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我的身上有条龙》我的身上有条龙百度百科 小顶 我的身上有条龙忠犬攻

我的身上有条龙

《我的身上有条龙》

甲骨人 著

已完结 婚恋 秦俭,宝贝 互联网

《我的身上有条龙》是甲骨人墨下的一本婚恋佳作,主线扣人心弦,文笔拍案叫绝,比较不错。《我的身上有条龙》主要讲的是 “小秦,你是不是怕姐吃了你?”刘嫂说话有些脸红,上次“借雨衣”的事情之后,她内心也有些悔恨。“不是,刘嫂,我真的有东西落在家里了,谢谢你的好意。”秦俭不想把老道士说的话告诉刘婶,因为他自己也不能确定,

47次点击 更新:2020-05-25 12:16:40

免费阅读
《我的身上有条龙》是甲骨人墨下的一本婚恋佳作,主线扣人心弦,文笔拍案叫绝,比较不错。《我的身上有条龙》主要讲的是 “小秦,你是不是怕姐吃了你?”刘嫂说话有些脸红,上次“借雨衣”的事情之后,她内心也有些悔恨。“不是,刘嫂,我真的有东西落在家里了,谢谢你的好意。”秦俭不想把老道士说的话告诉刘婶,因为他自己也不能确定,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小秦,你是不是怕姐吃了你?”

刘嫂说话有些脸红,上次“借雨衣”的事情之后,她内心也有些悔恨。

“不是,刘嫂,我真的有东西落在家里了,谢谢你的好意。”

秦俭不想把老道士说的话告诉刘婶,因为他自己也不能确定,老道士是不是在骗他。家里到底有没有荆大人的宝贝,暂时还不好说。

……

秦俭是个孤儿。

十七年前,本市经历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寒冬。那年冬天,光是鹅毛大雪,就下了一天两夜,就连从不冰封的秦水河,都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

大雪过后的一个清晨,刚出生的秦俭,被人在一座“秦水桥”下捡到了。所以,大家给他取名“秦俭”。后来,秦俭心想,幸亏自己是在“秦水桥”被捡到,要是在“狮子桥”被捡到,岂不是要叫“尸检”?

刚出生的秦俭被捡到时,身上裹着一件厚棉絮,但是棉絮已被鲜血浸湿了。当护士解开那件血棉絮时,大家在他左胸口,发现了一道奇怪的伤口。

那伤口,好像是某种动物用爪子,或是有人用利器破坏所形成的。

长长的伤口,既不是直线,也不是弧线,而是像蚊香一样,呈螺旋状,盘成由小到大三个圈。

从小到大,但凡见过秦俭那道伤疤的人,都会给他取个不一样的外号:有叫他“海螺王”的,有叫他“棒棒糖”的,也有叫他“移动3G”的,叫的最多的当然还是“秦蚊香”。

初中时,秦俭追过一个女生。有一次,他和那个女孩去海边游玩,回来之后,那个女生就主动地跟秦俭提出了分手。分手的时候,女生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只有三个字--“我怕蛇”。

其实,女生不是怕蛇,而是害怕秦俭胸口那条像盘蛇一样的疤痕。

虽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但失恋带来的打击,还是巨大的。所以,一直以来,秦俭都很痛恨自己胸口那条像“海螺”、像“棒棒糖”、像“移动3G”、像“蚊香”、像“盘蛇”一样的疤痕。

尽管,李蝌蚪也曾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他说:“兄弟,振作点,别理那些脑残,我觉得你这道疤挺霸气的,它像一条盘龙。”

初中毕业后,身体虚弱的秦俭高中都没考上,直接上了技校。他在技校学了三年挖掘机后,因为技术不好,第一次出车就把一辆挖掘机开进了十米深的阴沟里,从此就彻底失业了。

如今,失业的秦俭,偶尔会去工地打打零工,或帮人家修一下挖掘机,赚个盒饭钱。要是没活干,他就拎着一个蛇皮袋到处晃悠。说的好听点,他这是为治理社会环境做点微薄的贡献,说的冷酷写实一点,他就是个“臭捡破烂的”。

