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重生豪门之缘来妻到 现代言情类型小说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小说完结版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

《豪门密恋:缘来是你》

喵须糖糖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蒲御泽,萧以晴 阅文集团

主人翁是蒲御泽,萧以晴的新篇《豪门密恋:缘来是你》此文是喵须糖糖执笔的现代言情文,文笔行云流水剧情百看不厌,绝对是非常不错的火爆小说,精彩片段试读 正在萧以晴和沈思柔抱怨着自己悲惨经历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来电,有些好奇的按下了接通键,“喂……你好,请问你找那位?”“你好!请问这是萧以晴的手机吗?怎么问话

340次点击 更新:2020-02-09 20:03:23

免费阅读
主人翁是蒲御泽,萧以晴的新篇《豪门密恋:缘来是你》此文是喵须糖糖执笔的现代言情文,文笔行云流水剧情百看不厌,绝对是非常不错的火爆小说,精彩片段试读 正在萧以晴和沈思柔抱怨着自己悲惨经历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来电,有些好奇的按下了接通键,“喂……你好,请问你找那位?”“你好!请问这是萧以晴的手机吗?怎么问话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正在萧以晴和沈思柔抱怨着自己悲惨经历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来电,有些好奇的按下了接通键,“喂……你好,请问你找那位?”

“你好!

请问这是萧以晴的手机吗?

怎么问话问的像公司前台接电话的那!”蒲御泽一下子就听说来是萧以晴的声音,还特意假装不知道的说道。

“是呀!

我是萧以晴,你是哪位呀?

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呀?”萧以晴听着说话声音有些熟悉,有点像是蒲御泽的说话声音,但是并没有主动的问,也不相信他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

这两个人还真的是够能装的,同样都是说话做事占据主导权的两个人,要是生活在一起,肯定是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吵翻天;一种是冷战到底。

“我是蒲御泽,就是昨天在总统套房的……”蒲御泽无奈的解释道。

萧以晴确定了是蒲御泽打来的,就连忙的捂住了手机,朝着沈思柔说道:“蒲御泽主动打电话来了,怎么办?

不知道他打电话过来是什么意思!”

“你就试探一下他的用意呗,千万不要提你要求他和你结婚的事情!

没准他会和你提也说不定那。”沈思柔提醒着萧以晴。

“喂!

萧以晴,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你到是也回句话呀!

整的像掉线了似的。”

蒲御泽说了一通也不见萧以晴应声,真的是觉得她是存心想不要捉弄自己,在电话里提结婚的事情可能不会顺利了。

“哦,听见了!

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

萧以晴也不问他打来有什么事情,就是和他绕着圈子。

“你的手机号码是我爷爷给我的。

对了,我爷爷说要请你来家里吃饭哪!

你看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蒲御泽本来想直接把萧以晴约出来谈谈,又怕直接被她拒绝掉了,这样更加的影响事情的发展,只好先试探的说说,看看她的态度。

萧以晴看蒲御泽这样说,分析应该是他转变了态度,不然他完全没有必打电话过来的。

“哦,那有时间我去看看你爷爷好了!

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那个……

那个你现在有时间吗?

我想约你出来见个面。”蒲御泽一咬牙还是向萧以晴发出了邀请。

“我现在在‘银泰弯百货’,你要想来就来吧!”

萧以晴说的是很不在意的,但是心里已经是开始得意了起来,看蒲御泽这个样子没准真是来求自己的。

“好,我马上就到,不见不散!”蒲御泽有些兴奋的说道,没有拒绝见面,那就是说事情还好办。

萧以晴脸上的愁云是一扫而光,就像是一盆被太阳晒蔫了的四叶草,从新的被浇上了水,又恢复了生机盎然的样子。

“沈思柔,还真的是被你说中了!

看来以不变应万变,绝对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

哈哈哈……

按这样看,我担心的事情就是不存在了,我爷爷的心愿也能完成了……”萧以晴觉得事情应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了。

“你和他约在了这里见面,我能不能不撤了呀?

到时候我就坐在隔壁的那张桌,悄悄的看一看。

虽然,你的这个梦中情人、心中偶像是一个赝品,但是你不是说他和你心中暗恋了七年的救命恩人长的一个样子吗,你就让我留下来看看吗!”

