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辛夷传》青川旧史 同志 辛夷传女体化

辛夷传

《辛夷传》

殷家了了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赵祯,太后 阅文集团

这次本编辑带给各位粉丝们殷家了了原创佳作《辛夷传》,主线角色是赵祯,太后,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十月初四,因中书门下至今未有准许杨太后同参军国事的诏书批下来,连续两日常朝,宋痒不断追问,却都被李迪以太史局尚未有定议而推脱。次数多了,宋痒亦自觉不可太过紧逼,怕被人指包藏祸心,恐生结党之嫌。今日这二

597次点击 更新:2020-03-25 18:25:45

免费阅读
这次本编辑带给各位粉丝们殷家了了原创佳作《辛夷传》,主线角色是赵祯,太后,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十月初四,因中书门下至今未有准许杨太后同参军国事的诏书批下来,连续两日常朝,宋痒不断追问,却都被李迪以太史局尚未有定议而推脱。次数多了,宋痒亦自觉不可太过紧逼,怕被人指包藏祸心,恐生结党之嫌。今日这二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十月初四,因中书门下至今未有准许杨太后同参军国事的诏书批下来,连续两日常朝,宋痒不断追问,却都被李迪以太史局尚未有定议而推脱。次数多了,宋痒亦自觉不可太过紧逼,怕被人指包藏祸心,恐生结党之嫌。今日这二人同张士逊一起被遣去会灵观,上清宫,开宝寺祈雨,让朝堂清净不少。

赵祯因已答应,虽未有中书门下的同意,不能让杨太后垂帘前殿,但第二日便让她入文德殿参议章奏。杨太后自知诏书未下,自己不便过多参与,大都不发一言,默默听取赵祯意思。

只是十月初五便是章献与李氏附葬永定陵之日,杨太后这才开口劝他不可令章献与先帝合葬,全因李氏是赵祯生母,若明知李氏被章献所害,仍要以皇后之尊替章献行礼,动到了风水便不好。赵祯觉得杨太后此言合理,只得先将章献与庄懿附葬于永定陵太妃侧,再让太史局做占卜。加上这两天没有听到洪福院里有特别动静,杨太后直说这是昭宪太后已默许,试让赵祯安心。

然于说话之间,她瞥见赵祯正在草拟升擢刘涣,宋绶,刘随等人的诏书,暗忖你对这些人倒是比对我上心。因说:“这些不是章献娘娘当年谪贬在外的朝臣?”

赵祯颔首道:“小娘娘倒是比我记得清楚,我今儿个在常朝也是听了右司谏范仲淹的话才想起来。”

杨太后问:“那范仲淹不也是因瞧不惯章献娘娘,而自贬为陈州通判离开开封府的?”

赵祯说是。

杨太后淡淡道了句知道,随即坐回到自己的榻上。只是她瞧着赵祯,实不明白他心中对章献娘娘究竟是何想法。

赵祯既将章献身边的重臣逐一左迁,又将当年心腹召回,原该是对这些年不能掌权心中隐藏了极大不忿。可那日令他知晓了生母遭遇,还听闻他在洪福院憾哭了许多日,又为何在青城幕殿中,仍命李迪等人不得对外宣称章献有罪?

若说是为了不让百姓觉得宫中尽是些险恶凶事,只需在邸报(人民日报)中统一了口径,再严禁宫中内侍对外面小报(狗仔)妄做透露也就行了。章献早有女夭之恶名,即便不讲揣测亦有许多,不碍自身命数的流言,实在算不得大事。

她打望赵祯,不觉记起那日他忽禁早朝的事,且他又在重阳宴饮中不许契丹使者入崇正殿,命那两人直接在集英殿等候,可是在提防他们?倘是如此,究竟何人替他通风报信,揭穿了庆州谎言?

