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遭遇北盘江》北盘江大桥可以上去吗 XXOO 遭遇北盘江弱受

遭遇北盘江

《遭遇北盘江》

巴楚 著

连载中 短篇 王荣,布依族 互联网

《遭遇北盘江》是巴楚创作的一本短篇佳作,内容令人拍案,文笔横扫千军,书单必备。离开平洞,下完坡就到了江边,我本意从江岸摸索着步行而上,但陪同的黄道泽书记很不放心,担心我在他们乡境内发生意外,所以执意要把我用船拉到岩架渡口。推辞不掉,只好从命。日头当顶,江面上白花花的阳光刺得两眼

862次点击 更新:2020-05-17 12:14:28

免费阅读
《遭遇北盘江》是巴楚创作的一本短篇佳作,内容令人拍案,文笔横扫千军,书单必备。离开平洞,下完坡就到了江边,我本意从江岸摸索着步行而上,但陪同的黄道泽书记很不放心,担心我在他们乡境内发生意外,所以执意要把我用船拉到岩架渡口。推辞不掉,只好从命。日头当顶,江面上白花花的阳光刺得两眼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离开平洞,下完坡就到了江边,我本意从江岸摸索着步行而上,但陪同的黄道泽书记很不放心,担心我在他们乡境内发生意外,所以执意要把我用船拉到岩架渡口。

推辞不掉,只好从命。日头当顶,江面上白花花的阳光刺得两眼发烫,我忍受着烈日爆晒,坐在船头尽情欣赏着北盘江两岸的风光。这一带江两岸,山势依然平和,坡上要么长着树木,要么长着高粱或玉米,正是盛夏,所有的植物一律呈现绿色,一路上行,湖光山色,惬意满盈。

船开了一阵,来到一处很平缓的湖面,湖宽大约100多米,水深却无从估计。黄道泽说天气太热,问我要不要下水去凉爽凉爽?我虽然有种“近处怕鬼,远处怕水”的心理,但嘴上却说:好啊,都下去凉快一下吧。黄书记从小生长在河边,水性很好,于是第一个脱掉衣裤,扑通跳进了江里。开船的小伙子把船撂在江面上也跳了下去,我心里尽管发紧,但还是勇敢的脱得一丝不挂,裸裸的跳到了江中。

下水后,我游出了不到10米远,就再不敢朝远处游了,马上向船靠近。没想到,这盘江水却是江面看似平缓,江下那知是暗流涌动。船已经被暗流往下推动了几米,在我游近船边时,船倾斜着继续下滑。我靠船楞高的一面,抓了几次船楞都没抓着,心头一慌,力量骤然褪减。黄道泽和开船的小伙子都在船的那一面,这时我感到水流更急了,我想从船下游过去,可体力不支,而且从船下游过去,危险更大,弄不好就会被船底压到水下去起不来。我更加慌了,拼命跃起去抓船楞,又连续抓了几次都失败了。我感到了死亡即将到来的威胁,感到了快被水淹死的恐惧。真的,那种感觉非常强烈,但是,求生的**比死亡的威胁更加强烈。我相信每个人在面对死神压迫时都有同一种顽强的体会,那就是,哪怕还有一丝力气都不会放弃生的抗争。

我没有放弃继续去抓船楞,尽管力气十分微弱。就在我快要发出呼救声时,终于抓住了船楞,右脚使尽浑身力气,整个身子总算翻进了船内,像一头笨重的猪,重重地摔在了船板上。很久都没缓过气来。然而黄书记和开船的小伙子都没发现我的惊险一幕,直到至今,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北盘江上的“水上惊魂”。

幸好,水不灭我,阎王爷也不收我,才得以写下这些文字,不然我早变成了水鬼。

17日,天气仍然炎热,我在北盘江边没有找到好“料”,我想这一定跟我听不懂布依族语言有关。为了寻找有意思东西,或者说为了安全起见(这当然是我过分的考虑)晚上索性来到盘江边上的油迈瑶族乡政府(也希望从乡政府获得线索)投宿。

也不管乡政府的官员们内心高不高兴,反正他们晚上还是把我安排在本来就很狭小的二楼房间住宿。小洋楼的左边只有二层,楼上有三间屋子,安排我住的屋子在中间,里面有三个床铺,我睡靠左墙的床,说是这位乡干部回家了,暂不回来,空着。由于楼顶没有隔热板,里面的屋子比烘房温度还高,一脚踏进去,全身像是被浇了盆热水,大汉马上外冒。没有办法,只能走到外面等待高温下降。

