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往尘如烟》为什么如烟,如雾,如尘 御姐 往尘如烟GAY吧

往尘如烟

《往尘如烟》

烨洛 著

连载中 婚恋 莫如,老君 阅文集团

《往尘如烟》为烨洛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试读:“师父你干什么!”被火鸣的灵力所压制得无法动弹的安莫如,只能眼睁睁看着师父将凝仙丹吞了下去。凝仙丹只有在神仙褪去仙力时才能发挥效力,师父想要做什么?受了重伤的司药老君忍着胸中剧痛,死死咬紧了牙关才能盘

34次点击 更新:2020-02-13 12:01:38

免费阅读
《往尘如烟》为烨洛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试读:“师父你干什么!”被火鸣的灵力所压制得无法动弹的安莫如,只能眼睁睁看着师父将凝仙丹吞了下去。凝仙丹只有在神仙褪去仙力时才能发挥效力,师父想要做什么?受了重伤的司药老君忍着胸中剧痛,死死咬紧了牙关才能盘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师父你干什么!”

被火鸣的灵力所压制得无法动弹的安莫如,只能眼睁睁看着师父将凝仙丹吞了下去。凝仙丹只有在神仙褪去仙力时才能发挥效力,师父想要做什么?

受了重伤的司药老君忍着胸中剧痛,死死咬紧了牙关才能盘腿而坐,“破。”纯白色的光芒一丝丝从司药老君的身体里溢出来,又一层层叠在司药老君的衣衫上,就如同要离开生活了许久的家乡一般,迟迟不肯离去。

可随着司药老君吐出的术语逐渐增多,纯白色的光芒就越发闪耀,徘徊在最外层的法力缓缓脱离了衣衫,渐渐汇聚在司药老君的头顶。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司药老君头顶便已经凝聚了一团法力,随着凝仙丹被逼出体外,司药老君的容颜在极速地老化,原本长至腰际的白发却缩短到了肩胛处,整个人都如同被消磨光了所有的生命,瞬间变得苍老而羸弱。

原本盘踞在头顶的仙力,仿佛找到了归宿一般,一丝接一丝窜入凝仙丹中。失去全部法力的司药老君就如同行将就木的老头一般,佝偻的身子仿佛要嵌入土地一般,司药死死咬着牙艰难地抬起头,浑浊不堪的双眸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安莫如,“快吃下去。”

“休想!”

凤洛挣扎着想要逃出降魔佛珠的禁锢,这颗凝仙丹可比她原本期望的安莫如的仙力要强大太多,她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拿到手,“火鸣,把那个凝仙丹给我抢过来!”

安木勍自然也知道那颗仙丹的重要性,也来不及去骂司药那个老家伙不要命了,“如儿,快吃了它!”没有仙力的神仙会怎么样,他清楚得很,尤其是像司药那个老不死的活了这么多年,还能有口气在已经是先祖格外开恩了。他们若是不能及时摆脱掉幽冥刃,带老不死的回太虚殿,恐怕就完了。

死死攥紧的拳头暴露了安莫如的惶恐和不安,眼前的凝仙丹就宛如毒药一般,让她碰都碰都不敢碰,可如今的情况却又由不得她多想,狠狠用拳头砸了下地面,凭着陡然升起的毅力,安莫如一把拿过凝仙丹,看都不看就吞了下去。

凝仙丹所承载的法力过于强大,好在师父之前损耗了近五成的法力,不然以她这不过十重天的桃花仙,恐怕已经走火入魔了。安莫如努力平定从凝仙丹里蹿出来的法力,她和师父修炼的门路虽是一路,但是毕竟一个是仙胎,一个是妖胎,两者的法力本源本就有所冲突,但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尽自己所能吸收更多的法力。

火鸣此时已经完全被自身的煞气所控制着,对于血液的渴望让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挡在他面前的安木勍不过就是一道不高不低的门槛罢了,他真正要对付的,是还在那打坐的桃花妖。

“快带你师父走!”

