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千金公主修仙记》千金公主隐身计小说 cp 千金公主修仙记T吧

千金公主修仙记

《千金公主修仙记》

萧潇上 著

连载中 仙侠奇缘 玉儿,尉迟 阅文集团

此次给书友们展示萧潇上笔下的仙侠奇缘网络小说《千金公主修仙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玉儿,尉迟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酒宴散时,玉儿与长孙晟聊了几句。“隔墙有耳,”长孙晟目光盯视前方,似乎在自言自语:“公主放心,已经有眉目了。”这时已经走出了太极殿高达数丈的大门:“杨勇已经大醉,公主今日可以安心睡觉了。我回去了,公主

449次点击 更新:2020-01-12 08:12:51

免费阅读
此次给书友们展示萧潇上笔下的仙侠奇缘网络小说《千金公主修仙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玉儿,尉迟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酒宴散时,玉儿与长孙晟聊了几句。“隔墙有耳,”长孙晟目光盯视前方,似乎在自言自语:“公主放心,已经有眉目了。”这时已经走出了太极殿高达数丈的大门:“杨勇已经大醉,公主今日可以安心睡觉了。我回去了,公主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酒宴散时,玉儿与长孙晟聊了几句。

“隔墙有耳,”长孙晟目光盯视前方,似乎在自言自语:“公主放心,已经有眉目了。”这时已经走出了太极殿高达数丈的大门:“杨勇已经大醉,公主今日可以安心睡觉了。我回去了,公主再见。”依旧目视前方。

“使君保重,却要记得给家中老母带信!”迅速地瞅了长孙晟一眼,见他脚步从容,背影也是万般俊逸,与李郎有几分相似,不由得有些入迷……

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身旁一个人道:“姊姊还好?莫不是真的醉了?哥哥得姊姊救了,妹妹好生感激哩!”却是尉迟炽繁。

玉儿心中欢喜,忍不住牵住尉迟炽繁的小手:“妹妹酒醒了,方才我还见到几个宫娥要将你扶上歩辇哩!我本要帮忙,无奈被天皇喊去陪聊了几句,再一抬头,却不见了妹妹。”自然隐过与长孙晟交谈的细节。

“今夜妹妹去姊姊宫中同睡如何?”尉迟炽繁一张小脸如玉盘般冰凉,唯眸子闪烁着跃动的光芒:“陛下喝醉了丽华姊姊从不让他离开半步,她要自己悉心照料,所以,今晚陛下铁定不会来烦我了……”捂着樱桃小嘴“吃吃”地低笑……“我便来相烦姊姊……”

玉儿将尉迟炽繁拉到身边,端详着尉迟炽繁的脸道:“妹妹手上冰冷,脸上也这般冰冷,身上是否同样冰冷?我火气大,抱着妹妹睡觉正好可以焐热妹妹……”

尉迟炽繁脸上起了半丝若有若无的红晕:“姊姊握住我手的时候,我便打定了主意要赖到姊姊的床上……姊姊不要嫌弃……我会将自己藏在姊姊的怀中。”

玉儿心中竟然莫名其妙地有一种感动,将尉迟炽繁揽在怀中道:“亲亲妹妹,以后你便是姊姊的人了,姊姊自然会罩着亲亲妹妹。姊姊还有一个亲亲妹妹,到长安引你们相见。”

尉迟炽繁将脸贴在玉儿胸口,轻轻磨蹭着,过了许久方抬起头:“走,妹妹随姊姊回寝宫去迄。”

当晚玉儿与尉迟炽繁一同宿在波斯寝宫,藏在被中絮叨到半夜方才睡去。

第二日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篙,玉儿瞧了瞧怀中的尉迟炽繁,婴儿般蜷缩着,脸上娇艳似火,如一朵盛开的鲜花,美得不可言说,心中生出万分怜惜,忍不住在她头上亲了一口,唇间便沾了炽繁发上的冷梅花香。

尉迟炽繁醒了,睁开眼睛看了玉儿,浅浅地打了一个哈欠,将手放到玉儿腰间,忍不住轻喊了一声:“姊姊身上怎的恁般冰凉。”小手在玉儿腰间摩挲。

玉儿拉过炽繁的手,滚烫如烙铁一般,相比之下,自己腰间、背上委实一片寒凉。“你没有病吗?”将手放到炽繁额头,也一样滚烫得令人不敢沾手。

尉迟炽繁浅浅地一笑:“我从小便是如此,须找一个火气大的人同睡,白日里寒凉的身子方能变得正常。天皇火气大,姊姊火气更大,但姊姊的火气消得快,此刻全身已经与我白日一般寒凉。”

玉儿听尉迟炽繁将她与一个男人相比,脸上便起了一朵红云,扭捏道:“妹妹将我当做了甚么人?难不成妹妹想嫁给我……我是天生的火体,倒能伴在妹妹榻上……”掩住脸,觉得自己很是无耻,竟然说出此等荒诞不经之言,哪里还是个大家闺秀……

