身影迅疾地消失在黑浓的雨夜里。她那般蠢,竟没听出那时他话语里的诀别。再次听到男人的消息,便是惊闻噩耗。此后,每次入夜,她的耳边便总是淅淅沥沥地下起雨声。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入梦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大雨如注,男人高大的身影迅疾地消失在黑浓的雨夜里。

她那般蠢,竟没听出那时他话语里的诀别。

再次听到男人的消息,便是惊闻噩耗。

此后,每次入夜,她的耳边便总是淅淅沥沥地下起雨声。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入梦来。

他竟一次都未曾到访过她的梦境。

唯有她一人,徒留她一人,困在那个雨夜不得出。

“谢归年,我恨你,我恨你!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恨你?!‘今春看又过,何处是归年。’归年,你知道吗?锁梦楼的杏花又开了。你为什么,为什么那般狠心,从来也不回来看看我?你回来看看我,你回来看看我,我求求你,就当是我求求你,你以后经常回来看看我,好不好?好不好?”

是魂魄也好,是精怪也好,她不怕他!

叶花燃赤红着眼,扑进谢逾白的怀里,握拳的双手捶打他的肩膀。

她在他的怀里泣不成声。

恨他那日为什么背部早就已经中枪受伤,还要回去救她,恨他为什么那般狠心,此去经年竟一次都不曾到访过她的梦境,更恨他既然强行要了她,将她囚禁了那么长的时间,最后的最后,为什么还要交代他的知己、下属,统统不许为难她,放她离开,为什么不索性,将她一起带离这个不再有他的世界!

她曾被一团火焰炙热地、汹涌地爱过,从此以后,又怎会眷恋飘忽的、微亮的萤火?

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砸在他的胸前,那一声声地“归年,你回来看看我,我求求你回来看看我”,更是犹如啼血的雌鸟骤失雄鸟,声声盼君归。

身体里被抽走的血液又一点一点点地回流,谢逾白从冷僵的石化状态当中回过神来。

谢逾白疑心,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她准确地说出了他字的出处——“今春看又过,何处是归年”,当年,他的外祖父思慕大晏文文化,又因尤为偏好大晏四季分明的江南,故而给他取了逾白这个名,又定了归年的字,二者均是出自诗圣杜甫的名篇《绝句》,开头两句,”便是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他们是正经八百订过婚的,她知道他的字亦不稀奇。可她口中的什么囚禁、玩偶、堕胎,是根本子虚乌有的事情。

谢逾白在心底笑自己太蠢。

方才怎么将一个发烧之人所说的话当了真?

小人儿说话颠三倒四,什么囚禁、堕胎,什么锁梦楼的杏花开了,前面几件事他一样不曾做过,锁梦楼是什么地方,在何处,他是一无所知。她言语凌乱成这样,分明是被梦魇给缠住了。

一时间,谢逾白竟然不知道应该高兴她之前所说的不过是一场梦魇,还是应该震怒,她竟然在梦里将他想得那样不堪。

叶花燃到底还在病中,又发着烧,渐渐地,便没了力气,哭声也小了下去。

谢逾白的目光落在怀中之人披散的乌发上,他的手,迟疑地按在她青色的发顶上。

她忽然出声,在他的怀中,低低地唤了一声,“归年。”

谢逾白不自觉地放缓了呼吸,等着她的下文。

耳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谢逾白身体一顿,低下头,怀里的小人儿竟是闭着眼,睡着了。

明知她是被梦魇缠住,那一声“归年”也未必有其他的什么深意,谢逾白他却还是抬起了手臂,揽过她的肩膀将她圈进自己的身体范围内,眼底浮现一抹独占。

爱新觉罗.东珠,可是你亲自招惹的我,日后,可千万,莫要后悔。

精彩评论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四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五年前在论坛对本书《高门俏长媳》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小人儿,谢归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陈小笑)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