趁着火鸣只顾着要赶紧甩开他的空档,安木勍已经念了器诀将自己的灵器握在了手里。顿时,他和火鸣的灵力差距在一瞬间拉小了不少,可他的灵器与幽冥刃相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抵挡一阵还不在话下,要是想一直拖着他,恐怕就很难了。

就在两人打得难舍难分时,安木勍突然感觉到身后袭来的一股巨大法力,逼得他将手中的云中剑插入地上才能稳住身形。意识到已经躲不过时,却发现那股灵力没有恶意,感觉到衣领被人大力扯着,一下就脱离开火鸣所制造的气场,再等他回过神来,他们三人就已经到了太虚殿。

“快来人!开药池!”

早就等候在一旁的太虚殿弟子瞧见师父变得如此苍老,不敢耽误半分,立马动身。安莫如小心背着司药老君,背上的重量轻得让她发慌,师父一定不可以有事。即使心里再怎么焦急不安,但安莫如仍然小心地走着每一步,不敢跑太快更不敢用法力瞬移,生怕伤到了已经虚弱到快要没有气息的师父。

“师姐,师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旁的虚竹担心得都快要哭了,怎么师父不过把他们这些徒弟屏退了一上午,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而且,为什么他感觉不到师父身上有任何的法力?师父向来不会在他们面前刻意隐瞒法力,而师父现在又是如今这样一副形容枯槁的模样,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你们赶紧去找先帝,幽冥刃出鞘了,一定要找人镇住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快去!”虚竹不放心地看了眼师父,但安莫如没给他犹豫的时间,一掌将他打出了太虚殿。他也只能跺了下脚,不敢迟疑地跑去龙华殿。

“快去取‘血灵’来!”

待在一旁的弟子们听到安莫如的话,赶紧去找药。安木勍自然是知晓自己女儿想要做什么,“如儿。”

“爹爹,这药池会对师父有用的,对吗?”

带着最后一丝期盼的双眸让安木勍开不了口,自愿褪去仙气的神仙,就成了凡人,没有了仙气护体,早就该化作尘土的凡人身躯又如何能支撑得住呢?但这些,让他怎么开口和自己的女儿说,又让他怎么面对司药那个家伙。

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怎么就这么不要命了呢!

“师姐,‘血灵’没有了。”

“你说什么?太虚殿怎么可能没有‘血灵’?”

“师父不是将‘血灵’放在了忘忧阁么?”

凉意从脚底直窜入肺腑,身体犹如坠入冰窖般逐渐发寒,师父将“血灵”放到了忘忧阁,可是,可是。。。

“爹爹,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安莫如已经完全慌了手脚,纵然是被困在白殷殷身体里,都没有过的慌乱和绝望。没有“血灵”,她就无法将修为渡给师父,而没有修为和法力的师父不知道可以撑多久。为什么要让她面临这样的境遇,师父绝对不可以有事的。

“如儿,他已经没有了修为和法力,你及时用了‘血灵’,也是不能渡修为的。”安木勍知道女儿心急,也不敢把话说的太重,但是有些事情,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血灵”是不能给凡人用的,即使司药是仙胎,可筋骨脉络却早已和凡人无异,若是强行渡修为和法力,恐怕会弄巧成拙。

“我受了那么重的伤,就连精魂都出现了裂痕,师父都能把我救回来,太虚殿里一定有可以救师父的药。”

安莫如撑着一旁的台子就要站起来去寻药,可刚站起来就感觉到一阵眩晕,进而五脏六腑都好像有两股力量毫不相让地冲撞着,撕扯的感觉就仿佛要把她扯成两半。不过眨眼的功夫,头上便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汗。

“如儿,司药的修为和法力你还没有完全净化,你若是此时再乱动,会伤了筋骨的。”安木勍知道她不会乖乖听自己的,只能狠下心给她套上了锁灵环,让她也泡在药池里好好静养。

“爹爹,快松开,快给我松开!”

