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囚唐》囚唐小说 在线阅读 囚唐蕾丝

囚唐

《囚唐》

形骸 著

连载中 历史 闫寸,王妃 阅文集团

经典作品《囚唐》是形骸墨下的一本历史风格的网文,传奇人物闫寸,王妃,精彩情节试读:闫寸心中一万头某马呼啸而过。什么叫被人掳走了?堂堂秦王妃,在自家戒备森严的府邸,被人掳走了?特么的……这消息够不够劲爆?太够了,若认为凭此就能让众府兵将怀疑抛之脑后,闫寸可就太天真了。赵参军亦吃了一惊

67次点击 更新:2020-02-11 12:00:24

免费阅读
经典作品《囚唐》是形骸墨下的一本历史风格的网文,传奇人物闫寸,王妃,精彩情节试读:闫寸心中一万头某马呼啸而过。什么叫被人掳走了?堂堂秦王妃,在自家戒备森严的府邸,被人掳走了?特么的……这消息够不够劲爆?太够了,若认为凭此就能让众府兵将怀疑抛之脑后,闫寸可就太天真了。赵参军亦吃了一惊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闫寸心中一万头某马呼啸而过。

什么叫被人掳走了?堂堂秦王妃,在自家戒备森严的府邸,被人掳走了?特么的……

这消息够不够劲爆?太够了,若认为凭此就能让众府兵将怀疑抛之脑后,闫寸可就太天真了。

赵参军亦吃了一惊,他愣了一瞬才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前来报信的仆役已急哭了,“一个婢子发现的,婢子去给王妃屋内的花换水,发现屋门半敞,王妃的贴身婢女知春昏倒在地,王妃不见了。

我们拿水泼醒了知春,问了情况,方知一名男子闯入屋内,打昏了知春……这岂不就说明,王妃被男子掳走了?

我们已开始在内院搜寻,但恐怕……”

仆役不敢说出那个最坏的结果。

“黑子。”赵参军唤了一声。

名为黑子的府兵上前一步,赵参军对他道:“你最擅长侦查,速带两人去事发的房屋,勘察状况,我随后就到。”

“是。”黑子领命离去。

赵参军又转向一名府兵道:“你带两人,通知所有巡逻府兵,立即搜府,若王妃还在府内,务必将人找出来。”

“是。”

交代完一应事务,赵参军转向被围的四人,目光由左到右逡巡一遍,最终觉得还是假扮府兵的闫寸最为可恨,便盯住他道:“今日之事必与你有关,说出秦王妃的下落,说不定还能保住性命。”

闫寸亦盯着赵参军,一个怀疑浮上心头。

下一瞬,赵参军拔刀,直砍向闫寸。

闫寸也出手了,手中的刀直取穿门房班头衣服的老者。

不是他的刀,算不上趁手,但已足够逼迫那老者出手了。

老者亦自袖内摸出——闫寸以为他要摸出刀剑之类的短兵器,然而并不是——没人看清他摸出了什么,只见他朝闫寸甩了一下手,闫寸本能地后仰躲避,然后,站在闫寸身后的兵卒就倒在地上捂着脸呻吟起来。

闫寸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大喝着:“退!快退!”

与此同时他一把揪住倒地兵卒的后领,将人向后扯了约莫五步。

只见那人脸颊、鼻子上有多处腐烂,右眼眼皮处亦有腐烂,所幸未伤到眼睛。

“是绿矾油!”闫寸道。

绿矾油乃是道门炼丹的材料,虎狼之性,可使纸、木、皮肉迅速腐蚀。

看着那狰狞的腐烂伤,众人愕然。一个门房有点身手,藏件兵器防身,或许说得过去,但身上藏着绿矾油,一定有问题!

闫寸第一个提刀冲向了使用绿矾油的老者,自始至终他都未对府兵下手,他在用实际行动摆明立场。

对付使阴招的人,闫寸唯一的经验就是快,出招快到让对方应接不暇。

佩刀连劈带砍,老者没有兵器,只有躲闪的份儿,接连两次,他又去摸袖子,均被闫寸的攻击打断了。

闫寸能缠住老者,却无力以一敌三,好在赵参军很快做出了决定,他带着手下兵卒,缠住了其余两名门房。

这些府兵身经百战,自然也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出了深厚的友谊,同伴受伤让他们红了眼,每次出刀都带着一股狠劲儿。

府兵的加入大大缓解了闫寸的压力,也让老者急了眼,他生生拿手臂扛下一刀,换得摸到绿矾油的机会。

只要再一瞬,他就可以掏出瓷瓶,将绿矾油撒在闫寸脸上,让他痛苦地死去。

闫寸闪身躲过,刀锋锐转向一旁的方脸门房。

这一刀砍在了脖子上,血窜出近一丈高,方脸门房当场毙命。

就在这时,赵参军大喝一声,瞅准机会一记横劈,竟直接将圆脸门房腰斩。

圆脸门房倒地,手还在往起爬,却怎么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他回头一看,惨叫一声,直接吓死了。

“你!”老者惊呼。

斩杀了圆脸门房,赵参军立即逼向老者,亦是刀刀凶狠,招招致命。

“留着他!他有用——”

闫寸话音未落,变故又生。

门房值更的小屋内冲出了十余名壮汉,闫寸跟踪的绿衣大汉亦在此列。

这些人的出现令府兵措手不及。付出了两条命的代价后,剩余的五名府兵终于摆出背靠背的队形。三人面向屋内冲出来的壮汉,两人面向闫寸和那老者。

府兵们终于明白了,闫寸死咬住门房不放,因为这其中确有着大阴谋。

因此,当闫寸挪到赵参军身边,加入了府兵的行列时,府兵们并无异议。

“直娘贼!不等了!”老者狠狠道:“能杀几个算几个!”

近身肉搏,惨烈程度可想而知,对方拿出了拼命的势头,不惜以命换命。

府兵人少,以命换命一定输。

府兵可不傻,有人大喊着:“凶徒闯府!”

下一刻,喊声此起彼伏。

有府兵赶来支援,战局迅速逆转,凶徒一个接一个倒下,最后只剩老者一人。

“王妃现在何处?速速招来。”赵参军提着刀,气势汹汹道,“不说就杀了你!”

血顺着他的刀刃滴落在地,他的铠甲上亦沾了不少血,他一人至少杀了对方五人。

在战场上赵参军绝对是个狠角色,但论审人,他真的不行。

闫寸上前,挡在了赵参军和那老者之间。

他神色淡然地对老者道:“你听说过汉朝酷吏义纵吧?义纵曾发明一种酷刑……(此处省略两百字血腥暴力描写,非常时期,各位自行脑补吧)……”

闫寸讲完,不止那老者,就连在场的兵卒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盛夏时节一阵阵地发冷。

他上前一步,逼视着老者,却对一旁的府兵道:“铁钩、铁链、木桩……可以去准备了。”

精彩评论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形骸的评价,说《囚唐》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囚唐》的小说来。作为形骸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形骸再也没有写出和《囚唐》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形骸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