沈思柔是一脸兴奋的恳求着,生怕萧以晴会把她打发走一样。

“那随便你吧,不过一会你可千万不要露馅了,别整到了什么关键的时刻就忍不住大笑起来了。

我真的是担心把你留在这会坏事!”萧以晴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你放心吧,我要是实在忍不住,直接就趴在桌子上,肯定不让那个蒲御泽看出什么破绽!

反正我就是好奇想看他一眼,没准我看完一眼还直接走了那,你就不用管我了,到时候我自己看着办……”

十五分以后,蒲御泽就出现在了萧以晴的面前,速度还真的算是很快!

他今天的打扮到是休闲了许多,范思哲的花纹短袖衬衫和牛仔哈伦裤,更显出一种优雅的英伦贵族气质!

“你这么快就到了?

坐吧!

这里的冰水果茶很好喝,要不要给你点一杯尝尝?”萧以晴态度到是比昨天好了很多,已经明显的表现出了友善的一面。

“好呀!

我都没有喝过水果茶,尝尝也好。

不过,你都不问我为什么来找你吗?”蒲御泽真的是有点绷不住了,在这样绕弯子还不知道要绕多久才能绕到主题上,还不如单刀直入的挑明了说好。

“你的意思是要我问你?

可是我没有问别人问题的习惯,我习惯别人有事情主动和我说!

你要是找我有事就直接说好了!”萧以晴还是用以退为进来的态度应对着。

“那我就直说了!

由于来自各各方面的压力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大,所以我现在已经决定妥协了。

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就是想问问你的意见,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能妥协?”蒲御泽直接的表明了态度,希望自己的转变能让萧以晴有所触动。

萧以晴听了这话,心里总算是不担心了,但是这样轻易的就同意事情就不好玩了!

怎么样也要让蒲御泽费点劲才行,更何况真的把这样的婚事提到日程上来还是从心理上接受不了……

他昨天把话说的那么没有回旋的余地,害得自己白白的纠结了半天的时间,现在也应该轮到他纠结了!

“没想到呀,昨天还那样决绝的说打死也不会娶我的,你这样快就改变了主意我话真的是很不适应!

现在你要是问我要不要妥协,我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你了!

要是考虑我爷爷的心愿,那就是应该答应和你结婚,但是我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一桩荒唐的闹剧。

萧以晴本来是想为难一下蒲御泽,但是自己这样一说也觉得接这样的婚真的是很憋屈。

“你说你怎么那么能搅乱我的思绪那!

我今天出来找你,真的是做了很多的思想斗争才逼着自己接受现实的,可是现在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不甘心了!

那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能有什么折中的办法,难道还整一场假结婚吗!”蒲御泽无奈的说道。

“假结婚,这个主意不错!

那我们就订立一个契约好了,这个婚是按着爷爷们的意思结,但是我们就做那种有名无实的夫妻。

等风头过去了,我们在找些理由离婚,这样就能各自寻找属于自己的真爱了!

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你觉得怎么样?”萧以晴被蒲御泽无意的一句话启发了。

“这到也是个办法,不过你觉得这样做真的不会被他们识破吗?

还有就是这样的假结婚契约也不合法,写出来有什么约束性?”蒲御泽觉得搞这样的事情好像没有什么用似的,就像是上学的时候在书桌上画一道三八线,就算过界了又能怎么样。

“你是什么意思呀?

我就知道你一直想要对我图谋不轨!

反正你也是知道的,就算是没有什么契约,就算是真的结婚,我也不会履行一个妻子的义务的!

我不会和我不爱的人上床的!

在说了这个契约怎么没有法律效力?

我们定契约也不以假结婚做契约的主题,在说了结婚也没规定就要上床,就要发生性、关系呀!

我们可以请律师来草拟一份合乎法律的契约呀,就以什么分居一年什么的作为基础来写,如果违约将无条件的离婚……

这样我们的契约就是合法的契约,当然契约上还可以细化一些义务条款什么的,比如,契约签订起双方有义务维系外界恩爱夫妻的印象……”萧以晴越说越有思路,觉得只有走这条路,才能圆满的解决问题。

蒲御泽到是打心眼里不愿意,自己就这样的条件,还要整什么假结婚,这要是有一天传了出去,那该是多么没有面子的事情呀!

