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暗欲:傅少的秘恋情人!》暗欲什么意思 cj 暗欲:傅少的秘恋情人!平胸小受文

暗欲:傅少的秘恋情人!

《暗欲:傅少的秘恋情人!》

子晴 著

连载中 婚恋 云潇,林绘 互联网

这次本人推荐给各位粉丝们子晴原创小说《暗欲:傅少的秘恋情人!》,主线角色是云潇,林绘,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加快进度?他们打算加快到哪一步?云潇一颗心缓缓沉下,一夜无眠,这次她穿上了一件隆重的黑色小礼服。她很少穿这么深沉的颜色,她气质温婉,撑不起黑色的冷艳高贵。在打扮结束后,云潇曾照过镜子,只觉得自己像是一

384次点击 更新:2020-01-02 20:03:42

免费阅读
这次本人推荐给各位粉丝们子晴原创小说《暗欲:傅少的秘恋情人!》,主线角色是云潇,林绘,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加快进度?他们打算加快到哪一步?云潇一颗心缓缓沉下,一夜无眠,这次她穿上了一件隆重的黑色小礼服。她很少穿这么深沉的颜色,她气质温婉,撑不起黑色的冷艳高贵。在打扮结束后,云潇曾照过镜子,只觉得自己像是一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加快进度?他们打算加快到哪一步?

云潇一颗心缓缓沉下,一夜无眠,这次她穿上了一件隆重的黑色小礼服。

她很少穿这么深沉的颜色,她气质温婉,撑不起黑色的冷艳高贵。在打扮结束后,云潇曾照过镜子,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偷了家长衣服的小孩,压根撑不起那个气场。

但是她很清楚,她的每一次登场肯定是经过傅薄俞精心计划的,所以她没有提出质疑。

沈如知已经在车里等候,对方等她一上车,便开口做了简单的介绍。

“今天是伯母生日,傅家会请一批客人。你到时候管自己,必要行动时,我会帮你。”

她这般说着,又递了个盒子给云潇,“这是我们帮你准备的礼物,到时候你送这个就行。”接着她便兀自开始补妆,不再多话。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众人到了傅家。

林绘月的生日宴会举办地在主楼,她虽然有自己的小别墅,却没有举办的大场地。

此时时间尚早,沈如知挽着云潇进了楼,会场没什么来宾,只有忙碌的下人,甚至连林家人都不在。

两人一同前去小憩了一番,沈如知作为未来儿媳,先去前厅陪着林绘月打点招呼。

待宴会快要开场,云潇才一个人安静去了会场,看着众人觥筹交错交杯应酬,心里微微的走神。

她没有看见傅亦行,林绘月的生辰看不到他也很正常。傅薄俞今天穿了一套灰色西装,头发梳的油光发亮,很是沉重大气。

这样的他让云潇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好似那日失控的一切都是她的一场荒诞可怕的梦。

然而礼服下面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她知道一切都曾真实发生过。

傅恒也已经到了现场,他早年丧偶,尽管府里有好几名太太,却没有一人得到他公开承认过。尽管如此,大家也都知道,如今傅家最有地位的就是林绘月。这是心照不宣的事实。

就像生日宴,傅恒每年都会替林绘月举办,其他几名太太却并没有此殊荣。

不仅如此,林绘月生日宴上,她们甚至都没有出席的资格。但云潇今天却破了这个例,因为她不是傅家的太太,而是沈如知的闺蜜。

宴会上的宾客三三两两聚成一团交谈,沈如知的身份特殊,一直忙碌于和宾客的应酬,似乎忙得根本无法顾及云潇。

云潇并不介意,她注意到傅恒已经到了,而且深深打量了自己一眼。

她不动声色,余光却看见对方不经意皱了皱眉,应该不太喜欢她今天的装扮。

云潇也是如此,却不知道傅薄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还是一个人自娱自乐,不多久,她的独行终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这个圈子不大,可以说都是熟人。如果来了这种地方却一个人都不相识,只能说是一个异类,或者,是一个局外人。

宾客们一个个谈笑自若,但其实心里很清楚,这种场合无非吹吹牛,聊聊八卦罢了。聊着聊着,话题自然就转移到了今天的异类上。

云潇的小礼服一眼便知剪裁都是出自名家之手,上面装点的散钻也宣告了其价值不菲。

这身衣服穿在宴会上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艳羡四方,然而,它偏偏穿在云潇身上。

她没有有钱人家的高贵和自信,更没有足够的气场撑起这衣服冷艳高贵的气质。

更让众人觉得暧昧的,是她那张微妙的脸。

宾客们是见过傅家几位太太的,自然明白云潇这张脸的含义。这个穿着华贵的年轻女人,难道是老傅新收的小太太。

大家的眼神都很暧昧,各有各的猜测。

这年轻女人是老傅的新欢无疑,这衣服这么贵重,肯定也是老傅花钱买的。

不过傅家惯例别的姨太太是不能出席林绘月的生日宴的,这个小太太怕是小家子气出身的,才这般急切想要表现。甚至连起码的眼光都没有,觉得贵重就好,而买了这么件和她气质完全不符的礼服。

这些猜测合情合理,众人只觉得云潇实在是可笑上不得台面。这么蠢的女人,就算带出去了,也只能丢人。

宾客们无不悄悄打量老傅的,都知他是好面子的人,这种没脑子的傻女人,恐怕今晚就得失宠了。

一想到这,有些人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一名装扮华贵的年轻女子取了杯酒,就冲云潇走了过去。

“你好小美女,”她笑眯眯的,似乎很努力回忆道,“你瞧着很面生啊,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云潇知道对方是来找茬的,尽管对方隐藏的再深,可骨子里的刻薄和恶意却藏不住。

“我是来祝二太太生日快乐的。”云潇回答。

年轻女人闻言低低笑了起来,“你是真听不懂呢,还是在装傻。你以为你有来这里的资格吗?不是衣服贵重就是最好的,连这点眼界都没有害敢来这里丢人现眼?”

云潇垂了垂眸,明白了傅薄俞的用意。

之所以穿这么不协调又贵重的衣服,为的就是吸引别人来找茬。

她抬起眼,一脸人畜无害,假装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为什么没资格?”

女人见状又笑了起来,觉得云潇这时候还装无辜实在是绿茶的可以。

她无声瞥了眼林绘月,只见对方似乎正在应酬别的宾客,嘴角却上扬着,不时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这无疑鼓励了年轻女人。

一个没脑子没眼界的蠢货还敢上这来丢人,她相信林绘月的内心也是恼怒的。

所以,她眸光一动,忽的拿着手中的酒杯一泼,尽数倒在了云潇身上。

“啊……对不起,”她捂着嘴,好像很愧疚,“我不小心把就撒到你身上了。”

场上,有人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很显然有看客看到女人做手脚,却更想看到云潇出丑。

小礼服虽然是黑色,但被泼了酒后,还是一眼可以看出痕迹。更别说还有一部分倒在她的肌肤上,一眼望去很是狼狈。

沈如知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她在等。

这时,老傅面无表情走上前,他抿着唇沉默了片刻,而后对沈如知道,“去帮潇潇换身衣服再带过来。”

他发了话,要云潇留下。

傅薄俞无声勾起了唇。

精彩评论

子晴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婚恋文,但他却是婚恋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婚恋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子晴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云潇,林绘)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