尉迟炽繁竟然轻轻点着玉儿的鼻子道:“姊姊长大了,该嫁人了,如果妹妹没有嫁人,便与姊姊相处一辈子,岂不快乐?原来妹妹是天生的火体,太医说过,我这寒症如果遇上一个天生火体的,时间久了,便能不治自愈,也能产下孩子……天皇他虽然身子强壮,却不是天生的火体……却还有一宗,姊姊得吃些补药调理,否则妹妹吸收的火气过多,便会伤及姊姊的身体……热,好热啊!”抹着额上细细的汗珠:“只与温公子在一起时如此热过,姊姊是第二个让我出汗的人……”目光迷离,风情万种。

玉儿细瞧,尉迟炽繁眼间竟然滚出细细如额上汗珠的泪珠,密密麻麻,排满了眼眶,黑亮的眸子在泪珠的滋养下竟然变成了碧绿颜色……多么精致的可人儿,难怪天皇要横刀夺爱,却不知晓反害了她,从此她便无法生儿育女,只能孤老终生……

“妹妹如果需要,姊姊日日进宫陪你便是,只要我那醋坛子哥哥不放在心上……”玉儿突然间有一种预感,宇文赟定不会放过她,非强夺了她当新的天后,日日便是3个人卧在榻上……她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得呆了,他们可是不出三服的堂兄堂妹,只有荒唐的北齐皇帝才会干出如此无德之事……

“姊姊,姊姊,你怎么了,怎的脸色如此难看?放心,妹妹不会日日相烦的,更不会将姊姊请入宫中,天皇他……他喝了酒之后可疯狂啦……丽华姊姊有时也管他不住……如果我想念姊姊,便去姊姊的荷风院……”尉迟炽繁一边说一边流泪,脸上并没有悲伤的表情,但有一种低徊的忧郁,如雾霭一般拂着身子,觉得胸中虚空了,甚么都没有,甚么都不是……

玉儿便陪着尉迟炽繁一道忧伤。

起床时,4个宫娥服侍玉儿,4个宫娥服侍尉迟炽繁。

待穿好衣裳,玉儿再去牵尉迟炽繁的小手,一股寒凉沁入心脾……

外面有人扣门,进来的是丽华姊姊宫中的宫娥,她弯了弯腰,启禀:“天元皇帝与天元大皇后已经到了明堂的工地,想向玉儿公主讨些主意,特命奴婢前来召唤公主。”说罢,立在一边。

“却没有召唤炽繁妹妹吗?如果不急,我想与炽繁妹妹一起用过早膳。”玉儿觉得自己经离不开尉迟炽繁,就像当时离不开李温将军。

“姊姊不要等妹妹了,天皇定是有政事相烦姊姊。这一碗温补的燕窝人参露姊姊先饮了吧。”说着,伸出纤俏的5指从案几上取了一只白玉碗送到玉儿唇边。

玉儿连尉迟炽繁的手指一道接了过去,一仰脖子,一碗燕参露下了肚子,喝完才责怪自己如此鲁莽,与炽繁妹妹的风格迥然不同,岂不亵渎了与妹妹的感情?

即使是小别,玉儿与尉迟炽繁紧紧拥抱了好一阵子方分开。

一台歩辇停在寝宫门口,抬歩辇的是昨日的两名太监,见千金公主出来,赶紧跪在地上。

玉儿踏上歩辇,太监走将起来,颤颤悠悠的,倒是一件有趣之事。

出了内宫的宫门,远远瞧见一处工地,竖立着8柱4辅高大的柱子,气势恢宏,便是明堂的施工现场。

宫门外停着九匹白马拉的“天皇之车”,车前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是杨勇,另一个是杨浩,旁边一个玉儿听说过,乃主持整个洛阳新宫建设的右侍上士、御正中大夫、仪同三司宇文恺。

一瞧见杨勇,玉儿便有打马回府的想法,没奈何,乃天元皇帝亲召,回是回不去的,只得硬着头皮上,好歹有天元皇帝与天元大皇后撑腰,倒是无忧的。

杨勇瞧见千金公主来了,赶忙迎了上去,规规矩矩行了参见公主的大礼,垂手站在一旁:“天皇等了公主许久,这会儿正在瞌睡,天后也在车中。”

玉儿觑了觑他,不冷不热地问道:“昨日你不是喝得大醉吗?本公主还以为你要睡上3年3月3日,却怎的就醒来了,难道昨日你是装醉?”

