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女主简芷嫣男主厉黎川 天然受 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女王受

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

《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

临寒 著

连载中 婚恋 简瑶,柳华 互联网

优质新书《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临寒,传奇人物简瑶,柳华,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宫尚放下对讲机走出书房,准备亲自堪查。他想过无数简瑶在林子里的画面,各种血腥残暴悲惨,或是不忍目视的,就是没有幻想过此情此景。大猛小猛趴地而卧,头尾相接,仿佛一张天然形成的床,简瑶躺在中间,酣然入睡。

351次点击 更新:2020-02-14 08:45:00

免费阅读
优质新书《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临寒,传奇人物简瑶,柳华,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宫尚放下对讲机走出书房,准备亲自堪查。他想过无数简瑶在林子里的画面,各种血腥残暴悲惨,或是不忍目视的,就是没有幻想过此情此景。大猛小猛趴地而卧,头尾相接,仿佛一张天然形成的床,简瑶躺在中间,酣然入睡。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宫尚放下对讲机走出书房,准备亲自堪查。他想过无数简瑶在林子里的画面,各种血腥残暴悲惨,或是不忍目视的,就是没有幻想过此情此景。

大猛小猛趴地而卧,头尾相接,仿佛一张天然形成的床,简瑶躺在中间,酣然入睡。

那神态,安详从容,仿如梦中。

随行而来的阿勇也傻眼了。这大猛小猛是少爷专门从非洲买来看家护院的种虎,生猛地很,见人就咬。简瑶一个生面孔,居然可以与之相偎而卧,由着她躺在身上,抱着它们的虎脑袋取暖。

这是什么奇幻景象?

“去,把人给我叫醒。”

“是。”

阿勇叫醒人的方式,是直接将简瑶拽起,动作简单又粗暴。

简瑶有起床气,尤其是在睡眠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气更重。但一扫到宫尚这张好似从冰窖泡了八百年的面瘫脸,立刻就蔫了。

“你对大猛小猛做了什么?”宫尚生性敏锐,洞察力惊人,一眼便察觉出大猛小猛的异样。

简瑶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所说的大猛小猛是指那两只老虎,结巴道:“我,我只是给它们下了点迷药!”

宫尚眼睛一眯:“我倒是忘了,你是学医的。”

“你调查我?”

“我对一个自动献身的人难道不应该摸清底细?”

简瑶无语。

她不是自动献身,她是被迫自动献身好吗?

“你知道大猛和小猛的身价吗?居然敢擅自对它们下药?”

“我不下药,难道等着被它们吃吗?”简瑶也是忍宫尚很久了。他是冷面阎王不假,她发自内害怕也是真,可是在死面前,强烈的求生欲已经容不了她思考太多。所谓恶从胆边生,说的大概就是她此刻的心理状态,“难道在你这里,人命还抵不上畜生的命?”

“当然。”宫尚答得毫不犹豫!

简瑶气结,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胸口乱窜的火苗。

她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

宫尚不是寻常人,自然特么不讲寻常话。

“行,你觉得我命不值钱就不值钱吧,现在你罚也罚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宫尚不语,身后的阿勇却是读懂了他的意思,上前道:“简小姐,请。”

简瑶狐疑,不知道他这个“请”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勇道:“简小姐,我带你离开。”

“你们真的肯放我走了?”简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宫尚居然就这样放过她了。

其实哪里是放过,不过是放长线钓大鱼。

如果她真是陈素的人,宫尚打算以她为饵,引出陈素,直接来个面对面的对决,省得这样你躲我藏地打游击战,耗时又费力。

折腾了一天,简瑶身心俱乏。本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刚一进玄关处柳华就扑过来,揪住她的领子歇斯底里地斥骂:“你还有脸回来,你把我玥儿伤成这样,你还她眼睛,还她眼睛……”

简瑶拧眉,一边挣脱一边道:“是不是疯了,先放开!”

柳华哪里肯放,张牙舞爪地在她脸上乱抓乱打。她现在恨及了简瑶,直想当场撕了她好为简玥出气。

简成章看她这样实在不像样子,皱着眉头过来将她拉开,然后又把简瑶叫到沙上坐着:“刚才医院给出最终诊断结果了,你妹妹的眼睛必须尽快动手术,不能再拖了。”本来还可以往后延一阵子,现在一感染,真是不能再耽搁了。

简瑶抿着唇,这么正儿八经叫她过来,要说的绝对不止这些,一定还有下文。

果不其然,简成章看了她一眼道:“可是眼角膜还没有着落,也怪当初那场车祸后检查得不够仔细,要是早点发现眼睛有问题,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么被动。”

“所以你的意思是什么?”

