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斗兽说》斗兽之王 作者是未央菌的小说 斗兽说straight(直人)

斗兽说

《斗兽说》

未央菌 著

连载中 婚恋 老夫,侍卫 阅文集团

这次本小编展示给各位小说迷们未央菌原创网络故事《斗兽说》,主人公是老夫,侍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相传封门后山有一处禁地,专为仙逝兽魂勇士埋葬之地,非常神秘,只有当世葬事法师和兽魂可以进入,因此成为封门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之处。夜色降临,后山之中夜莺鸣叫,山猪嘶吼,不时还传来几声阴森的风吹声。后山即

338次点击 更新:2020-03-25 14:24:28

免费阅读
这次本小编展示给各位小说迷们未央菌原创网络故事《斗兽说》,主人公是老夫,侍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相传封门后山有一处禁地,专为仙逝兽魂勇士埋葬之地,非常神秘,只有当世葬事法师和兽魂可以进入,因此成为封门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之处。夜色降临,后山之中夜莺鸣叫,山猪嘶吼,不时还传来几声阴森的风吹声。后山即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相传封门后山有一处禁地,专为仙逝兽魂勇士埋葬之地,非常神秘,只有当世葬事法师和兽魂可以进入,因此成为封门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之处。

夜色降临,后山之中夜莺鸣叫,山猪嘶吼,不时还传来几声阴森的风吹声。

后山即为禁地,因此常年无人来往,山林之间那条小路早已趴满野草,看不见路中所有,远远看去,只见小路深处有一缕火光,朝着后山禁地走去。

“大叔,黑漆漆的我们这是要去哪?”

林间两人一老一少,前面带路的手拿着一个火把,透过微光,那上神沦的脸一会模糊一会清晰。

后山之上两人正是上神沦与刚收为徒弟的彦,走在崎岖缠缠的小路上,彦感到有些不安,也不知上神沦要带他去哪。

“还叫大叔呢,啰里啰嗦的,跟紧我就是了。”

上神沦似乎对彦的称谓有些不满,对他的婆婆妈妈更是厌烦,那小脑袋不时观察四周黑暗中的一切,不时还掏出葫芦喝上一口。

彦在后面刚好能看清脚下的路,上面满是野草青苔,也不知道是什么鬼路,更不清楚四周情况,无奈的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只能跟在上神沦后面,像个瞎子一样不知所以。

也不知走了多久,彦只知道跟着上神沦翻过了几个崎岖山道,渐渐感到荒风四起,山林也渐渐稀疏,好像走到了一个高地山顶。

前面的上神沦气息稳重,听着毫无疲惫之意,彦却早已气喘吁吁,不禁佩服起上神沦虽然年迈却硬朗的身体,疲乏之余,心中抱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

正在这时,上神沦在前面停下了脚步,彦差点没撞到上神沦身上,诧异的看了看前面,又看了看上神沦。

前方黑漆漆一片,只能看见不远处挂着的一个飘飞旗帜,黑糊糊的,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大叔……噢师父,怎么了?”

彦问到,只见上神沦远眺前方,似有喜悦的说到:

“终于到了!”

“到哪了?”

彦完全不知道状况,四周探寻,却看不出个什么。

“封门后山禁地。”

禁地?

彦突然心中一慌,差点没叫出来,他只知道来时方向确实是后山方向,但绝没想到上神沦真的带他来到禁地,此时慌乱不已。

“师父,你怎么带我到禁地了?这可是要触犯封门规矩的啊。”

上神沦一脸不爽,恶狠狠的转过脸来。

“老夫说过此事有些难办,可你不已经答应老夫了嘛?现在后悔了?”

彦一听才明白过来,原来此行与他答应上神沦的事有关,一时间哑口无言。

“这……”

“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赶紧下山吧,我自己去就是了!”

上神沦一提腰,走上前去。

彦虽然迟疑,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说已经答应师父,岂能食言违背师命,只能乖乖跟了上去。

两人走到那片旗帜之处,上神沦火光扫过,上面的封门羽标显眼夺目,紧接着就是十六个大字赫然在上。

“封门禁地,闲人勿进,有敢违者,必受严罚!”

彦看到这上面的字更加害怕胆怯起来,心一狠,装着没看到,继续跟进上神沦而去。

“师父,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既然是禁地,你为何还要涉险来此呢?”