但是,和一个只见过一两面的女孩结婚,还真的像她说的很难以接受,更何况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不愉快的事情情……

要是这样看来,有了这个契约也事件好事,只要是忍耐个一年半载的就又重获自由了!

蒲御泽权衡了一下利弊,觉得这个契约还是可行的!

“那既然事情说道这里了,我也没有意见了。

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但是,我们不管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的,速度都是要快!

最好是在一个星期之内搞定,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

“你很赶时间吗?

为什么要在一星期之内结婚呀?

这样能不能来得急呀?”

萧以晴虽然是对这个时间很满意,但是还是觉得蒲御泽的突然转变,肯定是有什么隐情没有说。

“能不急吗,这还不都是我爷爷闹的呗!

昨天也在酒店里也看见了,我爷爷气的直接就走了,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了。

哎,我爷爷他身体不好,今天就住进医院了,冠心病犯了。

我要是在不顺着他,爷爷真的会被气死的……”

蒲御泽把自己说的像一个十足的孝顺孙子似的,并没有把潘之花的那件事情说出来,他估计要是提了,萧以晴没准为了看笑话还不同意结婚了那。

“没想到你还这样孝顺,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答应了!

明天我们就找一家律师事务所,把契约的事情先办了,然后在和家里面商量一下结婚的事情,你看这样安排怎么样?”

萧以晴心里那叫一个美呀,明明是自己也着急的事情,现在完全不用担心时间会拖长的事情了,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

事情谈好了,蒲御泽也就没有在多做停留,找了个借口就走掉了,毕竟之前是闹得不可开交的,要是在聊下去,不知道那一句话说出去又闹得不愉快了。

沈思柔看见蒲御泽走出了‘水果吧’,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从新的回到了萧以晴的那张桌子,拽着萧以晴的胳膊说道:“啊……

萧以晴那个蒲御泽长着真的是太帅了,比男明星都好看!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比他好看的男人,能和这样的男人结婚,那真的是太幸福的事情了。

你怎么能提出什么假结婚那,还找律师签契约!

这样的男人往上贴都贴不上边那,你到好还直接的和他保持距离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沈思柔你能不能不犯花痴呀!

我和你可不一样,选男人就是只看外表,只要是外表长得好你就直接的愿意了!

你就是只看外表所以才导致你找了那么多的男人,就没有一个能长久的!

衡量一个男人好不好,不是用眼睛就能看得透的,也不是长的好的男人心也会好,这些东西都是要慢慢的接触了解才能判断出来的。

与其这样唐突的开始,还不如根本就没有开始……”

萧以晴虽然是嘴上说的振振有词的,但心里想着的是这个蒲御泽张的和救命恩人太像了,真的是怕自己会产生错觉,把他当成了他……

萧以晴在心里告诫自己,这场婚姻只是为了让爷爷赶紧去看病,才不得已这样做的,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感情这种东西真的是不能夹杂有其他的因素,不然这样衍生出的一切都是变了味道的。

“哎……

萧以晴其实你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你老是把你自己心中的另一半想的是完美无瑕的,其实现实生活中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没有一点缺点的!

就算是奇迹出现,你找到了那个七年前救你的男人,就算是那个时候你有情、他有意的,真的和他相处下来,你也会觉得他和你心里想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觉得你和那个蒲御泽就是很有缘分的……”沈思柔还是试图劝说萧以晴直接和蒲御泽真结婚算了。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

这个事情就这样定了,我做的决定是不会后悔的。

我也相信那句话,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不是我的就算是强求也强求不来。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在这也做了两个多小时了,这还继续逛不逛了?”萧以晴真的是不想在纠结这些个破事了,既然爷爷的事情算是给摆平了,那以后的事情以后在想好了。

“哎呀!

我现在真的是嫉妒死你了!

我也很喜欢那个蒲御泽,他真的是比那个江一帆好太多了,现在看见他我完全对江一帆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你确定真的是和他假结婚?

那我可不可追求他呀?

虽然,我知道他喜欢我的可能性简直是微乎其微的……”沈思柔又充分的发挥了她见一个爱一个,哪个都不舍得放弃的宗旨。

萧以晴瞪着她美丽的大眼睛,有些愤怒的警告着她:“我就是和他假结婚你也不准勾引他!

你要是敢往上贴,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呀,我好怕怕呀!

你都不要,还不让我上,真的是太霸道了,我看你就是喜欢他!

