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帝宫痕》皇上请你雨露均沾全文 同人女 帝宫痕cp

帝宫痕

《帝宫痕》

十月青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江渊,王芩 阅文集团

十月青火爆新书《帝宫痕》由十月青新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线角色江渊,王芩,设定空前绝后,非常极力点赞。主要讲的是:明正宫前,江渊见是她,他过来道:“萧姑娘来此,可有要事。”她身份特殊,他也知皇上待她不同,便称她为萧姑娘,面上很是客气。煞白着一张脸,她问道:“皇上还未下朝?”“今日是晚了些,若是萧姑娘有急事,不如先

213次点击 更新:2020-05-23 08:13:45

免费阅读
十月青火爆新书《帝宫痕》由十月青新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线角色江渊,王芩,设定空前绝后,非常极力点赞。主要讲的是:明正宫前,江渊见是她,他过来道:“萧姑娘来此,可有要事。”她身份特殊,他也知皇上待她不同,便称她为萧姑娘,面上很是客气。煞白着一张脸,她问道:“皇上还未下朝?”“今日是晚了些,若是萧姑娘有急事,不如先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明正宫前,江渊见是她,他过来道:“萧姑娘来此,可有要事。”

她身份特殊,他也知皇上待她不同,便称她为萧姑娘,面上很是客气。

煞白着一张脸,她问道:“皇上还未下朝?”

“今日是晚了些,若是萧姑娘有急事,不如先告诉在下。”

他请她到了一旁,这处不比后宫,自是规矩大,礼数多,且又人多眼杂,以她如今的身份,怕是不便在此说话。

她懂得,随他到了一旁,“贸然来此,还请江大人见谅。”

江渊道:“若不是姑娘有要事,断不会来此,还请姑娘直说便是,在下也好替姑娘拿个主意。”

她直说了:“能否在此等着皇上下朝。”

江渊笑道:“姑娘想见皇上,为何要来前殿,只在后面候着便是了,何故绕了个弯。”

听罢,她脸上起了些薄红,“江大人有所不知,我..”她正是难为情,不知该如何同他解释。

“无妨,想来明正宫中,众人都该认识了姑娘才是。”他说着,又笑了起来。

她不言,只朝着不远处瞧去。

许久仍不见皇上出来,江渊见她这般,只好又道:“皇上这一时半会的下不了朝,不如,在下领着姑娘去寝宫等着皇上。”

她点了头,随他一道往寝宫来。

进了宫门,众人见是她,且是由江大人领着。竟都朝她行了礼,一路进来,她谁也不认识,只能略笑了笑,心下翻涌不已。

这一等便是等到了午时,江渊带她来了后,便往前殿去了。这屋子仍是昨晚她待过的那一间,如今她身在此处,只觉徒留下满身的难堪,她笑自己傻。

他一回来,便是见她在笑,方才朝堂上的不快,这会儿已散了,揉了揉眉心,他道:“今日这样乖,倒不像是你了。”

这人进来也没个动静,她起身,而后抬起头来,望向他。只见他眼下似有乌青,淡淡一片,她便走上前来,素手覆住了他的双眸。

“皇上可是累了。”

她的声音依旧是轻柔的,听在他耳中却是重重一声。转而握住了她的手,“江渊告诉朕,你去了前殿等朕,是为何。”

见她不答,只是依偎在他身前,那瘦弱的身子,已将全部的重量都给予了他,他便懂了。

奴才们不敢来扰,掩了门。

他轻抚着她的背,她眼中涩涩的,却又哭不出,只是这样依偎着他。两人良久无话,只听得对方的心跳声,他那时曾想,倘若就此地老天荒,也罢了。

夜深了,她睡的极不安慰,便起了身,独自往外去了。而后,他缓缓睁开了双眸,半分温情也无,他在等她开口。

值夜的宫人见她出来了,提了宫灯在前,“不用麻烦,我随处走走。”

