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青冥一端》东方青冥 作者是青冥一端的小说 青冥一端娘受

青冥一端

《青冥一端》

青冥一端 著

连载中 悬疑灵异 吕里,陈情 阅文集团

《青冥一端》由网络作家青冥一端所著,终于迎来了令人拍案的大结局,吕里,陈情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剧情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环环相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陈情过来的时候,胡警官正笔直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坐在楼梯上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吕里牺,眼神温柔地落在他的身上,像是一种岁月变迁的失而复得,又像是怕消失不见的小心翼翼。觉察到陈情的到来,胡警官瞬间收起了目

992次点击 更新:2020-05-29 17:08:36

免费阅读
《青冥一端》由网络作家青冥一端所著,终于迎来了令人拍案的大结局,吕里,陈情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剧情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环环相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陈情过来的时候,胡警官正笔直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坐在楼梯上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吕里牺,眼神温柔地落在他的身上,像是一种岁月变迁的失而复得,又像是怕消失不见的小心翼翼。觉察到陈情的到来,胡警官瞬间收起了目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陈情过来的时候,胡警官正笔直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坐在楼梯上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吕里牺,眼神温柔地落在他的身上,像是一种岁月变迁的失而复得,又像是怕消失不见的小心翼翼。觉察到陈情的到来,胡警官瞬间收起了目光,回头朝她淡淡一笑,转变太快,让陈情怀疑刚刚看到的是幻觉。

她觉得有点奇怪,但没想太多,过去拍了拍吕里牺的头:“没事吧?”吕里牺点了点头,脸上却不是一副没事的样子。

“起来了,别以为这样可以逃脱工作啊,走吧。”陈情故意作出严厉的语气,想转移他的注意力,虽说平时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这种情况下却也是心思细腻。

吕里牺站了起来,望着陈情等她安排,陈情对胡警官说:“胡警官,这里就交给你了,尽快给一份尸检报告给我。”

“好的。”胡警官礼貌地回答。

“走吧。”

“去哪?”

“查案哪,你不想找到杀死你同学的东西了?”

吕里牺听了稍微回了点精神,跟着陈情下楼梯,又像是想起什么,回过身对胡警官道微微弯了下腰,表示他先走了。胡警官也点头示意,然后拿出手机,安排人员上来处理现场。

刚下来就看见还在那儿等着的任玖,她飞快地窜到吕里牺身边:“怎么样怎么样,上面发生什么事了?”吕里牺动了动嘴唇,看着她什么都说不出来,第一次身边的人以这种形式死在他眼前,对于一个刚刚粉碎了世界观的大学生来说,实在又是一个打击。

任玖看见他这样子有点反常:“你怎么了?”她探着去看吕里牺低垂的头,见到他稍显克制的表情,不免有些担心。

陈情走上来说:“没什么,估计是想到要写报告头痛吧。”

头先见面时任玖没太注意,这下一打量陈情:“吕里牺,你哪里拐了一个小妹妹过来?”

“额……是同事……”吕里牺艰难地挤出这句话,陈情朝他摊了摊手,这次换他拉着陈情快步走出任玖的声波范围:“这么小都可以实习,那我可不可以报名啊?!吕里牺帮我给你老大说说啊!啊?!”

陈情好笑地看着原地张牙舞爪的任玖,目光瞟到楼上有个身影立在那里,抬眼一看,胡警官站在走廊上看着他们这边,作为竖瞳生物,陈情视野之广,视力之好,绝对不会做出错误的捕捉,不是她,也不是来往的谁,而是注视着拉着她的吕里牺。

就这样,直到他们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

“哎,胡警官有没有跟你说什么?”陈情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

“?没有啊,他没有跟我讲过话。”吕里牺说,“他是警察啊不是说我们部门是秘密……”

“他是司钦局跟我们鉴的对接人员,在现在的社会框架里还是需要跟人类的权威组织有往来,很多方面都会方便很多。大多数人都是生活在政府营造的世界之下。他们要管理人心,但确实存在的神神鬼鬼,用他们的科学不能解释的事情,就靠我们白云鉴去处理,其实也是一种互相利用,互相牵制。”

顿了顿,陈情又说道,“这个胡警官我总觉得有点奇怪,你注意点。”

陈情拿出U盘丢给吕里牺:“后座有电脑,把里面的东西传给宋杰。”

“噢。”吕里牺一下子听陈情说了这么多,大概也理解了这之间的关系,不过陈情让他小心胡警官,他倒没觉得这个人有什么问题,他往后一捞拿到电脑,“这里面是什么?”

“昨晚实验室的监控视频,”陈情启动车子,“你要看自己打开。”

吕里牺一愣,深呼吸了一口,点开了视频。

视频中,小周从走廊窗外慌慌张张地进了实验室,提起书包就准备向外跑,突然整个人腾空升了起来,像是被什么扼住了脖子,双手死死地地抠着自己的颈部,两只脚不停地踢来踢去。他的座位在摄像头的死角,整个人被拉近了摄像头,一张狰狞发青的脸充满了屏幕,最后被扔向实验台,慢慢下滑,趴在了实验台边的过道上。

吕里牺看得背后冷汗津津,虽是无声的视频却还是真切地感受到了那股恐惧:“这这是什么东西?”“反正不是上面的东西,你先发给宋杰。”“发……发了。”

“嗯,”陈情带上耳机,拨通了宋杰的电话,“喂,收到了吗?”