简成章别过视线,似有些难以启齿。

柳华看他这样,便自动接过话:“你爸爸的意思是,希望你能把你的眼角膜捐出来给玥儿。”

简瑶脑子轰的好像有什么炸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爸,你当真是这么想的?”

简成章支支吾吾道:“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这不是算不算的问题,是他怎么可能也有这种想法。

太可怕了,他就不怕寒了她的心么?

“什么算了,她必须捐,她不捐,玥儿怎么办?”柳华见简成章对这个女儿还有一丝不忍,心里恨透了。生怕他临时改主意,坏了大事,再度抢过话头道:“其实这个方案也不是我们想出来的,是高祺那孩子提的。他今天来看过玥儿了,向我忏悔好久,说对不起玥儿,不该擅自带她出去找你玩,说他和你都有。要不是家里二老不同意,他就捐眼角膜给玥儿了。”

“高祺还说了,不管是你还是他都欠玥儿的,倘若你愿意把眼角膜捐给玥儿,他也不会有意见,更不会悔婚,会像以前,不,比以前待你更好。”柳华的话还没完,“我跟你爸商量了下,就目前的形势,好像也只能这样。玥儿还小,还没有对象,你是即将要结婚的人,高祺又对你好,高家近年生意虽然大不如从前,但不会让你过苦日子,至少衣食无愁。玥儿就不一样了,她要是失明,将来还有谁要,她会弧独一辈子的……”

“你可以捐给她啊,她不是你女儿吗?”简瑶冷声打断,“你要是嫌自己年纪大,眼角膜不好,还有简伟,他是简玥的亲大哥,他完全可以捐!”

“你胡说什么呢,你大哥是男孩子,将来简家还要靠他撑,怎么能叫他捐眼角膜?”柳华高声道。

“既然他不能捐,那爸,你捐吧!”简摇转首看着即熟悉又陌生的荒唐父亲,一脸痛心。后者赫然抬头:“你在说什么,你叫我捐?”

“不可以吗?你是简玥的父亲,你捐也是应该的。”

“你怎么能叫你爸娟呢,他都这年纪了,就算捐了,又能用几年?”柳华尖声打断。

“没关系,只要能撑到简玥嫁人就好了。”

“你,你心思是不是太恶毒了些,你爸今年都快六十了,本来就身体不好,还叫他手上术台捐眼角膜,你怎么想的?当真心跟你妈一样自私冷血……”

“说话就说话,别动不动就喷粪!”

“你……”

柳华还想说什么,简成章站起来就扇了一巴掌过去:“简瑶,注意你的态度,她是你长辈!”

“长辈怎么了,长辈就可以乱说话?”简瑶捂着脸,怒瞪着简成章。

她最恨的就是有人侮辱她母亲,因为那是她世上唯一在乎的人。

“她也没说错什么,你心思确实恶毒!”简成章也是气得不浅,“天底下有哪个子女像你这样逼着父亲上手术台的?”

本来他还于心不忍,本为他还心有愧疚,到底养育多年。但现在,没有了。

“天底下也没有哪个父亲逼着子女上手术台的。”简瑶也是忍无可忍,多年的怨气,一夕爆发,冷冷道,“简玥是你女儿,你心疼,我就不是?这些年,柳华母子三个欺我算计我,你视而不见,我要是哪句话说得不中听,你就暴跳如雷。哪怕是个陌生人,遇到事情也会出来先评个理字,你呢?有吗?有一回站我这边的吗?你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你这是在质问我吗?敢这样跟我说话,我没你这样的女儿!”简成章抬手又甩一巴掌过去。

这回简瑶有所准备,往后退一步,没打成:“我也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竟然逼着她去给简玥捐眼角膜!

她以为简成章再不待见她,总该还是有底限的。

谁知道根本没有。

他心里眼里,只有柳华母子三个。

本想凭着自己多活一世的本事,赢得简成章的欢心,把柳华母子三人斗倒,让他们也尝尝失宠受冷落的滋味,然后再报前世之仇。

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简成章今天的所做所为彻底寒了她的心。

这样的父亲,就算是装装样子演戏,假意亲近,她都做不到。

“造反了,她要造反了,这个不孝的东西,有本事你今天出了这个门,就不要再回来。”简成章看着甩门而去的简瑶,气得牙关都在颤抖。

柳华也是满脸不甘:“成章,她这一走玥儿的眼睛可怎么办啊?”

精彩评论

临寒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婚恋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临寒自传意味的《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