上神沦指着前面一个宽阔的地方说到:

“看见前面没有?那里就是封门兽魂先烈的墓地,我们就要去那里的万魂墓阁。”

彦一听立马惊住了,原来封门禁地居然是兽魂先烈的墓地,这一去岂不是要大逆不道,心中埋怨上神沦竟然如此顽劣,要让自己跟着他做这种违背道义规矩的事。

彦心乱如麻,踌躇不前,但纵然放慢了脚步,还是来到这不愿意来的地方,只见上神沦已经到了许久,站在那里看着空地上无数座坟墓灵位。

彦放眼望去,这里宽阔四面,足足有几百个坟墓,一个个像矮小的山头,矗立在黑暗之中,散发出一股令人胆寒的气息。

上神沦看着远处一个地方,那里微光点点好像耸立着一个阁楼,此时完全吸引住了上神沦的目光。

“这里就是万魂墓,前面就是万魂墓阁。”

彦满是忧虑,跟着上神沦走在坟墓小道,径直走向万魂墓阁。

上神沦走过一个个坟墓灵位,好像有着些许悲伤,不时的摸着旁边的冰冷灵牌,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是谁的墓地,但在上神沦心中,他们大多都是曾经一起战斗学习的伙伴朋友,有的还是至亲挚友,此刻涉足不免徒添伤悲。

上神沦和彦慢慢走过墓地,来到一处空地之上,单见上面有着几个没有埋葬的空坑,彦好奇的问到:

“师父,为什么这些坑没有埋人呢?”

上神沦喝了口酒,笑了笑说到:

“这里埋葬的都是些先烈勇士,这些空坑是留给以后牺牲的勇士们的,还有一些本以为会成为勇士的人。”

说着,上神沦指着前面四个聚集在一起的空坑,无奈的说到。

“看到吗?那本来是留给四兽首的,但现在……呵呵”

上神沦笑着没有继续说下去,彦完全明白其中寓意,听过四兽首的故事,再看看这四个留给他们的空壳,完全想得出当初四兽首在封门心目中的位置,也能想到后来对他们的失望。

彦有些感叹,目光久久不能离开那四个空旷的墓坑,一时间似乎不明白所谓荣耀的意义。

走过那几个空墓就真正来到上神沦口中的“万魂墓阁”,它就耸立在这片墓地不远处的临山之地,背山而起,虽然比不上陵兽阁气派,但也庄严;只见万魂墓阁一共三层,每层之上都有十几盏明灯照亮了整个阁楼,日夜不灭,好似长明之灯。

彦来到万魂兽阁之前不远处,就见通火明亮,完全是另一个世界,没有了漆黑,也没有了冰冷。

上神沦走到万魂墓阁之前突然停住脚步,既惊讶又疑惑,不停地向四周窥探着。

“守墓幽灵去哪了?”

他嘴中暗暗自语,显得十分恐慌。

彦上前探问何事,跟着上神沦也紧张起来。

“这万魂墓阁是封门禁地,也是神圣之地,一直以来为了防止他人随意进出,就被高深法师通过先灵魂魄设下咒印,一旦有不速之客就会触发咒印召唤出守墓幽灵,但今天……”

上神沦一边说着,一边觉得很不可思议,而彦更是一头雾水。

“守墓幽灵是什么?”

“它是集先灵魂魄而召唤的幽灵兽,十分强悍,能吞噬魂魄,犹如空气可以变成无形态之体,早间就有人试图闯进万魂墓阁,但都被幽灵兽吞噬魂魄,只剩下干枯的肉尸。”

上神沦的描述十分可怕,看来这守墓幽灵兽真的是厉害不俗,但此时两人已经走入墓阁境地,却未见任何异想,怪不得上神沦要疑惑。

“这万魂墓阁到底有什么玄机,封门如此看重设为禁地,还召唤这种邪物守护,人们还不惧危险,来此送命。”

彦实在难抑心中疑惑,连上神沦都要不辞辛苦冒险涉足带着自己来到这万魂墓阁。

上神沦一边警惕找寻,一边说出了其中秘密。

“其实万魂墓阁不仅是封门先烈的神圣之地,还是封门收藏秘术之处,所以他们十分看重,从建成开始,就万般守护,开始由重兵把守,但后来发现这样反而会引起外人注目,便由几十个高深法师结下咒印召唤出幽灵兽,一方面掩人耳目,一方面通天幽灵兽也可以阻止任何敌人侵入万魂墓阁盗取秘术之道。”

彦听后才明白其中奥妙,难怪后来只知后山为禁地,无人得知它是藏匿秘术之处,看来封门那时的目的已经达成。

“难道这个幽灵兽这么厉害?竟凭它就能守护这里天大秘密和要术吗?”

