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墨白风月》一城风月白葭 H 墨白风月调教

墨白风月

《墨白风月》

不杨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阿秀,裴思锦 阅文集团

《墨白风月》为不杨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要讲述:凤凰阁。裴珬是被裴思锦给抱回来的,她身上的伤不重,但毕竟是个娇弱的小姐,在半路上就晕了过去,一直高烧不退。出乎意料的是裴思锦没有责难苏昑昱,她默默跟在队尾回到阁里,最后倒是被阿秀拽进屋里,骂了个狗血淋

209次点击 更新:2020-02-08 08:36:28

免费阅读
《墨白风月》为不杨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要讲述:凤凰阁。裴珬是被裴思锦给抱回来的,她身上的伤不重,但毕竟是个娇弱的小姐,在半路上就晕了过去,一直高烧不退。出乎意料的是裴思锦没有责难苏昑昱,她默默跟在队尾回到阁里,最后倒是被阿秀拽进屋里,骂了个狗血淋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凤凰阁。

裴珬是被裴思锦给抱回来的,她身上的伤不重,但毕竟是个娇弱的小姐,在半路上就晕了过去,一直高烧不退。

出乎意料的是裴思锦没有责难苏昑昱,她默默跟在队尾回到阁里,最后倒是被阿秀拽进屋里,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阿秀的声音克制隐忍,却更加危险。苏昑昱望着那张泛青的脸,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阿秀姐姐,这真不怪我,姑娘之前还好好的有说有笑,我怎么知道她是去找仇人的呢。”苏昑昱觉得委屈,又小声嘟囔,“我要知道她这么不要命,我也不会让她去。”

阿秀怒拍桌面,茶具之间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也把苏昑昱吓得一颤。

“朱康和刘氏就这么轻易死了,真是便宜了他们。”

阿秀眼里汹涌的杀意让苏昑昱后背生寒,她巴不得躲得远远的,免得阿秀又把气撒在自己身上。

“阿秀姐姐说得对,那两人就这样死了实在难消心头之恨。你先在这坐会儿消消气,我去看看姑娘。”

苏昑昱起身要溜,阿秀却跟着站了起来。

“我也去,一道吧。”

苏昑昱欲哭无泪。

裴珬房门前有四人守着,阿秀看了看发现不是凤凰阁里的人,倒像是裴思锦从裴家带出来的,看上去很是规矩,阿秀眯起眼,不知在想什么。

“咦?阿秀姐姐,你怎么不走了?”

“无事,走吧,去看看姑娘。”

阿秀拍了拍她的肩,先走了过去。

两人到裴珬房门前,不出意料被拦了下来。

“家主有令,没有允准,任何人不得探望。”说话的女子冷面无情,连看也没看两人一眼,显然不容求情。

苏昑昱仗着身边有阿秀在,不怕打架,正要与那女子争论,阿秀却先抓住她手腕制止了她。

“是,我等就去求见家主。”

见阿秀没有闹事,女子大概觉得她是个识大体的,多看了两眼。

“家主正在阁中依罪论罚,尔等可去观摩,引以为戒。”

“多谢。”

阿秀带着苏昑昱行礼退去,苏昑昱心中郁闷,总回头去看方才说话的女子,被阿秀揪着领子拽到拐角阴暗处。

“你这脾性,得改改了。”

苏昑昱对阿秀怒目而视,她父亲尚且管不住,何时轮到阿秀一个下人来说道。

“你管的未免太多,我不过在这里待上几日。”

“只待几日就将姑娘害成这样,我劝你还是早些走吧,免得我忍不下去,送你。”

事实上还没长开的苏昑昱也比阿秀个头高,但她很是纳闷,气势上自己怎么压不过她呢?

“方才在房里不是说好了吗,这事儿真不赖我。”

阿秀冷冷哼了一声,对她的“狡辩”很是不屑。

“或许姑娘去找朱康赖不着你,但你是否与姑娘说了什么,教裴思锦听见了?”

“我没……”苏昑昱正想否认,却突然想起在巷子里与裴珬的对话,立马没了底气,“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

可是她不懂,裴珬想走,为何不能呢?

“你说了什么。”阿秀的语气冷冽,似有什么在她喉间,隐忍欲发。

苏昑昱从疑惑中回神,压根没留意阿秀的变化。

“姑娘说她想离开丹颐,与我一道回大乜去,我当然高兴了。”

“你答应了?”

提起这事苏昑昱就恼,若不是裴思锦突然出现,她没准已经带着裴珬离开丹颐国都了。

“没有,但我想答应的。”

阿秀看她垂头丧脑的模样,叹了口气,原本伸出去想敲她额头的手换了个姿势,改为轻轻拍她的脑袋。

“还好你没说出口,不然就完了。”

苏昑昱不解她话里的含义,迷茫的盯着阿秀。

“姑娘与裴思锦的关系,你看不出来吗?”

这话如同惊雷,击的苏昑昱几乎站不稳。她不是个傻的,经历了今天的事,凡是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裴珬与裴思锦之间不对劲,可正是因为有这层关系,她才更加不懂,若是两人有情,何以今日是这番光景呢?

“可那个朱康的夫人说……”

阿秀好似料到她要说什么,赶紧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这话在阁里说不得,你最好将今日听到的都忘了,或是烂在肚子里,否则你再走不出丹颐。”

苏昑昱犹疑着点了点头,今日的一切因为阿秀这番话变得诡异起来,但她不敢再打听,至少不敢再问阿秀。

“姑娘将你捡回来,真是捡了个麻烦。”阿秀松开捂住她嘴的手,又嫌弃的在她身上擦了擦才算作罢。“咱们去看看,我倒想知道裴思锦怎么依罪论罚。”

凤凰阁一楼有个大台子,最初是为了展示珍宝藏品建的,后来空置许久,裴珬开心时会屏退众人在上面起舞。

而此刻裴思锦高坐其上,面前跪倒一片人,那最前面的,不是新官上任的紫英是谁。

“谁许你擅作主张,在朱家纵火的。”

裴思锦的声音本就比一般女子低沉,此刻刻意压低,不露喜怒,虽然好听,却没人笑得出来。

紫英显然被这阵仗吓得不轻,连话也要说不利索。

“禀家主,是……是属下……想为家主分忧。”

“为我分忧?”裴思锦冷冷一笑,起身从紫英怀里拿回了玉笛,“你这个忧分的好,只是我没有这样的福分。念在你这些年忠心耿耿,我不动家法,但要收回玉笛,你可有怨言。”

紫英没犯什么大错,但只要裴思锦有心要罚,废了她武功赶出裴家也不为过,而现在只是收回玉笛这样轻的惩罚,所有人都以为她该千恩万谢才是,她却十分出人意料。

“属下有怨言。”紫英这一句掷地有声,的确出乎裴思锦的意料。

但意外归意外,若能为一句反驳的话不知所措,便不是裴思锦了。

“什么怨言,姑且说来听听。”

“裴珬之流,并非家主良配,家主若为之失了人心,便是不值。”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精彩评论

《墨白风月》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古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墨白风月》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六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