……

刘嫂在楼下放哨,秦俭向着自己的小阁楼走去。

秦俭所租的小阁楼,在牛棚巷6号的六楼楼顶。这些低矮的小阁楼,是房东用鸽子笼违规改建的,每月租金不到两百。

秦俭的房租最便宜,每月只要一百二。因为他的阁楼地处最西边,天天夕晒。阁楼在没租给他之前,据说还热死过一个壮汉。

凌晨两点半。牛棚巷的人都熟睡了,秦俭蹑手蹑脚上了楼。一到楼顶,他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油漆味。看来,彪哥在他房间里,搞了不少漆画创作。

推看门,秦俭发现里面一片狼藉:

彪哥在墙上喷了一个大大的“奠”字,还亲自题词写道:“干爹大仇不报,彪哥我就是表子养的。”可能是写的时候太过冲动,彪哥忘了在“表”字旁边加个“女”。

除了有彪哥的亲笔题词,房间里还有更精彩的。

秦俭那床厚厚的东北大花棉被,居然也被人用刀划开了。***,还往里面注满了尿。满屋子都是尿骚味,熏得秦俭眼睛都快睁不开,大嘴不敢张开一下。

这还不算。

就连秦俭那张可怜的二手市场买回来的小木床,也被彪哥砍断了三条床腿。

“好家伙,够专业啊。”秦俭捂着鼻子,眉头紧锁。

秦俭甩了甩头,想起来自己还有大事要办。没错,刚才老道士告诉过他,荆大人赐给他的宝贝,就藏在他那张木床底下。

木床被砍断了三条腿,床已经塌下去了。要想找出床底下的宝贝,还真不容易。秦俭趴在地上,用一根生锈铁丝,把床底下的东西全都扒了出来。东西被扒出来后,秦俭彻底失望了。

“宝贝呢?荆大人的宝贝呢?”

摆在他面前的,除了一大堆自己寂寞无聊时用过的卫生卷纸外,剩下就是些可乐瓶、螺丝钉、和一本发了黄的《清宫秘史》。当然,还有一只风干了的老鼠,和十几只死掉的小强。

“骗我啊,都他妈骗我的啊……?”

秦俭一脚踢飞了所有的“宝贝”。

因为害怕彪哥再次找上门,他从墙壁缝里,抠出了身份证,正当他转身刚要走时,脚下感觉被一个硬梆梆的东西绊了一下。

低头一看,是一块破砖。

确切的说,是一块古砖了。

秦俭知道这块砖头的来历。两年前,他在二手市场将木床买回来后,发现有条床腿竟然短了五公分。加上地面不平,那条床腿其实等于短了八公分。

为了填补八公分的短腿,秦俭深夜跑到楼下,在对面一个老祠堂里,偷来了这块青砖。

令秦俭惊喜的是,青砖一垫上去,整张床就四平八稳了。因为大青砖的表面上,还刻着“夫人”两个字。所以秦俭每次上床,都会对这块青砖说一声:“老婆,你可得稳住哦,我要上床了哦。”

所以,在那些空虚寂寞冷的单身狗日子里,秦俭一直都管这块青砖叫--“老婆”。

……

“不能吧,荆大人留给我的宝贝,难道就是这块破砖?他是要我拿着一块破砖,去维护世界和平?”

秦俭将“老婆”掂量着抱在怀里,望着屋外一片黑暗,内心无比怅然。

突然,令他诧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块沉甸甸的“老婆”,躺在他怀里后,居然开始慢慢变热了。没错,青砖的热度,已经慢慢超过了他的体温。

它像一只冻僵的小猫,躺在主人怀里,慢慢变暖,慢慢苏醒。

……

精彩评论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我的身上有条龙》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秦俭,宝贝)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甲骨人)这种迥异与其他婚恋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