念及此处,杨太后不禁后脊微凉,直担心到朝中有人识破了自己的计策,而她却连那人的影儿都没捉到。

好在从赵祯的样子里,应该还未将这些与自己起来,以后定当更加仔细才行,不能为山九仞却功亏一篑。如今之计,得叫他全放下心防,以后自己才好摆布,因此事事都不能对他有所催促。遥想当年章献手腕狠戾,跋扈专权,朋党重重,异己尽除,杨太后心中冷笑:“可怜你到底没有武帝残毒,留了这儿皇帝一条命,才能叫我如今替你行慈母心,代你享子孙福。”

她默默等至正午,赵祯本来此时不大吃,但有杨太后在场,还是吩咐太官令徐促准备了乳炊羊,仙人脔乳炖鸡等软烂食物,方便下口。

杨太后夹了一小口,笑说:“老身慈寿殿虽也可命御厨送些吃的来,到底没有你这里的好。”

赵祯微笑说:“既是如此,以后我吩咐御厨按照我平日的规格替小娘娘掌厨。”

杨太后摇头道:“这可使不得,如今老身被拱上这种共参军国事的位置,已十分不妥,若再要改了光禄寺的体制,你又该被台谏官教训了。何况...”杨太后夹了一块羊肉笑说:“这样的东西,你陪老身偶尔吃一下尚可,多了补得太大发,反倒伤身,以后还是分开预备的好。”

赵祯小啜了一口酒,微微俯首道:“这里就只有小娘娘一直替我考虑。”

杨太后抬起眼皮看他,心思微动,因说:“当年还有个与你极好的张美人,记得也是事事替你考虑的极仔细。听闻如今你常去尚美人的穆清阁中吃饭,却不知那里的厨娘能不能如张美人一般和你的心意。”

赵祯听见张歆婕的封号,抬头似有话,却一时不知怎么开口,呆呆望着杨太后,久久竟红了眼眶。

杨太后赶忙道:“哎呦,真是老身的不是了,合不该又提起你的伤心事。”

赵祯使劲眨了眨眼,笑说:“怎么是小娘娘的不是,到底是我放不下,当真失了人君的风范。”又说:“尚美人阁子里那厨娘手艺很好,只可惜不是尚美人亲自做的,与当日张美人相比便觉缺少些什么。”

“当真是了。”杨太后随着赵祯的意思叹气,“借使能再有个此等丽人出现,倒是省了老身的心,纵是以后不再世上,都有她能看顾你。”

“小娘娘缘何说些懊丧话?日后你我母子还有千万岁寿要相守呢。”

杨太后轻点下颌,举起一杯酒道:“说得对,有你这般亲孝,老身怎会舍得离世。”语毕,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再笑说:“这酒还没煮热,水瓤儿还是凉的,倒是我心太急。”亦不知此话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赵祯。

赵祯劝她莫要喝的太快,两人再聊了一阵,便至下午。

教坊中,菊三四从东西班①借来一名吹小笛的,帮辛夷练《柘枝舞》。

“师父,不是说好的要教徒儿《绿腰》吗?”

菊三四道:“那次看你在官家面前疾步小跑,腿脚都收不稳,还提什么学这学那。”

辛夷抿嘴不敢多言。

见她今儿个老实,菊三四不再教训,让这吹小笛的先吹了一遍。

辛夷笑说:“吹错了,这与我在小儿队看那些舞童表演时候听到得可不全相同。”

“这是用的中唐遗谱,自然与本朝的不大一样。你在小儿队看到的可是五人既唱且跳?”

辛夷点头。

菊三四解释道:“咱们大宋教坊是延用的唐制,唯独歌舞袭少变多,改动很大。柘枝舞原本也是胡人独舞,到后唐时候多遣了一人伴唱而已。我倒是不清楚从何时开始咱们变成了唱戏一般,但你偏学会了中唐的步子,以后跳给官家看,以旧做新岂非更可目可赏?”

辛夷听了,偷声嗔道:“怎么你也只想留我与别人瞧。”

①太宗年间设立的音乐机构,虽然与钧容直一样都善于表演军乐,但大都用小笙,小笛,音色偏轻快明亮,相比钧容直的豪迈则要柔和许多。

精彩评论

《辛夷传》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古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古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殷家了了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