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过分执拗》小执拗 总受 过分执拗全文章节

过分执拗

《过分执拗》

酒厌今离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萧臣川,白一 阅文集团

酒厌今离优质爆文《过分执拗》由酒厌今离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新书,传奇人物萧臣川,白一,主线流光溢彩,非常值得追。精彩片段试读:巍峨的山峰上一座玻璃所铸造的桥梁横跨在两座山峰之间。云层似触手可及,脚下的山川蜿蜒盘旋,朦胧带着不可见的神秘感。远处的山川似画师手下的淡彩画,由近及远,越发模糊浅淡。横跨在两峰之间的玻璃栈道从这一端看

966次点击 更新:2020-05-23 20:04:17

免费阅读
酒厌今离优质爆文《过分执拗》由酒厌今离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新书,传奇人物萧臣川,白一,主线流光溢彩,非常值得追。精彩片段试读:巍峨的山峰上一座玻璃所铸造的桥梁横跨在两座山峰之间。云层似触手可及,脚下的山川蜿蜒盘旋,朦胧带着不可见的神秘感。远处的山川似画师手下的淡彩画,由近及远,越发模糊浅淡。横跨在两峰之间的玻璃栈道从这一端看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巍峨的山峰上一座玻璃所铸造的桥梁横跨在两座山峰之间。

云层似触手可及,脚下的山川蜿蜒盘旋,朦胧带着不可见的神秘感。远处的山川似画师手下的淡彩画,由近及远,越发模糊浅淡。

横跨在两峰之间的玻璃栈道从这一端看去却不见那一端,那藏在重重云层中的终点恍若一个未知的神秘世界。

“前面是玻璃栈道耶,我们过去吧!”季予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她接着道:“老白,我们先走了。”

卫辞有些犹豫,“我们真的要从这里过去吗?”

“嗯。”白一点了点头,见他一脸犹豫不决,问道:“你恐高?”

闻言,卫辞点了点头。

“那你抓着我的手吧。”白一毫不犹豫就道。

卫辞也没有半分忸怩,直接就把手搭在了白一的手腕上。

白一牵着卫辞,目光落在身后的小孩道:“姜姜,过来。小姨带你一起过去。”

“不用了小姨,我自己可以的。”

姜姜拒绝了,她才不想和小姨一起走呢!回头望了望身后的萧臣川,又望了望卫辞。唉……大人的世界还真是负责。

此时姜姜早已经忘了她的百八十后宫。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跟着季叔叔就好了。”

“那好吧。”白一倒是没有强求,只是对着季骁叮嘱道:“季骁,看好姜姜哈!”

扭头对身边人道:“周末,我们走吧。”

“不了,我跟他们走。”

周末摇了摇头,扭头就向身后走去。他怎么不知道大伯父什么时候有恐高症?

见状,白一有些懵,这一个一个的怎么回事呀?没多想,而后便牵着卫辞走上了玻璃栈道。

落在最后面的程以看了看前面的两人,又看了看身边之人一脸阴沉晦暗,拧了拧眉问道:

“她到底有什么特别的?难道就因为你们小时候认识?”

话音刚落,那人倏地回过头来。一双深色的眸子紧盯着面前之人,黑色墨彩不见半大光明,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带着致命的危险的气息。

一时间程以心尖颤了颤,好可怕!那眼神她感觉就不像人,而是被一头凶狠的恶狼给盯上了,脊背阵阵发凉。

他开口,声音低沉,带着压迫,

“我无论你查到了什么,你最好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她不是你该触碰的人。”

闻言,程以第一次感到了害怕,咽了咽口水,然而内心的激荡却迟迟不得已平静。

却还是硬着脖子道:

“看她的样子,她根本就想不起来你是谁了。而且当年的事又不是你的错,你……”

“程以,你最好不要试着挑战我的底线!”

语气压低,明明没有任何波澜,程以却感觉被死神盯住了自己,脊背阵阵发凉。

“帅叔叔,你们干什么呢?不过去吗?”前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

“其实没有那么可怕的,你试着放松一下心情,不要往下看就好了。”白一一边牵着身边之人一边安抚道。

闻言,卫辞弯了弯眉。

“好,可以!我们再来拍几张哈!好勒!就是这样没错……”

这个时候前来旅游的人很多,专门来拍照的人也不少。一个摄影师摆弄着手里的摄像机,对着模特咔嚓咔嚓。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

当他后退的身子就要撞到那人时,白一眼疾手快地抓住那人的手,用力将他拉了过来。随着两人的动作那玻璃栈道也似乎晃了晃。

当他的目光触及近在咫尺的某人时,颤了颤。

就听闻她道:“你没事吧?”