哈哈哈……”

沈思柔觉得萧以晴说出这样的话,和她平时的做事风格很不一样,以前要是她不喜欢的东西,都是很随便的让给别人的。

“沈思柔你这个大嘴巴,千万可不要把我和蒲御泽之间的这个约定给说出去了!

你要是说出去我就不是和你绝交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我肯定让你死的很惨的……”

萧以晴真的是有些后悔让沈思柔留下来了,现在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这件事情,总是觉得心里不太踏实,即便这第三个知道的人是自己的好朋友……

…………………………………………………………

离开了‘银泰弯百货’已经是下午快四点多了,整整一天都没有回公司去看看了,虽然在过三个小时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但是蒲御泽还是决定回公司去看一看。

开的他的迈巴赫62,走到哪里都是引来无数行人羡慕的目光,江海市并不算太大,很少能见到这样上千万的跑出,能开这样的一辆跑车无疑是身份和地位最好的体现。

蒲御泽其实不是一个对奢侈品钟爱者,但是作为一个公司的总裁,不把自己包装的全身名牌,开价值上千万的跑车,就会被合作伙伴轻视,就会被商圈的人耻笑……

蒲御泽一到了公司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想着一会把秘书叫进去问问,看看最近购买城北区棚户区那块土地的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这次购买城北棚户土地的项目是‘曙光地产开发公司’近期来主做的最大的一个项目,光是投标的前期费用已经是达到了三千万,这还是只是一个前期铺垫的费用,这个项目的所有投资成本估计要在四亿元人民币以上。

这样一笔巨资对已‘曙光地产开发公司’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其中的三亿五千万全部都是要靠银行贷款顶上去的……

改造后的城北棚户区将成江海市的又一处繁华商圈,也将成为江海是三环以内的最具代表性的地标建筑!

这个项目得到了江海市的大力支持和协助,也成为了江海市的民生项目,但是现在涉及到了拆迁补偿金额这块,真的是有点棘手了。

大多数的拆迁居民,还是在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签了字,但是现在还有十几户的‘钉子户’不签字!

现在是一直派人在谈,可是这些‘钉子户’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要的都是些天文数字,事情就这样卡住了,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蒲御泽就是担心这个事情,才在这个时间还赶回公司,就是想看看这些‘钉子户’有没有翘动了几个,在这样的脱下去,真的是影响公司预计的工期了……

还没等进到办公室,蒲御泽就看见了一个硕大的身影,坐在了他办公室的门口,就像是看门狗一样看着进进出出的人群。

当意识到形势不妙的时候,蒲御泽做什么事情都已经是为时已晚,那个潘之花已经用她最快的速度朝他跑了过来。

“噢,我的小泽泽,你怎么才回来?

人家都在这里等你一天了!

等的人家好无聊的,一直都在斗地主,这一天都输了一百万豆了!

都是因为你,我才损失惨重的,把把都输……

讨厌……讨厌……”潘之花是用撒娇的语气和蒲御泽说着,还有一些羞涩的绯红了脸颊,也不知道是因为说了这样的话脸红,还是因为看见蒲御泽激动的脸红的。

“你来我公司干什么呀?

这要是让我女朋友知道了影响多不好!

我看你还是回去斗地主吧,不行我给你冲一百万欢乐豆总行了吧!

我求求你还是先走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的。”蒲御泽一看见这个潘之花就觉得头好疼,真的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今天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都等了你一天了,你都不感动吗?

我今天早上从你爷爷的病房回来,听你说马上就要结婚了,当时我就有点蒙掉了,所以说话有一点冲动。

后来我回家又想了想,只要你一天不结婚,我就有追求你的权利,我要抓住这最后的时间,争取让你对我有最大的了解!

其实你擦亮了眼睛好好的看看,我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现在你就是打着灯笼找也找不到我这样的了!”

潘之花是顾不得‘曙光地产开发公司’里有很多员工在盯着她看,就是那么搞笑的推销着自己,就像是菜市场的摊贩在兜售那些卖不出去的烂菜一样的起劲。

“潘之花没有人说你不好,只是我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了,你明白吗?

所以,你再好也和我没有关系!

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专一,只要是认定了谁是我的女朋友,那就一定会结婚的!