从前在家中,她素来不喜这暗无边际的夜色,可如今不同了,连她自己也是满身的幽暗,倒同暗夜互相般配。

树下摆着石桌石凳,她便往那凳上坐了下来,桌面打磨的细致,聚了月光,通透如玉。她抚着桌面,掌心冰冷,到底是睫上黏了泪,伏在桌上,无声痛哭了起来。

他在她身后几步处,就这般看着她痛苦无助的可怜样,她将自己给了他,可她的心,又给了谁。

倘若他能待她再狠一些,今晚便不会跟出来,便也看不见她这副失神落魄的模样。对她,他终是狠不下心。

走来她身边,他道:“回去。”

她擦了泪,还是开了口,“皇上,奴婢想求您一件事。”

到底是要相求于他,才肯这般温顺,他道:“你且说来。”

她将绿绮那丫头的事,同他说了清楚,他却俯身下来,瞧着她哭肿的双眼,冷声道:“是为了一个奴婢,你今日才肯如此。”

她又不答,欲要别过头。这般同他划清界限的姿态,彻底惹恼了他。

“你以为朕会帮你。”

在瞧见了她面上的慌乱后,他又道:“朕只当你是个玩物,你可知你已愚蠢到了极处!”

说罢,不等她开口,他便不留情面的离了去,放她在外待了整夜。

白昼渐起,他换了朝服出来,见她仍跪在门口,他未瞧她一眼,便出了去。

有宫女过来扶她起来,她不肯,双腿已无了知觉,只在心下还存了口气。众人见她这般,也是诧异,皇上待她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两人这样别扭,倒让底下人摸不着头脑。

他走了一半,返了回来,同她道:“朕答应你。”又命江渊去彻查此事。

宫女来扶她,他未让,却是亲自抱了她起来,进了里屋。

“皇上为何要回来。”

他在替她揉着腿,“依你的愚蠢样,朕若是不回来,你只管跪到明日去!”

“皇上可还生气。”

他手上一滞,而后恼道:“知道朕生气,偏还来问。”

她便不问了,两人之间,又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待到了时辰,他仍是放不下她。

“让江渊去查就是了。”

她动了动腿,“无妨了,我同江大人一道。”

知道她的性子,他便松了口。

“好。”

待他去了前殿,江渊已在外候着,她出了来,同他一道往贵妃宫中去。

王芩见是她回来了,身边又带着江渊,她腿上便猛一软了下来,好险要站不稳了。

江渊行了礼,后道:“娘娘只需将那宫女交出来,便无事了。”

“江大人说笑了,本宫何时私藏过一个宫女。”王芩张嘴不认。

而后反问道:“不知江大人是听何人胡言乱语,这女子是本宫宫中之人,怎会同江大人在一起?”

她打定主意不认,任谁也拿她没办法。

江渊并未同她废话,道:“将人带过来。”

只见一个小太监被拎了过来,王芩慌了,“此人是谁,本宫不认得!”

小太监见贵妃娘娘将他撇的一干二净,便哭道:“是奴才啊,娘娘怎会不认得了。”

江渊厉声问他:“宫女绿绮如今人在何处!”

他哆嗦着,偷瞄着贵妃,不敢回。江渊吩咐道:“来人!将他带下去。”

这一旦被带了下去,可还有活路,小太监哭喊道:“我说,我说啊!”

“她前日冲撞了娘娘,开始是我们几个将她带去了西边平日里无人的地方,私自对她动了刑,哪知她脾气倔,反倒骂起娘娘来。之后..”

他又不敢往下说了,瞄着贵妃的脸色。王芩却笑了起来,“江大人不必拷问他,本宫不过处置一个以下犯上的宫女,难道也要征得大人同意!”

她上前来,对着王芩道:“她区区一个宫女,怎敢以下犯上,娘娘莫要信口雌黄。”

精彩评论

十月青算是古代言情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帝宫痕》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江渊,王芩)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古代言情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