到勉强可以进去脱光衣服仰躺在床上时已经是凌晨1点了,虽然夜已很深,但还是无法入睡。房间热,心也热,难受得翻来覆去……突然,一阵脚步声后,门锁被喀嚓喀嚓搅动着。我以为这么晚了,不会再有人来,就把门反锁了。我跳下床去给人家开门,一边说,不急,我给你开。门开后,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比我还瘦小的警察,上身着夏制警服,背着一个包,手里握着手电筒。我主动向他“交待”,我是怎么怎么回事,怎么住到这里来的。他听我一说,有些兴奋,就和我说开了话。原来他是刚从望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队长的岗位调到油迈派出所的。我以为他调到这里升了职位,成了所长,没想到还是副的,只是没有所长,副职干的正职的活。我不知道他们派出所在什么地方办公,他说就在政府隔壁,因为房子紧缺,派出所只有一间不到20平米的房子办公,全所只有三个警察。三个警察挤在一间办公室,不分谁是官谁是兵。

我问他怎么调到乡下来的,又没有提升,县城不好点吗?乡下条件艰苦,比如用水就很不方便。他说,得服从安排,再说本来就是从农村考上警校后才走进县城的,“对我来说,哪里都一样。”

他告诉我他叫王荣,布依族。他说,之前的负责人因为是汉族,调来一年多,听不懂这里布依族话,工作难度太大。这个乡虽然叫油迈瑶族乡,那是为了保持瑶族特点,实际上瑶族的比率还占不到布依族人口的20%。布依族是个热情好客的民族,但是和他们搞不好关系,不深入他们的情感,不主动亲近他们的生活,开展工作就难。而走近他们必须得听懂他们的语言,了解他们的情感需求。王荣说他来的第一个月,就遇到了一个案件,两个农民兄弟为土地发生纷争,结果一方把另一方头打破了,双方都拿不出钱医治,到处借,连10块20块都借不到手。打人者不但不懂法也不懂道理,被他打伤的人如果不尽快医治就会有生命危险,但他根本不管结果有多严重,好说歹说,总算去找了500块钱。王荣见伤者危急,只好开车送其到望谟县医院救治,钱不够,他只好拿出300块钱垫上,这样才保证了伤者得到及时救治。

王荣说,以前在刑警队也忙也累,但相对单纯一些,主要负责刑事案件,调到派出所来了就更忙更累,杂七杂八,大到村民打架斗殴,小到偷牛盗马,家长里短,治安治安,就是要保证一方群众平安无事。他们所就三个人,两个“官”一个兵,其中副指导员还是位80年代出生的女生。

这个女警官第二天早上我见到了,长得白白净净,温柔斯文,要是脱下警服,谁也不会想到她是位警察。她的名字叫吴佩霖,家住兴义市,在一次公安系统招考中,她如愿以偿考取了警察,进了公安队伍,从城市走进了乡村,来到了望谟县的一个乡派出所。警察是当上了,但走向乡村的路却很漫长……

她是一个月前才调到油迈乡派出所的,访问中得知她还是个独生女,这让我更加肃然起敬。不过让我感到有些疑惑,一个独生女,父母怎么舍得乖女儿离开城市离开他们来到这偏僻的乡村?吴佩霖说:“当警察是我从小的梦想!城市生活没什么可依恋,虽说父母亲不是太情愿,但一切都得服从自由的选择,让位给梦想和追求……”

“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吴佩霖当属这类女子。

人们生活着,或者是为了一个理想,或者是为了一个梦,总之不管是为着什么,不外乎都是在艰难的人生旅途上搏击,不懈追寻,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生。

像王荣,从小他父亲就去世了,母亲把他们姐妹拉扯大,姐姐出嫁了,赡养母亲的就落到了做儿子的身上。他有了自己的妻子、孩子,然后把母亲接到县城的家,一家四口人,母亲、妻子、女儿,加上自己应该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家,享受天伦之乐的家,可是生活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如今,望谟县城的家只有他的母亲和女儿,一老一小,可谓相依相靠;而他的妻子却远在麻山乡卫生院,一直没法调入县城;现在他自己又调到了这偏僻的派出所,一家四口,三个家,妻子常常给他的电话就是:“你回家看女儿没有?”而他居住在县城的堂姐但凡打电话给他就是:“你母亲颈椎病又犯了……”

小女儿才三岁,而母亲却是60多岁的人了,一老一小远在一边的日子怎么不让既是儿子又是父亲的王荣担心?但是,不管你牵挂不牵挂担心不担心,一切都还得承受和继续。难道不是这样?

告别王荣告别油迈时,我也想到了我二岁多的女儿,她这会儿在做什么呢?哭了还是笑了,是正在熟睡还是正在闹腾?

精彩评论

很多人说这本书《遭遇北盘江》是短篇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短篇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巴楚)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