彦的一问,真是上神沦带他来此的目的。

“你可知为何我要你帮我来此吗?正是因为这幽灵兽,它的可怕不在它有多厉害,是它如幽灵一般没有抵御之法,它存在却缥缈,它会发动攻击,但你无法消灭它,因为它根本就是不生不灭之物。”

“曾经途说,幽灵兽只有一种天冥之咒能封印,但从未有人真正见过这种咒法,所有这个世上也就没有可行的对付之法,封门也是靠着先辈留下的解印决才能避开触发幽灵兽的咒印,因此我才带你来这,为的就是借助你的烈焰魔骷帮我度过幽灵兽的攻击。”

彦不解,既然幽灵兽如此异常,好像魂魄一样为不实之物,无法毁灭,无法攻击,烈焰魔骷又怎么能抵御它的能力呢?

上神沦心知彦不会明白其中道理,继续解释到:

“还记得烈焰魔骷的火焰防御吗?我们只要凭借它的火焰自动防御便能躲过幽灵兽,幽灵兽擅用幻术,但我的灵兽形态刚好可以抵御,它的夺魄噬魂术刚好可以用火焰防御来抵消吸收,这是我看到烈焰魔骷以后想到的唯一能破解幽灵兽的方法,既然无法消灭抵抗,那就避其锋芒,躲过幽灵兽不就好了,只要躲过幽灵兽,万魂墓阁中有法师符咒,里面就安全了。”

彦听着上神沦的计划看似天衣无缝,但始终想不通他到底为何要进入这禁地之中,再细一想,听他说这里是秘术要地,一时间豁然开朗,看来上神沦天生喜好禁术秘术,此次一定是为了这里面秘术而来。

“师父,你是要盗取其中的秘术吗?”

上神沦看了看彦,觉出他的不悦,顽皮的说到。

“乖徒,老夫哪是盗取,只是借阅一下而已,再说老夫也算是封门长辈,这秘术看看也无妨吧。”

“可是……”

“好了好了,老夫惦记此处已经数十年了,你再不帮我,那我可要遗憾终身的,你可不想师父含恨而终给你落下个不孝之名吧?”

上神沦一顿的礼数之说,完全不给彦说话的机会,彦本来就尊师重道,哪经得起上神沦这么言说,想想上神沦完全是拿住了彦的脉门,看着势在必得。

幽灵兽如此厉害,坚守着这片封门隐秘禁地,但今夜却无比异常,上神沦已经走到万魂墓阁咒印境内,却完全没有幽灵兽的踪迹,这就是让上神沦奇怪的地方,他四处探索,生怕幽灵兽突然出现,自己一边慢步向那万魂墓阁走去,一边招呼彦唤出烈焰白貂。

两人一前一后踱步前行,四周安静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奇怪,都到门口了,这幽灵兽还没出现,以往几次都是走近便会出来恐吓警告,这完全不合常理啊!”

上神沦轻声细语,彦从中得知上神沦已经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了,看来他真的是对这垂涎已久。

“这是什么?”

上神沦突然看着地上一摊红色鬼符一般印记突然惊呼到,彦上前一看,地上用一丝丝鲜红的印记刻画出一副符印图案,在灯光下显得无比刺眼。

“看着像咒印画符,有什么奇怪的吗?”

彦问上神沦,上神沦回忆起来,虽然从来没有近距离观察过此处一切,但远观数次从未见过有什么鬼符画记在地上甚至其他地方,上神沦突然心头一紧。

“不妙!”