被血液撑起的青筋让人瞧着放佛下一面就要破裂,本就白皙的肤色此时更是因为身体不适而变得更加惨白,瞧着异常憔悴和焦躁的女儿,安木勍急得恨不得把她打晕,但他知道这样女儿会恨他一辈子的。

“如儿,你不要急,这药池是司药以备不时之需才建的,你师父这会泡在里面有益无害,他现在只是因为刚褪去仙体,虚弱得很,待泡个几个时辰就能缓过来了,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也不迟。”

安莫如却全然听不见自己父亲在和她说些什么,只是一门心思想挣脱锁灵环的禁锢,可她越是运气,全身就如同被针扎一般,毫不停歇地疼痛让她恨不得一头撞死自己。在这样煎熬了快要一炷香的功夫,她总算是耗尽了气力,晕了过去。

待安莫如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瞧着周围熟悉的一切,安莫如长舒了一口气,却又立马坐了起来。不等她掀开被子下床,全身就如同被人狠狠揍了一天一夜一般酸痛难忍,刚凭意识坐起来的身体又仿佛瞬间被人抽走了力气,瘫倒在床上。

自己这是怎么了?安莫如想动,却发现光是抬手都要使足了吃奶的劲,才只能把手抬到刚刚看到的位置。

“墨小司!”

以为会贯穿整个忘忧阁的声音却只是如同虫叫般嗡嗡作响,好在墨小司因为担心日夜都守在门口,只是发出了一点声响就立马推门进来。

“老板娘,你总算醒了!”

墨小司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在安莫如身上,他看到好像溺水般虚弱又无力的老板娘被抱回来的时候,还以为他再也见不到老板娘尖酸刻薄骂人的样子了。

“你压到我了。”

安莫如很想臭骂这个胖小司一顿,这么重还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嫌她命长是不是。但是如同被塞入异物而感到不舒服的喉咙十分抗议她不停地说话,但是她有太多的疑问要问,她为什么会在忘忧阁,师父在哪?他怎么样了?幽冥刃呢?伤人了么?还有那个凤洛,最后被天庭抓去了么?

墨小司仿佛知晓安莫如有一肚子的疑问,“老板娘,你不要急。一切都好,先帝已经派了人去捉拿凤洛和幽冥刃,司药老君暂时也没有什么危险。先帝将天底下只有一颗的‘续命还魂丹’给了司药老君,只是司药老君因为凤洛的事情,一直都郁郁寡欢,瞧着状况不是很好。”

“不过还有一件大喜事!”

说着,原本愁眉苦脸的墨小司就笑了起来,脸上的肉都堆在一起,就如同被捏起的面团一般,白白胖胖的。

“老板娘你,因为吃了凝仙丹的缘故,法力和修为大增,你昏迷的这三天里已经遭了一次天劫,你如今已经是十一重天的仙官了!”

说着,墨小司比自己突破了三重天还要高兴,一个劲地说他有多害怕安莫如遭了天劫醒不过来,这三天寸步都不敢离,生怕有个什么闪失。好在老板娘争气,总算是醒了过啦。

“我要去见师父。”

墨小司点头,但又立马摇头,“老板娘,你现在不要动,三天前锁灵环将你伤着了,天劫又伤到了你的筋骨,这会儿正在长呢,你要是乱动,以后可就成了废人了。”

“你别担心,司药老君让我告诉你,他现在不过是没有法力的神仙,在太虚殿里养着身体好着呢。倒是你,要快点把身体养起来才是。”

墨小司担心得皱起了浅的快要瞧不见的眉毛,一副小大人模样语重心长地对安莫如说道,要不是忘忧阁里的好东西多,老板娘的身子恐怕还不能恢复得这么快。那个什么火凤凰之后的,实在可恶至极,害了这天下人不说,还想把老板娘和司药老君拉下水,这下好了吧,不仅没能成为十二重天的妖精,倒成了太虚殿门前守门的一只凤凰,恐怕再想变作人形来为非作歹也得花上个好几万年,下次见到她,可得好好羞辱一番,让她吃吃苦头。

不过那个幽冥刃倒是真的有些本事,先帝派了几员大将都奈何不了他,最后也不知道他逃得了什么地方。天庭的人找了他这么几日,见毫无踪影也只能放弃了。

只是可怜了司药老君,十几万年的修为就这么没有了,如今还待在太虚殿里寸步不出,也不知道在忧心些什么,整日里不是眺窗远望便是长吁短叹,满面愁容的样子让太虚殿上上下下弟子都跟着没了好脸色,整个太虚殿都仿佛乌云密布,黑压压的实在有些瘆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让司药老君高兴一些。

精彩评论

《往尘如烟》这本小说写了二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烨洛)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烨洛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