你还是不用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真的和我的女朋友很恩爱的。

我们的感情是情比金坚,坚若磐石!”蒲御泽尽量的说成天衣无缝,一点希望也不给潘之花留。

“你是不是嫌弃我太胖了?

你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那,我都找人调查过的,你不可能有女朋友呀!

其实我知道你就是嫌弃我胖,看你就是外行,找女人还是找个胖乎乎的好。

那些‘瘦排骨’压上去多咯得慌呀,还是我这样的比较好,压上去是软呼呼!

你摸摸,看看我的f罩杯的手感是什么样子的,你一摸就会喜欢上的,真的……”

潘之花是抓住了蒲御泽的手,就往她自己的胸上按,还故意的左右的抖着胸,看样子还是学过肚皮舞那,那抖的真的是胸如海浪一般的澎湃。

蒲御泽狠狠的甩开了潘之花的手,棕黑色的眸子里全是愤怒,“你不要这样!

一个女孩子还是自重一点。

你这样做是在贬低自己……”

蒲御泽转身就走,留个潘之花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蒲御泽本来还想给潘之花留一点面子,但是这个潘之花真的是太疯狂了!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在不走恐怕她都能把自己衣服都给脱光了,这简直就是一个精神有毛病的女人!

真的要赶紧结婚,这样她才能彻底的死心,相信只要是结了婚,那个潘之花在去和她那个市长老爸怎么告状,也是无济于事了!

一个市长总不会离谱到为了自己的女儿,拿公事来要挟逼着离婚的程度吧!

………………………………………………………………………………

萧以晴的爷爷箫振海,此时正得意的和蒲御泽的爷爷通电话,“老蒲头,今天我家孙女回来说,已经决定和你孙子结婚了!

这样说,我们这个亲家算是做成了!

哈哈哈……”

“我以前驰骋杀场的时候都没有认输过,现在怎么可能在孙子婚事这种事情上认输!

你可知道,我回去就说犯了冠心病了,立马住医院,这就是策略。

哈哈哈……

本来合计这样给点压力也差不多了,没想到老天都在帮我,我家蒲御泽被市长的那个又胖又丑的女人潘之花给相中了!

现在是被她给缠上了,这下子好,立马就去找你们家萧以晴谈结婚的事去了。

这两个孩子要是结完了婚,我们可就省心了。”蒲克那不苟言笑的脸上,现在是布满了笑容。

“你就装个冠心病,那都是小儿科!

在说你本来就是心脏不好,当然是一装一个准了。

不过你这个孙子长得太好看,还真的是放到哪里都不安全,你这个老蒲头长得像个鞋拔子似的,怎么后代子孙的品种都进化了那……

对了,你都不知道我使出了什么招,才让我孙女乖乖同意这门婚事的。

我说我可能是得了绝症了,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她和蒲御泽结婚……

看看我家孙女孝顺吧!

哈哈哈哈……”

箫振海很是得意的说着他装病的事情。

这两个老头是攀比了一辈子,在部队里就是没有一分个高下,之前就没有把他们的儿女戳和到一起去,成了他们这辈子最大的遗憾,现在能把子女的子女戳和到一块也算是一种圆梦了。

江海市‘真恒律师事务所’里,气氛是异常的诡异,造就出这样气氛的两个人,不用想都知道到肯定是蒲御泽和萧以晴。

这间‘真恒律师事务所’是个新开的小律师事务所,平时的业务不忙,基本上没有什么客户会找上门来。

萧以晴是考虑了好久才决定来这里的,反正这样的一份契约书也是用来以后真的打官司才写的,就是那么一个形式而已,没有必要去找那些知名的律师事务所,最主要的是怕那些有名的律师事务所不愿意接……

“我真的没有听错吗?

你们是要我给你们写一个假结婚的契约?

而且还要保证这样契约是真实合法有效的?

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律师,还没有遇见过你们这样的客户那!”‘真恒律师事务所’蒋东成律师,有些吃惊的推了推他那个大黑框眼镜,不知道面前的这两人究竟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当然是真的了,不然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可没有闲情逸致来这里耍你玩!

