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蚀骨情痴》蚀骨情痴小说免费阅读 Mary 蚀骨情痴蕾丝

蚀骨情痴

《蚀骨情痴》

纳兰松松 著

已完结 浪漫青春 安然,傅景辰 阅文集团

纳兰松松火爆小说《蚀骨情痴》由纳兰松松新出的浪漫青春风格的故事,主线角色安然,傅景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主要章节节选:“谢谢!”乔安然如获至宝地紧紧握着那三根香,脸上露出了一抹比哭更苦涩的笑容,跪在地上拜了三拜,给爸爸的坟上香,然后转向周少柔,向着她同样拜了三拜,嗓音嘶哑地说,“妈,以后我不能在你的身边照顾你,你好好

143次点击 更新:2020-06-10 08:25:39

免费阅读
纳兰松松火爆小说《蚀骨情痴》由纳兰松松新出的浪漫青春风格的故事,主线角色安然,傅景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主要章节节选:“谢谢!”乔安然如获至宝地紧紧握着那三根香,脸上露出了一抹比哭更苦涩的笑容,跪在地上拜了三拜,给爸爸的坟上香,然后转向周少柔,向着她同样拜了三拜,嗓音嘶哑地说,“妈,以后我不能在你的身边照顾你,你好好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谢谢!”乔安然如获至宝地紧紧握着那三根香,脸上露出了一抹比哭更苦涩的笑容,跪在地上拜了三拜,给爸爸的坟上香,然后转向周少柔,向着她同样拜了三拜,嗓音嘶哑地说,“妈,以后我不能在你的身边照顾你,你好好保重身子,一定要长命百岁!”

“你滚,这辈子我都不想见到你。”周少柔把脸转到另一边去,脸上的神情更加冷漠。

“妈……”乔安然心碎地看着她冷漠的侧脸。

“安然,走吧。”现在他们都在气头上,她留在这,只会被他们嫌弃责备,华宇琛抓住她的手,把她拉走。

在车上,华宇琛拿出创可贴,贴在她的额头上,给她止血。

“宇琛,我想吃雪糕,你去给我买好不好?”乔安然看着前面的小卖店,轻声恳求。

“好,你在这等我,我现在就去。”她这么忧伤,这么绝望,明知道她身体不适,但他不忍心拒绝。

华宇琛下了车,向着前面不远的小卖店跑去,买了一个她最喜欢吃的雪糕,当他折回来的时候,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乔安然开着他的车走了,他的心顿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安然,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今天是乔安然的爸爸出殡的日子,也是傅景辰和韩紫雪结婚的日子。

坐在豪华奢侈的婚车上,傅景辰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高兴,沉黑的俊脸,布满了寒霜,深邃的锐眸透着不耐烦的寒意。

“景辰,今天是我们的大好日子,你不高兴吗?”韩紫雪看着他那烦躁的样子,心里又恨又嫉妒,一定是因为乔安然那贱人,他口口声声说不爱她,但他的情绪却极容易被那女人牵动。

“怎么会,别想那么多。”傅景辰敷衍地说着,伸手扯了扯领带,把脸转到车窗外,蓦地,一抹红色的人影闯进了他的视线里,他的动作一顿,瞳孔蓦地放大,随即发出了惊恐焦急的大吼,“停车,快停车……”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长空,随着砰地一声,一个穿着大红裙子的女人,撞在了车上,反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殷红刺眼的鲜血宛如雪地里的红梅,在路上绽放。

“啊……”撞死人了,看着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女人,被吓坏了的韩紫雪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看着女人被车撞飞的那一刻,傅景辰的心就像被千刀万剐般,他如受困的猛兽,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还没有等车子停稳,就推门跳了出去,向着那倒在血泊里的女人嘶吼:“乔安然……”

“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突然跑出来……”司机惊恐地摇着头。

是她,是乔安然那贱人,韩紫雪瞠大眼睛,愤怒地瞪着被傅景辰紧紧抱在怀里的女人,气得握住拳头,猛捶座椅:“贱人,你要死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为什么偏要破坏我的婚礼?”

这个女人是骄傲的,就算在最难堪的时候,她都不会容许自己低下头,但傅景辰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会选择这么极端的办法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精彩评论

纳兰松松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浪漫青春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纳兰松松自传意味的《蚀骨情痴》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