杨勇抹着额头道:“公主一言出口小臣的心脏便跳得乱了,一身的汗哗啦哗啦地顺着背脊下流。求求公主,好歹我们是亲戚,给点薄面行不行?不要让外人看我的笑话。”

玉儿挤兑道:“哪有外人了?都是我们宇文家的人,你杨勇是外人才对。”朝宇文恺招手:“好一位俊逸公子,没有想到宇文贵一员猛将倒生出如此精致一个儿子来。”按照家族辈分,宇文恺得尊她一声姑姑,故此玉儿托大。

宇文恺快步走了过来,衣带飘飘,气质典雅,不愧是长安城有名的“四俊”之一。

哪“四俊”?一俊长孙晟,北魏太师、上党文宣王长孙稚曾孙,袭封平原公;二俊李渊,八柱国李虎嫡孙,袭封唐国公;三俊宇文恺,柱国大将军宇文贵之子,袭封安平郡公;四俊杨广,大司马杨坚之子,封雁门郡公。

宇文恺知道玉儿乃权势熏天的千金公主,心中有几分轻慢,待走近了一瞧,却是个冰清玉洁的美人儿,心道但凡传言多有所虚,果不其然。便恭敬行礼温雅地道:“宇文恺一介儒生,不懂人情世故,还望公主见谅。”

玉儿好言好语道:“你是我们宇文宗室的人,何必如此多礼。听说你来洛阳已经1年多了,日夜操劳,还须保重身体方是。假如有人惯行霸道,告诉我即可,我替公子做主。”一边说,一边瞅着杨勇。

杨勇却瞅到“天皇之车”内传来动静,赶紧跑了过去,果然,天皇撩开了车帘子,露出半张苍白的俊脸。

早有杨勇养在东京宫中的两个小太监小瓜儿、小刀儿争抢上前,撅起屁股趴在地上,一个趴得高一点,一个趴得低一点,结结实实两级人肉台阶。

杨勇扶着天皇踏着人肉台阶走下了辇车,一名太监扶着杨丽华踏着人肉台阶下了辇车。

玉儿便也下了歩辇,赶过来向天元皇帝和天元大皇后请安。

天元皇帝一见到玉儿,便用手召她靠近一点,亲热地对玉儿道:“据说昨夜你与‘天’的小美人炽繁睡在一起,可说起哥哥没有?说的是好话儿还是歹话儿?没有不知趣的人去叨扰你们吗?昨日你对杨勇说要住到树上,哥哥还信以为真,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招来秋官司寇府的官员前去检查每一颗树,看妹妹是否真的就睡在树上……妹妹让哥哥失望了。”嘴贴在玉儿耳边细语道:“那长孙晟与你相熟吗?你说一句他便听了,办了你想办的事,他对哥哥可没有说得那么用心……”

玉儿听了,心中的寒泉涌动着凉水,心想难道哥哥对我起了疑心?皇天可鉴,我玉儿对哥哥可是一片忠心呀!无私者无畏,便坦然道:“长孙晟自然是听哥哥的,我不过打着哥哥的旗号向他狐假虎威了一番,看在哥哥的面子上,他便答应了。这是机密之事,哥哥不会让外人知晓吧,关系到长孙晟的身家性命呐!”

天元皇帝郑重地点了点头,握住玉儿的手道:“这是我俩的秘密,就连你丽华姊姊也不可告知,明白吗?”

杨勇见天皇与玉儿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心痒痒地难受,忍不住凑过来道:“原来万岁爷与公主姊姊间还有秘密,倒是何种秘密,能否告知小臣一二?”

玉儿变脸道:“哼,好大的胆子!天皇的秘密也敢窥探!”

杨勇心中本就有鬼,听了之后脸色大变:“罪臣该死!罪臣该死!罪臣只是好奇,别无他意。”就差跪下来求饶了。

天元皇帝最乐意做的一件事便是吓唬臣子,见杨勇战战兢兢的样子好不开心,朝玉儿挤了挤眼道:“玉儿,瞧,你可把他给吓着了!杨总管,你不必害怕,公主是吓唬你的!得罪了我还好说,得罪了公主‘天’可不会饶你!”

杨勇捂着心口道:“臣心胆俱裂,股栗不已。公主饶了我,我以后老老实实做公主的小跟班,公主说一,我绝不说二……”

天元皇帝乐道:“倒与你爹有得一比!据说你家中做主的不是你老爹而是你老娘,就连朝堂之事你老爹也要向你老娘讨个主意,无不言听计从……我说的没错吧?”

独孤夫人出身八柱国门阀世家,见识远在杨坚之上,杨坚慢慢地便成了长安城里有名的“妻管严”。

杨勇厚着脸皮道:“难得的是我爹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公主如果愿意,以后我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天元皇帝忙道:“玉妹要做我的主,哪有时间做你的主?”

赟哥哥这一句话不知有多少层含义,或者是强调一定要立自己为第6位天后;或者是把自己当成嫡嫡亲亲的妹子,凡事都与自己商量;也或者是与杨勇争风吃醋,一时乱言乱语……玉儿不敢想,也不敢沉默不语,默认其事,只得使出“哼哈”之法:“岂敢,岂敢。罪过,罪过。皇帝哥哥说笑了……”

天元皇帝有时是一个挺随意的人,此时却十二分较真:“我是认真的……今后你便是我宫中的独孤夫人……”

赟哥哥的话就像一片阴影插入心脏,玉儿觉得自己撑不住了,想言语,张了几次嘴,却没有吐出去一个字。

精彩评论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千金公主修仙记》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萧潇上)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