随惊呼一声,他快步上前,朝着万魂墓阁夺门而去,彦不知所以,只能匆匆跟随赶上。

大门破开,万魂墓阁里面景象一览无余,虽然厅内尘土飞扬,但还算整齐利落,正中央一个人兽画像豁然在目,下面是祭拜神坛,桌上已是蛛丝冷灰,看得出已经好久没有人来祭拜了。

厅内摆设简便,吃除了画像祭坛,再无其他,看着完全没有那种华丽之感,彦甚至怀疑它如此显赫的名声。

上神沦破门而入,仔细观察,这里面一览无余,也不知道他在找寻什么。

“师父,有什么异样吗?”

彦问着,只见上神沦走到画像前似有感触,规规矩矩拜祭了一下,呆立在那。

“哐当!”

突然一声物体掉落声,吓得彦一个抽搐,而上神沦一脸惊慌,目光随即看向通往二楼木梯。

“果然有人!”

说时,上神沦一凝气,灵兽模式开启,身上光晕照亮了幽暗的万魂墓阁。

上神沦迅速感到木梯处,几步便登上了二楼,彦随后紧跟,就在到达二楼时,听到一声怒斥。

“大胆贼子,敢擅闯封门禁地!”

彦快步上去一看,上神沦对面果然有个蒙面之人,此时听到上神沦惊呼完全慌乱了,一手拿着一个卷轴,一手推掌对着上神沦。

“你是何人?鬼鬼祟祟来到万魂墓阁。”

看那人身形魁梧,身着奇怪长衫,蓝黑颜色,上面满是奇怪图腾,而脸上完全被蒙住,看不出任何特征。

上神沦恶狠狠的盯着此人,随时准备着战斗。

“喝,你们又是何人?大晚上的,来此作甚?”

上神沦一脸怒气,没想到这人透过蒙布居然质问起自己。

“你个贼子,问老夫做什么,封门禁地岂能容你放肆!”

那人不慌不忙,收起架势,握紧手中卷轴,冷静的回到:

“喊我贼子,你们还不是擅闯禁地,据我所知,这里可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就算你们是封门中人,恐怕也没有这个资格吧!”

上神沦反被质问,而且说的有理有据,一时间让他有些尴尬。

“我们封门之事自有我们封门处置,但你一个外人擅闯禁地,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彦在一边痛斥到,解了上神沦尴尬境遇,上神沦暗赞彦居然有这般机灵之时。

那人狂笑不止,似乎对彦的言论很是不屑。

“说得一副正义凛然,其实也是为了这里秘术而来,看你们一个个道貌岸然,没想到虚伪假面,还不如我来得坦荡!”

上神沦气急败坏,眼睛满是火气。

“老夫岂容你侮辱?”

“你个老头,先后来此数次,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要不是幽灵兽恐怕这里早已被你涉足玷污了吧?还敢言我侮辱与你。”

那人好像对上神沦的行踪了如指掌,上神沦听此一言,突然觉得奇怪,为何幽灵兽不见,而这人又能平安潜入万魂墓阁?

“老夫且不跟你斗嘴,这里一向被幽灵兽守护,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人阴暗一笑,说到:

“那两个鬼东西已经被我封印了,此刻恐怕被压在我咒印之下了。”

上神沦想起门口地上咒印,果然不是巧合,但幽灵兽怎么可能轻易被封印,着实让人费解。

“怎么可能?”

上神沦惊讶质疑,那人得意回到:

“看你一身绝技,秘术异体在身,居然连天冥之咒都不知道,真是可笑至极!”

天冥之咒?难道此人会那传说之咒?

“天冥之咒只是传言之说,怎么可能有人会使用,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神沦大吃一惊,看来面前此人非同寻常,绝非一般贼徒。

那人面对上神沦质问没有理会,装起手中卷轴就要离开。

“我没工夫跟你这老头在这理论,我劝你也尽快离开,这里机关已经触动,封门侍卫恐怕已经到了山腰,再不逃就来不及了。”

“别跑,放下所盗之物。”

上神沦看那人越窗要跑想要上前制止,却不慎被那人打来的一股黑风所迫,只能眼睁睁看他跳窗而逃,消失在黑夜之中。

上神沦透过破裂的窗户看到外面山头之上狼烟四起,心中明白那人所说不假,此处防御机关已被触动,那狼烟便是警报信号,看来封门侍卫马上就要到来了!

“今日恐怕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上神沦慌忙走到被盗卷轴原来放置的地方一看,脸上满是懊恼,拍了拍手,气急败坏。

“师父,那个人拿走的是什么?”