“嗯。”

“这个学生还被挖走了双眼,尸检报告应该晚点会发给你。”

“挖眼?”电话里宋杰沉默了一阵,“我让宁桓去趟那边查下,你们在哪儿。”

“刚刚查到了这个学生的地址,想去他家里看看。”

陈情挂了电话,看见吕里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翻了翻眼睛:“有话就说!”

“小周他……”吕里牺轻轻地说,“他是他奶奶带大的,家里没别人了。”顿了一下,“老人家该有多伤心啊。”

陈情几百年见了多少悲欢离合苦大仇深,倒是觉得生生死死又有什么,在她看来,人类的生命本就是这么短暂,早死晚死没什么不同,见他很是不忍,却也安慰他道:“这不是还有你吗,逢年过节你代他多去看看老人家,反正也没有几年就……”

“你说什么啊?”吕里牺忙打断她。

“啊,我也不会安慰人,你看鉴里,哪一个是需要安慰的主?”

“……”

车停在了一处离市区很远的小院落前,斑驳的墙砖,生锈的铁门,透着一股衰败的味道。

“有人吗?”吕里牺叩了叩门锁。

“然然,然然回来啦!”里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吕里牺看见一个老太太迈着碎步子朝他们走来,忙叫到:“奶奶您慢点,不着急。”

老太太给他们打开门,拉起吕里牺就往里走,语气里满是开心:“然然今天这么早就过来啦?今天不上课啦?吃了没?奶奶给你做好吃的,奶奶种的菜啊可好吃了……”

“奶奶,我不是……”吕里牺怕老人绊倒,一边跟着她的步子走,一边说道。

老太太停下来,笑眯眯地望着他:“不是什么呀?”

吕里牺看着老人家开心的脸庞,到嘴边的话又改了口,“没什么,奶奶,我今天没课了。”

“那奶奶去给你做饭,去给你做饭啊,等着。”说完松开吕里牺的手,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现在送你回来了,”陈情对着吕里牺突然开口说到,“是不是可以跟我说点什么了?”

吕里牺看着陈情,一脸不解:“啊?什么?”

陈情朝吕里牺走了过来,一把把他拨到一边,对着空空的一处说到:“什么东西杀了你?”

吕里牺吞了吞口水,他确定他面前没有任何东西,虽然不久前见过季先生,但想起小周的死状,还是有一阵后怕,现在陈情这样子,肯定是小周就在这里了,即使是同学,他也是无法想象变成鬼了是什么样子。

陈情望了望厨房,对吕里牺说道:“你过去帮老太太的忙。”

吕里牺如获大释,以陈情对面为圆心,画着弧形跑进了厨房。

“奶奶,您在做什么好吃的,这么香。”吕里牺一进厨房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起了个大早去报到,出任务,忙来忙去,水也没喝一口,这个点也是该吃午饭了。

“是豆子呀,你最喜欢吃豆子了。”老太太笑呵呵地说,左手拿着盐勺,右手用筷子夹了颗豆子又对吕里牺说,“来尝尝,看够不够味道。”

“刚刚好。”吕里牺顺从地吃了老太太夹过来的豆子,“奶奶做的都好吃!”

“你这小嘴甜的!”老太太伸手捏了捏吕里牺的脸,然后叹了口气,转过身拿筷子搅拌着锅子里的豆子。

“怎么了奶奶?”听老太太叹气,吕里牺连忙问到。

“没什么,”老太太缓缓地摇了摇头,“你都长这么大了,都是大人了。这么些年……”老人哽咽了起来,用手抹了抹眼睛。

“奶奶您别哭,”吕里牺急忙搂住老太太,轻轻地拍着她的肩头,“您看我长大了,以后会保护您,好好孝敬你的。”

“是啊是啊,”老太太抹着眼泪,抬头破涕为笑,“我的然然能保护奶奶了。”忽然老太太抓着吕里牺的胳膊急切地问道:“那你的眼睛呢?还能看见吗?啊?”

吕里牺被抓得吃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睛?眼睛没问题啊,能看见,当然能看见了。”

“那那些东西有没有骚扰你啊?啊?你可千万不能跟别人说,不能跟别人说……”老太太着急起来,晃着吕里牺的胳膊,不停地碎碎念,“不能跟别人说,不能跟别人说……”她整个人呆滞了一般,失了心似的只知道重复这几句。

吕里牺连忙扶老太太坐下,哄着她说道:“不说不说,我不说,您别着急……”

“吱呀”

身后的门突然发出了声响,吕里牺回头一看,陈情倚靠在老旧的木门上。

“老太太,他的眼睛里到底有什么?”

精彩评论

在悬疑灵异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吕里,陈情)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悬疑灵异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青冥一端)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