“没事。”卫辞回答道。

“大哥,你拍照归拍照好歹也看着点人,要是撞到人了怎么办?”白一对着摄影师道。

“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哈!”摄影师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道歉道。

闻之,白一也没有再做计较。这时身后的众人也跟了上来。当她的目光扫过萧臣川的时候,抖了抖。那阴恻恻的目光就好像是鳄鱼的眼睛,看着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可怕!

心想道他还在为她说他坏话的事情生气?不会吧?那要不要找个时间跟他道个歉什么的?

众人在山上游玩,这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大半。眼看着太阳下山,远处的天边晕着霞光,众人也决定下山去。

这次旅游众人也都是请好假的,故而一时也不着急回去。等过了今晚,明日再慢腾腾回去也不迟。这最后一晚众人决定来一场烧烤派好好尽兴一番。

山下。微凉的空气中带着湿润的水汽,道路两旁的树木随风摇曳,流水潺潺。暗蓝的天空之上一抹色彩鲜艳的风筝于高空翱翔,色彩斑斓的泡沫于空中漂浮,耳畔孩子的嬉闹声络绎不绝。

一人站于凉亭下,暮色将他笼罩。却依旧可以辨别他眼睛的方向,落在了溪流边的一个女孩身上。

她明媚的笑颜宛如那晴朗的阳光带着如沐清风般的温暖,软绵绵的,似乎有什么直接撞击在他的心尖上,让其颤动不已。

忽的耳畔一声音响起,“萧警官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见萧臣川没有回答他,他也不觉得尴尬,而是接着道:“萧警官竟然喜欢为何不明说呢?”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处。那人坐在溪边的大石头上,光着脚丫子,一荡一荡的,一副惬意享受的表情。

话音一落,萧臣川终是回过眸子,落在了面前之人身上。

眉头拧了拧,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唇角一勾,反问道:“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我猜,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那件事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我希望你不要将她牵扯进来。”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的。竟然你们那边的人不肯告诉我,那我就自己查好了。”

“我说了,那件事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敢将她牵扯进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闻言,萧臣川也怒了。

“呵,你还真是……”那人冷笑一声接着道:

“算了,作为补偿,我再提醒你一句。有些事你不说,别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更何况是她那么懒的人。”

闻言,萧臣川垂下眼睑,一副沉思的样子。当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

“一一,你怎么还在玩?赶紧洗澡去!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远处白声嗔怪的声音传来。

“小姨,你不乖哦!”这时姜姜调侃道。

“小丫头,你敢取笑我是不是皮痒痒了?”

“大龄儿童,略略略……”

——

疏影依依,阳光明媚。穿着印有动画的小短袖的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笑容洋溢,肉肉的小手上拉扯着风筝的线。

一胖胖的男孩从一旁的树丛中钻了出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

蔚蓝的天空之上一色彩明艳的风筝翱翔于天际。那一张明媚的笑颜伴着她那银铃般的笑声拉扯着风筝的线在空地上奔跑。

偶地一阵大风刮过来,女孩的衣决被吹动,连着那手中的风筝线也被吹动着。风停了,线也断了。

那随风的风筝卡在了树枝上。见此,女孩蹙了蹙眉。迈开步伐,眨眼便来到了树下,然后在男孩的目光中吭哧吭哧几下利索地爬上了树。

风筝卡在了树枝的末端,女孩的脚踏在那纤细的树枝上。她扶着一旁的树干缓慢地移动着,就在女孩的手够着了那风筝的尾巴时,树下一个人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肉肉的手上提溜着两条新鲜的鱼,用鲜嫩的草根从鱼鳃那里攒过去,这种手法女孩经常看见。

还未待她思考,郝然咔滋一声。嘭!!

地上趴着的人动了动小脑袋,坐了起来。一张灰扑扑的脸入眼可见,而她那浅色的眸子里则倒映着一个肥硕的脑袋。那人瞳孔倏张,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了。

见那人一脸呆呆的表情,女孩还以为他是被她给吓到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扬起一笑,带着点傻气,挠了挠脑袋。那裸露在外的洁白的皓齿似皎洁的明月,一时间晃了他的眼。

小男孩一怔,垂下眼帘,拎着鱼侧身从她身边走过。

见状,女孩蹙了蹙眉。向着他离去的方向张望了一眼,而后拾起地上的风筝也走了。

——

“真想一直留在这里。”嘴里有些模糊不清地喃喃道。

手上的酒瓶垂落,身子倚着庭院里的柱子,一只脚曲起另一只则垂落在一旁。眸光落在远处,有些涣散。但是有几分不羁颓唐少女的意味。

“你在说什么?”