上神沦神情有些恍惚,呆立在那慢慢说到:

“此人目的与我相同,现在好了,没拿到想要的不说恐怕还要成为他的替罪羔羊了。”

“那我们也赶紧走吧,不然被封门侍卫看到,该如何是好!”

彦一把拉住上神沦就要逃走,却被上神沦制止住了。

“来不及了,那人显然算好了时间,此刻恐怕已经为时已晚。”

正说时,阁楼下面通火明亮起来,墓地之处嘈杂混乱,全是脚步声。

彦透窗而望,看到四五十个侍卫涌若马蜂把万魂墓阁围了个水泄不通。

彦立马感到心慌意乱,四肢瘫软,无奈地瘫坐在阁楼地上,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封门侍卫看到狼烟便通告禁地险情,大将军堪布立即带兵火速赶来,看到万魂墓阁中守护幽灵已然不在,山头狼烟四起就知道发生了不详之事,匆匆赶到万魂墓阁二楼,只见这一老一少坐在地板之上,细看清两人身份也是惊讶十分。

堪布此时带着两三个侍卫走到上神沦和彦面前,堪布见到久违的上神沦心中满是惊讶,但此情此景,着实让人尴尬,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上神大人?”

堪布小心谨慎,上前抱拳询问。

上神沦抬眼望着堪布,额头上的皱纹显得沧桑失落。

“是大将军啊,正是老夫。”

上神沦边说边起身,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一切,只等着堪布兴师问罪。

没想到堪布没有急着询问事情,轻声嘱托了身边侍卫几句话,却跟上神沦叙起旧来。

“果真是上神大人,小人拜会了,十几年未见,不知上神大人云游何方去了?”

上神沦见堪布礼貌询问起他的事来,心中所虑也减轻了不少,看了看堪布,说:

“老夫也没云游到那里,就是随意闲逛了几个地方,你也知道老夫一向自由散漫,所以就到处玩耍一下罢了。”

堪布笑了笑,恭维到。

“是啊,众人皆知上神大人豪爽不羁,也难得这么好的心情一直可以保持这份闲情逸致,晚辈真是钦佩。”

上神沦看着堪布满脸堆笑,一直套着近乎,也不知道是什么意图,拍了拍衣衫问到:

“大将军前来必不是和老夫来聊天解闷的吧?”

堪布一听立马暗自吐槽起来,这上神沦岂不是明知故问,万魂墓阁此间境况,他所来目的上神沦能不心中?看来这老头是要撒泼耍赖了,堪布怎敢得罪前辈,又深知上神沦脾性,没有直接回答,看了看旁边正在苦闷的彦,转而痛斥到:

“天赐彦,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封门禁地,你擅闯禁地知不知道触犯封门条例规矩了?简直大胆!”

彦被痛斥得低头不语,上神沦一看堪布如此行径,心想果然封门上将,遇事谨慎细致,这一骂分明就是骂给自己听的,便笑了笑上前解释到。

“将军何必跟这小鬼计较,他已拜入老夫门下,今晚是我着令他陪我到这万魂墓阁的,你大可不必为难与他。”

堪布哪能猜不出其中道理,彦一向安分守己,也不会有如此胆量私闯禁地,要不是上神沦,他此刻岂能在这万魂墓阁之中,但面对四兽首之首,堪布哪敢放肆,只能借彦以代,纯属无奈之举。

“哈哈哈,上神大人说笑了,您是一代德高望重的前辈,哪能不知道封门规矩,肯定是这后生晚辈不懂规矩,上神大人就不必袒护晚辈了。”

堪布一再装傻充楞,指桑骂槐,让上神沦开始有些厌烦,那脸上顿时有了些许怒气,也顾不得那些身份礼数,指着堪布呵斥到:

“我都说了是我胁迫他来此的,你怎么还在那装糊涂呢,看你也是一个大将军首要人物,说话满是话外音,好不痛苦!”

堪布顿时无奈,上神沦果然脾气古怪,客气不行,直言不妥,真是让人为难。

“上神大人训斥的是,小人一定改过。”

上神沦挤眉弄眼,对堪布十分厌烦,走到彦身前说到:

“大将军要是没事,我跟徒儿就先告辞了,别说老夫无礼了。”

上神沦看来真是要耍赖,堪布心中一惊,立马上前制止。

“且慢,上神大人稍等片刻,只因发生此等大事,在下也不能不交代就让大人这么走了啊!”