你就说写这样的一个契约书要多少钱,我可以先把钱付了表示诚意的,但是这件事情你必须要觉对的保密。”

蒲御泽现在真的是要急疯了,今天都已经订好了,上午写契约书,下午去领结婚证。

现在早就安排了人,一大早去婚姻登记处去排号,可是缺遇到了一个这样墨迹的律师,没事大惊小怪的,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写的完。

“那这个契约书的名头就只能叫做婚前条约,就做成和婚前财产公证类似的,这样就是合法的了。

不过我还是冒昧的说一句,我觉得你们两个真的是属于郎才女貌,很般配的那种,为什么还要假结婚了!”

蒋东成律师真的搞不懂,现在这些个年轻人都是在搞些什么玩意,完全就是无法理解。

“将律师,我们之间的事情,没有必要和你解释的那么清楚吧!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问的是,我们的契约上都要写一些什么内容的事情。”

萧以晴也觉得这个律师有些多事,本来想找一个小一点的律师事务所,毛病规矩的少一点,可以灵活一点,却没有想到这家兔子窝大小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更难缠,问东问西的真的好烦人!

“那你们就说说要求吧?

都要在契约书上约定一些什么内容?”蒋东成律师一看两位客户很排斥的样子,也就放弃了和她们进一步沟通一下的想法了。

“最主要的是要写上结婚一年内双方杜绝发生任何形式的性、关系!

合约时间为期一年,一年后无条件办理离婚手续!

在婚姻存续期内,双方有绝对的人身自由,对方不得以任何的形式干涉其与异**往的权利!

如果任何一方违约就要向另一方支付一千万的违约金。”

萧以晴是把重点的几个要求都说了出来,这可是她冥思苦想了一晚上,想的都想失眠了,才想出来了这么几条。

蒲御泽听着都觉得有点好笑了,这个萧以晴难不成真的是以为自己是看上她了,才和她提出结婚的!

要不是因为那个精神有毛病的潘之花,怎么样也不会同意这样的一桩婚事的,还提了这样的条件在契约书里边!

难道就你会提吗!蒲御泽听了萧以晴说的那些条要求就生气!

“这些条款我都可以应可,不过我要在这些个条款的基础上在加几条。

第一条:在婚姻存续期内,表面上一定要扮演好夫妻的角色,要无条件的配合一切的外界活动,包括双方家里的所有聚餐……

第二条:在条件难以避免的情况下,允许对方带异性回共同的居所里过夜,对方无权利发表任何不满的言论。

第三条: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虽然可以一人住一间房,但是客厅、厨房、洗手间、这样公用的地方肯定是要公用的,所以在些公用的地方要注意穿着不要暴露,不要吃类似榴莲、臭豆腐之累的刺激性食品。

我就想出来这些,都记下来了没有?”蒲御泽真现在心里真是憋着一口气,说的那些条款都苛刻了一点。

看来蒲御泽和萧以晴之间的战火是即将点燃了……

“我都已经录音了,你们等个半个小时契约书就能草拟好了,到时候给你们先过目看一眼,哪里不合适还能修改!”蒋东成律师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

今天他可真的是开了眼了,竟然还有这样拿婚姻当游戏的人,既然这样的不想和对方有什么牵扯,那还结什么婚呀!

虽然,是心里生出了很多的质疑,但是蒋东成律师还是没有再多嘴问什么,看着这两个人就不是什么简单的来头。

“那你抓紧时间吧!

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办那。

你就让我们在这里傻等呀?

对待客户怎么这样的不热情那!”蒲御泽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悠闲自得的说道。“有,我们这里什么都有!

就算是没有,我也可以派人马上去买。”蒋东成律师脸上堆着笑说道,一边说一边还拿起电话说道:“秘书,带着客户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蒲御泽和萧以晴根着秘书来到的休息室,里边摆着茶几、沙发,还有台电脑能上网,看来这等待的时间也算不上难熬。

两个人坐到了沙发上,就开始争执了起来。

“萧以晴,你用不用搞的那么严重,还写什么一年之内不能发生性、关系!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死决了?

比你还看的女人有多得是!”

蒲御泽觉得今天来律师事务所签什么假结婚的契约书,就是一个错误,这让那个倒霉律师看了不知道要怎么想那。

“你还说我,你提的那叫什么条件,你要不要脸呀,不管是真的结婚还是假结婚,你搞女人也出去外边搞好不好!

真恶心!”

萧以晴狠狠的瞪了蒲御泽一眼。

精彩评论

作为一名在现代言情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豪门密恋:缘来是你》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蒲御泽,萧以晴)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喵须糖糖)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