当耳畔一声音响起的时候,白一回头一看,是缓步前来的卫辞。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不去和大家一起么?”他坐落在她身边,问道。

“没有,就是想一个人呆一会。”

“怎么?心情不好?”

“不是,就是有点舍不得。”

“你很喜欢这里?”

闻言,白一点了点头,道:“这里多好呀,比城里清净多了。”

话落,卫辞垂下了眸眼,唇角动了动,似在喃喃着什么。不过白一并没有发觉。

“老白,你们在那边干什么呢!快过来!”季骁招手道。

刚招呼完白一两人的季骁,余光一瞥落在了向这边走来的一个身影上,待她走近时,冷道:

“怎么又是你?”

那嫌弃的语气毫不掩饰。对此程以也不甘示弱,回道:“你管!”

“切!”季骁傲娇地别过脸去。

“季骁这是怎么回事?平时也不见他这么针对一个小姑娘?”张柯见状问身边之人。

季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估计是他们俩天生气场不和,犯冲吧。”

其实吧,程以和季骁之间的恩怨还得从程以索要白一资料的那天说起。

就在季骁拒绝向程以透露关于白一的消息后的某一天。

当季骁正神色如常地走在路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只穿着粉色高跟鞋的脚伸了出来,然后结果大家不用想就都知道了。那天正好是准备开会的日子,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季骁的颜面顿时荡然无存。

他恶狠狠地看着那双鞋的主人,咬牙切齿,她的名字被他拖得悠长却满是冷意,“程……以……”

闻言,少女故作惊讶地道:“哎呀,对不起。不好意思咯,没看到……”

然而那一副贼兮兮的表情怎么都和她的话搭不上。

然后就有了接下来的……

“我去,我的咖啡怎么这么咸?”程以手持着咖啡一脸难以置信,她不就上了一个厕所的功夫。

蹙了蹙眉,不用想她就知道是谁了!

“呸呸呸……”季骁将口中的饭尽数都吐了出来,我靠!这么辣是什么鬼?不对呀,他从经常去的那家小餐馆里拿的饭,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他的手里据说不应该有什么问题呀?难道是阿姨放错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门口那人对他邪魅一笑。

靠!又是这个女人!!

从这以后,这样的日子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帅叔叔,你不开心吗?”姜姜凑近问道。

“为什么这样说?”

“我看这两天你都不怎么说话,就算是看到姜姜也没有同往常一样。平日里的帅叔叔虽然也不爱说话,但是他每次看到姜姜的时候都会很开心。”

闻言,萧臣川苦笑了一声。抬起手抚了抚姜姜的头,道:“你还小,不懂……”

话音未落就被截断了,“我不小了,我已经六岁了,很快就七岁了。”

姜姜一本正经的倒是让萧臣川的眸色软了些,而后就听闻她继续道:

“帅叔叔,你是因为小姨和神仙叔叔吧?”

“其实你大可不必的,这世界女子千千万万,就算没我小姨同样还有其他优秀的人。你要是实在找不到的话,那你等我长大我娶你!”

前半句话萧臣川一脸汗颜,这小丫头到哪里学到的这么多?后半句则直接让他忍俊不禁,这丫头还真是……

据他的观察这丫头就是一个十足的古灵精,说的话不可信不可信!但是莫名的觉得轻松了不少。

凉风徐徐,夜色朦胧,一堆篝火,一顿美餐,几个好友,一群好友谈谈人生说说理想,这样的生活一直以来就是白一所向往所期盼的。多想,时间可以留在这一刻。

然而对于萧臣川来说,他却是一点都不想,他们之间……

“白一,我敬你一杯!”一旁坐着的程以突然举杯道。

闻言,白一回眸。倒是也没问为什么,直接拿起酒瓶与她碰了一杯,而后一饮而尽。今晚,她正巧也想找个人喝酒。

众人看着这两人你来我往之间已经喝了好几瓶啤酒了,均是一脸惊愕。这两人怎么了?

精彩评论

当年酒厌今离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酒厌今离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过分执拗》是酒厌今离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萧臣川,白一)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