上神沦一意孤行,完全不理会堪布挽留,此时彦站了出来。

“师父,我不能就这样走了,毕竟触犯了封门规矩,我要把此事交代清楚才行。”

“难道你要违背师命吗?”

“彦不敢,但我已经信守诺言陪你到了这万魂墓阁,同时也触犯封门规矩,请您准许我把事情说清楚,如果要受罚,我也要受罚完才能跟你离开。”

上神沦看彦比自己都固执,真是无可奈何,拍了拍旁边木椅上的灰尘坐了下来。

“也罢也罢,既然你这么固执,我就陪你了却此事,大将军直言吧,要怎么处置我师徒二人。”

堪布见彦留住上神沦,心中石头也算落地,看了看天色,感觉时候也差不多了,原来他刚才已经吩咐侍从守卫将这里所有报告给了封门婆婆,此时正等待婆婆前来定夺此事,毕竟万魂墓阁关系重大,又与这德高望重的四兽首上神沦有关,他真是不敢自行决意,只能请来老者,以作决定。

没等多久,婆婆果然匆匆赶来,随行的还有犬夜跟左天,三人见到上神沦,各自有着各自的情怀,酸甜苦辣,应有尽有。

“婆婆!”

上神沦见婆婆赶来,立马上前拜礼,论起来婆婆还是帝江挚友,也算是他所钦佩的一个老者,封门之中也就婆婆能让上神沦有所顾忌,此时看到婆婆这故友长者,上神沦怎敢失了礼数。

婆婆见了上神沦也是老泪纵横,上前扶住上神沦关切的望着他。

“你啊,这数十年都跑到哪去了?看你都苍老了不少,风干露宿的,也不知回来看看我这老婆子。”

看到婆婆如此伤心,上神沦也是触景生情,想想自己同一辈的伙伴,也就剩下几个,也难怪婆婆有如此感触,岁月蹉跎,物是人非,难耐临末遇故知。

左天搀扶婆婆擦拭着泪珠,一旁的犬夜也是激动万分,上前拥住了上神沦。

“师兄,数年光阴,您到底跑哪去了,师弟好想念你。”

上神沦看着犬夜稚嫩的脸此时多了几分忧伤与哀愁,想起了种种往事,那时他们还年轻气盛,那时他们还年少轻狂,那时他们还四兽首齐聚一堂,然而时光飞逝,留下的只有苦楚的回忆。

“好了,老夫此次还要在封门停留很久呢,往日我们好好叙叙旧,当下还有要事处理呢。”

上神沦虽然也很感伤,但此时万魂墓阁坏事在急,他也顾不上和犬夜伤感回忆,眼下婆婆赶来必定是要主持公道,他也急着想要说明此事。

一旁的婆婆整理下情绪,看着此时万魂墓阁的情形,心中错乱不已,再看看上神沦和彦的境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行事为好。

“彦,你不是在训练烈焰魔骷吗?怎么跑到万魂墓阁了?”

犬夜看到弟子彦也蹚入这趟浑水,又是痛心又是怜惜,左天在一旁也很是疑惑,等待着彦回答犬夜。

“犬夜老师,我……”

彦不知从何说起,吞吞吐吐,一脸委屈。

上神沦见状对着众人说到:

“他是我带来的,你们要怪罪就怪罪我吧!”

犬夜一看这情形,完全没想到上神沦会和彦搅和在一起,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左天一看彦委屈的脸,心想他平时遵纪守道,绝不会犯下这等错误,再说连他都不知道万魂墓阁这禁地,彦怎么可能知道而且闯入其中,早就听闻前辈上神沦是个老顽童,看来此事必定和他有关,但万万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前辈居然能和彦混到一起,完全和犬夜的疑虑一样。

看来此时在场所有人都有千万疑问,婆婆心知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需要他们慢慢梳理,便下令封锁万魂墓阁,派人严加看管,又令其他人火速回去,到封门再细细调查问询清楚此次事故。

就这样,黎明将至,万魂墓阁被重兵把守,而此事祸首上神沦和彦被带到封门城中,等待着婆婆问询调查。

精彩评论

婚恋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老夫,侍卫)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老夫,侍卫),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